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六十五章 身份

戮仙 第一百六十五章 身份

    那声音中气十足,回荡在这片森林上空,透着一股居高临下的气势,同时当话声传到沈石等人耳中的时候,一行人耳鼓都隐隐有些微疼的感觉,显然道行非凡。

    老白猴与石猪都是脸上变色,而沈石则是身子一震,心里回响着玄剑门这三字,隐隐觉得有些熟悉,却一下子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听说过的。这门派名字不消说,当然都是人族名号,他最近这三年在妖界里肯定是不会听见过,那就是过往在人族时听过此门派或是在什么书卷上见过,留下了几分印象,但不知为何,这时却一下子有些想不起来了。

    远处,伴随着那个男子声音发出,似乎发动了什么信号一般,在这片森林上空,数道人影闪现而过,纷纷落在林子深处,而随即而来的是一阵惊恐的咒骂吼叫声,听起来像是灰蜥部族的战士正在反抗。

    前方的……就是人族了吗?

    沈石的目光望着被茂密的数目遮挡的那个方向,心中涌起一阵异样的情绪,不过在他身旁,老白猴却是露出几分焦急之色,哪怕他现在看去脸色很差,但还是立刻向前走去,同时招呼沈石与石猪跟上:“快走,我们去看看。”

    沈石迟疑了一下,以他本意来说,如此贸然过去并不是一个好主意,只是老白猴看起来现在对同为妖族的灰蜥部族十分看重,一脸坚决的样子,加上他心中确实也有几分想要再见人族的激动,不由自主的也就跟了过去。

    前头老白猴被黑蜥的话语刺激到了之后心神激荡,在原地休息了很久,那些灰蜥部族的妖族就先行离开了,这时听那声响传来的地方,已在树林深处,三人在林子中穿行,拼命向那个地方跑去,但林中树木茂密,颇多荆棘树丛,不是熟悉这片林子的土著还真是不太好走。

    如此折腾了小半个时辰,他们才渐渐接近了刚才发出声响的地方,只是就这么一阵工夫,前头那些喧嚣声,却已经慢慢平伏了下来。

    没有了咒骂,也没有了吼叫,甚至连那个人族修士响亮的声音也没有再度响起,老白猴脸上担忧之色越发浓重,脚步又强撑着快了几分。

    沈石跟在老白猴身后,眉头慢慢地皱了起来,隐隐察觉有些不对,心里又记挂着那与隐约有些熟悉的玄剑门三字,有一些忐忑不安,倒是一直跟在他脚边的小黑猪,看起来果然不愧是妖界里的妖兽出身,小小身子在这片林子中居然如鱼得水,穿梭自如,远比另外三个人看起来要轻松多了。

    如此又前行了一小段路,突然,前面森林里猛地又是一阵喧嚣,随后一下子冲出了数十个身影来。

    老白猴与沈石都是大吃一惊,连忙停下脚步,但是定眼一看,却发现这群惊慌失措的人影皆是灰蜥部族的,所有人差不多都是蜥头人身,只不过其中多了不少老弱妇孺,而以黑蜥为首的灰蜥战士看去人数少了一半,个个脸上都有慌乱之意,但仍是强撑着护卫着这些族人向林子更深处跑去。

    老白猴与沈石还有石猪愕然站住脚步,这时在人群前头的黑蜥也看到他们,脸色一变,大吼道:“别傻站着,快跑!”

    还不等老白猴与沈石有所反应,从灰蜥部族逃过来的那条路上,忽然传来一声长笑,道:“逃……你想逃到哪儿去?”

    话声未落,忽地呼啸之声大起,一个人影猛地从半空中出现然后又重重地摔下,正好落在那些灰蜥部族的身前,赫然正是一个灰蜥战士,此刻周身抽搐口中低喘,脸上也是血流满面,却是无力再站起来了。

    黑蜥脸色大变,但是就在这片刻之间,甚至他还来不及去扶起这个族人,便只见树林中呼呼风声如雨,一个个身影从来路上被抛了过来,砰砰砰砰如下雨一般,重重地砸在地面上,无一例外,都是他们之前留下断后的灰蜥部族战士。

    黑蜥瞬间面如死灰,眼中露出几分绝望之色,而剩下的灰蜥族人也差不多都是同样神色,他们聚在一起,彼此倚靠,一些老弱族人甚至开始索索发抖,而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那条来路,伴随着几声轻笑,带着浓浓的不屑轻蔑之意,有五个人影相继走了出来。

