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六章 住宿

戮仙 第六章 住宿

    断月城中是有客栈的,并且不止一家,档次有高有低,不过针对的客人基本上都是来往的修士。至于价钱嘛自然也是各不相同,普通一些的一颗灵晶住三天,最高级的三颗灵晶住一天。

    价钱相差这么多,这客栈的环境自然也是天壤之别,不过总的来说,据说城中档次最高价钱同样是最贵的客栈里,甚至每个房间都有一个聚灵法阵,对修士的修炼都能有几分助益,也算是一分钱一分货了罢。

    不过沈石如今囊中羞涩,自然对那等豪富修士名门弟子视灵晶如粪土的人才能住得起的高档客栈敬而远之,事实上,不管是在归元界还是鸿蒙诸界,一个很普通的现象是相当多数的散修,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幕天席地而居的。

    听起来颇有几分凄凉,但修真界的现实便是如此,散修多数修炼资源窘迫,最基本的灵晶都要精打细算用来保证修炼,哪里有钱去住宿客栈?而且普通的客栈里其实也就是一间屋子一张床,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顶多是安静一些罢了。

    至于风餐露宿,既然身为修士,这肉身自然也是锤炼打磨过的,总比凡人要强韧些,幕天席地睡在野外,其实也并非是什么大事,所以长久下来,散修多数都还是选择了现实的做法,少有人前往客栈居住,修真界中也多是见怪不怪了。

    至于沈石这里,其实本来按他现在的情形,随便在这城里找个地方对付几天,也不是不行,这几年在妖界里的生活,他也并没有真正地享过福。不过到了最后,他斟酌再三,还是忍痛找了一家客栈,当然,是最便宜最普通的那种,原因很简单,他买了一大堆的制符灵材,为的就是要制作符箓,而制符是如此精细而繁琐的事,当然是需要一个安静的所在。

    云来客栈,就是他最后决定住下的地方。

    这客栈的名字,当然取的就是“客似云来”之意,不过当沈石看到这间客栈的时候,只见这里人影稀疏,来往客人并不算多,却是和这名字有些差距的。不过人少一些更好,沈石此刻最想要的便是安静。

    当下他走进云来客栈,旁边自有伙计上来招呼,当他表明要住宿之后,另一边客栈老板也走了过来,热情地将自己客栈夸耀了一番,听起来云来客栈除了房间里没有聚灵法阵,其他的与城中最高档的客栈并无区别。

    沈石一笑置之,反正自己要的只是一间安静能制符的屋子,也就不去与这老板多计较,询问了一下价钱,果然还是城中最低价,一颗灵晶住三天。

    沈石估算了一下自己的时候,还有如意袋中那些制符灵材的数目,心想如果要把这些灵材都制成符箓,哪怕自己抓紧时间,但算上自己接下来还要的修炼及休息,怕是至少也要五六天才能做完。

    沉吟片刻后,沈石便先给了这姓何的客栈老板两颗灵晶,定下了六天的住宿时间,不过他付钱时多了一个心眼,也不去跟这老板讨价还价,就当做闲聊一般,说自己是近日刚刚来到归元界的一介散修,没什么见识,还请何老板将这归元界、特别是断月城这里的情况向他稍作介绍一番。

    这何老板也是一个修士,不过道行一般,也只在炼气境中,但他能在这断月城中开了客栈,这眼光见识自然不会太差,也看出沈石其实并非如他自己所说的那般只是一个普通的散修。

    真要是普通的散修,境界还只在炼气境不到凝元境的,想都不用想,十个中有九个都在城里城外的荒郊野外露宿呢。只是何老板是打开门做生意的,沈石身份或有可疑,与他言辞不符,但是这与自己又有什么干系?所以到了最后何老板也是笑呵呵的详装不知,在帮着沈石住下并带往住宿房间的路上,与他客客气气并粗略地将这周围附近的情形对沈石说了一遍。

    原来这归元界,按照鸿蒙诸界中的地理位置,算是三层界。所谓这二层界、三层界的名号,其实也很简单,众所周知鸿蒙世界的重心所在,乃是广袤无垠浩瀚无边、至今都尚未完全探索清楚的鸿蒙主界,而鸿蒙一百零八界中,来往各界通行的主要方法,便是上古流传下来的那些金胎石所构的上古传送法阵。

