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六十九章 生死

戮仙 第一百六十九章 生死

    鲜血从那条粗壮的断臂上滴滴答答地滴落下来,看去血腥无比,也让从树林走出来的钱义看着像是从九幽黄泉出来的恶鬼一般,狰狞凶狠,杀气满身。

    看着他这幅模样,同样也来到村口的南宫莹与耿成面色都是不好看,特别是南宫莹,脸色更是一下子沉了下去,盯着钱义,脸上露出丝毫不加掩饰的厌恶表情。而耿成虽然也是大皱眉头,但或许是因为他与钱义毕竟都是玄剑门同门弟子,还有一份情谊在,当下强笑了一声,却是转头对南宫莹低声道:

    “钱师弟这个人,平常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偏激了些,也算是嫉恶如仇……”

    南宫莹冷冷地打断了他的话,道:“嫉恶如仇?我看是嗜血好杀吧!这样的人,如此心性,玄剑门身为天剑宫下门,同样也是天下正道表率,居然也会收入门下?”

    耿成默然,一时间竟是无言以对,但他毕竟年岁稍长,知道人情世故,也明白面前这位南宫师妹在天剑宫里的地位声势,万一若是她回去多说上几句,只怕不止钱义要吃挂落,就连自己这一行人多半也逃不了被师门长辈训斥乃至责罚的结果。当下在心里暗自骂了钱义几句后,他还是强笑道:“他平日在门中性子其实还算是平和的,鲜少与人争执。只不过是因为他自小遭逢大变,父母双亲都意外死在一次妖族劫掠的贼子手中,所以对这些妖族余孽恨之入骨,一些行事这才看着有些过分了。回头我会再教训他的,请师妹宽容则个。”

    南宫莹脸上神情变幻,忽地冷冷哼了一声,道:“天剑宫万年盛名来之不易,你们好自为之!”说罢,她转过身直接一招手,一道清亮剑芒闪烁夺目之光,凭空出现,载着她直接临空飞起,直上青天,转眼间如风驰电掣一般向远方飞驰而去。

    耿成目送南宫莹离开,再转过身子的时候,脸上已经很是难看,而此时一身血腥的钱义已经走到了村子前面,在经过沈石身旁的时候,他的脚步微微一顿,似乎饶有深意地盯着沈石看了一眼,眼中憎恨凶光闪过,加上那滴落的鲜血与刺鼻的血腥,一刹那间,竟是让沈石想起了那个在妖界中嗜血好杀的妖将血狼。

    这时,从后头不远处传来耿成带了几分怒意的声音,道:“钱义,你这一身血淋淋地,是在搞什么?”

    钱义转头向耿成看去,看起来他对这位同门师兄还算是尊重,点了点头,不过神色中并没有丝毫畏惧心虚的痕迹,反而嘿嘿一笑,道:“在林子中找到了几个昨日妖族的漏网之鱼,看着不顺眼,就狠狠炮制了一下。”

    沈石的身子,忽然又猛地颤抖了一下。

    耿成哼了一声,看着显然也是有些恼火,道:“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一出来对上妖族就这般偏激,特别是这次,你这模样还落在南宫师妹的眼中,你知不知道万一她回去多说几句,我们会有多麻烦?就算是师父也未必能护得住咱们!”

    钱义冷冷一笑,随手将那条断臂丢到了地上,发出“噗”的一声闷响,也让站在一旁面色苍白的沈石身子如触电一般,又抖了一下。

    耿成看着钱义这幅模样,仰头叹息,摇头道:“罢了,罢了,我也说不动你,反正你要怎样就怎样罢,以后我再也不跟你一起出来了,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说着,他也是转头就走,看来对这位师弟也是失望到死心了,不过走了几步,他像是又想起了什么,没好气地转过头,一指沈石,对钱义道:“南宫师妹与上门那边联络过了,说是凌霄宗门下确实有他这么个人,并且已经派人过来接他,你老实点,莫要再做什么糊涂事,否则师门长辈震怒怪罪下来,那后果你承担不起。”

    说完之后,耿成便转身继续离开,不消一会,便从这村子里消失了,看来也是没心情继续呆在这里。小村前头,只剩下了沈石与钱义二人。

    一阵风从远方原野上吹来,吹过那条村外小河,荡起了几分涟漪,又悠悠吹拂过沈石的身上。风中,仿佛带着几分血腥气,那是从他身旁不远处,如凶神恶煞一般的钱义身上传过来的。

    那鲜红的血,从林中到这里,染出的刺眼而触目惊心的血路。

    钱义冷冷地看了沈石一眼,目光如饿狼盯着猎物,片刻之后,忽然狞笑了一下,伸手轻轻擦去脸上的血滴,随手一抛,那血渍有些许有意无意中抛到了沈石的衣襟上。

    “臭小子,算你走运!”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再不看沈石,带着一身血腥,走进了那个村子。

