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十一章 厚甲

戮仙 第十一章 厚甲

    幽静的密林深处,到处都是苍翠的树木野草,茂密的枝叶挡住了天上温和的阳光,只从缝隙间透下点点碎阳,照亮了林间地方,也落在那一行数人的身影上。

    玄剑门三位弟子的脸色这时都很难看,在他们一侧的南宫莹也是秀眉微微皱着,看去心情也是不算太好,同时在她肩头之上,趴着一只约莫只有松鼠大小的黄色小貂,两只眼珠黑亮闪动,显得十分灵活,却是之前从未见过的。

    在他们几人身前的空地上,一棵粗壮的大树之下,地面已经被挖开了一个大洞,而约莫在两尺之深的泥土之下,此刻露出了一把灵剑的身影。

    虽然蒙尘,虽有磨损伤痕,但这柄灵剑依然闪着淡淡灵光,剑刃锋利,从这外表样式这几人就可以认出来历,更不用说在剑柄之上还清晰地刻着玄剑二字。

    林间的气氛有些凝重而僵冷,耿成沉着脸,俯身拿起了这把被埋藏在泥土中的灵剑,仔细打量了一番后,微微点头,但脸色越发难看,沉声道:“是钱义的灵剑。”

    玄剑门灵剑是师门所赐,玄剑弟子向不离身,同时对大部分玄剑弟子来说,灵剑几乎就是他们身上威力最强的灵器法宝,断不可能无端端掩埋于此。

    换而言之,灵剑在此,钱义失踪,那等若就是明摆着四个字——凶多吉少。

    耿成与傅俊丁和等人彼此对视了一眼,随即不约而同地转头看向南宫莹,南宫莹似乎也知道他们心中所想,轻轻摇头,道:“你们这批灵剑乃是天剑宫‘剑庐’所制,其后分发于三剑下门,我也是曾在剑庐修行,知道锻制灵材中有一种‘赤磷’,天生能散发一种微弱异味,正好能被小晶闻到,加上此地并无赤磷矿脉,这才能勉强找到这把灵剑。但是除此之外……”

    她轻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而趴在她肩头上的那只小貂似乎听到她叫到名字,抬头吱吱叫了两声,南宫莹转头看了它一眼,伸手轻轻摸了它一下。

    耿成默然,半晌之后才涩声道:“灵剑莫名被深埋于此,又与钱义师弟分开,看来钱师弟怕是遇到什么意外了。”

    南宫莹没有做声,旁边的傅俊与丁和两个脸上都是掠过一丝怒意,虽然之前他们与钱义的关系都是一般,但毕竟都是同门师兄弟,平日见面至少也会有点头招呼之情,如今钱义突然看着遇到不测,他们自然而然亦有几分同仇敌忾之气。

    “是谁干的,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动我们玄剑门的弟子?”

    丁和带了几分恶狠狠,咬牙愤然地道。

    南宫莹看了丁和一眼,没有说话,耿成则是一跺脚,对傅俊丁和两人道:“不管怎样,在周围再仔细找找。”

    灵剑既然在此,或许钱义应该也在不远之处,至于是死是活,也总是要有个结果才是。

    于是玄剑门三人分开,继续在这片林间仔细搜索起来,南宫莹却并没有上前帮忙,她一双明眸凝视着眼前那个大坑,看着坑洞内壁以及挖出的那些新土,沉吟片刻后,却是缓缓蹲下。

    两下的土层,似乎有些细微的差别,一些湿度疏松的地方,若不细看也难以分辨出来,或许就是前几日那个神秘凶手挖开泥土所致?她若有所思,然后低声道:“小晶,如果那人真的杀了钱义,为何还有大费周章地专门将这柄灵剑埋了,而且还是跟尸体分开埋放?”

