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五十章 开卷

戮仙 第一百五十章 开卷

    随着老白猴脚步声的远去,这一处山腹密室里突然安静了下来,偌大空阔的石室中,不久前还是被一众妖族站满,此刻却只剩下沈石独自一人。

    他目光扫过这间石室,意外地发现除了自己外,小黑猪不知何时也跟了进来,此刻蜷缩着身子,却是躺在了一块金胎石下,正在呼呼大睡。

    沈石走过去摸了摸小黑猪的脑袋,入手处只觉得一股温暖柔和的感觉从小黑猪柔软光滑的皮毛上传了过来,看着它耷拉着两只小耳朵的睡觉样子,沈石微微一笑,站了起来。

    然后,他的目光落在了眼前这座金胎石法阵上,眼神渐渐有些炽热起来。

    三年了,他来到妖界已经三年了,这段时间对修道之人来说,很多时候并不算是一个很漫长的时间,但是对沈石而言,却是煎熬难忍,度日如年,一个人族被迫在妖族中假扮生存下去,每一日身边围绕的都是穷凶极恶的异族,这种压力并没有那么容易承受。

    这三年来,沈石也曾想方设法,千方百计地想要找到一条道路试图回到人族界土中去,但是每一次的努力最后都告诉他一个事实,妖界通往人界的唯一通道,就是那座通往飞虹界的上古传送法阵,而那里现在已经化为了近之必死的阴煞死海,万年之下,根本没有任何生灵可以通过那里。

    说实话,沈石如今已经渐渐开始有些绝望了,甚至他心里已经想过是不是自己这一辈子就要这样老死在妖界之中,直到今天,他突然奇迹般地看到了眼前这座小型的金胎石法阵。

    他在看到这座法阵的第一眼时,便在心里完全肯定地看出这座金胎石法阵虽然在石块数量上比当日妖岛捕妖洞深处那座传送法阵多了一块,但是本质上几乎是完全一模一样,绝对就是一个可以跨界传送的神奇法阵。

    或许,这是老天开眼,又给自己一个回到人族的机会?

    沈石的心忽然跳得很快很快,他站在这座金胎石法阵之中,微微闭上双眼,金色的光芒从那些石头上散发出来,温和地掠过他的身旁。

    他安静地站着,开始慢慢地回想当日在妖岛上的那一幕,开始慢慢回忆那一座金胎石法阵究竟是如何启动的,或许,眼前这一座也是如此?

    他站了很久,在心里将当日的每一个片段都回想了一遍,然后沉吟片刻后,伸手到腰间,从那个装着自己最重要物品的小袋子中摸索了一下,随后拿出了一个灰色黯淡看去显得有些老旧的珠子。

    天梵古珠。

    他静静地凝视着这颗看似不起眼的珠子,但是当日却是它带着自己逃出阴鬼王的魔爪,启动了那一座传送法阵,只不过传送的目的地有些太过诡异就是了。

    那么今天,这颗天梵古珠会是再度启动这座金胎石法阵的钥匙么?

    自己能不能,再次回到鸿蒙主界,回到人族的那一边?

    沈石屏住了呼吸,紧紧抓着这颗珠子,然后走到那根玉漏边,深吸了一口气后,轻轻将天梵古珠靠近了玉漏。

    沉静了不知多少年月从未变动过并且看上去将会永远安静的那些玉漏中的青气,在这颗天梵古珠靠近的时候,突然,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猛然间翻腾了一下。

    而沈石也几乎是在同时,只觉得全身瞬间绷紧,紧张得甚至连手掌都有几分微微的颤抖。

    然而,所有的变化,却只仅止于此,青气在微微震动了一下之后,不知为何,又缓缓沉静下来,对这颗天梵古珠再也没有反应,哪怕沈石在错愕之后,尝试着将天梵古珠更加靠近甚至是贴在玉漏玉管的表面,那些青气也没有任何的异动。

    沈石几番尝试,终究还是这个结果,那条期盼中的回家道路,仿佛是在他面前刚刚打开了一丝缝隙之后,却又再度无情而残忍地重重关上。

    如果没有希望,他或许也不会像现在这般失望,一时间,他甚至有种心灰意冷的感觉,以致于他根本没注意到在另一侧那块金胎石脚下,一直酣睡着的小黑猪像是被莫名刺激了一下,有些茫然地抬头向四周看了一眼,似乎脑子还是糊涂的搞不清周围状况,呆呆地木然片刻后,小猪脑袋猛地一垂,却是又再度落到地面上睡了过去。

    ※※※

    站在原地沉默了很久,沈石才终于从那种失望情绪中慢慢走了出来,低声苦笑了一下,他长叹一声,走到小黑猪睡觉的那块金胎石边,也贴着石头坐了下来。

    金色的光芒掠过他的脸庞,无声无息。

    他安静地坐了一会之后,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伸手到怀里摸索了一下,再拿出来的时候,手掌上已经多了一个黑色卷轴。

    沈石轻轻倒转卷轴,目光落到底部的那朵七叶金葵花图纹上,不知多少岁月过去,这多骄傲而美丽的花朵仿佛依然盛开如昔年全盛之日,不见有半分折损。沈石凝视着这朵花,却是想起了自己当初得到的另一个黑色卷轴,那个对他帮助极大的清心咒,便是从这黑色卷轴中得来的。

    他依然清楚地记得,这份以七叶金葵花这种妖皇纹章封印的奇异功法,全称是叫做阴阳咒,而清心咒只是其中阳咒篇中的一篇咒文,那么眼前这只黑色卷轴,是不是也封印着阴阳咒其他的咒文呢?

