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五十二章 疑惑

戮仙 第一百五十二章 疑惑

    突兀出现的头疼,几乎如一柄利斧直接劈在沈石的头顶一样,那感觉太过激烈以致于让沈石在眼冒金星之余,险些都无法坐直身子。

    天冥咒秘法接触到眉心这一处神秘窍穴后,所起的反应与周身那些普通气脉的后果完全是截然不同,看起来异样的狂暴,像是要彻底撕扯开这处窍穴一般,以眉心为中心,沈石此刻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仿佛被一股力量从里面拼命地向四面八方顶撞,马上就要裂开一样。

    面临这出乎意料之外的异状,沈石自然是大吃一惊,下意识地就要停下天冥咒的运行,只是此刻那团一直安静沉伏于眉心窍穴处的灵气也突然骚动起来,似乎对这股天冥咒的法力有所感应,缓缓扩张起来。

    随着气团的扩散,沈石忽然觉得那痛楚一下子消退了不少,同时隐隐察觉,无论是这团原有的灵力或是新的天冥咒法力,似乎都在试图将这一处眉心窍穴撑大一些。

    他心中一动,同时也感觉那剧烈的头痛开始缓缓消退,此刻也并非难以忍受,咬了咬牙之后,便继续坚持了下去,同时聚精会神地内视眉心,果然只见片刻之后,在双重压力的作用下,自形成后一直没有动静的那一处眉心窍穴,竟然似有几分松动迹象。

    不过在几番冲击之后,似乎这些新的力量还不足以动摇眉心窍穴,所以那些灵力很快就安静了下去,在沉伏片刻之后,沈石很快又看到那团凝实的灵力竟然也开始向内塌陷了。

    因为有之前在周身气脉中经历过的那一幕,所以沈石心中已有所预感,此刻更是凝神施法,仔细观察,果然只见在天冥咒咒法的催持下,自己眉心窍穴这一处的灵力似乎也如同经受了一番淬炼般,虽然总量上并没有丝毫增减,但看去形状仿佛稍微小了一些,部分灵力已然更加坚实厚重了。

    就像是,几道灵气被奇异的力量聚集到一起,汇聚成了一道更加强大的灵力。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直紧绷地坐在原地的沈石缓缓放松了身子,整个人同时松了一口气,慢慢睁开了双眼。

    在他眼中,此刻都是思索沉吟之色,无论是普通气脉中的灵力,还是眉心窍穴里的灵力,在他运行天冥咒之后,所发生的事基本都是一样,似乎这天冥咒拥有的效果,是将体内的灵力精炼凝聚?

    但是这究竟会有什么用处呢,沈石遍查周身,一时仍是没有发现丝毫的端倪……

    ※※※

    凤鸣城中,山腹密室之外,老白猴提着一只大布袋子,拄着拐杖,颤巍巍地从远处走了过来,老远便看到在那密室山腹通道之外,一群妖族聚在通道里正在捣鼓着什么。

    等他走近一看,却是一群青蛇卫在原先的密门里面,又加装了一道厚重石门,此刻看着已经大致做好,一群半人半蛇的蛇妖正哼哼唧唧地推动也不知哪里搞来的一块长条巨石,往那临时挖出来的凹槽里推去。

    老白猴看了一会,奇道:“这原先的密门不是已经修好了么,好好的你们这又是在做什么?”

    那群正在一脸晦气汗流浃背的青蛇卫中,多数都没理会他,有一个素日与他相熟的蛇妖,则是吐着口中蛇信“咝咝”几声,没好气地道:“还不都是那只刚来的黑狐多事,莫名其妙地就对娘娘说什么这里的密门太不保险,一旦被人发现便能轻易攻入,不如加装一扇厚重石门,若有异变,里头或者外头只要有人先把石门一关,至少也能阻挡敌人一时半会,如此援军自然赶到。我呸,这大好形势的,连黑凤妖族都被我们赶跑了,哪里还会有什么敌人跑来?”

    老白猴哈哈大笑,笑呵呵绕过这些因为干活耽误了抢掠大事满心怨气的青蛇卫,向密室之中走了进去。

    不多时,他便走到了那个藏有微小传送法阵的山腹密室之中,只见密室中只有沈石与那只小黑猪呆在这里,小黑猪看着还趴在地上酣睡,而沈石则是背靠着一块金胎石,看着有些无精打采的模样,似乎正在凝神沉思,同时手上正拿着一张残破的旧纸,偶尔目光会向上面扫上两眼。

    老白猴笑着走了过去,对着他打了个招呼,沈石抬起头来,看到是老白猴,脸上也露出几分笑意,随手将那张破纸往怀里一揣,然后起身走了过来。老白猴将手中的大袋子往他身前一倒,顿时哗啦啦一阵,从袋子里掉出了少说也有百来本书的样子,转眼在地上堆成了一座小书山,同时笑着说道:“这么多书,够你这几天看了罢。”

    沈石哈哈一笑,也不跟他客气,走到地上那书堆旁蹲下身子,饶有兴趣地在这一堆书中翻找起来。

    老白猴拄着拐杖走到另一块金胎石边,也是和沈石一样毫不顾忌地背靠着坐到地上,然后嘿嘿一笑,却是从怀中拿出一物,对沈石道:“你猜我前头在城里找到了什么?”

