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决战

戮仙 第一百三十一章 决战

    一转眼,沈石来到妖界之后已经过去了三年时间。

    三年,让他从一个当初十六岁的少年长成了一个十九岁的青年,如今的他身量已经完全长开,至少从外表上看去,他已经是一个强壮的成年男子,甚至比普通人还更高大一些,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在妖界因为没有灵晶,被迫整日吃那些以妖兽肉食为主的食物有关。

    同样的,也是因为没有灵晶,哪怕这三年来他也曾留心留意尽力寻找过,但是至少在这片黑狱山地界里,他没有发现任何灵晶的影子。没有灵晶,就没有修炼。

    如今的沈石,道行上依然停滞不前,那个昔年在青鱼岛上曾经也被视为凌霄宗外门弟子里颇具天赋的一个新人,整整三年过去,他却依然停滞在炼气境高阶的境界上,丝毫没有突破的迹象。

    最初一开始时,沈石也曾想尽方法,千方百计地打听留意是否有回返人族的可能,哪怕在他心底也知道这种希望是何其的渺茫,人妖两族相隔了上万年,何曾听说过能够跨界的途径了?而结果也确实如此。

    渐渐地,沈石也在失望之余慢慢接受了这个现实,那就是自己这个人族,看起来只怕不得不长期装作一个妖族鬼巫的身份,在妖界这里生活下去了。他心底仍然有着对人族故土强烈的眷念之意,但是,人总是要活下去的。

    所以沈石渐渐的也开始接受了在妖族中生活的现实,只是他偶尔空闲发呆的时候,仍会在不经意间偶然想起那些往事,想起失踪的父亲,想起在凌霄宗门下修炼的那段日子,还有在此期间认识的那些朋友。

    他们在这三年后,都会是什么样的境遇呢,会有多少人已经超过了自己,突破了炼气境修炼到凝元境,真正踏上了修仙大道的门槛了?

    没有了灵晶无法修炼,沈石对这条人族万年的修炼铁律也是毫无办法,无奈之下,他只能将手头那些五行术法,包括他来妖界后得到的那几种巫法法术,翻来覆去地反复修习。

    有的时候他心里也会带了几分自嘲地想着,或许千百年来,人族之中的修士,还从未有任何一个人似他这般,完全被迫放弃了道行境界本身的修炼,反而去全心全意地修炼五行术法这种不起眼的小道吧。

    三年来全心全意只能贯注于术法的修炼,多少还是有些收获的,当初因为修炼过清心咒而在眉心窍穴里多了一处灵力聚集的所在,让他本来在修炼五行术法时就出乎意料之外的快捷,而经过这三年不停磨练后,虽然术法仍然还是那几个术法,但是沈石在施法速度与对术法力量的掌控上,还是有了极大的进步。

    如今的他,哪怕不需要符箓,独立催动体内灵力施展一个五行术法,也仅仅只需要两息左右的时间,这甚至已经超过了多数凝元境修士的施法速度,而如果是运用符箓或是巫符的话,他的施法速度更是快得令人诧异,甚至已经可以缩短在一息之下。

    只是虽然如此,他所会的这些术法里,威力仍然是没有什么改变,这也是沈石最遗憾的一件事。

    除了最早的六个一阶五行术法,这三年来,沈石将后来那四个巫法法术,也就是虚灵术、蚀肤术、血毒术和腐烂术都已经学会,可以熟练地施展运用,甚至就连那张兽皮上最后记载的那个召鬼术,到后来沈石实在无聊之下,也暗自偷偷修习了。用沈石自己的话来说,那就是如今的他,看起来已经像是一个真真正正的鬼巫了。

    一旦出手,保管谁都看不出来他是个假货。

    甚至为了更好地在天青蛇妖一族中混下去,沈石在一段日子后,还特意去找了一套黑色布袍穿上,整个人看去顿时又阴沉了许多,与当年在灵猫部族时遇到的那个鬼巫很有几分相似,也让周围的妖族越发的与他疏远。

    与此同时,在他这个不起眼的小人物茫然地随着命运随波逐流的时候,妖界黑狱山南麓这一片地界里,诸多妖族部族的命运同样在这三年里发生着天翻地覆的改变。

    天青蛇妖部族的强大兴盛,已经是愈发明显乃至势不可挡,虽然玉霖娘娘一直强力压制着麾下部属不许越过黑水河,但是在黑水河南岸,天青蛇妖的妖军已经是横扫一切,在这三年中几乎将所有桀骜不驯的小部族全部平定,如今的黑河南方,已经尽是蛇妖地盘,再无异声。

    而经过这三年的休养生息,天青蛇妖部族的实力愈发强大,所有人的目光如今都已经紧紧落在那条黑水河上,谁都知道,天青蛇妖部族妖军的下一个目标,必定就是在那条黑水河的对岸。

    只是不知道这一场要决定黑狱山南麓部族最终大势的决战,会在什么时候打响了?

