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当头两棒

戮仙 第一百三十五章 当头两棒

    一切就像是昨日那场决战的重演,所不同的是胜败双方交换了位置,而双方的反应也几乎与昨日一模一样,只不过同样是交换了立场。黑凤妖族一片欢天喜地,一雪前耻意气风发,青蛇妖族众人则是面色铁青,怒不可遏狂怒咆哮,战阵之中众多妖将纷纷请战。

    然而正如绝大多数妖族想要做的那样,黑凤妖族军中,传来了一个苍老但冷峻的声音,虽未见面却隐隐透着一股威严,光听着这响彻战场的声音,便知道那位就是统治黑狱山长达百年的黑凤妖族那位族长,在玉霖之前黑狱山地界唯一一位修炼到地妖境界的大妖,老黑凤凰。

    老黑凤冷冷地拒绝了青蛇妖族再度挑战的要求,哪怕此刻正是一日之中的早上,带着无尽嘲讽之意,以刻骨的冰冷与无尽的嘲讽,放言让青蛇妖军等到明日再前来挑战。

    一应羞辱,尽数奉还。

    黑凤军中,爆发出了一阵歇斯底里酣畅淋漓的狂笑声,所有的黑凤妖族在这一刻,都觉得身心舒畅,似乎每一个毛孔都格外畅快起来,昨日所有受到的耻辱,都在今天这个时候加倍地奉还给对面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青蛇妖族。

    让你们再嚣张,还不是要给我们黑凤妖族舔脚的货色?

    青蛇妖军中,无数的妖将怒不可遏,然而老黑凤军令一下,全军后退,青蛇一族根本拿他们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敌手嚣狂无比地自行离去。大军之中,玉霖面色阴沉如水,不发一言,最后还是旁边的玉珑代姐姐下达了撤军回营的命令。

    所有的一切都好像是跟昨日颠倒了过来,尴尬而愤怒的沉静笼罩了整个青蛇军营,而玉霖娘娘阴冷冰寒的神情,显然是蕴含着无比的怒意,只是强行压制了下来。只是这无言的愤怒却让所有的妖将更加心头不安,无人胆敢再如平日一般嚣张,都是老老实实地呆在营中。

    转眼已到了夜晚时分,白日里再帐篷中坐了一天的沈石走出军帐,想出去透透气顺便随意在周围走走。小黑猪跟在他的身旁,显得有些兴奋,似乎在帐篷里呆了一天也是气闷,不停滴在沈石身旁周围奔跑玩耍着。沈石带着小黑猪走了一会,不经意间抬头看了看这片夜色,只见一轮残月挂在天边,夜色有些阴沉,似乎也象征着青蛇一脉军中的气氛。

    乌云缠绕,残月如勾,在昏暗的云层中穿梭着,月光也显得时明时暗,将偌大的军营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中。

    沈石凝视着那一弯模糊的残月,好一会儿之后才收回目光,在他心里忍不住又想起白日间那一场血腥的决战。事后想来,这一场决斗与土狗胜暴熊的那一场极为相似,只是双方阵营颠倒了一下。蛮牛死不足惜,但黑凤妖军中那只血狼的战力却是令人望而生畏,事实上,这一场决战根本是在双方都未施展本命神通的状态下便迅速而突然地结束的,对青蛇妖族这一方来说,无疑是最糟糕的情况。

    白白惨死了一员得力妖将后,却仍未搞清这只实力强大的血狼的实力底线,或者说是最后的杀招是什么?

    明天,又会是怎样的一天呢?

    沈石再度看着天上的乌云残月,默默地想着,只是这个问题注定无人可以回答,只有月色似又黯淡了几分。

    ※※※

    第三天,是在一片温暖的阳光中开始的。

    如同前两日一样,青蛇黑凤两大妖族再度在灵猴坡上列阵对峙,当温暖的阳光照在双方军阵上时,却被冰冷的杀气衬托的苍白无力。

    在昨日一场痛快淋漓的大胜之后,黑凤妖军中明显气氛轻松许多,不时传出有人大声嘲讽青蛇的声音,而青蛇这一边则是一片肃穆,不知有多少妖族鼓足了劲,迫切期待着今日能迎来一场大胜。

    说来不过才两日工夫,黑狱山地界原本剑拔弩张的两大妖族交战,却已经阴差阳错地变成有些诡异的每日单挑决斗。不过在流传十数万年深深刻在诸多妖族骨髓里的好武念头,在崇尚武力胜过一切的观念下,这一幕却又是如此的自然,没有任何妖族会觉得有什么不妥。

    他们所需要的,只是更加热血地投入到这莫名而来但事关两大妖族势力脸面,当然也同时干系到双方士气的决战。

    所以当列阵已毕,青蛇一族这里上下妖兵都是一片鼓噪,不知有多少只眼睛都看向了阵中玉霖与一众妖将所站立的地方,渴望着那里能派出一位实力强大的妖将大杀一场,将昨日丢掉的面子尽数都赢回来。

    只是就在这众所期待同时也是急切等候的时刻,远处黑凤妖军阵营中,却是首先传来了一阵骚动,然后便是响彻云霄般的热切呼喊,在众星捧月一般的场景中,在无数小妖激动的呐喊声中,身形高瘦的血狼从黑凤军中大步走出,一如昨日般独自一人走到两军阵前,在青蛇妖军上下惊愕的目光注视下,血狼脸上凶残笑容掠过,狞笑道:

    “卑贱青蛇,可还有人敢与我一战?”