    沈石头鼻子一动,这一次却是闻了出来,笑道:“好家伙,居然又给你找到酒了?”只是当他目光落到老白猴手上东西的时候,不由得怔了一下,只见那并非是平日常见装酒的酒坛,而是一个看起来小巧许多的酒葫芦,“怎么还有这种东西,不过这玩意太小了罢,能装多少酒,怕是不够你喝的。”

    老白猴得意的一笑,把酒葫芦凑到嘴边喝了一口,片刻后露出一副满足的神态,似乎回味无穷,然后斜眼看向沈石,道:“你要不要试试?”

    沈石摇了摇头,道:“不喝,太酸了。”

    老白猴白了他一眼,道:“蠢猪,凤鸣城乃是几百年来黑狱山中最繁华的大城,这城里的酒,是魔虎涧那种荒山野岭的劣酒能比的吗?”

    “嗯?”沈石听了这头,倒是觉得也有几分道理,一时不觉有些心动,又带了几分好奇,便接过老白猴递过来的酒葫芦,张嘴喝了一口。

    片刻之后,便只见沈石的眉头皱了起来,脸上神情看着有些哭笑不得的模样。

    老白猴倒是没在意,接回了酒葫芦,笑嘻嘻地问他:“怎样?”

    沈石看了他一眼,嘴里吧唧吧唧两下,过了一会终于还是勉为其难地道:“好吧,这酒……没那么酸。”

    老白猴哼了一声,没好气地道:“有的喝就不错了,你知道我花了多大的劲才在这黑凤府邸的地窖里找到这一点点酒么?看不出来你这家伙口味还挺挑的。”不过说着说着他似乎又有几分感慨,叹道,“唉,什么时候要是能喝上一回人族酿造的‘花雕’,就真是死而无憾了。”

    沈石嗤笑一声,道:“这些酒要么是酸得掉牙,要么是酸的不那么掉牙,就这口味还不让人说了,我只能说老猴你的口味干脆直接喝醋算了。”

    老白猴怪眼一翻,摆手道:“去去去,看你的书去罢,就这点酒,我还舍不得给别人喝呢。”

    沈石一笑低头,继续看书,而老白猴也没有起身的意思,就那样怡然自得地坐在那边,不时美滋滋地喝上一口酸酒,猴头微微摇摆,过不多时,嘴里还慢慢哼出曲儿来。

    沈石一边翻书,一边听着这曲,很快就从似曾相识的曲调里听出这是以前老白猴曾经给他唱过的那首昔日天妖王庭时代流传下来的古曲:

    开天地……破鸿蒙……圣妖出……万世宁……

    笑世间……尽蝼蚁……惟吾妖……永不朽……

    古老而苍凉的歌曲,在同样已经苍老的声音中回荡着,渐渐的密室中其他的声音似乎渐渐消失了,只有这首曾经在过往岁月中显赫一时但如今却已经风流丧尽的古曲,在幽幽低沉地回响着。

    青天之下的人间,似乎再也没有这只古曲容身的地方,只有在这个冰冷坚硬的石壁里,还有一只老猴在无人时分,悄悄吟唱着。

    披坚锐……斩敌首……血滔滔……渴将饮……

    苍莽的曲调渐渐低落下去,似乎就连老白猴自己都有些疲倦的意思,不知是不是哼唱这首古曲让他觉得有些吃力,当他终于停下不唱的时候,先是猛喝了一大口酒,然后闭上双眼靠着金胎石,却是好一阵子没有说话。

    密室之中,一时有些沉寂下来。沈石又翻看了一本书卷,发现其中记载的内容自己不是太感兴趣,便随手丢到一旁,抬眼看了看老白猴,见那老货居然还是保持了那副模样,一时不禁有些担心,犹豫了片刻后,还是开口向他问了个问题,心想着老货心思倒是极重,还是先岔开话题才好:

    “老猴,你在外头没事做吗,怎么一直呆在这里?”

