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六十七章 绝望

戮仙 第一百六十七章 绝望

    “凌霄宗弟子是什么?”

    这句话,老白猴问得很平淡,看着沈石的目光也是平静,然而听在沈石的耳中,却仿佛像是天上猛然响过一记惊雷一般。

    他默默地看着这只老猴妖,身躯苍老神色枯败,无论怎么看都已经是接近油尽灯枯的模样,哪怕他是一个向来以肉身强悍著称的妖族出身,但到了这种地步,老白猴也不可能再对他造成任何的威胁。

    可是沈石却莫名地心中一阵战栗,在他目光之下甚至感觉到一丝害怕。

    不知不觉,原来已经过了三年吗……

    他怔怔地这样想着,无言以对。

    老白猴又喝了一口酒,不知是否因为这人族美酒的缘故,他苍老的眼神多了一丝迷离与茫然,轻轻叹了口气,低声道:

    “石头,凌霄宗修士是什么?”

    沈石强笑了一下,道:“是我随口乱说的,当时只是为了逃命……”解释了一半,在老白猴的注视下,他的声音便渐渐低落下去。石猪站在一旁,看起来不太明白他们两个人为何突然开始说些奇怪的话语,而小黑猪则是蹲坐在沈石脚边,看起来有些无聊地打了个哈欠。

    林子中,气氛渐渐僵冷而有些微妙起来。

    老白猴深深地凝视着他,沉默了很久,当这里的气氛越发冰冷到让石猪都有些不自在的时候,老白猴忽然淡淡地开口道:“我刚才仔仔细细回想了一下,自从三年前遇到你,再带你回到了天青蛇妖部族,直到今日,我还是没想到你有做过任何对青蛇一族不利的事。”

    沈石没有说话。

    老白猴也随之沉默了下来,两个人曾经亲密无间的友情,特别是老白猴对沈石格外欣赏青眼有加,到了这个时候,却都发现彼此突然间陌生了许多,竟有种无话可说的感觉。

    风过树林,树叶沙沙作响,天色渐渐黑了下来。

    老白猴嘴里咕哝了一声,也不知在自言自语说些什么,然后抬头看了一眼被枝叶遮蔽的头顶,看着那缝隙外的夜幕天空,叹息了一声,道:

    “原来这里的晚上,看起来倒是和妖界差不多的啊。”

    “呼……呼……”一阵低沉的鼾声,却是在这个时候从旁边传了过来,打破了这尴尬而僵冷的气氛,两个沉默的人转头看去,只见石猪不知何时已经躺倒在旁边地上,在这片林中阴影里,陷入了沉睡之中。

    在逃出妖界之前,石猪便已经在妖将血狼的手下受到重创,直接被砍去一臂,来到归元界后,又是连番奔波,几乎没有什么休息的时候,哪怕以他强悍的身体,到了这时候也有些支持不住,不知不觉就陷入了梦乡。

    看过去,这只猪妖睡得十分安稳与平静,哪怕他的面容狰狞而凶恶,但此刻看去沉睡的样子,却是异样的安静与温和,仿佛是如此的安心与放心,或许在他简单的脑海里,此刻在他身边的人,都是他所最可信赖的朋友。

    值得托付安危的朋友。

    所以他安然入睡,睡得如此香甜,仿佛就像是……多年以前,那一只在黑狱山脉中刚刚出生的、喜欢睡觉还贪吃的小猪。

    沈石默默地看着石猪,三年来在妖界中,他不知多少次与这只猪妖一起上过战场,刀光剑影血火生死间,哪怕石猪不过是妖界中最平凡最普通的一只猪妖,但对他来说,石猪终究还是和别人不一样的。

    看着沉睡的石猪,沈石的目光里掠过了一丝温暖。

    “他也是我捡回来的。”忽然,一个苍老但平静的声音,在他身旁传来。

    沈石转过头,看向老白猴,夜色降临在这片林中后,周围也渐渐昏暗下来,老白猴的脸此刻也仿佛陷在一片阴影中,看去有些模糊不清。但是他的话语声,依然还是很清晰地传了过来,带着几分回忆,也带着几分惘然,淡淡地道,

    “那是很久以前了,我在黑狱山森林里看到他的时候,一窝石皮猪正被一群噬血狼围攻,大猪小猪全被咬死了,只剩下他。我赶走了剩下的狼群,从母猪流血的身下找到了还在发抖的他,嗯,他那个时候才出生不久,不过看得出来,身上有些血脉变异的征兆。或许这也正是向来独行的噬血狼会群起围攻他们的缘故罢,毕竟妖兽对异变的血脉从来都是格外垂涎。”

    “后来,我就带着他了,慢慢长大以后,他就一直跟着我,直到现在。”

    沈石安静地坐在老白猴身边,听着他苍老的声音在回忆着往事,一字一字认真地听着,没有丝毫不耐的意思。

    老白猴抬了抬头,像是又喝了一口酒,然后幽幽地道:“可他毕竟只是一只猪妖吧,脑袋笨得很,从小到大,一直都被其他妖族欺负,所以这么多年以来,他也就只相信我一个,直到后来……”老白猴笑了笑,道,“直到后来,你来了,石猪他才算是又多了第二个朋友。”

    沈石微微低下了头,仍然是保持着沉默。

    老白猴凝视着黑暗中石猪正在沉睡的身影,道:“你不知道,自从与你交上朋友后,石猪他有多高兴,虽然他嘴笨不会说话,但是我看得出来,因为每一次部族开战厮杀血斗时,他都会挡在你的身前。”

    “他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他只会为你挡刀挡剑。”

    “如果要流血,他会想应该从他身上流出来。”

    “如果要去死,他会想应该他比我们更早死。”

    “我说得对不对,石头?”