    沈石呆呆地站在那里,死死地盯着地上那只残肢手臂,呼吸越来越是急促,眼中血丝隐现,而在他身旁的小黑猪看去此刻也是有些烦躁不安,不停地轻轻用蹄子刨着地面。

    那刺目而殷红的鲜血,在他眼中仿佛化作了无边的血海,淹没了他的头顶让他几乎无法呼吸,而在他脑海之中,不久之前那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更是一直回荡不休,就像是一根锥子,不停地折磨刺痛着他的魂魄,一股惶恐害怕乃至担忧急迫的心情,占据了沈石全部的身子。

    忽然间,他猛地冲出,向着那片森林,沿着那条血路,不顾一切地向那片幽林深处狂奔而去。

    一边奔跑,一边仿佛此时有一个声音正在他的心中狂呼咆哮,他从不知道,自己竟会如此的害怕,哪怕过往三年中他在妖界里挣扎求生时,经历过那么多的战阵厮杀,在生死关头渡过时,他也没有像这个时候一样恐惧害怕。

    冲入树林,明亮的光线一下子被树冠遮挡,光影交错间,仿佛这林中与林外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沈石发出粗重的喘息声,拼命地向前奔跑着,地上还有鲜明的血迹留在枝干树叶间,一路跑去,越过一棵棵大树,跨过密布的荆棘灌木,哪怕尖锐的断刺划破他的衣衫皮肉,沈石也仿佛全然不觉。

    他的目光只是盯着前方,顺着血迹,拼命地跑着,跑着。

    喘息着在幽静的林中回荡着,然后在某一个时刻,戛然而止!

    血腥的气息仿佛突然浓烈的十倍,就在前方那棵大树后头,沈石隐约还记得眼前有些眼熟的景象,好像就是昨晚他呆了一夜的地方。

    他死死盯着那个地方,脚步像是突然被灌了铅似的沉重,但是他终于还是鼓起勇气,转过了那棵粗大的树干,向前看去。

    碧绿青翠的林间空地上,这时已经被血腥的鲜血所染红,那个装着花雕美酒的酒坛,无力地滚在一边,就连残余的酒水中,仿佛也倒映出点点红色。

    苍老而佝偻的老猴妖,低垂着头背靠一棵大树坐在地上,两只脚都不规则而刺眼地扭曲着,像是已经被人生生踩断,而他的身子更是被一根拳头粗削尖的木棍,直接穿过了腹部,硬生生钉在了树上。

    而在他身旁不远处,身躯雄壮强悍的石猪,正倒在一片鲜血淋淋的血泊中,唯一剩下的手臂已然再度被斩去,同时身上还有无数大大小小的伤口,似被利刃所伤,狰狞凶恶的脸上,已经满是扭曲的痛楚。

    可是血泊中的这只猪妖,此刻竟然还未死去,竟然仍是强撑着不肯晕倒,他口中叫喊着含义不明的声音,拼命嘶喊着,像是叫喊着老白猴。

    可是老白猴的头颅一直低垂着,没有丝毫的回应。

    于是石猪红着眼,低吼着叫喊着挣扎着向老白猴爬去,哪怕他没有了手臂,但仍然拼命在地上蠕动着,就这样凑到了老白猴的身旁,靠着他的身子,想要去拔出他腹部的那根木棍。

    但是他没有手。

    一只也没有了。

    石猪的眼仿佛都将裂开,他的身子不知是因为剧痛还是狂怒,不停地颤抖着,然后他猛然低头,张开自己的嘴巴,不顾一切地用牙齿去咬那根木棍,不顾一切地挣扎着,想要将那根木棍从老白猴的腹中抽出来。

    这就是沈石冲回来的时候,所亲眼看到的一幕。

    整个世界仿佛突然僵冷而静止了,然后似一道惊雷炸响在他魂魄深处,所有的声音他都听不到了,明亮的世界也仿佛突然陷入了无边的黑暗,只剩下了无尽的血腥与绝望。

    他低吼着冲了过去,一下子跪倒在这两个妖族的身旁,他的双手在不停地战抖着,心中只剩下了一片空白。

    石猪看到了他,脸上猛然闪过一丝惊喜,对着沈石一阵呼喊,但那声音含糊而怪异,同时不停地有鲜血从他口中流下。沈石茫然抬头,身子猛地又是一颤,发现石猪的口中已经血污一片,却没有了舌头。

    沈石脸颊上的肌肉瞬间绷紧,一把将石猪抱在怀中,千言万语涌上心头,最后只剩下了一片惨然,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石猪却仿佛在看到沈石之后,一下子满怀欣慰,脸上的神情顿时也安静了下来,他闭上了嘴,看着沈石,丑陋的脸上在最深的痛苦中,在垂死的挣扎后,却露出了几分安心的笑容。

    他看着沈石,单纯的眼中仿佛有询问之意。

    沈石只觉得眼前瞬间一片模糊,泪水悄然滴落,落在石猪的脸上,连声音都沙哑如哽咽,然后他拼命地点头,抱紧了石猪,道:“我没事,我没事……”

