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章 灭迹

戮仙 第一章 灭迹

    第一章灭迹

    时光是最无情的,从不以谁的牵挂谁的期盼又或是谁的伤怀而停留,它总是悄然而来又悄然而去,一天天地走着,走过了沧海桑田,走过了人间千百万年。

    如今,又是新的一天。

    清晨的晨光再一次落在这片森林中,几许清脆鸟鸣,几许低低虫鸣,一切都是如此静谧安宁,就好像昨日那一场狂风暴雨从未有过一般。

    而林中那缭乱血腥的一幕,在那暴风雨的冲刷下,一夜过去,竟然也都被清洗了干净,森林重新恢复了青翠幽然,谁还会记得那一场痛苦的往事?

    透明的露珠从树枝叶片的梢头轻轻滴落,落在沈石的脸上,带着一股微微的凉意,从脸颊上渗入肌肤。他从睡梦中缓缓醒来,微微眯上眼睛,看着这周围静谧的森林,还有身边的那一座无名的孤坟。

    偎依在他身旁的小黑猪打了个哈欠,也是醒了过来,站起身,抖了抖夜晚残留在它皮毛上的雨露水珠,然后,它也看向了那座坟包。

    一人一猪,忽然都安静了下来,就这样静静地看着那一抔坟土,也不知过了多久之后,沈石默默地转过身子,道:

    “我们走吧,小黑。”

    他迈步向前走去,小黑猪跟着他走了两步,忽然又回头看了看那微微隆起的孤坟,似乎有些犹豫,有些不舍,但最后还是嘴里咕哝着哼哼叫了两声,似乎像是对坟土中人低声告别,然后转身一路小跑,向已经慢慢走远的沈石追了过去。

    晨光在他们的身后悄然落下,穿过那些枝叶缝隙,落在那无名的孤坟之上,微风吹过,几根鲜嫩碧绿的青草在土壤中探出了头,沐浴在温柔的光芒中,安静而顽强地生长着。

    ※※※

    一场大雨过后,整座森林仿佛都是潮湿的,连空气中仿佛都带了几分清新的湿气,将昨日的血腥尽数冲散。

    沈石原本是想要立刻离开这里,但是在往出林的方向上走了一小段路后,他却停下了脚步,沉默地思索了一阵之后,他又转过身子,向密林深处走去。

    茂密的树木与灌木丛中,渐渐出现了了一些弯折断裂的痕迹,那是森林与大雨还没有掩盖过去的昨日伤痕,沈石冷冷地看着这些痕迹,默不作声地向前走去,没过多久,就看到了昨日那一场生死激战的地方。

    殷红的血已被大雨冲掉,只有少数淡淡的痕迹还顽强地残留在这里,林间空地上,一动不动面目全非的钱义,则是匍匐着趴在地面上。

    沈石慢慢走了过来,微皱着眉头看着这周围的景象,这些年来见惯了流血生死,他早已不会再惧怕这些死人尸骸,有的只是厌恶而已。

    只是虽然厌恶,但心思慎密的他却是知道,这一场激斗的手尾还是要尽量抹去。钱义并不是一个普普通通死了也无人过问的散修,他的出身是一个正经的修真门派玄剑门,并且在玄剑门的背后还有一个势力极大实力极强的靠山天剑宫,同样名列天下四正之列,就算是面对凌霄宗,天剑宫那边也不会有丝毫的弱势。

    这样一个强大的势力,绝不是他可以招惹的。

    杀掉钱义,他没有丝毫的后悔,但是尽可能的保护自己免招麻烦,也是应有之义。昨日听那南宫莹话里的意思,宗门那边应该已经知晓自己出现并派人前来接他。在经历了这么多风风雨雨的波折后,此刻的沈石无比怀念着当年在凌霄宗门下时,青鱼岛上的那些静心修行的安宁岁月,他比任何时候都更加渴望地能够回到凌霄宗去。