    ※※※

    相比起那些灰蜥战士和石猪这样身材高大的妖族,这五个走出来的人明显身子要矮小一些,同时脸型四肢匀称,沈石看得心中一跳,不消说,正是货真价实的人族。

    三年了,整整三年了,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同为人族的人,就连呼吸,他此刻都悄悄急促了一些。

    相比起那些仓惶不安惶恐畏惧的灰蜥妖族,这五个过来的人族修士看起来在气势上便强过太多太多了,哪怕他们人数极少,身材也不如妖族高大,但是此刻神完气足,看着这些灰蜥部族的目光,简直就如同看向蝼蚁一般没什么两样。

    这五人走出来,隐约分成三波,一个看去三十多岁的男子当先走在最前,离他身后两步远的还有三个男子,年岁看着差不多都是二十多岁,面容气色都是精悍,而在这四人最后,还缓缓跟出来了一个女子,看去颇为年轻,秀发如瀑,眉似远黛,瑶鼻凤目,容貌竟是极美,只是神色间略显清冷。

    这五个男女人族修士,人人负剑,联想到之前他们所说的那个玄剑门,似乎是一个以剑修为主的修真门派。

    那当先走出的男子径直站到了最前头,对着这些灰蜥部族冷笑一声,道:“逃啊,我看你们还能逃到哪里去?”

    听着声音有几分熟悉,似乎正是之前那个响彻森林的男子笑声。而与此同时,那另外三个年轻男子则是散开,身影闪动间,却是转眼就各自出现在另外三个方向上,虽然只有区区四人,但看他们这气势架势,竟是有包围这一大群灰蜥妖族之意,也浑然不管这其中空当众多,仿佛只要往那儿一站,这些妖族就根本跑不出去一样。

    至于最后走出的那个年轻美丽但神色清冷的女子,却是身形没有移动,只是默然走到当先那男子身边,默不作声地站在那里,目光扫过那些灰蜥族人时,眼中也并没有任何异状,但很快的,她便看到正是一脸诧异愕然站在这些灰蜥部族不远处的老白猴等人,特别是她看到在老白猴身后的沈石时,顿时目光一凝,露出了几分惊讶之色。

    沈石也察觉到那年轻女子异样的目光,心中登时便是一阵别扭,没来由的只觉得脸上一热,而此刻其他那四个玄剑门男性修士,似乎也注意到在这个地方,除了那些灰蜥族人之外,意外的还有外人,那个老猴妖与猪妖不消说,都是妖族之属,管他们是不是灰蜥部族的,一并抓了就是。但是在他们身后,居然还站着一个年轻的黑袍男子,从头看到脚,却没有半点妖族特征,好像……好像是个人族?

    这一下倒是把这五个人族玄剑门的修士都惊了一下,多少年了,人族与妖族历来不共戴天,从未看到人妖两族的族人会和平相处过的,今日这局面,又是怎么回事?

    那三十多岁隐隐为首的男子修士目光落到沈石身上,也是露出几分惊讶之色,看起来正想开口询问的时候,那边灰蜥部族里却突然一阵骚动,以黑蜥为首的一些灰蜥战士趁着这些人族修士分神的机会,忽地一声呐喊,像是要拼命抓取最后一丝机会,所有的族人猛然间像是被人下达了命令一般,轰然而散,竟是无论老弱妇孺还是战士,一下子作鸟兽散,拼命地向不同方向跑去,不管最后能跑掉几个人,但总之是要最后搏一把。

    那五个人族修士的目光瞬间转了回来,除了那神色清淡的女子没有什么反应之外,其他四个男修都是面露冷笑,为首的那个三十多岁男子更是一声长笑,身子猛地腾空而起向前掠去,同时口中带了无尽讥讽,道:“找死。”

    与此同时,其他三个方向上那三个男修同样也是纵身而上,其中有一人更是手作剑诀直接一指,顿时一道明亮夺目的剑芒从他们身后呼啸而起,直接斩向那些奔跑的妖族之人。

    只一个瞬间,剑芒掠过,最靠近那个男修的三个灰蜥族人直接倒地,剑光切入肉身如利刃斩豆腐,竟无半点阻挡声息,片刻后肉身碎裂鲜血喷洒,顿时将这片树林里溅染了一抹刺目的鲜红颜色。

    远处,那美貌女子微微皱了皱眉,看了一眼正在西侧那边一出手便与众不同格外狠辣的那个年轻男子,哼了一声,对不远处那个为首的三十多岁男修道:“耿师兄,你们这次过来时为了杀人还是抓苦力的?”