    黄色小貂又是吱吱叫了两声,似乎在回应着什么,又像是随口叫唤,张开嘴巴打了个哈欠。

    南宫莹没去管它,沉思片刻之后,又是站了起来,环顾这片茂密的林间,似乎陷入了沉思。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杀了钱义之后,却没有立刻远走高飞,将尸体弃之不顾,反而会显得如此担忧后果,小心翼翼地想要掩饰抹去所有的痕迹呢?

    她的目光扫过这片森林,望向前方玄剑门那三个弟子前去搜寻的方向,隐隐带了几分探究,不过就在这时,突然前头丁和的声音猛地传来,大声喊道:“师兄,你们快过来,这里好像有打斗的痕迹。”

    南宫莹一挑眉,立刻向那边走了过去,耿成与傅俊二人更是急迫,比她更早一步赶到,只见顺着丁和所指,他们果然在一片林间空地上看到了一些断枝落叶和地上泥土翻腾滚动的痕迹,那一夜沈石与钱义在这林中激战,动静着实不小,虽然事后沈石细心遮掩过,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完全彻底地抹去所有痕迹。

    南宫莹看了看这块地盘,明眸转动,忽地咦了一声,走到旁边一根手腕粗的小树边,上面有一团焦黑痕迹,她凝视片刻,白皙的手指轻轻在半空中虚画了一下,掠起一点幅度,看过去就像是一团无形的灵力顺着她的手势,从空中飞来,穿过这颗小树边缘,然后轻轻摩擦了一下树干。

    她的眉头,慢慢皱了起来,眼中似有几分疑惑,低声道:“火球术么?”

    与此同时,旁边也很快响起了几声叫喊,是耿成等人也随即发现了几处施放五行术法后留下的残痕。不过在这之后,耿成等人面面相觑,面色神情都是古怪,要知道钱义已经是凝元境的道行,有他参与的战斗中,几乎是不可能出现这些低阶的五行术法的,别人施放了对钱义几乎没用,而钱义本身也不会施放,因为到了凝元境,他有比这些五行术法更强更有效的神通法术,比如那柄灵剑。

    难道这里居然是找错了,并非是钱义动手的地方?

    玄剑门三个人脸色都是难看,忽然只听那耿成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道:“前几日分开时,最后与钱义在一起的是那个凌霄宗的弟子,叫……叫什么来着?”

    旁边傅俊接口道:“沈石。”

    耿成点了点头,皱眉道:“要不我们去找他问问……”

    话未说完,丁和已经没好气地道:“师兄,莫非你以为那个才炼气境的家伙,能够杀得了钱义吗?用什么杀的,就靠那些五行术法?”

    耿成默然,随即也是苦笑摇头,显然连他自己也不太相信,叹了口气,便不再提起这事。只是就在此刻,站在一旁一直沉默的南宫莹忽然一皱眉,沉吟片刻后,却开口道:

    “不,我们还是去找一下此人。”

    “嗯?”耿成等三人都是惊讶,一起转头向她看来,南宫莹没有再多说什么,目光掠过周围那些五行术法残留的痕迹,眼中也是有些隐隐的疑惑。

    “吱吱吱吱”,却是她肩头上那只叫做小晶的黄色小貂不知为何,又叫唤了几声。

    ※※※

    银月湖畔,芦苇丛中。

    带着湿润水气的风从芦苇丛上空吹过,将这些淡黄轻柔的芦苇如同湖水一般吹得荡起了涟漪,而在“水面”之下的某处,沈石与小黑猪的前方,却是缓缓走出了一只眼露凶光的妖兽。

    灰褐毛皮,尖嘴小眼,口中露出两颗獠牙,发出低低的咆哮声,外表模样看着就像是一只硕鼠,但身躯奇大,差不多有一只大狗般的大小,最显眼地方是在背上有一个拳头般大小的肉瘤,随着这只妖兽的走动而微微颤动着。此时这只诡异鼠妖兽正恶狠狠地盯着沈石,目光不时地扫过他兀自抓在手上的那份白萝根。

    “灰瘤鼠!”

