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十九章 黑剑

戮仙 第十九章 黑剑

    符箓?

    五行术法?

    短短的两个字,一句话,瞬间便让站在一旁在不久前也对南宫莹突然出手感到几分诧异的耿成等三人立时变色,几乎是在同时都想起了当日在灰蜥林中,密林深处那些虽然被着意处置过但仍然留下些许残痕的术法残迹。

    很明显,钱义临死之前如果有战斗的话,那么一定是有人用到了五行术法,而这个人是凶手的可能性更是极高,虽然在几个人心里仍然还有一个大疑问,便是炼气境修士的五行术法如何能伤害到一个凝元境修士,但是此时此刻,显然并不是去仔细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

    只听风声忽起,人影闪动,耿成等人一下子从周围包了过来,隐隐形成一个包围圈,其中的丁和更是直接掠至酒楼门口,将沈石的退路直接挡住了。

    而在场中,南宫莹冷冷地看着沈石,神色清淡但那股气势却是凌厉无比,一字一字地道:

    “可是你杀了钱义?”

    沈石的右手缓缓紧握成拳,那张水箭术的符箓被他渐渐捏成一团,蜷缩在手心之中。此时此刻,他只觉得自己一颗心仿佛真的要沉在谷底,周围这四个人无一不是道行远胜自己的名门弟子,其中的南宫莹更是深不可测,刚才若不是她收手,只怕那一剑就能要了自己的性命,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

    只是这个罪名哪里又是可以承认的,沈石看了看四周,只见耿成等人目光冰冷气势汹汹,若是可以轻易了解的事,他们又如何会这般大动干戈?

    事到如今,沈石也只能硬着头皮,咬牙摇头道:“不是,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南宫莹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缓缓收剑,眼中带了几分不屑之意,如今各种线索分明都指向此人,以她这般心境性情看来,敢杀不敢承认的人,实在毫无可取之处,甚至一时间都有些不屑于再与此人纠缠。

    她这里不再说话,旁边的耿成三人却是当仁不让,毕竟死掉的钱义也是玄剑门弟子,无缘无故就这么死在灰蜥林中,断然不能就此了结。所以南宫莹收剑伫立,不再说话,耿成却是带着傅俊、丁和逼了过来,同时冷笑道:“胆大包天的小贼,还不束手就擒!”

    沈石后退一步,脸色略显苍白,沉声道:“就凭着我会一手五行术法,你们便一口咬定我杀了那钱义吗?断月城中多少散修,会术法的有多少人,你们怎么不去问问他们?”

    耿成三人的脚步微微一顿,随即冷笑道:“砌词狡辩,当日最后只有你与钱义在那灰蜥林中,不是你还有谁?”

    沈石只觉得背后一片寒意,似乎连脊背上都被冷汗打湿,但是面上仍是大声道:“你们谁亲眼看到我杀他了?我说了当时我随后就离开那里,你们为何又是不信?还有,难道你们真的以为,我一个炼气境修士能够杀得了他吗!”

    这几句话问出来,耿成等人一时却是说不出话来,毕竟从头到尾,虽然找到些许蛛丝马迹,但真要仔细计较起来,认为沈石是凶手的最关键处终究还是他们推断心证,并没有确实证据,此番被沈石看着愤怒与几分绝望地反问几句,顿时让他们有些犹豫起来。

    其实最根本之处,就是在沈石的最后一句话上,按理来说,一个炼气境修士几乎根本不可能杀死一个凝元境境界的修士,这在修真界中已经差不多是公认的常识,毕竟一个还是只比凡人强健些的普通人,另一个却是已经真正踏上修仙大道,能够掌握灵气法宝各种道术神通的修真之士,这二者的差距可谓天壤之别。

    就算是耿成他们,真要说起来,其实直到现在,还是不太相信沈石能杀掉钱义的。

    只是就在他们犹豫的时候,站在他们身后的南宫莹忽然淡淡地道:“他一个人杀不掉,就没有同伴了吗?”

    耿成、傅俊与丁和三人登时醒悟,随即耿成冷笑一声,道:“休要再东拉西扯了,现在就随我们回师门,到了那里,自然有手段让你口吐真言。”

    眼看着玄剑门三人又再度逼迫过来,沈石咬牙道:“你们、你们难道就不讲理了吗?”

    在他背后,丁和哈的一声,一边逼来一边嗤笑道:“讲理,跟你讲什么道理?我们境界比你高,道行比你深,实力更比你强得多,用得着跟你讲理么?”