    石猪咧嘴,像是开心了一些,像是要说些什么,像是要叮嘱沈石,像是要和往日一般的时候,他的头慢慢歪了一下,在沈石绝望的目光中,一下子倾倒在他的怀里,就此不动。

    沈石的身子一下子僵住了,仿佛全身陷入了寒冷的冰窖再也无法动弹,只有他的口中,发出了一声绝望如野兽般的嘶哑吼叫。

    在他脚边,小黑猪走了过来,看了看石猪的脸,然后用舌头舔了舔他的脸颊,低声叫了几下,又用它的脑袋去蹭石猪的头,就像以前在妖界的时候,它常常这样去叫他起床。

    ※※※

    一声细微的呻吟,就在沈石的身旁响起,沈石身子一震,转头看去,却发现是老白猴的身子动了一下。他悚然一惊,放下石猪的身子,抱住老白猴的肩膀,低声而急促地喊道:“老猴,醒醒,醒醒,我是石头!”

    老白猴面如白纸,毫无血色,仿佛这具苍老的身躯中最后的一丝生气也在今日流失殆尽,只残余了最后一点生机。他像是听到了沈石的呼喊,衰败而毫无生气的眼睛勉力抬了抬,看着沈石,然后低声道:

    “不是叫你走了吗,为什么还回来?”

    沈石低头看了看他的腹部,心中掠过一丝无力的绝望,那根木棍穿透了老白猴的腹腔,已是致命之伤,此刻若是拔出,立刻就能要了老白猴的命。

    “没用的。”老白猴仿佛看出了他的想法,在那边惨然笑了一下,然后,他看到了躺在身旁不远处的石猪,还有兀自在石猪身旁顶着他的身躯试图唤醒石猪不肯放弃的小黑猪。

    他沉默了下来,然后转头看向沈石。

    沈石抱着他的双手,不停地颤抖着,低声道:“你别急,你别急,我会救你的,我会救你的……”

    老白猴微微摇了摇头,笑了一下,似乎觉得有些吃力,身子往沈石的臂弯里靠了一下,然后轻声道:“我快要死了。”

    沈石忽然间怒吼道:“你不会死!”

    老白猴看着他,血污下苍老的脸,掠过一丝痛楚,但仿佛他还想安慰一下沈石,笑了笑,道:“我老了,反正也快死了啊,你别难过。”

    沈石的声音一下子低沉下来,只觉得像是有什么东西就要撕开自己的胸膛,他抱紧了老白猴,泪水再一次滴落下来,喃喃哽咽道:

    “你别死,别死啊,我、我带你和石猪回妖界,我有办法的,我会想办法的,我带你们回去啊……”

    老白猴凝视着这个年轻人,凝视着这张熟悉而亲切此刻泪眼朦胧痛苦万分的脸庞,吃力地抬起手,去触摸到他的脸。

    “石头……”

    沈石泪流满面,拼命地对着老白猴点头。

    老白猴眼中的神采在迅速消散着,但是他仍是这样凝视着沈石,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里,他吃力而艰难,同时带着几分温暖与期望,轻声地道:

    “好好……活……下去……啊。”

    那声音渐渐低落而沉寂,仿佛最这几个字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气力,然后这只苍老的猴妖,手臂瞬间无力地掉落下去,重重地打在身旁的地上。

    沈石呆住了,然后他的整个身子,都不由自主地开始颤抖起来,浓烈的血腥气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化作滔滔血海,将他完全的吞没。

    他的嘴唇不停地颤抖着,茫然地望着倒在自己怀里和身边的老白猴与石猪,望着他们已经再没有生气的身躯,喃喃地低声道:

    “你们、你们做什么啊,别死啊,不要死啊,我、我、我……”

    往事一幕一幕,突然间就这般浮上心头,而整个世界,仿佛都离他远去,只是就在这绝望而冰冷的时候,忽然,一个讥诮而冷淡的声音,从林子的另一侧传了过来:

    “果然,你和这些妖族余孽是一起的,现在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沈石身子一震,缓缓转头看去,只见一身血污的钱义冷笑着从一棵大树后头转了出来,脸上杀气遍布,狠狠地道:“老子宰了他们两个,现在管你什么身份,也让你去跟他们一起去死!”

    天空中突然有一声惊雷,轰然炸响。

    明亮的天幕突然暗了下来,就像这个世界无处不在的黑暗,乌云翻滚着从远方汇集,几道闪电穿梭于这黑色天穹之上。

    风起而云涌。

    黑暗似在咆哮!

    狂风呼啸,整座森林仿佛都在震颤而狂舞。

    沈石轻轻放下了老白猴的尸体,深深看了一眼那苍老佝偻的脸,还有旁边不远处,石猪痛苦中带着一丝安慰的最后表情。

    然后他霍然起身,黑袍舞动,站在滔滔血泊中,如黑暗腾空,在这片幽深密林无尽阴影里。

    他站在了钱义对面,如黑暗里充满恨意的阴灵。

    再也不肯,退后一步。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