    在这之前,他一点都不愿有任何的意外发生。

    大雨冲刷掉了多数的血迹,模糊了地上几乎所有的足迹,这为沈石省了很多的事,不过最重要也是最关键的,还是眼前那具钱义的尸体。沈石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会,走上前去,抓住钱义的双臂,拖着他向密林更深处走去。

    只是走了几步之后,他很快发现地上留下了拖拽的痕迹,犹豫了片刻后,他咬了咬牙,却是一把拽起钱义的尸身,离开地面,扛在肩头,然后走向更加幽深的密林深处。

    一路走去,灌木荆棘和周围的林木越发茂密,渐渐地几乎没有落脚之地,过往不知多少岁月里,这里从未有人踏足过。

    小黑猪看起来倒是穿梭自如,皮糙肉厚也浑然不惧那些荆棘倒刺,一直都跟在沈石的身旁,沈石回头看了一眼,距离昨日那场激斗的地方已经颇远,站在这里被林木遮挡后,根本都无法看见那处地方了。

    他想了一下,还是继续向前走了一段路,直到完全藏匿在一个森林中心从无人迹出现的地方后,他才放下了钱义的尸体。

    冷冷地看了那个死人一眼,他右手轻轻一挥,一团炽热的火球出现在他掌心中,片刻之后,在他的催持下,火球落在尸体上开始燃烧起来。凝元境修士的肉身生前十分强悍,但是死后在失去生机同时灵气尽散的情况下,肉身会迅速地软化崩坏,在这个火球术的威力下,钱义的尸身很快就被烧成了灰烬。

    火光燃起又缓缓熄灭,倒映在沈石的瞳孔中,也像是两团燃烧的火焰,看着他化为灰烬后,沈石走上前挖掘土壤石块,盖在这些灰烬之上,假以时日,要不了多久这里就会和周围的森林融为一体,再也看不出丝毫的异常。

    只是动手之际,他忽然目光一凝,却是在灰烬中看到一个非丝非绸也不知是用什么材质做成的布袋,躺在残烬中竟然没有被烧化。沈石皱了皱眉,伸手过去拾起了这个袋子,翻转看了一下,便认出这布袋就是修真界中十分常见的储物袋,昔年他小时候在阴州西芦城内的天一楼中,打小就见得多了,看起来正是市面上最常见的那一种。

    这种储物袋也叫如意袋,虽然名字上差不多,但与他当年在青鱼岛上临时买来用的小如意戒不同,如意袋其实已经算是一种正经的法器,无论是制作的材质与方法上都与小如意戒那种临时货截然不同。

    如意袋里固定的储物空间至少是小如意戒的五倍以上,并且这种空间十分稳定,轻易不会损坏,并能长期地维持下去,至少能保存数百年之久,所以在很多时候,如意袋都是鸿蒙修真界中修士的常备物品。

    不过既然是正经的法器,如意袋也和其他的法器法宝一样,需要灵力的催动方可使用,并且使用者的门槛,也正是公认的那一条,也就是凝元境。除此之外,一个如意袋的价格并不便宜,也并非是所有的凝元境修士都能拥有,至少沈石就还记得,当初自己小时候在天一楼中,就看到好些个道行已经修炼到了凝元境的散修,在店铺里看着柜台里的如意袋露出渴望的表情。

    只是想不到,这钱义居然身上也会有一个如意袋,看来背靠名门大派,哪怕只是天剑宫地下的一个下门,日子也是过得不会太差。

    沈石试着用自己的灵力往这个如意袋中探了一下,但如意袋却是毫无反应,沈石摇了摇头,在心底叹了口气,不到凝元境,真是一切都如蝼蚁一般,几乎什么事都干不了。

    随手将这个储物袋放入怀中,沈石又迅速处置了剩下的那些灰烬,用土壤与石块都盖住之后,站起身再看看四周,确认无误后,他便转身离开了这里。

    一路又走回到昨日激斗的那里,沈石又是一阵忙活,将所有自己看到的决斗痕迹都尽量抹去,虽然还有一些折断的树木枝干无法恢复原状,但沈石还是尽可能将这里布置成一副原来的样子,在这中间,他还在一处污水里发现了钱义昨日所使的那柄灵剑。

