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四十七章 五日之约

戮仙 第一百四十七章 五日之约

    凤鸣城位于黑狱山南麓山脚之下,乃是黑凤部族数百年的根基之地,其中凝聚了黑凤一脉多年的心血,将这座城池多次翻修扩建,修筑的是高大雄伟气势非凡,哪怕是站在数十里外的山坡之上,都能隐约望见那座城池的模糊轮廓。

    而现在这座城池经历过一场惨烈的战斗之后,却已然被新的主人所占据,而这座号称黑狱山地界最繁华的大城,此刻还在经受着改换主人过程中的阵痛。

    当然,作为胜利者的青蛇妖族,并没有放低对败走的黑凤妖族的警惕,毕竟老黑凤还活着,黑凤部族精锐仍在,并未伤到根本元气。玉霖在休养之余,仍是连续派出了几十波探子,从凤鸣城周围数个方向细细搜索过去,意图迅速找到黑凤妖族如今的落脚之地。

    假以时日,黑凤妖族若得喘息之机,卷土重来也是不无可能,对于这一点,玉霖显然有着十分清醒的认识,哪怕她撒出去的探子回报凤鸣城方圆数十里地方都已经没有了黑凤妖族的影子,但是玉霖仍然容色清冷坚定地命令继续寻找,反正如今黑狱山通往外界的唯一通路正在凤鸣城后被她抓在手里,黑凤妖族再怎么能躲,也等如是瓮中捉鳖一般。

    对于自己彻底打败黑凤妖族的信心,玉霖从头到尾,都没有丝毫的动摇,一个完全处于天青蛇妖一族控制下的黑狱山,才是她心中所欲,也是她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那个霸业梦想的第一步。

    而另一方面,对于那场战役中痛苦的失败者黑凤妖族来说,接下来的这几天日子,绝对是一种在煎熬一般的噩梦。虽然那日老黑凤看清局势,及时下令退兵,算是保存住了黑凤妖族的实力,但是丢掉了凤鸣城这个事实,对大多数黑凤妖族的妖将妖兵来说,却绝对是一个沉重无比的打击。

    几百年来,很多妖将妖兵世代都居住在凤鸣城中,自然也会有了无数家眷亲属,而一战落败,如狼似虎的青蛇妖军占据凤鸣城后,城中会发生什么事,大多数黑凤妖族的兵将其实都能想象得到。

    这种事几乎令黑凤妖族的军心眼看就要崩溃,不知有多少悍勇冲动的妖族双眼血红狂暴发怒地一心想要冲回凤鸣城去复仇,若非老黑凤这百余年来积威深重,怕是早就压制不住了。

    但也就是如此,此刻在距离凤鸣城东百里之外的一处山峰之上,老黑凤与那个锦袍青年并肩而立,眺望了一会远方以他们二人眼里仍然依稀可见的凤鸣城池,老黑凤的脸色却是像他身上的衣服一般黑得吓人,而且看过去,就连最初他一直对这位锦袍青年所保持的客气尊重都没剩下多少了。

    这一刻,只见他冷着脸,目光锐利如刀,神色间夹杂着一股无以名状的焦灼与愤怒,对着这锦袍青年,寒声道:

    “几天,你到底还要我等几天?”

    ※※※

    这是一座平凡而不起眼的山峰,多石而少土木,缓而不险,平日里连名字也没有,但此刻在这座山峰的背面山脚下,却安顿着黑凤妖族几千个妖族士兵,多数人都是沉默的,只是军营之中却隐隐散发着一股暴虐焦躁的气氛,令人不自觉地有些胆战心惊。

    而在这座无名小山的山峰之上,此刻则只有老黑凤与那位锦袍青年,在他们周围连一个守卫都没有,显然二人之间的谈话是哪怕最亲密的亲信都无法在场耳闻。

    与前几日在灵猴坡上意气风发的模样相比,如今的这两位都发生一些改变。老黑凤就不用说了,先是在凤鸣城上空与玉霖进行了一场地妖大战两败俱伤,后来强令属下收兵撤退,这两日为了安抚手下妖将妖兵更是焦头烂额,此刻看来脸色苍白容颜憔悴,好像一夜之间便老了二十岁。

    而在他身旁的那个锦袍青年,此刻看去的神情模样也不是太好,虽然较之老黑凤还算过得去,但那张原本年轻英俊神完气足的脸上,此刻看着却是透出一股浓烈的疲惫气息,也不知是做了什么事,令他这位妖族强者也会如此疲乏。

    此刻听到老黑凤语带愤怒的质问,锦袍青年大感头痛,一时间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伸手捏捏自己的眉心,沉吟了好半晌后,才苦笑一声,道:“五天,最少也要五天。”

    老黑凤断然道:“不行!”