    那位耿师兄与其他另外两位男修,此刻都是赤手空拳对上了那些灰蜥族人,但饶是如此那些妖族在他们面前也没有半分抵抗之力,只见他轻轻松松每次都是伸手一抓,看似简单但每个妖族竟然都躲不过去,一一被他抓起直接丢了回去,然后重重摔在地上,便失去了再战逃跑之力。

    此刻转眼之间,他已经丢了近十个妖族回去,随后便听到了那美貌女子的话语,转头一看,登时眉头便皱了起来,喝道:

    “钱师弟,收剑,不许滥杀。”

    远处,那个祭出灵剑法器的年轻男修冷哼一声,似乎还有些不太情愿,不过最后还是听从了这位耿师兄的命令,剑诀一收,将这灵剑法器收起,同时手底也多了一点分寸,开始活捉这些妖族丢了回去,但是明显可以看到,他出手还是比其他三位同门重了不少,被他抓住丢回去的灰蜥族人,往往落到地上都是手脚抽搐痛苦呻吟,有些关节处甚至呈现了一种不正常的扭曲,似乎是被直接拗断了。

    如此四人一起动手,那些灰蜥族人四散奔逃,竟然半天也没有一个人能跑出这看去空空荡荡的包围圈,只是这般抓人丢人同时又要注意留手不去杀死这些妖族,确实很是麻烦,而那些灰蜥妖族看着也是可恶,那位耿师兄在随手又丢回了一个灰蜥妖族族人之后,似乎也终于开始有些不耐烦了,猛地放声喝道:“妖孽烦人,跪下磕头者不杀,再有不从者,立斩不赦!”

    话声刚落,他手中剑诀一引,一道灿烂剑芒猛地从背后亮起,而他这个话顿时也如同一道命令般,其他三个方向的男修同时也是祭出了灵剑法器,特别是西侧刚才那位钱师弟,脸上更是露出了几分狰狞戾气,剑芒浮在身侧,目光扫过那些妖族,倒好像隐约期待有更多的妖族不怕死地冲来一样。

    一股凛冽杀意,瞬间弥漫在这片林间,显然并非是虚口空言,而从一开始就站在一旁并没有动手的那个美貌女子,秀气的黛眉又是微微一皱,不过这一次,她却是没有再说什么了。

    剑芒之下,杀意浓浓,众多灰蜥妖族骇然止步,眼见那四个凶神恶煞般的人族男修就要过来,忽然那黑蜥大叫一声,跪伏在地。

    其余灰蜥族人中渐渐的也有人开始跪下磕头,身子颤抖,显然是恐惧之极,有人带了这个头,渐渐的,所有的妖族都跪了下来,跪伏在这些人族修士的面前,开始磕头求饶。

    耿师兄神色稍缓,吐出一口长气,微微偏头向身后那美貌女子看了一眼,那女子似乎对这些妖族如此的没有骨气一时没有想到,脸上露出几分错愕之意,随即摇了摇头,似乎有几分自嘲,对着耿师兄也是点了点头。

    林子中,一片寂静。

    多少年来,曾经统御鸿蒙的妖族,那些曾经无上荣光的天妖后裔的某一支,如此却这般屈辱地跪伏于地,不停地磕头求饶。

    耿师兄脸色淡淡,没什么变化,其他人也是如此,似乎早就对此见怪不怪。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个沙哑中带着难以置信,带着无穷的狂怒乃至于话语都在发抖的声音,突然在这片林子中回响起来:

    “你们……你们在干什么……”

    众人包括人族五个修士和所有的灰蜥族人,一起都转头看了过去,这才发现,在所有妖族都已经跪伏在地的时候,这片林子里,还有站着的妖族。

    一个苍老的猴妖,一个断臂的猪妖,和一个黑袍的……人族?