    沈石在黑暗的阴影中,身子仿佛在微微颤抖着,过了一会,他轻声但有力地道:

    “对!”

    轻细的声响回荡起来,像是老白猴笑了一下,只是在这片渐渐开始变得寒冷而阴森的森林里,他的声音听起来如此的孤寂与空虚,过了片刻,只听这只老猴妖安静地问道:

    “所以,你其实和那几个人族修士一样,并不是妖族鬼巫,而是一个人族吗?”

    这一次,沈石沉默了很久,老白猴安静地等待着,直到黑暗中,那个因为一身黑袍此刻看去仿佛已经完全融入了黑暗阴影里的身影,传过来了一句回答,平静、从容、隐约有几分歉意却又带了那份坚决,在黑暗里面对着他,说道:

    “是!”

    ※※※

    林外小村中。

    夜幕下点燃了几处火把,在火光照耀下,可以看到村中空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一大片灰蜥部族的人,此刻看去多数人都已被绑缚起来,个个看去神色沮丧灰败,脸上都有绝望之色。

    在那处最大的屋宅门外,玄剑门的四个人族修士都站在这里,而身份家世都是不凡的南宫莹却已不见,也不知去了哪儿。

    此刻四人齐聚在一起,似乎在彼此商议什么。

    其中一人对为首的耿师兄道:“耿成师兄,南宫师姐说是回那断月城,以秘法与天剑宫内联络,去查证凌霄宗门下到底有没有这么沈石这么一个人,这要多久才能回来?”

    耿成摇了摇头,道:“那等宗门秘术,我怎么会知道。”

    旁边的钱义忽然冷笑了一声,道:“以我看来,那沈石多半便是假冒的,就算凌霄宗门下当真有这么一个人,可是谁又能证明他不是假冒那沈石之名呢?”

    耿成看了钱义一眼,忽然叹了口气,道:“钱师弟,我知道你父母不幸都死在妖族余孽手下,但我等修道之人,一颗坚定道心亦是不可或缺,你每次遇到妖族便如此戾气十足,长久以往,只怕对你大道不利。”

    钱义默然片刻,点了点头,道:“多谢师兄教诲,小弟铭记于心。”说完之后,他脸上神情忽然又是冷峻几分,道,“不过并非我故意对这些妖族有所成见,又或是针对那个自称沈石的家伙,实是有一件事,我想耿师兄与两位师兄可能都忘记了。”

    耿成一挑眉,道:“何事?”

    钱义淡淡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名列天下四正之列的凌霄宗有一条门规,门下弟子非入凝元境者,不得上金虹山,也不得行走天下。”

    耿成沉吟片刻,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好像的确有这么一条。”

    钱义冷笑道:“那自称沈石的家伙,玉府未开丹田未成,顶天了也就是个炼气境高阶的境界,这样的废物自称是凌霄宗门下弟子,还随意行走到这偏远的归元界里,这样的话,可信么?”

    耿成缓缓点头,看来对钱义的话语已然信了几分,沉思片刻后,道:“钱师弟言之有理,不过事情既然到了这种地步,我们也不可轻举妄动。眼下我等首要之事,还是先将这些灰蜥妖族送往灵晶矿山,以充苦力挖掘灵晶,此乃大事。至于那沈石与剩下两个逃亡的妖孽,还是等南宫师妹回来再说,不过最好还是留一个人盯着……”

    说到这里,他目光扫过其他三人,似乎有些犹豫的时候,钱义却是一下子站了出来,道:“师兄,让我去吧。”

    耿成皱了皱眉,心底有些犹豫,这位钱师弟因父母意外的缘故,对妖族向来十分痛恨,性子也有些偏激,但除此之外平日大家的关系都是极好的,耿成也不便太过驳他的面子,所以沉吟片刻后,他还是点了点头,道:“既然钱师弟自告奋勇,那就你留下吧。不过你只要去林中盯着那几个人,一切还是等南宫师妹回来,一切由她做主即可。”

    钱义微微一笑,点头答应,随即身形一转,却是向村外那片森林的方向走去了。

    ※※※

    这个寒冷而漆黑的夜晚,看去竟是格外的漫长。

    风,越吹越大了,带着无尽的寒意吹过这片森林,让所有林中的鸟兽都蜷缩在自己的窝中,静静地期待了明日太阳初升时候,新的一天的开始。

    在那之前,还有多久的黑暗要渡过?

