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八章 无妄之灾

戮仙 第八章 无妄之灾

    九月已是入秋,告别了炎热的夏季之后,断月城渐渐凉爽起来,不过这对于在城中大多数的修士来说,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日复一日的修炼,一次又一次地引灵入体,慢慢打磨锤炼自己的肉身,修士的人生就是在这样不断的修炼中,渐渐改变了,离普通的凡人越来越远,在获得远胜于凡人的力量以及更加长久的寿命后,许多凡人所拥有的脆弱或敏感的感觉,他们也在无意中悄悄失去。

    没有了冷暖感觉,自然就不会太在意春夏秋冬季节的变换,也就不会再有伤春悲秋的伤感,不过有一点是例外的,虽然修士们的寿命会比普通的凡人更长,并且随着修行境界的提升,修士的寿数上限也会不断地增长,但是天底下所有的修士对时间的这一点上,却仍是看得极重。

    没有人不怕死的,特别是窥探到修仙大道一二奥秘,知晓了那些可以活得更久甚至传说可以成仙永生不灭的远景之后,千方百计地提升境界道行,便成为了世间所有修士的共同本能。只是天下修士无数,真正出人头地、在修仙大道上领袖群伦的又有几人?

    所谓天之骄子或是天才,归根到底,得天独厚的那些幸运之人,也仅仅只有极微小的一部分而已,大多数人,终究还是平凡的。

    但是平凡之人,未必便有平凡之心。自人族有修道之事以来,万年以降,这漫长岁月中人世间不知有多少沧桑,于修道一途上,更是有无数风起云涌,流传至今口口相传或是记载于书卷典籍上的故事,也是无穷无尽。凡人想要登天,这条路必定曲折艰难,但从中成功者,却也不乏其人。

    平凡的天赋,可以用外力去改变,天生万物造化玄奇,自然有天材地宝存于世间,那些有大造化者,有大机缘者,一步登天一朝成名的传说,至今在无数修士特别是人数庞大的散修群体中,一直都流传着。

    或许,下一个就是自己?

    所以历来修士特别是散修,少有困居一地闭门修炼的,一来是没有门派灵晶的支持,自然无法保证修炼;二来修炼所需的各种灵材资源,势单力孤的散修,也需要亲力亲为去荒郊野外寻觅。

    具体到沈石如今所在的断月城这里,其实道理也是一样的,在城池中聚集了许多的修士,每日里来来往往十分热闹,其中很多修士特别是大部分的散修,其实日子都是差不多的行程,从断月城出发前往周围几个盛产灵材的宝地,寻觅灵材猎杀妖兽,取得收获后再返回城中,然后在各种商铺里售卖出去,换回修炼所需的灵晶或其他物资,然后继续重复这样的日子,并在这个过程中艰难但坚韧地努力修行,慢慢提升着自己的道行境界。

    没错,散修的日子,就是这般的艰难,与那些出身名门世家或是名门大派的人修士相比,可谓天壤之别,但是这人世间,什么时候又曾经真正公平过呢?

    大概只能怪自己没投个好胎了罢,既然如此,也就只能期待这一世中,自己拼命向上攀爬,盼望着有出人头地的一天。

    所以当沈石走出断月城城门的时候,他也看到为数不少的散修或是三三两两结伴而行,或是形单影只独来独往,但是每个人出发的时候,神情间都是满怀希望充满期待的模样。

    看着他们,沈石忽然觉得自己的心情也好了不少,抬头微微眯眼,看着这个秋天天高地阔的原野,带着跟在脚边活泼兴奋跑来跑去的小黑猪,他也汇入人流,向远处走去,消失在人海中。

    ※※※

    出城之前,生性谨慎的沈石还是在城里又找其他人打听了一下,所得到的回答与那位客栈何老板所说的并无差错,断月城周围盛产灵材的几处宝地,确实就那么四个地方。

    带着小黑猪一路缓步走着,沈石在心中沉吟,他此番出城,主要原因还是有些担忧玄剑门那里,虽然还是不能因为何老板那几句话就判断玄剑门已经发现了什么并正要搜捕自己,但沈石实不愿在回归凌霄宗之前再闹出什么意外事情来,干脆就出城躲躲,反正只要再等四天就能与凌霄宗来人见面会合。真到了那个时候,玄剑门虽然势大,但还能大得过名列天下四正的凌霄宗去?

