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心术

戮仙 第一百四十九章 心术

    众妖将中一片哗然,脸上多有惊诧之色,这种事当真是闻所未闻,但看黑狐的言辞神情,却也不像是在说谎,两下对比,最后终究还是只能感叹这世上神奇诡异之事实在太多,令人难以琢磨。

    过了片刻,一位妖将忍耐不住,抢先向那黑狐开口问道:“黑狐,可知这传送法阵的目的地,是传到哪一界吗?”

    黑狐默然片刻,摇头道:“先前说过了,这座法阵自发现以来,数十年间都不能启动一次,怕是坏掉的,所以到底这法阵传送往哪一届,我们至今也未知晓,不过如今的局势诸位都是知道的,若是这法阵果然可用……”他的声音很明显地顿了一下,脸上掠过一丝异色,随后才继续说道,“有很大的可能,会传送到人界的某处。”

    密室之中,顿时一片寂静。

    对于鸿蒙世界的妖族来说,人族对待他们意味着什么,那简直是众所周知的,哪怕是万年之后,哪怕如今的妖族内斗不休战火纷飞,但真要说起举族公敌,所有的妖族肯定第一选择都会是人族。

    人族,那个卑劣、无耻、凶恶的下贱种族,那个颠覆了统治鸿蒙世界十数万年曾经拥有无上荣光天妖王庭的人族,那个令妖族仓惶逃窜被迫自毁神器阴冥塔送给他们前所未有奇耻大辱的人族!

    又有哪一个妖族能忘记这刻骨铭心的仇恨呢?

    然而自从自毁阴冥塔封禁飞虹界后,妖族便自困于妖界之中,与人界那边彻底断掉了往来,至今已过去了一万多年,哪怕如今的妖族想要复仇,也无路可走。

    但是今天,这个在众人面前突然出现的神秘奇异的小小传送法阵,却似乎在隐约中为这种仇恨开启了一道极其微弱的窗口。

    “好了!”在一片窃窃私语声中,却是玉霖眼见黑狐已经将来龙去脉说清楚了,便神情清冷地开口说道,“这法阵看着诡秘,究其根源又一时难以解决,我们也只能将其严加看管起来。要知道鸿蒙诸界其他传送法阵都是双向的,搞不好在另一个地方也有什么人正想传送过来,万一出了什么意外,敌人便要现身于我们腹心之处,隐患极大。”

    众妖将纷纷点头,显然也都明白了玉霖的顾虑,只听玉霖接着说道:“此事不宜外传太广,但也不能置之不理,从即日起,便调派妖将守卫此处,三日一轮,”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目光微闪,却是看向那只黑狐妖,道,“黑狐,此事由你来负责,可好?”

    旁边至少有十几道目光视线,在这一刻同时扫了过来,但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那只黑狐却是讪笑一声,神态恭谨但面色却十分坚决地向玉霖推辞道:“娘娘恕罪,小妖初入旗下,连诸位妖将大人的脸面都不甚熟,如何能做好这等调派守卫的大事。还请娘娘收回成命,另谴高明。”

    几声若有若无的冷哼声,从妖将人群里轻轻飘了起来,也不知都是谁发出的,但听着声音却是都带了几分轻松,连带着那些看过来的目光似乎也柔和了几分。

    玉霖深深看了这只黑狐一眼,一双奇异蛇瞳中异光闪过,沉默片刻之后,淡淡道:“那也好,老白猴,这事就由你来做罢。”

    说着,也不再等待老白猴的反应,径直便向密室之外走去了。她这里身形一动,玉珑和一众青蛇卫也随即跟上,那些个趾高气扬个个眼高于顶的妖将也大都三五成群地跟了出去,其中不少人临走之时,眼中似有深意地看向了老白猴这里。

    这么一个无聊又没趣偏偏责任重大还耽误抢掠的糟心事,安排谁来守卫,怕都是会得罪人罢!

