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四十八章 玉漏

戮仙 第一百四十八章 玉漏

    一阵尖利的号角之声,急促尖锐,突然回荡在凤鸣城黑凤府邸的上空,隐隐地还带了几分急迫之意,。

    安静的藏书小楼中,也随着这号角声的传来而发生了变化,老白猴从书卷上抬起头来,眼中带了几分不解之色,皱起眉头向楼外看去,显然也不知道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片刻之后听着身后楼梯上脚步声响起,回头一看,却是沈石走了下来。

    两人相互对望一眼,不知为何,老白猴隐约觉得沈石的模样虽然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一样,但情绪上隐约有些说不出的波动,但还不等他细想,便听到沈石皱眉问道:“这时候会有什么事,居然会如此急切地召我们回去?”

    老白猴挠了挠头,也是皱起眉头,看起来同样是带了几分不解,道:“莫非是黑凤妖族那边不死心,又来作死攻城不成?”说着顿了一下,他还是抬起头来,道,“算了,别管这么多,既然娘娘召唤,我们就先过去吧。”

    沈石点了点头,便大步走了出去,老白猴看了他一眼,似乎有些话想开口问他,但随后又好像自觉无聊,耸耸肩,也是跟了出去。

    门外的石阶上,小黑猪正在呼呼大睡,沈石路过它身旁时,提了一脚小黑猪的屁股,道:“小黑,起来走了。”

    小黑猪茫然睁开双眼,晃了晃脑袋,然后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看着前头两个快步走去的身影,它似乎仍未从梦乡里清醒过来,只是下意识地脚步蹒跚地跟了过去。

    ※※※

    没过多久之后,天青蛇妖部族上下重要的妖将,都已经被这阵尖锐急促的号角声召唤到天青蛇妖之主玉霖的身前。经历过昨夜与老黑凤一场地妖大决战的玉霖,此刻看去脸上仍有几分苍白,透着几分疲倦之色,显然也不算好过。

    只是除了玉霖之外,在她座下的这些妖将,却也十个里有九个都是面上带了疲倦疲乏的神情,至于这些疲乏的由来,究竟是昨晚奋力与黑凤妖族死战,或是在城中疯狂抢掠,又或者干脆就是发泄了兽欲之后的疲惫,这就无人知晓了。

    其中也有不少妖将心中颇有几分忐忑,知道玉霖娘娘虽然有时宽宏,但若是有些事做得实在过分了,少不得也会被她整治一番,那手段同样是冷酷无情,可千万不要那么倒霉啊。只是玉霖虽然看到了众妖将的模样,但在微微皱了皱眉之后,最后终究只是冷哼了一声,只当做没看见,下令众人跟着她前去某处,这也让好些妖将从心底松了一口气。

    众人跟着玉霖,一路走到这座昔日黑凤府邸的最后地方,来到了依山而建的山脚下。一路之上可以看到前后远近都有青蛇卫将这个地方严密地包围了起来,这也让众多妖将心中渐渐生出几分好奇之意,而当他们跟着玉霖走到了那座山壁前,看着玉霖命人打开了密室暗门,众人一路顺着密道走进山腹的时候,这种惊讶仍是有增无减。

    直到最后,他们终于踏进了那个密室,看到了眼前闻所未闻的那一幕。

    而站在众多妖将身后的沈石,在这一刻,当那一抹金色光芒掠过他的眼前时候,他赫然也是在瞬间心头剧震,竟是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甚至连袖袍中的双手指甲,都紧紧握拳陷入了皮肉之中。

    在他们面前出现的,是所有人都从未预料到的东西。

    山腹中阔大的密室里,四块只有一人多高、伤痕累累的金胎石,其中甚至有一块已然从中折断,碎石就掉落在地上,这样一座闻所未闻的残缺金胎石法阵,就这般颤巍巍地竖立在那儿,金色的光芒晶莹剔透,光辉耀眼,照亮了这座山腹密室里全部的地方,也照亮了所有人的脸庞。

    当然,也照亮了站在人群中沈石的脸庞与眼睛。

    在这一刻,他心中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涌上心头,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幕,他的心跳无法抑制地狂猛跳动着,仿佛即将跃出了胸膛。

    这眼前的一幕,不正是当年他在妖岛捕妖洞中所看到的情景么,哪怕有细微的差别,但同样都是金胎石,同样都是与众不同的微小法阵。

    也许……它可以……

    就在众人惊愕无以名状的时候,就在沈石热血沸腾强自忍耐的时候,所有人都听到身后传来了玉霖悦耳但清冷的声音,道:

    “这小小的传送法阵,怕是坏掉了。”

    ※※※

    “坏掉了?”

