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五章 隐忧

戮仙 第五章 隐忧

    制作符箓的符纸并不是寻常之物,因为要承载蕴含灵力的符纹与符阵,并在施放时爆发出相当于五行术法的威力,所以符纸本身的材质也必须相当强韧,所以所有的符纸,几乎都是用一些本身蕴含灵力的灵材制作而成的。

    这些制作符纸的灵材,多数都是一些灵草,更高阶的符纸因为要承载更强大的灵力,对材质要求更高,有时甚至会用到一些灵矿甚至罕见的珍品灵材,当然了,到了那种地步的符箓,在这个五行术法早已式微的年代里,只怕已是在鸿蒙诸界中绝迹了。

    但是既然制作材料是灵材,则符纸对修士来说,其本身就有一定的价值,就算自己用不着,但如果手头“偶然”得到一些符纸,也自然能够找到商家愿意收购的。五十张的符纸,哪怕是最普通的只能制作一阶符箓的黄符纸,对不少生活窘迫的散修来说,也可以说得上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沈石若有若无地感觉到了身旁那有些异样的气氛,一时间心里略有几分后悔,心想自己毕竟是在妖界那边呆得太久了,虽然妖界危机四伏时常厮杀血斗,但妖族中人至少青蛇部族里的妖族,多数都是头脑简单的直性子,一言不合可以翻脸抽刀,却很少会有什么心计。在那样地方呆久了,自己的警惕心思似乎也弱了很多啊。

    当下他也假装不知周围那些修士异样的目光,与柜台后那面带惊讶之色的伙计匆匆算了一下价钱,一颗灵晶可买五张黄符纸,五十张符纸就是十颗灵晶,再加上两只碧桃木符笔各值一颗灵晶,朱砂又去了一颗灵晶,到最后沈石将这些所有的材料买下后,一下子付出了十三颗灵晶。

    身上的灵晶数目,瞬间去了一大半,这感觉实在有点不好,也让沈石心里颇有几分肉痛,不过怎么说呢,这也是无法之事,若无防身之技,谁知道自己会遇到什么事,真要面对敌人但手头却没有符箓的时候,沈石是决然不想看到这种情况的。

    被人以窥探的目光从旁关注,这并不是一种舒服的感觉,所以沈石在买下这些灵材之后,也就没了继续闲逛的心思,拎着那伙计递过来装着制符材料的布袋,便转身向神仙会商铺外头走去。

    按理说,他此刻身边暗藏了一只如意袋,只要顺手往里头一放,就不用再一直提在手上了,既简单又方便。不过沈石这时已经多了几分警惕之心,同时也想到自己终究还是炼气境的境界,在这修士云集的地方万一被人注意到,自己不到凝元境却能使用如意袋,只怕会惹上不小的麻烦。所以干脆就装着什么都没有,直接拎着出了神仙会的大门。

    在他身后,那几个修士神色各异的看着他的背影渐渐走入人群离开,有的面无表情走开,有的则是露出几分羡慕嫉妒之色,不管怎么说,能够有这份财力购买符箓灵材的修士,这身家必定不会太过窘迫潦倒,否则的话,你一个连日常修炼的灵晶都保证不了的散修,又怎能去妄想染指这等耗费资源心血无数的符箓败家之道?

    这小伙子年纪轻轻,居然有这等身家,看来不是出身宗门子弟,就是修真世家的嫡系传人了罢。

    人跟人,真是没法比啊……一时间这个老掉牙的念头,在好几个修士心头上掠过。

    ※※※

    走出了神仙会大门,从拥挤热闹的人群里离开后,沈石向四周看了一眼后,又沿着这条街上走了一段路,中间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下四周,确定并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自己的时候,找了个空子走进路旁一处僻静的小巷,神不知鬼不觉地直接把那些灵材往腰间一抹,便迅捷无比地进了如意袋中。

    直到此刻,他才真正的算是松了一口气,施施然走回到街上,看着长街上修士来来往往,眼睛微微眯了一下之后,想起自己还不知道十日后要与凌霄宗过来接他的师兄见面的三春楼在何处,眼下正好前去打听打听。

    想到此处,他便又往前走去了,一路上不停观望四周,并没有看到挂着三春楼牌匾字样的屋宅,随后干脆又找了一家路旁的商铺,进去问了一下那里的老板,那老板倒是热情,对他说出了三春楼的地址,原来这三春楼并不在这条热闹的长街上,而是在相隔了两条街靠着城北的那一处。

    沈石谢过那老板之后,出来按着商铺老板说的方向找了过去,走过了两条街道之后,果然在城北附近的一条路上找到了三春楼。

    这三春楼所在的街道比起神仙会所在的长街,在人气上显然要差了很多,不过还是能看到不少修士在这边走动,沈石回想起来,感觉这断月城中似乎修士的数量密集程度,要远胜过往在鸿蒙主界中的大部分人族城池。或许是因为在这偏远异界里,往往多有妖兽异族,危险处远胜鸿蒙主界,并不太适合普通凡人居住,但异界中往往也有各种灵材资源,却是吸引许多修士前往的重要原因。

    而三春楼看去是一间三层高的酒楼,外表倒也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沈石在这楼外走了一圈,记住了这个地址,便转身离开了。还有十日凌霄宗来人才会到达,一来在此就等无益,二来沈石心中多少也有几分隐忧,钱义并不是没有根脚的散修,相反的,他是如假包换的玄剑门弟子,真要往上追溯的话,连天下四正之一的天剑宫,他也能扯上关系。

