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蹭痒的小猪

戮仙 第一百五十八章 蹭痒的小猪

    哪怕是妖族这般强悍的体质,平日又是以雄壮著称的石猪,在受到齐肩断臂这样的重伤后,也是无法轻易承受的。大量鲜血如喷泉一般,从那巨大而可怖的伤口处疯狂涌出,没过多久就已经染红了附近一大块地面,老白猴心慌意乱地想去按住那些涌出的鲜血,然而双手瞬间通红,却根本无济于事。

    沈石也跑了过来,在石猪身旁跪下,但是只看了一眼这只猪妖的伤口,脸色便阴沉了下来。

    石猪虚弱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肩膀,那里微微颤动了一下,似乎他在剧痛中还下意识地想要抬手,但过了片刻才发现那里空空荡荡,鲜血仍在白骨血肉间流淌着,他的脸色越来越是苍白,在狰狞丑陋中透着一丝衰弱。

    然后石猪勉强地抬起头,看着老白猴和沈石,老白猴跪在他的身旁,面上尽是沉痛之色,连嘴唇似乎都在轻轻地颤抖着。

    石猪居然笑了笑,只是那笑容在丑陋的猪脸上越发的狰狞难看,喘息着,轻声道:“老猴,我杀不了你了,等我死了之后,你自己动手罢。”想了想,这只猪妖又转过头看着沈石,低声道,“石头,如果他不行,你就帮帮他。”

    沈石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默然无语,点了点头。

    这密室根本就是一条绝路,外头又被敌人重兵围困,那扇石门虽然沉重,但只要黑凤妖族意图打开,也不过就是调集人手一天半日的工夫而已。

    这里的人,注定都是无路可逃,注定都是死路一条,只不过石猪受了这样重的伤,流血太多,老白猴与沈石又无医药在手,却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如此衰弱下去。

    老白猴惨然而笑,欲言又止,缓缓低下头来,经历了漫长岁月磋磨看尽了妖族沧桑的猴脸上,此刻流露出了一股深入骨髓般的疲惫。

    咚!咚!咚咚!

    一阵沉闷但嘈杂的声音,忽然从密室通道中那扇厚重石门外传来,同时虽然石门纹丝不动,但旁边的石壁岩石上却都开始震动起来,似乎在石门外头,那些黑凤妖兵们正用什么重物冲撞着这扇沉重石门。。

    老白猴与沈石同时向那边看了过去,不用说,这必定是追到外头的黑凤妖族不肯罢休,正想着法子破门而入,定要将他们这几个青蛇余孽碎尸万段才肯甘心。

    一时之间,两人相顾无语,但巨石后头的声音却一直在持续着,同时岩壁摇动的幅度似乎正在加大,连带着那扇厚重的石门都跟着有些晃动起来。

    看来,这扇石门被破门而入的时间,会比他们所料想的还要更早一些。

    沈石叹了口气,有些厌倦地转过头来,看了一眼老白猴,道:“老猴,把他拉到那座金胎石边,就算要死,在那边至少也舒服点。”

    老白猴看着面前这只猪妖,看着他全身浴血血淋淋的模样,忽然间眼眶一热,竟是有些难以自己。他转过头揉了揉发涩的眼眶,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丢掉自己的拐杖,走过去抓住石猪残存的那只手臂。

    他太老了,石猪又太过强壮,以老白猴的力量都有些拉不动石猪的身躯,幸好沈石在一旁帮忙,两人生拉硬拽拖着石猪的身体,慢慢挪动着。

    于是密室之中,出现了有些心酸又残酷的一幕,苍老的白猴不顾年迈,奋力地抓着重伤垂死的猪妖,拼命地向密室里的金胎石边靠近。猪妖血淋淋的身躯在地上拖行着,留下了一道触目惊心的鲜红血迹,一路猩红。

    而在一旁,多日来多数时候都在酣睡的小黑猪似乎也被这血腥的一幕惊醒,好不容易情形了过来,慢慢地跑到这几个人身边,有些困惑地看着,围着他们打转。

    好一会后,在老白猴接近筋疲力尽的时候,他与沈石终于将石猪沉重的残躯拖到了金胎石边,当金色柔和的光辉洒落在他们两人的身上时,衰弱的石猪微微眯上了眼睛,老白猴则是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似乎这一路过来,差点就真的要了他的老命。

    咚咚!咚咚!咚咚……

    追魂夺命一般的声音,仍然不停地从那个密道中石门处传来,老白猴木然地向那边看了一眼,随后望向躺在身边地上已经奄奄一息的石猪,低声道:“听说铁甲猪的厚甲神通,除了能够加强防御外,也能够减轻肉身痛苦。你要是受不住,就运起来试试看,也许会好受些。”

    石猪没有做声,沈石突然心头一跳,过去一看,只见石猪双眼合上,虽然还有细微的呼吸声,但是整个人已经是昏了过去。

    老白猴那边看到沈石的动作,也是吓了一跳,连忙过来看了一下,在确定石猪并没有死掉后,他才松了一口气。只是两个人的脸色都很难看,谁都知道,如今这局势,大家不过都是在苟延残喘罢了。

    老白猴背靠着一块金胎石,沉默了很久,忽然开口道:“老实说,我没想到会跟你死在一块的。”

    沈石此刻正会转过头,凝视着他们身后这座金胎石法阵,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句,道:“哦?”