    青蛇妖军这里上下一片哗然,显然没人会想到在昨日大胜一场的情况下,这只血狼非但没有见好就收,反而气势越发嚣张地继续对青蛇妖族发起了挑战。

    这毫无疑问是比昨日那场大胜更大的羞辱,因为摆明了黑凤妖族与这只血狼根本没把青蛇一脉放在眼中。

    片刻之后,青蛇全军上下,无数大妖小妖尽数鼓噪起来,人人面色铁青怒气满胸,恨不得冲上去将这只万恶的血狼碎尸万段。

    人群之中,玉霖的脸色同样是阴沉的如要滴下水来,看着阵前哈哈大笑对青蛇这方视若无睹极尽嘲笑羞辱之能事的血狼,玉霖冰冷的蛇瞳里掠过一丝残酷冰寒之意,随即回头与周围的妖将小声说了几句。片刻之后,伴随着青蛇妖兵们的呼喊鼓舞声,一员妖将昂然而出,离阵向着那只血狼走去。

    沈石凝神看去,只见此番出阵迎战血狼的乃是一只豹头人身的豹妖,在青蛇妖族中颇有名气,他也认得,乃是出身于黑水河南方“金钱豹”妖兽一系的“铁豹”。

    铁豹名头中虽然有个“铁”字,但这是形容他拥有一双如钢似铁锋锐无比的利爪,总的来说,铁豹动作敏捷身形矫健,与昨日的蛮牛截然不同,战斗风格反而与第一日的土狗相近。

    沈石略微沉吟,暗自点了点头,却是对今日玉霖的选择抱赞同之意。从前两日两场决斗来看,明显都是敏捷的妖将对上雄壮有力但稍显笨拙的妖将占了上风。

    血狼昨日胜了蛮牛,今日玉霖立刻有所针对地挑了另一个动作迅捷的铁豹与之对战,眼光见识与反应不可谓不厉害。

    场中,血狼看着铁豹走近,一双残忍的狼眼中微微眯了一眼,但冰冷杀气有增无减,血盆大口微微张着,一条殷红舌头在利齿间伸缩舔了一下,似乎还在回味着昨日鲜血的美味。

    噬血狼这种妖兽贪婪嗜血的本性,好像在血狼身上完整地继承了下来。

    随着铁豹血狼面对面在战阵之前站定,青蛇黑凤两大妖军之中鼓噪之声也越发响亮起来,听着比前两日都更有气势,青蛇妖族这边是为了反败为胜,黑凤一脉则是为了得寸进尺更上层楼,将青蛇妖族的尊严尽情践踏。

    欢呼声中,一脸肃杀凶狠之意的铁豹首先发动了进攻,只见他身形甫动,登时便化作一团淡黄色的光芒,如疾风一般向血狼侧面攻去,其疾其速,登时令人眼前一亮,与昨日略显笨重的蛮牛截然不同,同时也引来青蛇妖军上下的一阵欢呼。

    血狼眼中寒光一闪而过,身子不退反进,转眼间也是化作一片灰影,竟是直接向铁豹发动了反击。不过片刻工夫,在两军阵前,铁豹血狼已经化作互相纠缠不停撞击呼啸的两团不同颜色光影,一黄一灰,犹如两道旋风般凶狠无比地搏杀着。

    这一场战斗几乎全在一个快字,双方都是以迅敏快捷为长,你来我往,迅疾无比,直让人看得眼花缭乱,道行修行差一点的妖族,根本就看不清楚他们的动作,不过这并不影响大家知道这场战斗的精彩与凶险,顿时两军阵中鼓劲呼啸声震天也似的发了出来,将偌大的灵猴坡似乎都震得微微发抖。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工夫,激斗中的血狼铁豹厉啸连连,两团迅猛无比高速飞驰的光团几乎到了肉眼难辨的地步。然而就在此刻,那交织在一起的光影陡然一停,尖锐的啸声也顿时停了下来,这个停顿来得如此突然,以至于绝大多数妖族都没有看清,然而下一刻,他们就看到了结果。

    铁豹怒发冲冠,整个脸上神情凶神恶煞一般,令人望之毛骨悚然,然而血狼就站在他的面前,面上神色冷酷阴沉,一只手爪赫然插进了铁豹的胸口,从后背洞穿而出。

    灵猴坡上,一片寂静。

    有那么一小会的工夫,仿佛只有山风吹过树枝梢头的声音,安静的似乎让人窒息。

    但片刻之后,黑凤妖族阵营中,爆发出震天也似的巨大欢呼声,青蛇这里则是陷入了无尽的沉默。在如此截然不同对比鲜明的两大阵营间,残忍的血狼狞笑着霍然将手抓抽出,将血盆大口凑到巨大的伤口处畅饮着豹妖的鲜血,然后带着鲜红的血迹抬起血淋淋的狼头仰天大笑,一声凄厉的狼嚎之后,他凶悍无比不可一世地缓步走回了黑凤一族的军中。

    青蛇一脉,连败两场。

    灵猴坡上的阳光似乎在这一刻都失去了温暖,几乎没有什么比这种结果更让青蛇妖军沮丧的了,不消说,在灵猴坡上的大小妖兵们失望到了极点,而这一天,也同样正如前两天一样,在黑凤妖族充满了嘲讽侮辱意味的径直撤军中结束了。

    临走之时,在人群之中的沈石面无表情地站着,但忽然心里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般,回头向玉霖那边看了一眼,却是正好看到面色阴冷的玉霖正与老白猴站在一起,低声说着些什么,看起来倒像是玉霖问了老白猴一句,老白猴沉思片刻,回答了她。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沈石忽然发现,美艳娇媚的玉霖冰冷蛇瞳中微光闪烁,却忽地转眼,竟是向自己这边没来由地看了一眼。

    (晚上还有一章。)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