    沈石并不后悔杀了那厮,但是当日通知自己来到这三春楼等待的正是玄剑门弟子与那出身天剑宫的南宫莹,虽说按理自己在林中已经处置了钱义的尸体,但是沈石还是不想就这样呆在此处。

    希望能一切顺利地返回凌霄宗罢。

    他心里这般想着,心情却还有忍不住有一些沉重起来,微皱着眉头转身离开。或许是因为看到了三春楼引起了几番心事,他心思有些飘忽忐忑,却是并没有察觉到在自己身后不知何时悄悄缀上了一个人影,远远地跟在他的后头,正是前面在神仙会中那个身材高大的修士。

    ※※※

    与此同时,那片森林之外的无名村落之中,几个玄剑门弟子重新回到了这里,为首的依然是耿成,同时当日搜捕灰蜥部族的另外两个玄剑门弟子傅俊、丁和办完了事,这时也回到了此处,倒是南宫莹的身影没有再出现。

    三人约莫是下午时分到达了这个废弃的残破村子,但是眼看着天色渐暗,黄昏将临,三人在村口处面面相觑,那个子偏矮些的丁和首先面带了不耐烦,开口抱怨道:“师兄,我们还要在这里等多久?”

    耿成皱眉,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旁边的傅俊也是脸色不善,道:“师兄,我也觉得咱们在这等着钱义,委实有点不像话,论身份,咱们三人都是他的前辈师兄,凭什么要我们三人一起等他,真有这无聊闲暇时间,我回断月城去修炼不是更好吗?”

    耿成脸色也是不太好看,没好气地道:“得了,别抱怨了。不管怎么说,这次出来做事,总是咱们师兄弟四个人一起出来的,师父既然选了我做领头之人,我就要当起这份担子。钱义这家伙虽然脾气古怪,我也看他不顺眼,但总是同门师兄弟,一起出来的,总要一起回去罢。”

    丁和撇了撇嘴,哼了一声道:“我看他那性子,还真是未必就把咱们几个看成是同门师兄弟了,整天独来独往的,见到妖族就跟不要命似的,一下子就红眼大杀特杀,也不管师父这次出门交待的话,是以活捉送往晶矿为重。”

    耿成叹了口气,道:“谁说不是呢,前头出门时师父也特地交待过他,当时咱们也听到了,他可是答应的好好的,谁晓得到了这断月城这边,他突然就变这样了。”

    傅俊抬头看了看天色,道:“师兄,这眼看天就要黑了,咱们还要等多久?”

    耿成脸上露出几分焦躁之色,来回走了两步,看来对那钱义也是很不耐烦,但偏偏又不能置之不理,恼火地道:“这家伙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只是查看一下有没有漏网之鱼吗,这能耽误多少时间,为何到现在还不回来?”

    三人在这里抱怨着,却又是无可奈何,眼看着天色渐渐还是黑了下来,这三位玄剑门的弟子脸色也是越发无奈,末了傅俊翻了个白眼,像是想要排解烦躁心情一般,对耿成问道:“师兄,那南宫莹不是和你在一起么,怎么今天没过来?”

    站在一旁的丁和眼睛一亮,凑了过来笑道:“咦,那位南宫师妹居然一直和师兄你呆在一起么,莫非……”

    “去去去,”耿成一挥手将这家伙推了开去,没好气地道:“南宫师妹毕竟是上门弟子,身份与我等不同,加上又是来此历练的,前头事情做完了,她不愿过来也是理所当然。而且……”

    耿成说到后头,神色间看着有几分犹豫迟疑,旁边丁和奇道:“而且什么?”

    耿成耸了耸肩,道:“我看那南宫师妹当日的神情,似乎对钱义师弟滥杀妖族的行径,颇有几分厌恶。”

    傅俊不屑道:“那家伙就是个疯子。”

    耿成瞪了他一眼,傅俊哼了一声,转过头去,旁边丁和关心的却不是这个,笑嘻嘻地道:“师兄,说真的,那南宫师妹年轻貌美,道行又高,这出身家世更是没的说,若你们果然有缘,却是一桩天大的美事。”

    耿成心中一跳,但随即苦笑摇头,道:“你们莫要瞎说了,南宫师妹那是什么人?天剑宫年轻一代弟子的佼佼者,更是南宫世家的天之骄女,这等人物,哪里是我们这些下门弟子能配得上的?”

    傅俊与丁和一时都是默然,片刻之后,都是无言地叹息一声。

    耿成摇了摇头,道:“好了,别想这些有的没的了,我看这天色已黑,钱师弟到现在还不回来,总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啊,我们进林找找。”

    丁和皱着眉头,抱怨道:“这么麻烦,我在这里等着行不行啊?”

    耿成伸手一拍他的脑袋,笑骂道:“一起去,别想着偷懒。反正这次我也看明白了,这厮就不是个能做事的料,以后再有这种出来做任务的事,我是决然不会再带上他了。”

    傅俊与丁和两人平日里都是与耿成交好的,闻言都是笑了起来,一起点头称是,心情也好了一些,三人嬉笑聊着,一起慢慢走近了那片林子,寻找至今不见身影的钱义去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