    阴咒篇,又或是阳咒篇?

    心念动处,沈石原本低沉的心情不知不觉间被另一种期待所改变,或许这是一种天生的向往。他仔细回想了一下,当日打开这个看去密封的黑色卷轴,似乎是在按了这朵七叶金葵花的某片叶子之后。

    他伸出手指,轻轻向这朵七叶金葵花的第六片叶子按去,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当日就是这片叶子是打开卷轴的机关。

    手指按在了叶片之上,微微用力,但黑色卷轴纹丝不动,一点反应也没有。

    沈石有些愕然,暗想莫非这些卷轴的启动机关每个都不一样?随后,他屏息静气,又一片一片从头开始,将这朵七叶金葵花的叶片都按了过去。

    但是黑色卷轴的反应仍然是一片冷漠。

    这又是怎么回事,沈石心底涌过一片愕然,甚至隐隐地带了一丝愤怒,今天似乎自己的运气特别糟糕啊,也许可以回家的传送法阵无法启动,没了指望,好不容易找到的阴阳咒卷轴,居然也像是出了问题,无法打开?

    他咬了咬牙,再一次地在黑色卷轴上按动自己的手指,他按过了每一个地方,不止是这朵七叶金葵花,甚至包括黑色卷轴的另一端乃至卷轴本身,但是所有的动作都没有任何的回应,这只黑色卷轴依然就像是一根枯败的黑色木头一样,静静地躺在他的手心里。

    沈石有些颓然地向后靠去,背靠着金胎石,苦涩一笑,心想或许当年得到这只黑色卷轴的那个黑凤前人,也是因为找不到打开这只卷轴的方法,但又知道七叶金葵花来历不凡,所以万般无奈之下,只得深藏于那木架夹层之中罢。

    可是当初自己,又为何能够那般轻易顺当地打开清心咒的卷轴机关呢?

    沈石此刻真是百思不得其解,靠着金胎石,他眉头紧皱,开始回忆起多年前他得到清心咒的那一幕。

    往事仿佛已经有些模糊,不过大体过程他还是记得,从流云城南宝坊中得到了那个小罐,后来从中取出了黑色卷轴,再然后在烛火之下,他看到卷轴底端似乎有些异样,随即发现了七叶金葵花的完整图案,再然后便是按动了叶片,开出了清心咒文。

    一幕一幕,似乎没有任何的问题,与他今日所做的完全一样,但是就不明白为何眼下却打不开这只黑色卷轴呢?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沈石有些苦恼地摇摇头,带了几分无奈看着手中的卷轴,叹了口气,茫然抬头望着密室的穹顶,嘴里轻轻而又缓慢地道:“小罐……卷轴……葵花……叶片……什么都有了啊,到底是……”

    忽然,他眉头一皱,似乎隐隐抓到了什么,一下子坐了起来,眉头紧皱着,眼神却开始有些明亮,沉默了片刻,似乎在竭力回想着什么,过了一会,他又再度低声缓慢地念道:

    “小罐、打碎、卷轴、烛火、葵花、叶……嗯!”猛然间,沈石身子一震,目光一下子落到卷轴上,握紧了它,嘴里低声道,“烛火!”

    ※※※

    石室中一片安静,只有小黑猪偶然传来的细细鼾声回荡在左右附近。

    沈石坐直了身子,左手拿着黑色卷轴,脸色一片肃穆,同时右手掌心向上,深吸了一口气后,一股无形的灵力从他眉心窍穴处迅疾涌动,仅过了一息时间,只听一声低沉的闷响,一个燃烧的火球猛然出现在他掌心之上,虚浮于半空之中,缓缓地燃烧着。

    火光倒映在沈石的双目之中,似两团熊熊燃烧的烈火。

    他轻轻地将这只火球靠近黑色卷轴,靠近了那朵七叶金葵花。

    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的放松,生怕对这卷轴有半点的损坏。

    随着火球的接近,那些炽热的火苗摆动间,仿佛一丝丝的热量也沾染到这个卷轴之上,就连沈石的左手也明显地感觉到手掌里传来了一丝热度,然后,他便看到那黑色卷轴的底部,索索地落下了一圈黑粉。

    他仔细地回想了一下,似乎当初得到清心咒时,是黑粉掉落才看到七叶金葵花的,与现在有些不同,不过眼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散去火球,屏住呼吸,伸出手指轻轻按向那些叶片。

    第一片,没有反应;第二片,没有反应;第三片叶子按到时,黑色卷轴忽然发出了咯噔一声低沉声音,然后就在沈石的眼前,缓缓打开了。

    沈石的嘴角,终于露出了如释重负般的笑容,然后他迫不及待地打开了卷轴,向里面露出的字迹看去。

    《阴阳咒??阴咒篇??天冥咒》。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