    锦袍青年眉头一皱,眼中神光冷冷,一闪而过,抬眼望向老黑凤。老黑凤哼了一声,却也没有避开,只是用手一指山下军营,冷冷道:“那里究竟是个什么样子,不用我说你也知道的。你以为他们还能等上五天吗?”

    锦袍青年眉头皱得更深了,但这一次却并未再对老黑凤有所表示,事实上,他也知道老黑凤所说确是事实,也明白自己提出硬要压制黑凤妖军五天时间,确实有些强人所难,只是……只是他这里,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小山上的气氛,一时间仿佛有些凝固的迹象,老黑凤黑着脸,一声不吭地站在那里,目光不时远眺着远方那座凤鸣城,让人无法想象他在青灵界称王称霸百余年,却在临老之际意外败给一个年纪轻轻蛇妖的心情。

    过了一会,只听那锦袍青年叹息一声,将声音放低了一些,和颜悦色地道:“前辈,我明白你如今的心情,也能体会你现在的怒意,但是如今你们贸然回去强攻凤鸣城,青蛇妖族仗着坚城高墙,又兼士气上大占上风,且你也承认同是地妖境界,那玉霖的修为已然不弱于你。如此诸般,你领军回攻,这下场必定是惨败无疑啊。”

    老黑凤冷哼了一声,目光却是有些不善地看了过来,注视锦袍青年良久,忽地冷笑道:“怎么,公子这话里的意思,却是不打算出手相助了?”

    锦袍青年摇了摇头,道:“前辈多心了,你我之间的协议早已说好,我并非是无信之人。”

    老黑凤眼中精光大盛,似乎带了许多不解,寒声道:“公子这话说的轻巧,我本来也是很想相信的。但一来当日凤鸣城之战时公子潜入城中后又迅速离开,二来今日又再度拒绝出手相助我军反攻,如此种种,让我如何还能相信公子之言。”

    说到此处,老黑凤脸上怒容毕露,似乎再也忍耐不住,恨声道:“我就不信了,只要你出手,有两位地妖境界的高手,还不能直接碾碎了青蛇妖族么?”

    此言一出,锦袍青年默然无语,山坡之上静寂无声,但话里隐藏的意义,却足以令整个黑狱山震动颤抖。

    在这个黑狱山地界中,竟然暗中出现了第三位修炼到地妖境界的大妖,并且这个高手还是旗帜鲜明地站在了黑凤妖族这一边。

    锦袍青年脸上苦笑之意更甚,似乎也早就料到面对这个问题时自己必定会理屈词穷,而老黑凤看着他那副模样,想着远方凝聚了自己族人几百年心血的凤鸣城此刻正在遭受的劫难,心中怒意更是几乎难以抑制,哪怕他心里知晓这锦袍青年来头极大,身份地位更是不可小觑,但此刻自己家族基业都快完蛋了,哪里还顾得上这些有的没的,寒了脸又继续道:

    “最开始你在灵猴坡上袖手旁观,是因为咱们说好了要收服玉霖这只蛇妖,所以先看看青蛇一族的实力如何,这还说得过去。但之后种种,公子你的做法实在令老夫无法释怀,特别是凤鸣城决战当夜,你只说要潜入城中营救小公子,然后就此销声匿迹……”

    老黑凤本是神色严峻地指责诉说着,但说到一半,忽然话声一窒,却是莫名停顿了下来,若有所悟,面上带了几分疑惑之色,仔细看了看锦袍青年,沉默了片刻,忽然压低了声音,道:“说起来,这几日为何都没看到小公子,他怎么了?”