    话说,背靠一个特别强大的靠山,这感觉的确不一样啊。

    沈石心里暗自带了几分自嘲笑了笑,随后想着自己该去何处,既然出城,去附近那些盛产灵材的地方看看也就是顺带之举,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在回凌霄宗之前如果能带些灵草灵石或是妖兽躯体之类的灵材回去,应该也会有用到的时候。只要自己注意一些,别去招惹一些特别强横的妖兽或是去一些危险的地方,自然也就不会有太大的风险。

    按照何老板所说的四处宝地,卧虎山已经被玄剑门占据,如今沈石躲的就是这个门派,自然是敬而远之;灰蜥林听那方位,似乎就是之前与钱义决死搏杀的那个地方,也是不能过去的;鹰伏岭地势险峻多有妖兽,据说在四地之中最是危险,沈石考虑了一阵之后,还是放弃了,毕竟自己这数日里只是随便走走看看,消磨时间而已,没必要去冒太大的风险。

    那么剩下的最后一处银月湖,感觉倒是最合适的去处了。既然灵草出产,也有妖兽出没,地域也是颇大,只要不是深入大湖深处,按照过往那些散修留下的说法,外围的一些妖兽都是等阶普通的低等妖兽,应该也不算是特别危险。

    想到这里,结果已是十分清楚了,沈石也就没有太犹豫什么,带着小猪向银月湖的方向走去。

    这一路上,出城的散修人流渐渐分散,特别是从那条大路上下来,进入野草丛生茂密疯长的原野之后,许多散修彼此之间有意无意的都各自拉开了距离,不少人特别是道行看起来稍弱一些的修士,脸上渐渐都有了几分警惕之色。

    沈石走在这片原野上,自然也注意到了这般景象,微微皱眉之后,心底想到了这荒郊野外的地方,看来风险还不一定都来自那些凶横的妖兽啊。

    不过既然走到了这里,自然也没有再回城的道理,而且沈石心底对自己也有几分自信,毕竟是从妖界渡过了三年刀尖舔血的日子,加上有五行术法与如意袋中那几十张符箓护身,至少自保应无大碍。

    一路走去,可以看出从断月城出来的修士,前往银月湖的人数是最多的,显然那边的环境最是适合修士探险及寻觅灵材,不过这片原野很是阔大,看起来为数不少的修士,散入原野中后,很快众人便越来越散,渐渐都看不到周围的人影了。

    沈石自然也无意与其他修士靠的太近,事实上这种分散反而更合他的心意。他这一身道行,境界上只是一般,虽然回归人界之后这六天,在客栈中他重新开始以灵晶进行修炼,但突破凝元境那道门槛显然并非一躇而就的事,至少他这几日中并没有感到有任何突破的迹象。

    相反的,或许是因为太久没有修炼的缘故,沈石在刚开始引灵入体的时候,肉身对灵晶中的灵力还有些许的抗拒,那感觉有点像当年他刚开始修炼时遇到的肉身反噬,带了几分痛楚,不过沈石坚持了一阵后,当肉身渐渐再度适应了灵晶,这感觉也就迅速消失了。

    或许,要等回到凌霄宗之后才能尝试去突破凝元境了吧。

    沈石心中这么想着,看了看周围,确实已经不见人影,只有小黑猪被关在客栈中数日,此刻到了这野外,看起来很是兴奋的样子,在草丛里窜来窜去。

    如此又走了一段路,沈石忽然觉得空气中湿气似乎大了一些,迎面吹过的风仿佛也多了几分凉爽,看来是距离那银月湖有些近了。沈石精神一振,虽说来之前他是想着随便看看而已,但真到了这种地方,出于每一个修士的本能,显然都对各种灵材有着天生的向往。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声低沉的怒吼声,猛地从前头荒草丛中传来,随即想起几声兵刃击打的声音,似乎有人正在搏斗厮杀。

    沈石的脚步一顿,站住了身子,眉头顿时皱了起来,看看周围,这一片地方应该还在银月湖的外围颇远处,怎么距离这般遥远,便有修士争斗起来了么?

