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七章 何老板

戮仙 第七章 何老板

    哪怕是在妖界呆了三年,沈石对阴阳五行十种符纹的记忆,也并没有淡忘多少,甚至就算是在妖界的时候,他在空闲下来的时候,也会随意地拿起手边一些纸笔,甚至是直接拿起一根树枝,就在地上随便画上一些这些阴阳符纹。

    或许是一种从小到大的习惯,又或许是这样画上几笔,便能在心里安慰自己还记得当初的事。至于会不会被其他妖族看到的问题,沈石却是不担心的,事实上,与他交好的老白猴与石猪,都曾不止一次见到他画出的那些古怪又扭曲的符纹。他们也曾好奇地问过沈石,而沈石只是轻轻推说是随手乱画并无含义后,他们也就没追问下去。

    因为这些阴阳符纹,看起来却是很像是扭曲繁杂的鬼画符……

    不知不觉间,沈石又想起了老白猴与石猪,在桌边怔怔出神,过了一会之后,他才轻轻叹息一声,略微有些黯然地叹了口气。

    与他相比,小黑猪在进入这间客房之后,便老大不客气地直接跳到了床上,油光黑亮的身子在柔软的被褥上翻滚磨蹭了几下,顿时就喜欢上了人族这里的床铺,看去恨不得整个身子都陷入那些被子中,很快的就趴在床上没声音了,也不知是不是已经睡着。

    沈石向床上那边看了一眼,也没去管它,定下心来,静心凝神,然后现在一张普通白纸上试了试手,将那十个阴阳五行符纹一一描绘了一遍,画完之后再逐一审视了一番,然后眼中带了几分满意之色,轻轻点了点头。

    多年在这符箓一道上磨练的根基,在这一刻便体现了出来,十个扭曲繁复常人看了都头疼的符纹,他一口气画了出来,却是丝毫不错。

    心中有了底气,沈石拿开白纸,这一次取到面前的,便是真正的符纸了,鲜红的朱砂还有笔杆略带绿色的碧桃木符笔,也悄然在手。房间里一片安静,他的目光轻轻落在那符纸上,然后沉稳地落笔下去。

    细腻均匀的笔迹,在土黄色的符纸上慢慢勾出了玄奥的符纹,然后同一张符纸之上,数个符纹又组成了符阵,一一完好显现。当最后一笔勾出的时候,三个符纹组成的符阵便展现在眼前,这就是一张符箓的半成品了,只差最后一步灌灵,便能成为用处极大的五行术法符箓。

    沈石安静地提笔画着符,神色平静而淡然,如果此刻有精于此道的制符师在场观望,一定会惊讶于这个年轻人在画符上的天分与熟练,这一路描画下来,符纸一张接着一张的完成,沈石极少有停笔迟疑阻滞的时候,而描符出错的时候,更是少得惊人。

    整整两个时辰过后,沈石终于将这五十张符纸尽数画完,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转动了一下脖子,低头看着桌上那一叠符纸,满意地点了点头。那一叠符纸的数目,是四十七张,哪怕以沈石如此娴熟的笔法,也终究还是因为错处而报废了三张符纸,不过饶是如此,五十符纸而废其三,这已然等若是有数十年制符经验的大师傅了。

    接下来制符的步骤,就只剩下最后也是最关键的灌灵了,一般而言,到了这最后的时刻,因为种种原因失误报废的符箓,仍然还要占不小的数目,但沈石的心态却很轻松,因为根据过往的经验,因为那神秘的阴阳咒的关系,他对这最后的一步反而充满了信心。

    不过灌灵这一步,向来是以精细繁琐所著称,哪怕他有阴阳咒相助,也不可能做到大量迅速地制成符箓,只能慢慢地徐徐为之,他之前定了六天住宿时间,为的也是如此。

    沈石的目光扫过那叠黄符纸,轻轻拿起,根据其上不同符阵分开排列,目前他所学会的六种一阶五行术法在其中占据了多数,总共有三十四张之多,其中又以火球术、水箭术、岩刺术以及沉土术最得他的偏爱,每种皆有八张之多,而剩下的火障术与风捷术,平日里用到的时候偏少,所以干脆就一种只画了一张。

    而剩下的十三张符纸,他则是留给了从妖界学到的巫法,说实话最开始在符纸上描画这些巫符的时候,因为巫法的构成是那些奇异的五毒图案,与人族这里的符箓符纹大不相同,沈石心里多少也有几分担忧,不过一想到当初在妖界时,用巫符的方法他制成了五行符箓,那么今天倒过来,或许应该也没有太大问题。