    手握剑柄拿起看了一下,只见剑刃锋利,入手轻柔,于剑柄处还刻着两个字:玄剑,沈石倒是知道一些大的修真门派里往往都有专门炼制法器的堂口,像凌霄宗内就有一个器堂,专一是炼制各种法器的。

    而眼前这柄灵剑,看起来像是玄剑门,又或是他们背后的天剑宫内类似器堂的所在,专门炼制出来相同规制的一批灵剑法器,这也是名门大派比散修强大的又一个地方,他们的门下弟子得到法器的机会,远比散修要来的容易。

    不过这一类规制相同的法器炼制起来固然简单的多,但威力上相对也比较普通,当然了,法器就是法器,法宝就是法宝,一旦掌握在凝元境修士的手中,那威力也绝对不可小觑,天底下不知道有多少散修,做梦都想得到一柄名门大派炼制出品的灵剑法器。

    不过眼下这东西,沈石却是无意留在身边,如意袋上并无什么特别身份署名的痕迹,放眼天下,拿出去谁也不会看出有什么异样,但是这一柄刻着玄剑的灵剑一旦被人看到,那就是招惹祸端的根源。

    沈石将这一处地方处置完毕,尽量将所有的痕迹都掩盖之后,又走向另一个方向,同样在另一处人迹罕至的林间深处,将这柄灵剑深埋在一处树下,从此以后,这柄灵剑就很难再见天日了。

    在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抬头看了看天色,透过枝叶缝隙的光芒,已然可以看到旭日升起。

    他没有再多耽搁,就这样带着小黑猪,走出了这片森林。

    当眼前的光亮重新亮起的时候,当那片原野、那条小河和那座不知名的村庄再一次出现在他视线里的时候,他轻轻地吐出了一口气,仿佛直到现在,这新的一天才真正的开始。

    他没有再去靠近那个村子,直接从林子边缘过了那条小河,然后带着小黑猪向那片原野前方走去,南宫莹曾经告诉过他,凌霄宗派来接他的人会在十日之后,于断月城中的三春楼与他见面。那么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快赶往那座名叫断月城的城池。

    微风从原野前方吹来,从森林里出来后一直有些郁闷怏怏不乐的小黑猪,看着眼前一片宽阔广袤的平原,看着到处青翠的草地与野花,顿时好像心情好了不少,开始四蹄翻飞,在周围跑动起来,不时地去追逐那些采蜜的蝴蝶野蜂,又或是到处闻嗅,在草丛里偶然出现的美丽野花旁,深深地吸气闻香。

    不知不觉间,它仿佛又是快活起来。

    看到小黑猪的模样,沈石兀自还沉重的心情也轻松了一些,在心里叹了口气,同时想到昨日那场激战的时候,心里也有几分隐隐的后怕。

    一个凝元境的修士,在道行实力上绝对是超过他的,别的不说,但是那柄灵剑若是当真斩下,在无法躲避的情况下,沈石绝对是接不下来。只是人生哪有那么多的如果呢?

    一个凝元境修士又如何,还不是……

    沈石的脚步忽地一顿,眉头皱了起来,心底隐隐想到了什么,昨日他的灵力施放出来的各种术法,连钱义这个已经修炼到凝元境的修士都会受伤,那是不是说,他的灵力,至少是在他眉心窍穴里那一团神秘而凝实汇聚的灵力,或许也可能是接近有凝元境的实力呢?

    他想了一会,从怀中拿出了那个如意袋,之前在森林中试探这个如意袋时,他用的是体内普通气脉中的灵力,如意袋对之毫无反应,而此刻,他缓缓催动了在眉心窍穴里的那些灵力,小心翼翼地再一次向这个如意袋中探去。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