    ※※※

    青蛇黑凤,这两大部族之间风雨欲来的那一场战事,牵扯了几乎所有在这块土地上妖族的目光,所有人都为此而兴奋、激动、畏惧、惶恐,除了一个人。

    沈石并非妖族,自然对这个妖族间的内斗大战从心底都不感兴趣,只是因为他如今生在青蛇部族之中,很多时候不得已要跟随妖军为战。

    三年过去,他当初带到妖界的那两个小如意戒早已过了使用寿命,如今已经废弃了,没有了小如意戒这种十分方便的收纳容器,沈石只得将一些重要的物品装在小布袋中随身携带。不过也幸好他并没有什么特别沉重硕大的东西,唯一麻烦的就是当初他从人族那边带过来的符箓,在这些年里渐渐消耗殆尽。

    不过通过那张鬼巫兽皮,沈石也找到了另一种途径,那就是兽皮所制的巫符,四种巫法法术,他陆续都学会了制作巫符,反正本来他就有制作符箓的底子,而巫符做起来又比符箓要简单许多,所以并没有什么难处。

    而最关键的是,通过对五行术法与巫法的对比,沈石不能不感觉到这两种看似截然不同的法术其中隐隐有着一些奇异的关联,所以在思索一段日子后,沈石开始尝试着以制作巫符的法子来制作符箓,换而言之,基本上就是在巫符的兽皮上,画上符箓的符文符阵,然后最后加以灌灵。

    最开始的时候,他毫不意外地失败了,无论是灵力灌注还是符文符阵的描绘,似乎都有不少的冲突之处,但是沈石敏锐地从这些失败中发现了一点,那就是巫符果然是能够承受符箓的灵力灌注的。有了这基本的一点,沈石便坚持尝试了下去,这或许是万年以来,第一次有人在五行术法与巫法这两个系统中,试着统合二者。

    三个月后,沈石制出了第一张“水箭术”的巫符。

    那一天,看起来并没有任何异样,没有青天霹雳也没有天现异象,一切都很安静地,沈石悄悄的做成了那样一张全新的巫符。

    在这遥远的异乡,那或许是沈石来到妖界之后最高兴的一天吧。

    而如果五行术法可以制成巫符,那么巫法法术,是否也能反过来制成符箓呢?这个想法几乎是在瞬间就涌上沈石的心头,不过如今这种情况,自然是无法去确认的了。

    或许,自己这一辈子就要这样终老于这妖界之中?

    这是沈石心底深处偶然徘徊过的可怕念头,他隐藏着自己的身份,所思所想的都是能够有朝一日能回到人族地界,只是这个想法如今看来,却是日益渺茫了。

    有的时候他会眺望着那座巍峨的黑狱山脉,心里涌起想要走出这块地界的冲动,就算再也回不去人族那边,至少在妖界这里,他也要出去看看外头到底是什么样子罢?

    总之,就在这纷纷乱乱但气氛日益紧张的三年之后,黑狱山这片地界里南北对峙的气氛愈发浓烈,而隐身于妖族之中的沈石也在身不由己的茫然之余,偶然间想念着故土亲人。

    六月,一个从蛇帐深处传下的命令响彻黑水河南岸。

    天青蛇妖部族如一只早已蓄势待发的凶兽,猛然跃起,露出尖利可怖的利齿,向着黑水河北岸的方向,全军总动员,蜂拥而去。

    这一场牵动了无数妖族、决定黑狱山南麓部族命运的大决战,终于是来临了。

    ※※※

    青蛇大军于六月初五日,越过了黑水河,老巢在凤鸣城盘踞黑水河北岸至今已数百年的黑凤妖族随即做出了反应。大批精锐黑凤妖军次第南下,两只黑狱山地界最强大的部族妖军,于黑水河北岸一处灵猴坡处,相隔数百丈,远远对峙起来。

    单论妖军数量,两军对峙,反倒是后起的青蛇妖军人数上更多一些,达到了四千人,而黑凤妖军差不多是在三千五百人左右。但是无论如何,这两支妖军都已是黑狱山地界最强大的力量了。

    青蛇黑凤两大妖族对峙于灵猴坡南北之地,转眼已过了七日。出乎大多数妖族意料之外,尽管不时会发生零星冲突,但差不多都是双方派出例行巡逻的小队在无意中相遇而发生的战斗,反而是精锐的妖族大军一直都停留在原地,无论是青蛇还是黑凤,都并没有立刻发动进攻的意思,似乎更多的都还是在试探。

    这个局面让许多妖族,包括青蛇一脉麾下的许多妖将都感到愕然,本来以青蛇妖族近期兵锋之盛,玉霖娘娘最多只是略作休整,便要向黑狱山最后的大敌黑凤妖族发起狂风暴雨般的进攻,从而一举奠定青蛇一脉在青灵界的霸主地位。

    但是想不到的却是如今玉霖非但没有下令进攻,反而约束手下不得擅动,不过虽然如此,两军阵前对峙之下,灵猴坡内外的气氛仍然是十分紧张,甚至有点令人喘不过气,颇有点风雨欲来的沉重之感。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