    鸿蒙主界上,一共有三十三处上古传送法阵,是所有界土中最多的。多年以来,人族便以鸿蒙主界为中心,凡是通过一处法阵传送能达到的异界,称为二层界,中间要经过二层界上再去另一个上古传送法阵传送,才能到达的界土,则为三层界,以此类推下去,都是这个道理。据说鸿蒙诸界中,最偏远的界土,要足足传送过六个异界才能到达,也就是七层界了。

    要知道,每一个界土中的上古传送法阵,并非都是聚在一处,哪怕是传送法阵最多的鸿蒙主界,在天鸿城外那个著名的阵岛上,一共也只有十七座上古传送法阵,还有十六座则是零落散布于鸿蒙主界广袤的界土之上,并且毫无规律可言。

    而要从鸿蒙主界到归元界,确切地说,如果是凌霄宗来人想到归元界断月城接沈石的话,就必须先从海州流云城中开始传送,先是一路传送到天鸿城外,再去阵岛,然后从中间一座上古传送法阵前往黑河界,再横穿黑河界整个界土,前往另一个上古传送法阵,才能到达归元界。

    沈石也是听到此处,才总算明白了为何凌霄宗派人过来需要花费整整十日的漫长时间,总归是鸿蒙诸界实在是太庞大了。说起来,这还是多亏神仙会多年以前有天纵之才参考上古传送法阵,从中悟出了人族自行设置的那些短距离传送法阵,只要肉身强横能够扛得住那些压力,短时间内便能在鸿蒙主界上横跨千万里,不然的话,那花费的时间哪怕是道行通天的修士,也要头痛无比。

    说着这些话语常识,何老板眼角余光也偷偷向沈石瞄了一眼,见他一副若有所思带了几分醒悟的样子,心里便是越发肯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测,暗暗冷笑,心想这归元界在这条传送路线上,就是鸿蒙主界往黑河界再往归元界的尽头,并没有再通往更深一层界土的上古传送法阵了。

    若果然是路过来到此地的散修,自然也只能是从鸿蒙主界再往黑河界这条路过来的,哪可能对此一无所知,他只是稍微不动声色地讲了一段话,便看出沈石之前的马脚来。

    不过还是那句话,沈石究竟有何隐秘,对他来说根本没有意义,反正他赚的就是这些客人住宿的灵晶而已,其他的也懒得管那么多。

    接下来他也不隐瞒什么,又将断月城这里的情势跟沈石粗略讲了一遍,当沈石走到自己特别要求要清净没人打扰的那间屋子时,他也已经从何老板的嘴里,对归元界包括断月城附近的修真界,有了一个大致的粗略印象。

    归元界在鸿蒙诸界中,算不上特别有名的一界,事实上如果单论在鸿蒙修真界中的名气以及人气的话,归元界得排到颇为靠后的位置。不过归元界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这个界土中相对安宁一些,并没有什么特别凶悍强大到可怕逆天程度的恐怖妖兽,并且界土上环境也还算不错,十分适合人族居住,加上毕竟是不小的一界,荒郊野外总有各种妖兽,灵草灵矿等等,这些都是修士修炼中所需的资源,所以前来这偏僻一界的修士,也是为数不少。

    至于这断月城,算是归元界中有数的几个大城之一,也是来到归元界这里的众多修士特别是散修重要的聚集点之一,所以人气在归元界中着实不错,甚至连神仙会也在这城中开了一家分店,也是由此可见一斑。

    本来这断月城里虽然修士众多,但多是散修,也并没有什么特别强大突出的势力,早前本地倒有两个小的修真门派,不过实力也是普通,虽然比散修还是要好许多,但相对来说行事也算规矩,所以断月城这里总的来说,修士们还是相安无事。

    不过这种局面在一年前突然发生了一些变化,那就是鸿蒙修真界中鼎鼎大名的四大名门之一的天剑宫旗下一个下门玄剑门,突然派遣不少弟子前来此处,并且在这城中购买地契屋宅,划了老大一块区域,竟是一副打算长久驻守的样子。