    而事实果然也正如他想得这般,这巫法与人族五行术法之间,果然似有几分诡异的相通之处,那些奇异的十种黑白五毒图案在被画到符纸之上后,俨然便是严丝合缝,丝毫没有违和之感,看去只要是最后一步灌灵,应该就能制出完美的巫法符箓了。

    这其中给人的感觉,似乎总有些怪怪的,不过沈石一时半会间也想不了那么多了,如今他所学会的巫法,除了那张兽皮最后记载的那种召鬼异术,其余平常能用到的一共有四种法术,便画了虚灵术与蚀肤术各三张,血毒术与腐烂术稍多一些,各画了四张。

    一应准备皆已做完,沈石也是松了一口气,将桌上这些灵材收拾好放回如意袋中,这间屋子里很快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就算是客栈的何老板走进来,也看不出之前沈石曾在这里做过些什么。

    沈石转过身子,来到床榻边坐下,目光在那些稍显凌乱的被褥中扫过,找到了把自己埋在柔软被子底下舒舒服服酣睡的小黑猪。看着它睡得如此香甜的样子,沈石嘴角也是掠过一丝温和的笑意,伸手轻轻摸了摸它的脑袋。

    小黑猪虽在睡梦之中,却好像也感觉到了什么,两只小耳朵动了两下,脑袋在沈石的手掌心中还磨蹭了一番。

    沈石笑着摇摇头,不去管它,盘膝在床上坐好,沉吟片刻后,伸手在如意袋口轻轻抚摸了一下,当他再抬手的时候,一点微光亮起,那是一颗闪烁着柔和光芒的灵晶,正安静地躺在他的掌心。

    沈石静静地看着这颗灵晶,眼中掠过了一丝复杂的神色。

    三年了,整整三年的时间,他因为找不到这些美丽却至关紧要的小石头,被硬生生压制在炼气境高阶的境界,距离凝元境那道最重要的门槛仅仅只有一步之遥,却始终只能无奈地徘徊在外。

    那种感觉,那种滋味,没有经历过的人,真的是很难了解与体会。

    不过幸好,眼前这一切似乎终于回到了正轨,自己未来的路,仿佛又一次展露出了光明。

    他微笑了起来,怀着几分期待与希望,将这颗灵晶紧紧抓在手中,然后闭上了双眼,时隔三年之后,他又一次开始了修炼。

    ※※※

    断月城中,修士来来往往,天地之大,谁也不会特别在意一个年轻人的去向踪影,至少目前看来,这座城池依然安静,如平日一样耸立在原野之上,度过了一天又一天平静的日子。

    六日之后,也就是这一年的九月十六日,这个日期还是沈石从这客栈老板的口中问到的,沈石终于完成了全部四十七张符箓的灌灵,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到了最后这所有的四十七张符箓,竟然只有一张岩刺术符箓在灌灵时发生意外失误了,其余剩下的所有四十六张符箓无一失败,全部灌灵成功。

    如此惊人的成功率,连沈石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要知道当初在青鱼岛上制符时,他虽然成功率也相当高,当在灌灵这一步的时候,也决然达不到如今这种地步,而细思之后,唯一的原因,他也只能归到在妖界学到的第二卷阴阳咒咒文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毕竟还是好事,沈石甚至心中有些隐隐自得地想着,就算以后穷困窘迫了,光靠卖这符箓,因为也能保证自己修炼所需罢。

    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确认没有重要之物落在房间里后,沈石便带着兀自对那床铺有些恋恋不舍的小黑猪,下楼来到了客栈大堂上,与那个站在柜台后的何老板结清费用,然后随口向何老板打了个招呼,便准备离开了。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何老板却突然开口叫住了他,沈石转头看向他时,眼中带了几分疑惑,却听那何老板微微笑着,一边示意沈石靠近柜台,一边压低了声音,轻声道:“这位公子,我这里有一件事,你或许是想知道呢。”

    沈石站在柜台边上,微微皱眉看着何老板,只见这位何老板笑容亲切神色温和,看去并没有什么异样之处,沉默了片刻之后,沈石点了点头,道:“请教,愿闻其详。”

    何老板微微一笑,道:“六天前,您刚住进本店后不久,就有那么一个人也进来此处,跟本店的伙计说了一些话……”说着,他便口齿清楚地将六天前那个高大修士询问伙计接机套话的那些言辞,一一复述了一遍。

    沈石沉默地听了下来,当听到何老板口中复述的那个修士想要找的人的外貌形容时,他的脸色开始变得有些难看,同时眼中也隐隐掠过一丝忧虑之色。何老板做这客栈生意,道行就算没有多高,但这观颜察色的本事那是早就炉火纯青,沈石眼底那点异样很快便被他看到眼中,顿时心中大定,但面上却还是原来那副表情,微笑而平静。

    沈石听完何老板的复述之后,沉吟了片刻,拱手道:“多谢何老板告知,此事对我颇为重要,却不知当日那个前来问话的修士是个什么模样,呃,在他身上衣物,又……可有什么特征么,比如说是某个门派子弟的服饰?”