    锦袍青年默然,过了一会才轻叹一声,道:“看来族长也猜到一二了,罢了,事到如今我也不瞒前辈你了。小公子当日被我从城中找到并救出来的时候,不晓得是不是受了什么惊吓,又或是亲眼目睹阿虎惨死当场刺激太大,导致顽疾再度发作,性命一度垂危,是我这几日不顾一切以本命神通灌入他体内压制伤势,这才慢慢缓了下来的。”

    老黑凤面色微变,目光扫过锦袍青年那张满是疲惫之色的脸庞,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位年纪轻轻但修为奇高的地妖居然看起来如此疲乏的缘故,再联想到那位小公子贵重无比的身份,这几日锦袍青年的作为登时就有了最好的解释,一时间也是茫然无语。

    锦袍青年叹了口气,道:“前辈,我知道你也是通情达理之人,在下此番实在是出于无奈,这接下来至少还要有五日时间,每一日我都要全力救治小公子,这才能将他身上那种怪病压制住,实在是腾不出手来。”说到此处,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脸上带了几分遗憾与愤怒之意,冷哼一声,道,

    “可恨的是,小公子祖上本来传下一枚稀世珍宝‘天鸿神珠’,乃是昔年天妖王庭皇家神物,功效玄奥神奇,正好可以压制调理小公子的怪病。若是有这神珠在手贴身佩戴,神珠玄力当足以护住心脉,可保小公子无恙,我也能腾出手来了。偏偏当日我一时疏忽,只惊骇于小公子病发垂危,却忘了检查这神珠是否还在小公子身边,现在看来,却是无意中掉落在凤鸣城里了,也不知道会被青蛇妖族的哪一个家伙捡了便宜!”

    说罢,神情之间愤恨之极,显然对此事极为恼怒。

    这一番话说下来,原本呵斥指责的老黑凤反而一时有些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他终究并非是山下那些头脑简单的普通妖族,能够修炼到地妖境界的大妖,只靠天赋蛮力,那绝对都是天方夜谭。是以他也明白这锦袍青年说了这么多,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在委婉地向他解释,联系到那位小公子的身份,老黑凤也知道锦袍青年到了如此这般地步,真的也没有更好的法子了。

    “五天,真的还要五天吗?”老黑凤苦笑一声,负手眺望远方城池,神情间似乎又见苍老了几分。

    锦袍青年精神一振,知道终于还是说动了这位前辈,当下哪敢怠慢,连忙点头答应下来,道:“是,只要前辈再给我五天时间,您也知道,小公子的身份摆在那里,对我来说,什么事都真的比不……”

    “好了,你不用说了!”老黑凤断然说道,似乎是终于下定了决心,沉声道,“我就豁出这张老脸还有这一百来年的声望,再压他们五日,但五天之后,无论如何,还请公子助我一臂之力,收复凤鸣城。”

    锦袍青年正色行礼,双手抱拳脸色郑重,一字一字道:

    “敢不从命!”

    老黑凤苦涩一笑,摇了摇头,脸上的皱纹仿佛在这一刻又深刻了几分,叹了一口气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又或是向岔开话题,让凝重肃杀的气氛稍微好转些,淡淡地道:“那天鸿神珠我倒是在过往听说过一次,据说乃是王庭重宝,而且似乎不止一枚?”

    锦袍青年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除了这颗天鸿神珠之外,还有另外一枚宝珠,是为一对,但万年之前那场大乱后,早已遗失了。传说这一对宝珠,乃是我妖族前辈大圣以通天之能,斩杀了一只太古巨龙,取其一身菁华所聚之两只龙睛炼制而成,有玄奥不测之造化神通,但多年下来,遗失的那颗珠子且不去说,如今这颗天鸿神珠也没几人能懂得其中神妙,不过仅有的几分威力,还是能保住小公子的性命的。只是如今……”

    他一声长叹,脸上懊悔之色毕露无遗,恨恨地道:“别被我找到偷取宝珠的家伙,不然我必杀之!”

    ※※※

    百里之外,凤鸣城中。

    藏书小楼之外,台阶上趴着的一只小黑猪看起来有些困倦,显得无精打采的样子,就连两只小猪耳朵都耷拉下来,看过去很快就要睡着了。

    只是不知为何,它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样,忽然抬了抬头,有些茫然地向四周看了看,然后懒洋洋地又再度埋头于地上。

    “呃……”

    它打了一个饱嗝,然后昏沉沉地又睡过去了。

    (晚上还有一章。)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