    还有多少的寒冷阴森要去忍受?

    老白猴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中,他在黑暗中缩紧了身子,像是那枯败的身体已经难以抵御这夜晚刺骨的寒凉。他悄悄看了一眼正在酣睡的石猪,听着那沉稳平和的呼吸声,忽然间很是羡慕。

    他也好想这样安然入睡,再没有种种烦心事,在沉睡梦里的时候,会不会是一个更加快乐的地方?

    可是他知道自己睡不着。

    他觉得身子很冷,他觉得这个陌生的地方远比妖界要更加寒冷,可是他的理智却分明清楚地告诉他,其实这里并没有特别的糟糕。

    也许是心冷了吗?

    也许是要死了吗?

    手指脚趾,每一寸的肌肤上都是那般的冰凉,丝丝凉意仿佛无孔不入地拼命钻入了自己的身体,就像快冻成了一个苍老的冰猴。不过还好,老白猴忽然在黑暗里笑了笑,带了几分自嘲之意。

    还好,至少,此刻,还有一坛花雕酒啊。

    他忽然大笑起来,然后猛地抱住那坛美酒,张开嘴巴,纵情大喝。

    美酒醇香,如琼浆玉液,是他这一生中从未喝过的美好滋味,从嘴角到舌尖,从咽喉到胃肠,这些美好的酒水流淌过的每一寸地方,都让老白猴感觉到了温暖。

    酒水驱散了寒意,温暖了他的心房,老白猴无法抑制地沉醉于这如同天堂般的感觉,带着几分呻吟不停地喝着,在心中发自内心般由衷地感叹着:

    这才是真正的美酒啊,不枉我一生期盼,哪怕此刻便是死了,也真是没什么遗憾了。

    直到发现有些不对劲的沈石一下跳起,冲过来一把夺下酒坛,老白猴的身子歪了一下,像是呛到了酒水,背靠着一棵大树咳嗽起来,那咳嗽声渐渐频密,到后来竟隐约带了几分撕心裂肺一般的痛楚。

    沈石半蹲在他身边,压低了声音,怒道:“你疯了?这样喝会死人的!”

    老白猴的身子在剧烈地颤抖着,忽然,他伸出颤抖的手掌,一把抓住了沈石的手臂。沈石下意识地身子向后退了退,但随即他就看到了老白猴在黑暗中,凝视着他的那道目光。

    那是带着痛苦、失望、挣扎与茫然的目光。

    他身子顿时便像是僵住了一样,再也无法动弹,甚至有些不敢直视这样的眼睛,微微地下了头。

    耳边,传来了老白猴急促的喘息声,然后当咳嗽声稍微平静了一些后,老猴妖终于开口道:“你……还是那个石头吗?”

    沈石默然,抬头看了他一眼,那张苍老而皱纹横生的脸庞,就在他眼前不远处,而他抓着自己手臂的那个手掌,此刻似乎还在有些轻微的颤抖。

    沈石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老白猴深吸了一口气,在黑暗中盯着沈石,道:“你告诉我,白天那些人说的话,是不是都是真的?人族真的已经如此强盛了吗?”

    黑暗里一片寂静,仿佛这片黑暗已经到了最深最浓的时候,仿佛那个答案说出来就像是可怕的大手将他们最后拖入地狱,但在老白猴的目光下,沈石竟终究无法说出违心之话,咬了咬牙,道:“是。”

    老白猴木然,眼中终于掠过了绝望之色,慢慢放开了手掌,眼神渐渐变得有些空洞,喃喃地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沈石看他身子隐约有些摇晃,似乎连坐都有些坐不稳了,连忙上前抱住了他。

    当他的双手抱住老白猴的肩膀时,突然发现,原来这只老猴的身子已经瘦弱到了这种地步,原来在那些衣衫之下,已经是皮包骨头般的身子,原来那一种油尽灯枯的感觉,一直都没有欺骗他。

    他茫然而呆坐着,只是紧紧抱着身子不断发抖的老白猴,只觉得这个夜晚如此的寒冷与漫长,只觉得自己手边的这个老猴,仿佛随时都会死去。

    而他什么都做不了,所能做的,只是勉强将颤抖而绝望的老猴妖抱紧一些,希望能让他稍微温暖一点。

    忽然,仿佛无边无际的黑暗中,突然响起了一阵低沉而沙哑的歌声,那是一首古老的歌曲,带着久远岁月的苍茫:

    开天地……破鸿蒙……圣妖出……万世宁……

    笑世间……尽蝼蚁……惟吾妖……永不朽……

    披坚锐……斩敌首……血滔滔……渴将饮……

    每一个字,每一个词,带着无尽的桀骜与苍莽之意,回荡在这片陌生而寒冷的夜空之下,像是在诉说着古老妖族昔日的辉煌。

    然而那声音仿佛都在颤抖,在这片阴森寒凉的夜风里,渐渐的苍莽化作了苍凉,最后渐渐绝望,变成了那撕裂心肠的哽咽,随风散去,化为黑暗中的乌有。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