    老白猴幽幽地道:“我以前一直以为,我们两个应该会分开前后死的,要么是我看着你在战场上被人杀掉,要么就是我岁数大了在你前头先死。但是不管怎样,也不管我们谁先死了,总会有个人帮着收拾后事,至少找个埋到土里的坑吧。”

    沈石一怔,哪怕实在这般险恶局势下,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老白猴没好气地道:“这下好了,咱们死在一块,就彻底没人帮咱们收尸了。”

    沈石苦笑着摇摇头,道:“死都死了,你还想那么多做什么?”

    老白猴脸上却流露出几分凄然,道:“不一样啊,我看过书上说,死后会有魂魄在,若是不能入土为安,只怕会变成孤魂野鬼,凄凉得很呐。”

    沈石愕然,却是没想到这只老猴居然脑子里还有这样的想法,原来妖族里头也有信这鬼神一流的么?

    老白猴却没有注意到他的样子,在那边轻声叹息着又坐了片刻,忽然一怔抬头,像是呆了一下,道:“咦,这金光怎么回事?”

    沈石之前跟老白猴说话,一时分心,却是没注意到身后,这时只听老白猴面带诧异,连忙回头一看,却发现在自己身后的那座金胎石法阵,原本常年不变的那些温润的金色光芒,忽然开始有些紊乱起来,或者说是有些跳动不稳,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

    他心头忽地一跳,隐隐有了几分期望,几乎是下意识地回想起自己三年前在妖岛捕妖洞深处的那一幕,与眼前的这个景象,似乎有那么几分相似。

    只是这金胎石法阵从未变化,为何在此刻却有异变呢?

    他茫然看着眼前那有些闪烁不定的金色光芒,眼角余光里忽然掠过一个小小黑影,转头看去,却发现是小黑猪不知何时站在他的脚边不远处,跑了几圈后像是身子有些痒,然后靠在一块金胎石边,用身子在石头上磨蹭了几下算是挠痒吧。

    它蹭了几下,像是舒服了,张开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只是在它右眼之中,不知为何忽然亮起一道奇异的似乎带有青黄紫三色的神秘光芒。

    ※※※

    老白猴正是一脸愕然地看着这金胎石,浑然不明所以,但沈石心中却因为以前旧事,心里多了几分期待,也就特别注意这法阵周围的事物,待他看到小黑猪挨着金胎石磨蹭的时候本来是没太在意的,但是在他就要转开目光的时候,忽然看到小黑右眼中那道奇异泛起的三色异芒,沈石下意识地便是身子一震。

    这种光芒他分明是见过的,就在当日奇袭凤鸣城的那个夜晚,在那个僻静的庭院里,在杀掉那个巨大虎妖以及放走那个身份诡异的小男孩后,他无意中找到的那个奇异的珠子。

    青黄紫三色异光,正是那颗珠子最大的标志。

    只是当日他并没有搞清这颗珠子的用处,而在之后的日子里,事情一件接着一件,特别是他之后很快在黑凤府邸找到了天冥咒卷轴,更是全身心沉浸在这种新的法咒修炼中,早已将这来历不明用处不清的珠子丢到脑后。

    但是他分明还是清楚地记得,这颗珠子他明明是存在自己杂物袋里的啊,他下意识地伸手去腰间摸了一下,但是片刻之后,他的手便是为之一僵。

    那个原本悬挂于腰间的杂物袋的位置,他却是摸了个空……

    “见鬼!”

    沈石低声地骂了一句,此刻分外讨厌妖界这个鬼地方,若是在人族地盘,他有类似小如意戒这种储物法器,根本就不会发生这种意外!不过下一刻,他的念头便完全转了个弯,心跳也是迅速加快。

    他想到了一件事。

    当初突然催动妖岛捕妖洞中那个金胎石法阵的是一颗老旧的天梵古珠,而眼下这颗来历不明的珠子,会不会……也有可能……有相同的用处呢?

    这天底下,按理来说几乎没有这般凑巧的事,但是如此绝境之中,哪怕是一根稻草,沈石也不愿放弃。

    他还不想死,他还想回到人族中去,他还想去见一次失踪多年的父亲,他还想去见一见当年的几个朋友。甚至于,他还想着最后这密室里的两个妖族,也最好都不要死去……

    他冲上前去,一把抱起了小黑猪,小黑猪吓了一跳,哼哼叫了起来,沈石此刻哪里还管它,拎着小猪就冲到那块附着玉漏的金胎石边,将这只小猪凑到玉漏玉管边上,使劲磨蹭了几下。

    片刻之后,金胎石上散发出的金色光芒一下子急促了起来,将这间石室里都映的有些光影交错,甚至就连玉漏中的那些青色的灵气都浮动不已,仿佛有些力量在催动这座法阵。

    旁边,老白猴已是目瞪口呆,跑了过来看着这诡异的一幕,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但是无论沈石接下来如何动作,似乎就差了那么一口气般,金胎石法阵隐隐骚动,但就是差那么一点点,无法真正的转动起来。

    金光缭绕闪烁中,依然什么事都没有改变,而那扇石门之外,碎石索索而下,隆隆之声如追魂之音,缝隙一点一点地被撬开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