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二十章 疏狂

戮仙 第二十章 疏狂

    尘土飞扬,那是酒楼被惊天一剑直接斩破的后果,有那么一刻甚至遮蔽了周围的景物,然而当烟尘平伏安静的时候,几个人影仍然站在那里。

    杜铁剑。

    这是那个手持黑色巨剑的光头男子轻描淡写般说出的话语,然后在一瞬间,在他周围的人都是脸色一变。玄剑门三位弟子脸上都是有些难以置信的神色,露出震骇的表情看着光头男子,而南宫莹也是在最初的震惊之后,却似乎立刻想到了些什么,目光随即却落在了站在杜铁剑身后的沈石身上,眼中露出思索之色,眉头紧皱。

    而在众人之中,沈石的惊愕丝毫也不比前头那几个人差了,从十二岁那年他拜入凌霄宗宗门开始,他在青鱼岛上修炼了整整五年,虽然还未得到登上金虹山正式登堂入室成为凌霄宗亲传弟子的资格,但对于凌霄宗门内的一些情况,包括特别出众的一些人物,他自然也是知道的。

    宗门之内,地位最高的当然就是那二十二位元丹境大真人了,到了他们那种境界道行,德高望重名动天下,那都是不屑说的。除了这些老人之外,凌霄宗年青一代同样也是菁英荟萃,英才辈出,光是有资格争夺接任下一任掌门大位的天才,就有五六人之多,其中有如今凌霄宗二号人物孙明阳长老的长子孙宏,有全宗都闻名一心苦修有疯子之名的百里绝,有名列“凌霄三剑”甘家收养的那位天才女子甘文晴,当然也有当日在青鱼岛上主持新人事务多谋善断道行高深的王亘。

    但是所有的这些人中,最出名的声势最盛最大的,却是另一个人,那就是位在凌霄三剑之首的杜铁剑。

    对于每一个凌霄宗门下弟子来说,不管是金虹山上的亲传弟子还是并未正式入门的青鱼岛外门弟子,杜铁剑都绝对是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在过往许许多多的故事传说中,这个男人的身上仿佛沾染了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光环,褒贬不一,毁誉参半。

    他是当今凌霄宗掌教真人岑怀远的大弟子,天资横溢,在修炼上的天赋据说高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年纪轻轻便一路破境势如破竹,直追门中年青一代里修炼多年的那几位前辈师兄,到如今宗门里已然公认年青一代光论境界的话,已经修到神意境巅峰的他与孙宏是最强的两个人,但是要知道,孙宏甚至已经生了个儿子孙恒,是沈石好友孙友的堂兄。

    然而同样也是这个杜铁剑,性子上却是疏狂不羁桀骜不驯,据说整个凌霄宗上下,除了掌教怀远真人还能让他老实点听几句话外,这家伙竟是谁都不放在眼里,看不顺眼的时候谁都敢骂,连凌霄宗二号人物孙明阳孙长老据说都被他当面骂过,更有甚者,有传言这位凌霄宗掌教真人一脉的大师兄,甚至胆大包天地骂过那位在宗门里地位至高无上、境界已达天罡境的师叔祖。

    不过这等秘辛之事,当然也是很难考证,杜铁剑也的确有那么几年突然销声匿迹,据说是被盛怒之下的怀远真人直接罚去了金虹山黑风洞里磨砺,日日被那冻血彻骨的阴风折磨。

    但是这一切,丝毫都无法掩盖杜铁剑这位凌霄宗天之骄子的光彩,日复一日,他的名声在宗门里,在整个鸿蒙修真界,都是越来越盛,不管门里门外,许多人都已然将他看做下一任掌教真人的第一人选。哪怕怀远真人平日在人前时常责骂于他,但是稍微眼光明亮些的,都能看出对自己这个大弟子,名动天下四正之一的怀远真人,却是从心底最喜爱的。

    这样一个人物,这般几乎可以说是凌霄宗年青一代重心所在的天才弟子,无论怎么看都与沈石自己是两个世界的人,却突然就这般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他的眼前,并为他挡住了前方玄剑门以及南宫莹的敌意。

    沈石只觉得自己的脑子,一下子有些转不过来了。

    而在前方,玄剑门耿成等三人脸色也是难看之极,他们身为玄剑门弟子,见识阅历自然不会太差,也理所当然地听说过杜铁剑的名头,对此人的来历身份心里有数,而刚才那一场出手更是证明了此人道行之高,实在是可畏可怖,简直比传说中的他还更厉害几分。

    但是此时在他们的心里,也同样回荡着与沈石差不多的一个疑问,百思不得其解:沈石这样无足轻重的身份,一个不过是炼气境的年轻人,甚至都算不上是凌霄宗的正式入门弟子,便是当真在外意外遇害了,凌霄宗也未必会认真追究,这也正是之前玄剑门三人敢如此强硬对待沈石的原因,说到底你终究只是一个炼气境的蝼蚁而已,说是凌霄宗弟子,其实较真起来还不算是的人物,为什么凌霄宗竟然会派杜铁剑这般人物来接他?