    很快的,这个密室中只剩下了一脸淡然的老白猴和微微皱眉面上神情略带了几分不解的沈石,片刻之后,沈石便看到老白猴转头看向自己,那张苍老而皱纹横生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

    “你看我做什么?”沈石瞪了这只老货一眼。

    “帮个忙。”老白猴笑嘻嘻地道。

    “滚!”沈石直截了当地拒绝了。

    “啪,”却是老白猴一点不客气地用拐杖在沈石的头上敲了一记,怒道:“什么叫敬老你不知道吗?”

    沈石翻了个白眼,也没去跟他计较,只斜眼看着他,嘿嘿冷笑一声,道:“听说咱们妖族里面,一旦年岁大了老了,往往都是直接赶走丢到野外让他们自生自灭,没听说有什么敬老的话。”

    “这……”老白猴一时语塞,随即呸了一声,道,“别人是忙着干抢掠的勾当,你平日又不做这些事的,来这里守上几日,又有什么打紧?”

    沈石怔了一下,抓了抓头,道:“呃,被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这样……”

    老白猴眉头一挑,趁热打铁道:“那就是你了,开头你先守上三日,等过后我再安排其他妖将过来替换,反正玉霖娘娘也说了三日一轮。只要你开始守了,其他人也不会再有什么闲话牢骚。”

    沈石皱眉,向身边四周看了看,只见这间隐藏这座微小传送法阵的密室三面皆是石壁,头顶也是厚实坚硬的石头,想必当初就是在一片山石中硬生生开凿出来的,光秃秃的并无他物,却不知道为何这座简易的传送法阵会出现在这片山石之中,实在是太过诡异。

    不过当眼角余光瞄到那些金光闪烁的金胎石,沈石心中却是忍不住又再次悄然激动了一下,只是面上终究不能显露太多痕迹,沉吟片刻之后,还是装作有些犹豫,道:“在这里守几日倒也没什么,但整日枯坐这里,实在也太过无趣了。”

    老白猴哼了一声,道:“这个好办,你不是爱看书么,今天咱们找到的那座藏书小楼,至少也得有个七八百本书卷罢。我给你挑个几十本过来,你坐在这里慢慢看,自然够你打发日子,反正你其他的事也没甚兴趣,不是最喜看书的么?”

    话说到此处,沈石已是推无可推,只能点头答应下来,老白猴看着也像是松了一口气,先是笑了一声,随后又忍不住用拐杖在沈石背后敲了一下,没好气地道:“你这家伙,平日看你一副老实模样,真要用你一回就推三阻四的。”

    沈石干笑一声,但随即脸色微微郑重了些,却是看着老白猴道:“老猴,我能帮你这不是大事,但此事玉霖娘娘分派下来,连那位新入的黑狐妖都看得清楚,乃是一件大大得罪人的事,所以一力推辞了。我看娘娘平日很是器重你的样子,为何到了这关头却将此事丢给你了,莫非是娘娘一时疏忽没想到这些牵扯么?”

    老白猴默然片刻,脸上笑容渐渐淡了,道:“玉霖娘娘思虑周详,最是算无遗策,这才能于昔日绝境之中带领天青蛇妖一族重新崛起,如此小小关节,你以为她看不清楚?”

    沈石脸色微变,道:“那为何她还故意要指定于你,这岂非是让你得罪其他那些妖将……”

    老白猴拄着拐杖,在竖立于地面上的四块金胎石边走着,伸手到一块金胎石上摸了一下,脸上渐渐露出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神情,似有几分漠然,也有几分痛心,连声音也似低沉了几分,道:“此乃御下之术,你不懂的。”

    沈石欲言又止,终于还是默然无语,老白猴沉默了片刻后,转头看了他一眼,眼中掠过一丝难以察觉的温和,摇摇头还是开口对他道:“玉霖娘娘平日看着十分倚重于我,军略大小事都时常与我商议,偏偏我年岁老朽,道行枯败战力衰弱,也正因此,娘娘麾下许多妖将对我都早有几分看不顺眼,这事你想必也知道吧。”

    沈石怔了一下,道:“原来你心里早就明白他们对你的看法了啊?”