    这样一个门派,哪怕仅仅是天剑宫的一个下门,但实力一下子就压过了断月城本土的势力,也瞬间打破了这里原本的平衡。原先那两个小门派,自然是不敢与实力远胜自己并且背后还有天大靠山的玄剑门去作对,也就只能默默让出了断月城龙头老大的地位,同时私底下对玄剑门这样的门派,为何突然对断月城这种往常只有散修才会过来碰碰运气的地方产生兴趣而猜测不已。

    时间久了,玄剑门在本地站稳了脚跟,再加上平日一些动作迹象,这其中的端倪倒是渐渐被人知晓,原来在断月城城西一处卧虎山中,玄剑门不知从何得知,居然在那山脉深处发现了一条灵脉。

    众所周知,灵脉便是天地灵气汇聚一地,进而凝成灵石的福地,也是天底下所有修士向往而梦寐以求的神奇所在。不过似这般等若是天然不停产出灵石的所在,天然便是修真门派的根基,甚至可以说,天底下几乎所有的修真门派,只要是有一定实力的,几乎都是占据了一处或大或小的灵脉,如此才能够稳定根基,进而发展壮大。而若是没有灵脉作为支撑根基,便等若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或许会因一二奇才而鼎盛一时,但时日一长,终归是不能长久传承下去。

    毕竟,灵石才是所有人族修炼的根本。

    这消息一旦传开,玄剑门来到这里的原因自然不言而明,不过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玄剑门早就将那卧虎山占据并严加看守,外人难以插手了,那两个本地小门派和众多散修,都只能后悔懊恼,空自哀叹。

    沈石这才算是明白过来为何玄剑门的人会出现在这偏远异界中,至于南宫莹的出现,显然也有天剑宫为下门站场以壮声势的味道,毕竟一条灵脉,虽然至今除了玄剑门外还没人知道其中的规模大小,但是既然能吸引玄剑门大举进驻这里,想必是有不菲利益的。

    得了这条灵脉,若是善加利用,对天剑宫或许没什么特别大的助益,但日后玄剑门的日益壮大乃至更上一层楼,却是指日可待了。

    沈石送走那个热情礼貌的何老板,关上房门,果然屋子里面很快安静了下来。他看了一眼屋内摆设,一切都是简单朴素,但该有的也都有了,显然那何老板虽然修炼道行一般,但在做生意上还算是有一套,沈石也没有什么不满意的。

    他走到桌边坐下,心中兀自想着刚才听到的那些消息,心里对那个玄剑门又不禁多了几分警惕,虽然明面上,自己与玄剑门并没有任何冲突,也不想去招惹他们,但是钱义的死,却似乎一直都悄悄横亘在那阴暗处,让人有些隐隐担心。

    真想快些回到凌霄宗里去啊。

    只要回去之后,或许就是一个全新的开始罢……

    沈石心中静静地想着,有那么一些盼望,不过片刻之后,他还是深吸了一口气,从如意袋中拿出了那些制符材料,一一摆在桌上。

    看着那些黄色熟悉却又有那么一点陌生的符纸,他淡淡地笑了一下,在脑海中,闪过了从小到大自己所描绘练习过无数次的那些阴阳五行,十种符纹。

    ※※※

    与此同时,何老板一路走了回来,正准备回到客栈大堂边自己那个柜台后头,继续算一下这个月的收支账本时候,看到前头自己的伙计又迎来了一位新的客人,看去也是一位修士,身材高大,容貌有点凶的模样。

    而这时从旁边听着,那修士虽然进来之后说要住宿,但与伙计说话时,却似乎眼神有些飘忽,不停看着周围的同时,话里话外似乎在试探打听着有没有另一个年轻人住到这里。

    何老板听了几句,便觉得这位打听的多半便是自己之前接待过的那位年轻修士了,看来,那年轻人的身上,果然有什么秘密么?

    看着仍然在套那伙计话的高大修士,何老板站在柜台后头,微微眯上了眼睛,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