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三十九章 神秘妖族

戮仙 第一百三十九章 神秘妖族

    阵中所在,老白猴轻声言语已然说完,而玉霖一双奇异冰冷的蛇瞳,也就是在这一刻,冷冷地向沈石这一边看了过来。

    值此关键时刻,玉霖的一举一动自然是被无数人所关注,她这么一抬眼,登时便有几百道目光刷地向沈石所在的这一片站着的众多妖族望了过来。

    被无数视线一扫而过的沈石只觉得头皮发麻,心中哀叹一声自认倒霉,不过这三年来在生死边缘血斗厮杀滚过来的经历,倒也让他不至于就此吓得胆怯腿软。

    最多,也不过就是再拼命一次了罢!

    沈石在心中不无自嘲地感叹了一句,反正这几年来他早就看懂了,身为一个普通妖族,在这个战火纷飞的妖界中想活下去,就要拼命;如果不拼命的话,只怕就真的活不下去了。

    他心中在片刻间掠过这些有的没的念头,深吸了一口气,便准备踏上一步,等待玉霖叫唤他名字的时候,然后做出一副毅然出战的模样。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玉霖目光扫过他的脸庞,虽然微微有一个停顿的动作,但片刻之后,她竟然又再次将目光移开了去,落在了另一个方向,然后沉声唤了一句:

    “飞鹰。”

    “末将在!”一声隐含激动气势十足的回答,一员鹰头尖喙、背有双翅的妖将挺身而出。

    玉霖深深看了他一眼,道:“可敢出战?”

    飞鹰瞠目,大声道:“末将愿往,待我为娘娘取下这血狼头颅,献于座下!”

    玉霖微微一笑,蛇瞳中掠过一丝满意之色,道:“去吧。”

    飞鹰一拜而起,大步走出战阵,向着在前头等待多时的血狼走去。而在他身后,大大小小的青蛇妖族都在纷纷窃窃私语,人群之中,本以做好准备出战的沈石面上神色更是古怪,连他自己也分不清楚此刻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心情。

    回头向阵营中心看去,沈石只看见大多数妖族包括玉霖玉珑等亲信都在看着前方,只有不知何时离玉霖站得远些了的老白猴突然转过头来,远远望着他这里,忽地没来由地咧嘴笑了一下,还挤了挤眼睛做了个鬼脸。

    “我去啊……”看着那张突然带了几分猥琐的老猴脸,沈石心里掠过了一阵荒谬的感觉,那一刻心中真是彻底无语,好半晌才在心里恨恨骂了一句:“老大,你这样会玩死人的!”

    两军阵前,鼓噪声渐渐平息下来,无数道目光都落到那两个相对站立浑身上下都是强悍之意的妖将身上。

    血狼微微眯着眼睛,目光在飞鹰身上打量了一下,特别是在他身后那一对翅膀上停留了片刻,随后狞笑了一声,殷红的舌头在自己血盆大口的利齿间舔了一下,阴测测地道:

    “今天,是你来送死的么?”

    ※※※

    黑凤妖族军阵之中,与玉霖差不多相对应的位置上,被层层黑凤妖军包围簇拥的某个位置,此刻正站在数个妖族,在他们周围的所有妖族都距离他们有一段颇远的距离,等于是围成了一个大圆,让这其中几个妖族的谈话不会被别人听到。

    圈子里面,一共有四个妖族,其中一个居然还是个六七岁大小的孩子,长得与一般人族没什么两样,虎头虎脑脸蛋圆嘟嘟的,头上寸许短发,看去居然似纯金之色般,看去十分可爱,却是与周围那些凶神恶煞般的妖族截然不同,也不知为何会出现在黑凤妖族的大军之中。

    除了这个小孩,旁边还有一个妖族则是一只虎妖,身高丈余虎背熊腰,看去雄壮无比,远胜于普通妖族,哪怕是妖族中向来以雄壮闻名的熊妖一族在这只虎妖面前都显得有些不够看。这只巨型虎妖双眼之中厉芒闪烁,虽话语不多却透出几分赫赫凶威,周围黑凤妖族几无人敢与他对视,但只要是面对了那个小孩又或是与这个小孩说话时,这只凶恶虎妖便会突然变得无比温和,连凶恶之极的目光都会柔和下来。

    此刻,那显然还是十分好奇淘气阶段的小孩正闹着要看场中的那场决斗,因为个子太小看不到,虎妖便笑呵呵地将他抱起,直接骑在了自己的脖颈上,如此一来自然眼前一片开阔,小孩儿顿时眉开眼笑,开心得不得了。只见他双手抓着那只虎妖的头顶光滑毛发,偶尔还会揪住虎妖的耳朵,在那边咯咯轻声笑着,虎妖也并没有老虎头上不得动土的意思,从头到尾都是笑呵呵的,显然对这小男孩十分爱护。

    而除了这小孩虎妖两人外,旁边还站着两个妖族,却都是完全的人形,没有半分妖兽遗留的形态,而这,恰恰正是妖法道行修炼到强大无比的地妖境界的最基本特征之一。

    两人之中,其中一个身着玄黑衣衫,胸口绣着一只展翅飞翔的凤凰,若是青蛇妖军那边的人在这里,定然一眼便会认出这个面色从容不迫的黑衣老者正是压制了他们数十年,在青灵界称霸百载的那只老黑凤。

    而在这位地位显赫的老黑凤身边,还站着一人,看起来却是不过只有二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子,面貌英俊,举止潇洒,锦袍玉带,负手而立,在这妖族大军之中,在无数面貌狰狞的妖族衬托之下,愈发得凸显出此人的奇异。

    而身为青灵界多年霸主的老黑凤,此刻看去对着身边这位年轻人神态居然颇为亲切,没有半分平日里盛传的趾高气扬,态度温煦地笑了笑,对身旁的年轻男子道:“你看今日这一战,谁的胜算更大?”