    老白猴睁开双眼,嘴角一撇,淡淡道:“外头事情多的很,大家都忙着死去活来,拼命抢东西呢。”

    沈石一笑,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绕着这个传送法阵的金胎石边随意走了几步,同时挥动胳膊,算是活动了一下身子,只是走动之间,他心中一动,却是转过头来,对老白猴道:“老猴,我心里有个事一直想问你的,但前些日子一直没机会,正好现在跟你请教一下。”

    老白猴皱了皱眉,抬眼向他看去,道:“什么事,看你一本正经的模样?”

    沈石迟疑了片刻,道:“你曾经见过人族吗,人族究竟是长得什么模样?”

    老白猴一呆,奇道:“好好地,你怎么会想这事?”

    沈石也不答他,只是催促了他一句,老白猴想了想,道:“人族之事,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早在那场人妖大战之后,就将残留在妖界的人族尽数杀光了,所以时至今日,不要说我了,就是这妖界中所有的妖族,也没有一个见过人族的。”顿了一下,他似乎在斟酌了一下用语言辞,又继续道,“至于人族什么模样,你只要看玉霖娘娘或者黑凤妖族的老黑凤就知道了,基本上修炼到地妖境界,我们妖族都会褪去所有妖兽痕迹,化作真正完整的人形。”

    “啪!”忽地,沈石突然一个大力击掌,大声道,“没错,就是这里了。”

    老白猴被他吓了一大跳,一个激灵差点把手中的酒葫芦都丢了,赶忙手忙脚乱地抓紧坐稳后,这才瞪了这只看起来有些激动的蠢猪一眼,愕然道:“你发什么疯呢?”

    沈石却是看着他,一脸疑惑不解地问道:“老猴,以前我就想过这事,很是不解,你说咱们妖族乃是开天辟地得圣妖眷顾的第一种族,统御万方血统高贵,这没错吧?”

    老白猴理所当然地重重点头,道:“不错!”

    沈石盯着他,道:“那为何我们妖族修炼的时候,越是境界高的层次,外观就越像人族?这、这是不是有点……”

    这问题说到最后,沈石的声音都不由自主地慢慢压低了,而且他看到老白猴的脸色很快也黑了下来,看着一脸恼怒之意,过了半晌之后,沈石却发现老白猴自顾自地沉默着,似乎并没有回答自己的意思,不由得有些担心起来,试探着又叫了一声,道:

    “老猴,莫不是我刚才说错话了?”

    老白猴哼了一声,道:“废话,当然是你说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什么咱们妖族不如人族,还修炼越高越像人族呢,我告诉你,这要是换了在几千年的天妖王庭时候,光这几句话,就足以将你绑在天鸿城妖皇宫室外的‘鸿钧柱’上活活烧死了。”

    沈石下意识地缩了缩脖颈,虽然知道这老猴此刻说的不过是笑话,没有当真的意思,但心底遥想当初那个年代,还是忍不住泛起一阵莫名的寒意。

    顿了一下后,老白猴似乎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有些过分,咳嗽两声,脸色缓和了下来,但神情仍是有些严肃,对沈石正色道:“你刚才这些话极不妥当,人妖二族乃是不死不休的血海深仇,你要是出去乱说被人听到了,怕会惹上天大的麻烦,以后一定要慎言。”

    沈石点了点头。

    随后老白猴沉默了一会,淡淡道:“鸿蒙百族,皆是我族先祖圣妖皇所造,其中又自然是以我妖族为首。圣妖皇赐予我妖族天赋异禀,远胜他族,此乃铁证,根本无需多言。至于外形上与人族有一二巧合相似,你需牢记,乃是圣祖先皇昔日缔造鸿蒙百族时,随意赐予人族的恩典,以我天妖外形之一二为本,造出了人族模样,但人族如此孱弱,日后又是忘恩负义,根本是配不上这份恩赐的。你只要记住一点,吾妖族生来便比人族高贵万分,强大百倍就够了。”

    “原来是人族像妖族么……”沈石默然片刻,无声地点了点头。

    这一番话说下来,气氛不知不觉间有些冷场,老白猴又喝了两口酒,便想起身走了,只是就在这时,忽又听到沈石坐在那儿,猛然又问了一个问题:“老猴,咱们妖界的人族,真的在当年已经全部杀光了吗?”

    老白猴心里猛地涌起一阵恼怒之意,这一天中他听着这个人族话题实在是听得有些烦躁了,冷哼了一声,脸上神情也冷了下来,道:“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早杀光了。”

    只是那边沈石脸上的神情看起来却似乎有些奇怪的样子,似犹豫,又似迷惑,迟疑了片刻后,还是开口说道:

    “那就奇怪了,在攻城的那天晚上,我好像见到了一个人族的小孩……”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