    沈石认出了这只妖兽的来历,微微皱眉,这种鼠妖算是二阶妖兽,动作敏捷,性子贪吃残暴,并不算是好对付的,而且此刻看它的模样,对自己手上的白萝根似乎很感兴趣的样子。

    想想也是,妖兽也并非全数都是蠢笨之辈,有些凝结妖丹的高阶妖兽更是开启了灵智,并且有不少妖兽都喜爱觅食灵草,因为灵草中蕴含的灵力正是他们天然喜爱的大补之物。

    只不过到了手的二品灵草,沈石可并没有丝毫想转让出去的意思。他手掌微翻,只见一个瞬间,白萝根便从他掌心中消失,已经落到了如意袋中去了。

    眼看那美味的白萝根陡然失踪,这只灰瘤鼠顿时暴怒起来,对着沈石怒吼了一声,也不管在半路上警惕地看着它的小黑猪,就向沈石这边扑来。

    小黑猪怔了一下,先是紧张了一下,但随即发现这只看起来十分凶恶的灰瘤鼠冲来的目标似乎不是自己,顿时松了一口气,然后迅速地掉头就跑,准备往一旁的芦苇丛中钻进去。

    不料眼前忽地一花,却是沈石不知何时掠了过来,脸上神情似笑非笑,一把抄起小黑猪,口中道:“听说你很硬的,别偷懒,去试试看。”

    说罢,也不顾小黑猪口中急促恼火而凄厉的尖叫声,随手一抛,却是将小黑猪直接向那只怒吼着扑来的灰瘤鼠丢了过去。

    一团黑影迎面砸来,灰瘤鼠吓了一跳,身子还下意识地退了一步,但随后便看清了撞过来的是一只看起来皮毛光滑油光发亮的小黑猪,连獠牙都没有,一副无害胆怯的模样,顿时咆哮了一声,张开大嘴便咬了过去。

    小黑猪吓得抱头大叫,声音凄切,在一旁的沈石眉头一皱,往前踏上了一步,心想难道是自己看错了,正想出手相救的时候,忽然眼角余光猛地看到小黑猪的身躯上忽地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灰暗光泽,肌肤皮肉之下,隐约有一块块巴掌大小的灰甲显现出来。

    沈石的身子一顿,停下了脚步,看着前方那只小黑猪,眼神中带了几分复杂情绪,似乎有些欢喜,却也有几分莫名的伤感与怀念,轻轻叹息了一声,低声道:

    “果然是‘厚甲’。”

    灰瘤鼠平日除了觅食灵草,更多的还是捕猎肉食,毕竟灵草数量不多,不可能时常找到。眼前这样一直黑猪,简直就是送上门的美食,当下毫不客气,一嘴就咬到了小黑猪的背上。

    只是入口的时候,那感觉却似乎与平日它咬到猎物时不太一样,没有那种深入血肉的痛快,反而感觉自己的獠牙像是陷入了一层坚韧无比的厚皮中,无论如何使力,竟然都不能穿透。

    灰瘤鼠大惊失色,往后跳了一步,瞪着这只抱头蜷缩在地的小黑猪,心想这是什么猪,这么坚韧厚实的猪皮真是平生仅见!

    小黑猪慢慢抬起了头,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第一眼赶忙转头向自己身上看去,只见猪皮上除了几道白痕,其他的居然什么伤痕都没留下。小黑猪也为之愣了一下,但片刻之后醒悟过来,顿时大喜过望,一下子回头对着那只灰瘤鼠,神气活现地嗷嗷叫了两声,一副得意洋洋有恃无恐的样子。

    这时,一道劲风从背后忽然刮来,沈石出现在小黑猪的背后,一脚将这皮糙肉厚连二阶妖兽都拿它没办法的小猪踢了出去,直接飞向灰瘤鼠,半空中小黑猪有些恼火地回头叫了一声,却只听见那个主人站在原地,手上燃起了一团火球,语带轻松欣慰,似乎十分高兴地道:

    “以后打架的时候,你在前面顶着,我在后面施法……”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