    锦袍男子目光远眺而去,也没怎么看血狼,只在对面的飞鹰身上转了转,随即微微一笑,道:“想来玉霖经过前两战败北之后,今日是欲以鹰妖之飞天术相攻,倒也算是用心良苦,不过……”他轻轻啧了一声,道,“今日这一场,必定还是血狼胜罢。”

    老黑凤呵呵一笑,道:“公子高见。”

    锦袍男子转身对着老黑凤笑道:“前辈何出此言,我就不信以您老这份见识,还会看不出来么!”

    老黑凤笑而不语,忽听旁边传来那个小孩抱怨的声音,道:“怎么他们还不开始打啊,我都等这么久了!”

    两人转头望去,只见骑在巨型虎妖脖子上的那个小孩正嘟着嘴,有些不耐烦地扭来扭去,而在他身下,那个虎妖之前的凶威半点不见,满脸都是担心,只是低声道:“小公子,担心些,千万别掉下来了。”

    锦袍青年皱了皱眉,面露露出几分温和笑意,走过去对那小男孩道:“小公子,你要听阿虎的话,不然掉下来不是看不到了么?”

    这小男孩看起来对那只虎妖不怎么在意,但对这锦袍青年却有几分顾忌的样子,闻言倒是老实了一些,但嘴里还是带了几分催促,道:“我想看他们打架嘛。”

    “快了,快了……”锦袍青年嘴里安慰了他几句,这才转过身来,看向老黑凤,面上带了一丝苦笑之意,道:“让前辈见笑了。”

    老黑凤本事笑吟吟地看着这一幕,听到这锦袍青年的话,却立刻摇头道:“什么见笑,这算的什么事嘛,哪家的小孩在这岁数不是这样,更何况……更何况小公子了,便是再折腾几分,又有什么打紧的。”

    两人对望一眼,相视而笑,随即转眼望向远处血狼与飞鹰所在,看着那边两人在互相嘲讽谩骂几句后,果然已经准备开始动手了。只是战阵前方的情景落在这两人眼中,神色都是丝毫不变,似乎这一场在黑凤青蛇两大妖族间牵动无数妖族的大战对他们两人来说,不过是可有可无的一场游戏而已,一点都看不上眼。

    只听锦袍青年淡淡道:“前辈,我有一句话想请教,不知当问不当问。”

    老黑凤看了他一眼,微笑道:“公子请说。”

    锦袍青年目光飘忽,向此刻已经开始动手战在一团的血狼飞鹰那边看了一眼,随即道:“以我看来,这种阵前决战真是没有太大用处,顶多不过杀敌二三人,于大局何益?偏偏为此,你们两大妖族还在这灵猴坡上拖了三四天,实在让人想不通。”

    老黑凤微微一笑,道:“公子你这些年来潜心修炼,少问妖界诸事,所以有一些东西只怕还未能知晓。”

    锦袍青年眉头一扬,却是微笑道:“如此,请前辈教我。”

    老黑凤笑道:“不敢当。这种阵前决战,并非如今才有,其实从古至今,吾等妖族便有这个传统,阵前决斗,往往便关系到对阵双方的士气,干系不小,而诸多妖族子民往往也乐此不疲,是以有的时候,咱们这些为上位者,还是要照顾一下大小妖兵们的心情才是。”

    锦袍青年“哦”了一声,点头道:“原来如此。”他性子看起来本不是愿意关注这些细节之事的人,此前不过是有些不解,既然问过便也不再多加纠缠,而是沉吟片刻后,终于还是对老黑凤说了更重要的话题:

    “前辈,我看那天青蛇妖玉霖,虽然是一介女流,但似乎也是桀骜不驯之辈,此番对战,想要真正收服于她,只怕还有几分难度。”

    老黑凤闻言面色淡淡,道:“只要能修炼到了地妖境界的妖族,又有哪一个会是软弱性子?真要那样,这一路修行上来的苦楚也早就将她压垮了。”

    锦袍青年闻言,面上登时露出赞同之色,点头称是。随后但见老黑凤目光向远处看了一眼,只见那场决斗已经渐趋激烈,青蛇这一方的飞鹰在地面上几招逼退血狼,猛然振翅,却是一下子从地面飞到半空,正是飞鹰一族的本命神通“翱翔”。只听那场中鹰鸣嘹亮,声震灵猴坡,一团黑影迅疾无比地再度临空攻击,速度奇快,一时间将血狼打得连连后退,大占上风。

    这场景也让连续憋屈了两日的青蛇妖族那边顿时爆发出一阵压抑已久的欢呼声。不过这般景象并没有影响到黑凤军中的老黑凤与那个锦袍青年,他们仍是面色淡然地轻声谈论着,倒是在他们身后骑在虎妖脖颈上的那个小男孩,却是瞪大了双眼看得紧张无比,圆嘟嘟的一张脸上泛起一丝红色,不知是不是激动的,嘴里不停嘟嚷着:“打啊,打啊……”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