    小黑猪跑到他的脚边,忽然抬起头向天空中嗅了嗅,然后歪了歪脑袋向前方忽地哼哼叫了两声。

    沈石低头看了小黑猪一眼,只见它叫唤的方向,似乎就是那争斗声音传来的地方。

    沉吟片刻之后,沈石摇了摇头,还是不想招惹麻烦,对小黑猪道:“我们绕个道吧。”

    小黑猪抬头看了看他,似乎有些不太理解的模样,沈石也懒得解释,带着小黑猪向旁边绕了个圈子,继续向前走去。

    只是才走到半路,本来那边争斗声已经小了许多,但是没想到过了一会之后,突然只听那方向上一阵骚动,人影闪动,一前一后的竟是又向沈石与小黑猪这个方向冲了过来。

    沈石愕然停步,转身看去,只见没过多久,先是一个高个散修冲了过来,样子狼狈,面带惊慌之色,一手握刀,另一手紧紧抓着似乎一根灵草的模样,一路奔逃而来。而过了片刻之后,另一个修士紧追而来,容貌枯黄面无表情,但眼中透着一股杀气。

    那逃跑的高个散修慌不择路,一眼看到面带惊讶的沈石站在一旁,身边似乎还有一只黑乎乎的奇怪小猪,也没想那么多,慌忙叫喊道:“救命、救命啊!”

    沈石对这两人都是素昧平生,也并不知晓他们之间究竟有何争执,哪里会掺合进去,闻言非但没有上前,反而后退了几步。

    那高个散修的道行明显不高,至少比身后那个杀气凛凛的枯黄修士要差一些,眼看就要被追上了,急切之下,也管不了那么多,却是一个急转身就向沈石这边冲了过来。

    沈石与在后头追杀的那个修士同时皱起了眉头,任谁也看得出,这家伙是不顾一切,为了活命看到谁都想先拉进战团,为自己争取一点活命之机。

    沈石心中也是掠过一丝恼怒,但此刻事急,也由不得他多想,下意识地就想要继续让开避开这莫名其妙的战斗的时候,小黑猪忽然对着那冲过来的修士又叫了两声,目光炯炯,却是盯着那修士手中抓着的那根灵草。

    沈石怔了一下,脚步略一迟滞,那修士已然逃到了跟前,同时脸上掠过一丝狞色,大步一跨越过沈石,却是猛地反手向沈石身子推去,意图将此人推到自己身后挡住追兵,至于这么做沈石是死是活,他却是根本不放在心上了。

    但就在这电光火石的时候,就在沈石双眼微眯,垂在身侧的右手掌心中已经无声无息地多了一张符箓的时候,突然一个刀尖猛地从这修士的胸口透了出来,顿时鲜血飞溅,洒落而下。

    那修士身子一颤,像是所有的力气瞬间消失了一般,踉踉跄跄走了几步,艰难地转身回头,指着背后那枯黄修士,嘶声道:“你……你就为了这一颗灵草……”

    那面色枯黄的修士走了过来,一把抽出插入他背后的刀刃,又是一脚将他踹翻在地,然后抓住他的手掌,掰开手指,将那灵草抢了过来,面上露出一丝凶狠的狞笑,冷冷道:“正是,你的命都比不上这一根灵草!”

    沈石站在一旁看着这两个修士间血腥又**裸的厮杀,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这是他平生第一次真正看到在荒野之外,修士间激烈而又残酷的竞争,生死不过只在一线之间,相比之下,自己过往在凌霄宗青鱼岛上的日子,实在算是安逸之极了。

    这眼前的一幕,与自己在那妖界三年里看到的妖族之间厮杀争斗,又有什么分别?

    杀掉了那个高个修士,后头这个枯黄修士抢到了灵草之后,并没有就此罢手,而是就当着沈石的面,肆无忌惮地直接开始搜身,随后零零碎碎地又找到了几颗灵晶,但除此之外也就没有其他的灵材了,由此可以想见,前头那高个修士应该也就是个窘困潦倒的失意散修。

    将那几颗灵晶揣入怀中,枯黄修士缓缓站起身来,转身看着沈石,在仔细打量了一番这个年轻人之后,确定了这个此人也不过只是个炼气境修士后,也不知是杀性已起,又或是为了杀人灭口,他那冷漠的脸上慢慢又露出了狞笑,看着沈石就如同看着一只待宰的肥猪,提起了手中刀刃,点点鲜血,兀自从那刀锋上滴落下来。

    原野上的风轻轻吹过,带着几分湿润气息,却不知为何让人觉得有一丝淡淡的凉意。沈石冷冷地看着前方这一幕,看着那个杀意毕露、虽然素不相识却面露凶色的修士。

    或许,这才是他过往所不知的,那个修真界底层真正残酷的另一面罢。

    他望着那个杀意横溢的修士,忽然淡淡地笑了一下,然后平静地道:

    “你也想杀我?”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