    老白猴不知是不是这一天之中,受到了太多太大的刺激,此刻他的脸色看去仿佛已经到了油尽灯枯一般的模样,但是他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盯着那些已经跪倒在人族面前磕头求饶的灰蜥族人,却像是疯了一般,哪怕他眼眶里已经通红有浊泪流动,却仍是歇斯底里地喊了出来:

    “起来,起来啊!你们疯了吗,自古以来,只有战死的妖族,哪有你们这样跪地求饶的懦夫!”

    “起来啊!”

    “站起来啊!”

    他凄厉的叫声回荡在这片林子里,像是猛然间震慑了所有人,就连那五个人族修士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

    但是,没有一个灰蜥族人站起身,所有的跪下的妖族都默默地抬头看着老白猴,但是他们的膝盖,一直都在地上,没有站起。

    一大群,跪下的妖族。

    和最后站着的,三个陌生的……外人。

    那目光绝望而冷淡,陌生而冰冷。

    老白猴茫然地望着这些妖族,终于两行眼泪,从他干枯的眼眶中流下。

    前头,耿师兄看着老白猴,眼中掠过一丝异色,而在另一侧,那位戾气仍未退去的钱师弟却猛地冷笑一声,剑芒一转,竟是直接向老白猴这里劈来,同时口中冷笑道:“跳梁小丑,受死!”

    灵剑法器破空而至,剑芒瞬间闪亮,老白猴不知是体衰力弱无力抵挡,还是哀莫大于心死,竟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在他身后,石猪咆哮一声,就要冲上,但是眼看却来不及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忽地一个身影闪过,似乎一个踉跄被人推出,一下子砸在老白猴身上,两两摔倒,竟是无意中躲过了这一剑,正是沈石。

    倒地之后,老白猴身子一震,刚才说什么,猛然发觉手中突然多了一把匕首,然后便听跟自己摔在一起的沈石用极低的声音猛地道:“快,假装挟持我!”

    老白猴一怔还没反应过来,便听到沈石忽然大叫一声,道:“啊,别杀我,别杀我……”

    那声音凄厉,犹如杀猪一般,倒是将那几个正要过来动手的人族修士震了一下,停下了脚步。老白猴立刻反应了过来,勉力爬起,一把将匕首横在沈石的脖子上,却仓促间没想到要说什么的时候,只听沈石倒是先叫了起来,脸上同时有惊恐之色,像是胆怯懦弱到了极点,连身子都微微发抖,叫道:

    “饶命,饶命啊……你们说好不杀我的,诸位师兄别过来,救我一命啊。”

    那几个人族修士包括那美貌女子同时皱起了眉头,这两厢前后对比实在太过强烈了,前头是那些妖族在这几位人族修士震慑下一个个跪地求饶如猪狗,可转眼间突然有一个人族在面前如此贪生怕死,实在是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与此同时,老白猴耳边传来沈石带了几分急切的细语声,道:“快走,快走!”

    老白猴一咬牙,便带着沈石向后走去,同时口中喝道:“不许过来,过来我就杀了他!”

    那几个人族修士一怔,都是停下脚步,下意识地彼此对望一眼,但是在西侧那边那个钱师弟,看起来却是杀性极大的性子,一声冷笑,突然剑芒大盛,竟是根本不管沈石的死活,直接又冲了过来,同时口中冷笑道:

    “如此懦夫,在妖族面前丢脸,不如一并杀了。”

    沈石与老白猴都是大惊失色,眼看那剑芒刺眼灼目生疼,转眼便即将飞到眼前,就要将他们一并斩杀的时候,沈石冷汗泠泠而下,只觉得脑海中一片空白,猛然间大喊道:

    “住手,我乃是海州凌霄宗门下弟子!”

    “轰!”

    剑芒已至,但与此同时有两道身影瞬间掠至,耿师兄的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喝道:“住手!”

    而另有一道身影苗条迅捷,竟是比耿师兄话语声更快几分,瞬间挡在了沈石身前,正是那美貌女子,玉手一挥也不知何等神通法术,只听一声脆响,那劈下的剑芒便倒飞了回去,直接回到那钱师弟的手上。

    这一刻,森林里再度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老白猴与石猪惊魂未定,脸露愕然之色,怔怔看向面色苍白的沈石;而在沈石身前却是多了两个人,一个是那位耿师兄,另一个则是那美貌女子,算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出手,但显然道行极高与众不同。

    此刻,但见她眼中带了几分惊讶之色,却也有几分怀疑,微皱着眉头,盯着沈石,冷然道:

    “你刚才说什么?”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