    他此刻心中忧虑担心的,自然是生怕那钱义之事东窗事发,玄剑门怀疑到了自己身上。虽说当日在那片森林里,他已经尽量抹去痕迹,但一来他又不是天天杀人的熟练凶手,难免会有所遗漏;二来天下之大藏龙卧虎,修真界里更是神通无数,玄剑门这等有根脚有实力的修真门派,万一有一些自己料想不到的奇功妙法能查找尸骸寻觅凶手,却是谁也不敢否定的可能。

    如今之计,自然是先赶快问问那追踪而来的修士到底是什么身份,千万别是玄剑门弟子就是了。他这里心中担忧着急,望向何老板的眼神中便多了几分急切,只是这个时候何老板却是淡淡笑着,不知为何,好一会儿居然一言不发,就是那样面带着几分亲切而诡异的笑容,看着沈石。

    沈石眉头皱起,急切之色缓缓隐去,默然片刻后,他眼中掠过一丝犹豫之色,但最后还是摸出了一颗灵晶,轻轻放在柜台桌面之上,轻声道:“请何老板教我。”

    何老板手臂一扫,像是擦桌子一般,轻轻巧巧地就将这颗灵晶抹了过去,随后开颜微笑着,对沈石将当日那高大修士的衣着容貌又细细形容了一遍。

    沈石仔细听了,感觉那人的模样似乎与玄剑门并没有什么关系,但转念一想,万一是玄剑门弟子微服潜行出来找人,这个可能性似乎也难以排除。几番寻思,总是难解隐忧,他心中也是多了几分烦躁,沉吟片刻后,最后还是决定这最后四天时间,自己干脆出城躲避一下,等到凌霄宗来人真的见上了,到时候有宗门为后盾,事情应该便会好办许多,大不了自己到时再见机行事吧。

    心念既定,他目光扫了一眼柜台后那笑容可掬的何老板,暗自有些肉痛那一颗灵晶,心想这灵晶也不能让他赚的太痛快了,便开口问道:“何老板,除此之外,我还想问问咱们这断月城聚集了如此多的修士,可是城外附近有什么宝地么?”

    或许是看在那一颗亮晶晶的灵晶份上,何老板这一次并没有再多生枝节,笑呵呵地对沈石简单明了地介绍了一番:

    “那自然是有的了,而且不止一处,出产各种修真灵材资源的地方,在这断月城周围方圆三百里地内,一共有四处。不过其中的卧虎山,如今已经是玄剑门的禁脔,其他散修是不能靠近了。剩下的还有三处,灰蜥林里多有灵草,鹰伏岭上多妖兽,还有一处地方是银月湖,那里水草茂盛,各种灵草灵材与低阶妖兽都有不少,是城中修士们平日寻找修炼灵材和各种资源都常去的地方。”

    沈石缓缓点头,一拱手道:“那多谢了。”何老板微笑回礼,沈石也就不再耽搁,直接转身走出了客栈。

    看着沈石的背影消失后,何老板脸上的笑容仍然未变,伸手捏了捏在自己掌心里的那颗灵晶,他沉吟了一下,随后独自走上了客栈楼上,一路走到另一间僻静屋子外,然后伸手敲了敲门。

    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人走了出来,身形高大,却正是六天前暗中追踪沈石的那个修士。

    只见这高大修士此刻看着何老板,脸色颇有几分难看,但何老板却是泰然处之,丝毫也未有惧色,能够在这修士云集的断月城中开一间客栈并维持下来,他背后又怎么可能没有凭仗,而那高大修士显然也明白这一点,所以虽然脸色不好看,但对何老板还是不敢做出什么过分举动,只是话语冷淡,道:“何老板,做事不可太过,到底怎样了,为何还不告诉我?”

    何老板微微一笑,道:“这位客人,你想要知道的事,我今天已经确实打听明白了,不过……”他缓缓闭上了嘴,笑而不语,只是看着那修士。

    高大修士眼角一跳,一阵怒意掠过,但不知为何到了最后,还是硬生生压了下去,咬了咬牙之后,他掏出了一颗灵晶丢给何老板,然后恨恨地道:“现在可以说了罢。”

    何老板哈哈一笑,接住灵晶,然后施施然道:“你要找的那个年轻人,今日必定出城,去的地方,十有八九就是银月湖了。”

    高大修士一挑眉,带了几分怀疑之色,道:“当真?”

    何老板转过身子,将手中灵晶轻轻一抛,又用手接住,一路走去,同时口中淡淡地道:“放心吧,他会去银月湖的。”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