    一阵骚动乃至惊叹声,带了几分愕然与不可思议,从这些妖将中传了出来,人群中沈石也是在最初的震惊过后,被眼前这奇异的一幕所牢牢吸住了目光,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仅有四块的小小金胎石组成的微型传送法阵,心中不由得涌起一阵不真实感。

    密室之中,场面看着有些混乱,不过能站在这里的妖将,基本全都是玉霖这些年来带领天青蛇妖一族崛起中的心腹爱将,是以她倒也并未苛责。不过今天除了这些熟悉的面孔外,人群之中,却还有另一张陌生的面孔,显得特别的扎眼。

    那是一只狐妖,而且还不是前些日子玉霖拉拢来的幻狐一族,看他全身毛发黑亮,加上眉细嘴阔,似乎是山狐一脉的虎妖。在进入密室看到这座闻所未闻的小型传送法阵之前,玉霖手下的妖将们就没少打量窥探这只黑狐妖,其中交情不错的还会偷偷议论几句。沈石就是不太明白此妖身份的那一部分之一,所以也找了个空子向老白猴问了一下,老白猴向那边望了一眼,淡淡地道:

    “昨晚打开凤鸣城城门的,就是他了。”

    沈石怔了一下,随即醒悟过来,想不到这只黑狐妖居然就是玉霖暗中策反的黑凤妖族内奸,真要说起来,昨夜这一战青蛇妖族能够获胜,这只黑狐居功至伟,倒是不能小觑了。

    这时,看着底下一群妖将窃窃私语乱糟糟的模样,玉霖脸上终究还是掠过一丝不快,淡淡哼了一声。声音传出,虽然不大,却如荡平水面涟漪一般,迅速让这件密室里安静了下来。随后玉霖微微点头,却是转眼看向那只黑狐妖,道:“黑狐,你来说罢。”

    那只狐妖面带恭谨之色,先向玉霖施了一礼,随后走到那金胎石边,面对了所有青蛇妖族的妖将,朗声道:

    “诸位,大家此刻所看到的这座传送法阵,是在五十年前,老黑凤下令于我,要开凿山体修建一处洞府,但是在这中间我与手下无意中发现了此物,也正因此,此处随后也被改修成了一间密室,就是为了保护这座法阵。至于黑凤妖族为何如此看重此物,想必就不用我多说了罢。”

    旁边听着的妖将中,不少都是缓缓点头,这上古流传下来的神秘传送法阵,乃是鸿蒙诸界中跨界来往的唯一途径,数量又极稀少,除了鸿蒙主界之外,其余诸界都不多,妖界这里虽然地盘阔大广袤,但这种金胎石所构成的上古传送法阵也仅有一处,通往飞虹界,也正是因为这缘故,当年银狐天妖自毁阴冥塔封住飞虹界,才挡住了气势汹汹的人族追兵于妖界之外,算是给妖族保留了几分元气。

    然而眼前这一幕,在这种情况下,若是妖界之中凭空增添了一处传送法阵,那意义绝对是深远难测。

    说着,只见这只黑狐伸手轻轻拍了拍身边一块一人多高的金胎石,脸上神情略显凝重,道:“不过正如诸位此刻所看到的,这一座传送法阵与惯常在鸿蒙诸界里那些传送法阵截然不同,规模极小,金胎石仅有四块,加上法阵基座大小范围,怕是一次最多也只能传送三五人。如此微小的传送法阵,在鸿蒙诸界中还从未被发现过。”

    众多妖将又是一阵骚动喧哗,而沈石则是凝视着这座小小的金胎石组成的传送法阵,面色忽然变得有些奇怪。

    同一时间,也有好几个妖将像是同时想到了什么,面上神情都有了微微变化,终于其中一位妖将忍耐不住,抢先向那黑狐开口问道:“黑狐,可知这传送法阵的目的地,是传到哪一界吗?”

    黑狐默然片刻,摇头道:“先前娘娘说过了,这座法阵怕是坏掉的,所以至今还未知晓。”

    一时间,人人脸色不同,但在静默里,却有另一个苍老的声音开口问道:“黑狐大人,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一下。”

    沈石微微侧眼,这声音正是从他身边发出的,不用说不是别人,正是老白猴了。

    前头的黑狐妖很快也看了过来,不过面对这个佝偻衰弱的老白猴,不知是什么原因,黑狐并没有像绝大多数玉霖手下妖将那样对老白猴有所轻视,面上反而露出几分敬重之色,先是点头对老白猴示意之后,这才道:“请说。”

    老白猴眉头微微皱着,目光在那座小小传送法阵上掠过,缓缓道:“以我看来,这法阵虽然微小,与那些典籍书卷上记载的上古传送法阵相差很多,但在最基本的几样上,却差不多都有了。金胎石,基座,乃至金胎石上雕刻的上古符文,一一具备,却不知哪里出了问题才让这法阵坏了?”

    黑狐点了点头,道:“老人家目光如炬,的确如此,不过请诸位过来看看这里。”说着,黑狐招呼众人上前,却是走到四块金胎石中最显高大的那一块背后,然后指着根部。

    众妖将上去一看,顿时有好几个人发出类似“咦”“嗯”之类的惊讶声音,沈石站在人群中向那处看了一眼,目光顿时也是为之一凝。只见在那金胎石根部离地尺许高的地方,有一根透明的玉管,里面青气弥漫,看去似乎在微微波动流转着。

    “此物名叫玉漏,是每座上古传送法阵必有之物,玉漏之中的青气,便是上古传送法阵自行吸纳的天地灵力,每当这灵力灌满这玉漏之后,则上古传送法阵便会自行发动。”

    包括沈石、老白猴在内的所有妖将,都面上带了狐疑之色,转头看向那只黑狐,而黑狐妖似乎也早就料到众人会是这种反应,苦笑一声,上前一步走到那玉漏边,指着玉漏最上方那几乎已经难以分辨的极其微小的一点点空隙,叹了口气,道:

    “自五十年前初次发现这座传送法阵以来,这法阵中的玉漏,就是这般模样了。”他苦笑一声,然后像是要加重语气一般,又跟了一句,道,

    “五十年来,从未变过!”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