    沈石只觉得身陷绝境,无计可施,茫然不知所措,心想自己苦熬三年辛辛苦苦才从妖界回来,难道连宗门都回不去就要死在这里?绝望之下,他手上重新捏紧了那张符箓,无论如何,总不能真的束手就擒,同时口中最后挣扎一般,道:

    “你们别忘了,我是凌霄宗……”

    “去你的凌霄宗!”一声断喝,却是早就不耐烦的耿成在前头一声呵斥打断了沈石的话,只见他冷笑道,“杀了我们玄剑门的人,你还想怎样,先别说凌霄宗到底认不认你,就你这个炼气境的修士,在凌霄宗里又算什么?难道杀了人还想走?”

    声音落下,他已然到了沈石身前,探身出手,就往沈石胸口抓来。

    凝元境修士着意认真出手,威势与普通炼气境修士既然不同,瞬间便到了沈石眼前,沈石竟是避无可避,哪怕手中捏着了一张符箓,竟也是还未激发便被一股力量牢牢锁住自己的右手,无法释放法术了,片刻之间,便笼罩在耿成掌下,一把被抓住胸口衣襟。

    凝元境修士与炼气境修士之间绝大的实力差距,在此刻显露无疑,沈石在对方先行动手并留意他施放符箓加以防备的情形下,竟是几乎没有还手之力,眼看就要被耿成一招擒下。

    沈石心中掠过一丝绝望,而耿成脸上也看去像是松了口气一般,心中想着如此也能对师门那边有个交待了,谁知就在这时,忽然一个笑声从远处似乎从不知名处传了过来,随即前头忽地一声怪叫带着几分惊慌,站在后头的南宫莹忽然抬头,而在耿成眼前,却是随即猛地出现了一个黑影,直接向他脸上扑了过来。

    耿成大吃一惊,松手连退两步,同时伸手招架,但片刻后却看到那飞过来的竟是自己的师弟丁和,一时间愕然怒道:“丁和,你干什么?”

    话才说了一半,耿成便已经发现有些不对,那丁和整个人竟像是被人丢过来的一样,根本毫无自控之力,一下子就砸到他的跟前,发现是他,耿成自然不可能再去硬抗,否则一不小心就怕伤了丁和,只得大喝一声,双手用力去接住丁和。

    然而那丁和口中惊叫,身子砸了过来,随之而来的竟是有一股沛不可挡的巨力直接涌来,以耿成凝元境的道行实力,竟然噔噔噔连退七步,身不由己地从沈石身前倒退了回去。

    事起仓促,耿成等人包括沈石在内都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南宫莹忽然一声轻叱,身形掠起,手中那柄钱义的灵剑再度亮起,直接向沈石这边刺来,瞬间那剑芒漫天,再度如排山倒海般席卷而来。

    剑芒未至而剑意已到,沈石只觉得全身冰凉,竟是丝毫动弹不得,眼看他就要被这漫天剑影所淹没的时候,突然一声巨响,如九天惊雷落入凡间,天为之动地为之裂,风云滚滚八方齐震,整座三春楼在这一瞬间竟然都在索索颤抖,一道粗大无比的黑影从半空落下,正落在沈石身前,替他挡住了那漫天凌厉无比的剑影。

    那赫然竟是一把黑色的巨剑,落下之后直接刺入了厚实坚硬的地面,瞬间压碎了几块大石。这是沈石有生以来见过的最巨大的一柄大剑,巨剑有鞘,通体玄黑,犹如铸铁一般闪着刚硬冰冷粗粝的光泽,竟是比他身子还要高出一头左右,近乎长达九尺之巨,令人难以想象这究竟会是什么人才能挥动的巨剑?

    当这柄黑色巨剑挡在沈石身前之后,那宽阔的剑身并未出鞘,但已然似一堵厚实无比的铁墙一般护住了沈石,顿时让他从南宫莹剑势之下避开,情不自禁地松了一口气。

    而前方那铺天盖地灵力的剑芒,也在同一瞬间,刺到了这黑色巨剑之上。

    “咚咚咚咚咚……”

    怪异而刺耳的声音瞬间响起,如大雨倾盆而下又是铁匠疯狂打铁,回响在在场众人耳中,竟有一种令人窒息般的力量。然而在这南宫莹如狂风暴雨的剑芒攻击下,那黑色巨剑竟然丝毫不动,将这攻势尽数挡了下来,巍然如山不说,下一刻,一个人影霍然出现在巨剑身边,同样是挡在了沈石身前。

    沈石茫然看去,第一眼忽然只觉得眼睛一亮,似乎看到了什么倒映亮光,却发现身前这人什么样貌还未看清,却先看到了一个光亮无比的光头……

    然而这电光火石间,自己身前这个光头男子似乎手一挥,那漫天剑影忽然一凝,随即瞬间消散,随之而来的是一声轻喝,来自南宫莹却是带了几分惊意,她手中那柄钱义遗留的灵剑,在她手里发挥了比前主人更加强大威力的灵剑,此刻突然被巨力所撞,竟是一下子从中折断,啪的一声断成两截。