    老白猴“呸”了一声,怒道:“我是老了,又不是瞎了聋了,再加上脑子比你好用几百倍,怎么会看不出来!”

    沈石呵呵一笑,没再多说什么,那边老白猴哼了一声,又道:“前头你也说过了,咱们妖族之中很多时候,并未有敬老之说。其实当年天妖王庭的时候还好,自有鸿蒙百族供养着,又有各种浮华雅士,敬老之风犹在,那时候年老妖族多能善终。但自从困于妖界之后,特别是最近几千年以来战火越发激烈,内斗频繁,风气也跟着大坏,这才有你所说将年老妖族丢弃野外自生自灭的行径。说起来,这种做法几近野兽,实是我妖族之耻,长此以往,又谈何恢复实力与人族争锋复仇?”

    说到此处,老白猴似乎突然触动了心怀,面上神情瞬间黯淡下来,一副痛彻心扉的神情,连带着沈石一时都有些茫然无措,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不过幸好老白猴毕竟不是那种伤风感月的闲人,很快就从自己的情绪中解脱出来,冷冷一笑,道:“只是这一帮蠢笨妖将,却以此为理所当然,看我这年老体衰但仍得娘娘看重的老猴,便自然大为不满。而娘娘眼界自然又与这些蠢货不同,她知道若要成就霸业,光靠这些只有蛮力的蠢货是绝对不成的,所以平日多有垂询于我;但可惜蠢货实在太多,人人鄙视之下,哪怕是为了众人观感,就连娘娘她也不得不偶尔做些明知是蠢事的行径。”

    沈石眉头一挑,看向老白猴,眼中带了几分愕然之意,老白猴微微点头,苦笑一声,却是叹了口气,面上掠过几分无奈表情,缓缓道:

    “娘娘令我做这惹人嫌恶之事,众人自然就会更加厌恶于我,相比之下,便无人会对玉霖娘娘有何怨言。如此一来,事情安排妥当了,属下也妥妥的不会对她有何牢骚,就算有些怨气不满,也只是对我来的。”

    沈石皱眉默然了许久,轻声道:“如此对你岂非是……”

    话音未落,老白猴却是打断了他的话,淡淡道:“一来我是娘娘老臣,娘娘为了成就大业,自然会有些不好做不能做的麻烦事,我身为臣子替她分忧,本就应该;二来我本已老朽,换在其他地方怕是早就如你所说的弃于荒野惨死兽吻也未可知,能有今日,玉霖娘娘对我已是恩德深厚,些许小事我做就做了,又有什么好说的?”

    说到此处,他目光望向沈石,老猴妖的脸上却是难得地掠过一丝柔和,轻声道:“石头,你虽是鬼巫,但我却知你与那些蠢笨家伙们截然不同。日后妖族长远来看,一味只靠蛮力,必定是走不长远。你能喜爱读书,从书卷里增长见识阅历,再多几分谨慎,方是你日后出人头地的最大依靠。除此之外,似今日这般勾心斗角的勾当,也要多加注意。”

    他慢慢抬起头,看了一眼手边的金胎石,淡淡一笑,道:“金胎石可以长存于世,几十万年不朽不腐,但有灵之物有哪一个是不死之身?我老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归于尘土,但你日后的路还长得很。今日你我这番话其实本不该说,因为这般乃是妄自猜度主上心意,为人主者最是忌讳,从今日起,此事你记在心里就好,日后再也休提,明白了么?”

    沈石深深看着这只老白猴,过了片刻后,点了点头,道:“记住了。”

    老白猴咧嘴一笑,走过来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挠挠头,拄着拐杖向着石洞入口处慢慢走去。

    (晚上还有一章。)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