    旁边耿成等三人都是脸上变色,面露惊容,只有南宫莹虽惊不乱,非但没有畏怯之意,反而眼中战意瞬间高涨,一声清啸身形掠起,如鹤舞九天轻盈悠扬,与此同时,一道更灿烂更明亮的剑芒,从她手间再度亮起。

    没有漫天剑影,只有一柄秋水长剑,看着气势不如之前,但剑意之盛竟然更盛了一倍不止。整座酒楼再度颤动起来,似乎在这冰冷剑意的威力之下已经开始有些不堪重负,一道仅有尺许纯白的剑芒,凝练而出,非但是那些木梁门窗抖动不停,就连众人脚下的地面,竟然也开始出现了些许裂缝。

    这是何等的威势!

    这是何等的道法神通!

    此时此刻,沈石只看得目眩神迷,心底只剩下一个念头,天剑宫名列四正之列,实在是有过人之处,道法通天,并无虚言。

    看着半空中仅剩一道如长虹凝成的尺许白色剑芒,之前一直轻松地挡在沈石身前的那个来历不明的光头男子忽地也是一怔,似乎皱了皱眉。沈石这一刻从旁边看去,才发现这男子容貌居然颇为英俊,眉宇之间隐隐有一股意气飞扬,仿佛是一个天生桀骜不驯的性子,只是偏偏不知为何他头顶光亮无比的一个光头,却是又没来由地平添了几分怪异滑稽,将原来那种盛气凌人的感觉冲淡了几分。

    不过他这一次的皱眉,仍然很潇洒,很帅气,很英俊。

    然后这光头男子就这般微微皱眉着,道:“天剑宫,苍河剑式?”

    半空之中,那尺许剑芒忽然暴涨,如花开、如星碎、如烟花消散、如泉水喷涌,一道青苍大河忽然出现,凭空冲下,滚滚波涛飞溅而来,直冲向那光头男子。

    每一滴水,都是一柄剑。

    剑已无所不在,剑意已至巅峰。

    下一刻,便是万剑穿心。

    光头男子瞳孔微缩,脸色微冷,忽然间右手抬起,也不见他如何动作,然而那柄仿佛顶天立地般的巨大黑剑忽然就到了他的手中,很难想象一柄比人都高大都更长的巨剑,究竟要怎样才能使用,但是此时此刻,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到了。

    那柄黑色巨剑被他握在手中,仍未出鞘,但整柄巨剑被他抓着剑柄,就这样像是挥舞着一个绝大无比的巨大黑棍,以一种**裸甚至是蛮不讲理、极其粗暴的方式,直接向着汹涌澎湃咆哮而来的青苍大河砸了过去。

    “轰!”

    可怕的声音仿佛震动了魂魄,汹涌的灵力在这方寸间以一种令人震怖的激烈疯狂颤动爆裂着,青苍大河撞上了黑色巨剑,然后瞬间倒飞而回。

    而这柄黑色巨剑竟然丝毫未退,仍是直驱而上,半空之中,青光深处,响起南宫莹一声冷哼,身影倒飞而回,而那黑影隆隆而来,仿佛瞬间又盛大十倍,直欲毁天灭地,直接将那残留的青苍大河残影直接滚挟在一起,暴冲而上。

    “轰隆!”

    如天地初开的大响,震动四野,黑色一剑斩断一切,木倒墙塌,烟尘尽散,只有那黑色剑影冲天而起,破灭所有,一座偌大三春酒楼,从中断开,在令人惊诧的颤抖中,颓然倒去。

    天光照下,剑影散去,人人惊骇,这一剑之威竟可破楼裂地,直令人难以置信,而烟尘之中,巨剑返身再度插于已是粉碎一片的地面,那光头男子仍是面色淡然,站在沈石的身前。

    如一堵墙。

    坚不可摧。

    前方,玄剑门三人都是面色苍白,哪怕以他们凝元境的实力与眼界,也从未见过从此可怕的剑势道法,而半空之中,南宫莹缓缓落下,此刻她脸色略见苍白,嘴角隐隐有淡淡红痕,似乎在刚才一场战斗中已经受了几分暗伤。

    只是她此刻紧紧地盯着在沈石身前的那个光头男子,脸色竟是前所未有的凝重,明亮双眸看过那男子,最后落在了那柄黑色巨剑上。

    “开天魔剑!你是……”

    那男子回头看了沈石一眼,微微一笑,笑容俊朗而温和,然后转过头去,面对着前方那些人,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哈哈一笑,神采飞扬意气风发,仿佛什么都不在意,什么都未放在眼中,哪怕对面是玄剑名门,哪怕还有一个名列天下四正的天剑宫弟子,他仍是那般桀骜不驯,手扶巨剑,淡淡笑着道:

    “我姓杜,杜铁剑。”

    (我又忘了点发布按键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