    这个疑问在众人心中徘徊着,然后就有人直截了当地问了出来,正是南宫莹,她从沈石身上收回目光,直视杜铁剑,道:

    “杜师兄,为何贵派竟然是遣你过来接人?这个沈石不过是炼气境,他身上到底有什么值得你们这般看重?”

    光头男子杜铁剑并没有立刻回答南宫莹的问话,而是转头看了沈石一眼,然后笑了笑,道:“有没有受伤?”

    沈石深吸了一口气,道:“没有。”

    杜铁剑道:“那就是现在就能走了?”

    沈石立刻点头,没有半分犹豫,道:“现在就能走。”

    杜铁剑笑道:“那你跟我一起回山吧,回凌霄宗去。”

    回凌霄宗去……

    这简简单单几个字,不知为何,突然让沈石心潮翻滚几乎有些难以自制,但是他终于还是压抑了那忽然激动的心情,再一次的,重重点头,道:“好!”

    杜铁剑看着他,将沈石眼底的那丝激动看在眼中,呵呵一笑,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我们走。”

    他这里与沈石说话旁若无人,哪怕刚才南宫莹向他问话,杜铁剑竟然也当做了耳边风一样充耳不闻,连沈石都隐隐有些咋舌,心想往日听说这位杜师兄性子狂傲不羁,如今一看当真是名不虚传。

    只是杜铁剑如此这般,南宫莹那边脸色登时便是沉了下来,她的家世身份,从小到大,便是在天剑宫这般名门大派里,也是被人众星拱月一般的地位,哪里受过这样的脸色,冷哼一声,却是身子一转,挡住了杜铁剑与沈石的去路,冷冷地道:“二位话都不说清楚,就想这样走了吗?”

    黑色的巨剑仍然还插在地上,似一根威风凛凛又刺眼的黑色大柱,杜铁剑看了南宫莹一眼,脸色平静,道:“有什么事?”

    南宫莹没有说话,身后的耿成深吸一口气,走上前来一指沈石,道:“他杀了玄剑门门下弟子钱义,难道不给个交待就想一走了之?”

    杜铁剑身子动都没动,连头都没转一下,道:“沈师弟,你可是杀了那人?”

    沈石默然片刻,平静地道:“没有。”

    杜铁剑点点头,对耿成道:“他说没有的。”

    耿成大怒,道:“他说没有就是没有吗?”

    杜铁剑眼睛微微眯起,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光头,似乎想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道:“就是这样。”

    耿成、丁和与傅俊三人都是同时大怒,激愤之下甚至忘了对此人的惧怕,一起踏上一步,怒道:“你们凌霄宗也是名门正派,就如此不讲理了吗?”

    杜铁剑“哈哈”一声大笑,摇手如拂去烟尘碎屑,云淡风轻浑不在意,笑道:“我境界比你高,道行比你深,实力更比你强得多,用得着跟你讲理么?”

    耿成三人同时一呆,这句话却是好生耳熟,随即想起不正是不久前耿成亲口逼问沈石时一时口快所说的话么,没想到报应的这么快,转眼就回到了自己身上。

    一时间耿成三人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然而杜铁剑才要带着沈石离开,却只见南宫莹踏上一步,再次挡在了他们身前,顿时眉头一皱,脸上带了几分不耐烦,道:

    “你们天剑宫的人也过来凑什么热闹?这是要为下门弟子撑腰吗?”

    南宫莹冷冷地道:“不是撑腰,是主持公道。”

    杜铁剑哈哈一笑,意似不屑,道:“谁的公道?”

    南宫莹深深看了一眼沈石,眼中掠过一丝复杂难明之色,道:“杜师兄,你乃是贵派掌教怀远真人的大弟子,一举一动都事关凌霄宗脸面。这个沈石杀害玄剑门弟子钱义的嫌疑极大,你这般不给交待就要带走,难道不怕天下人说凌霄宗仗势欺人么?”

    名门大派,有的时候名声与面子的重要,甚至过于人命,她这番话说出来,哪怕是杜铁剑脸色也是微微一变,看了她一眼,忽然道:“那钱义是什么道行?”

    南宫莹顿时一窒,片刻后耿成在她身后闷声道:“凝元。”

    杜铁剑顿时嗤笑一声,似乎连话都懒得再多说了,手臂一挥将那柄黑色巨剑轰然拔起,直接就向前走去,沈石紧跟在他身后。

    看着杜铁剑将那巨剑当棍子一般扛在肩上,肆无忌惮却是隐隐威势无比地走过来,耿成等三人都是脸色微变,情不自禁地向后退去,只有南宫莹却仍是站在原地不动。

    杜铁剑脸色一沉,喝道:“你这女子怎么这般麻烦?”

    南宫莹盯着他,脸色似有几分苍白,但神情中却多了几分骄傲,似乎在支撑着她不肯后退,淡淡一笑,道:“我叫南宫莹。”

    “南宫?”

    杜铁剑脚步一顿,看向南宫莹的目光里终于是多了几分异样神色,打量了她一番后,忽然道:“天剑宫的那个南宫?”

    “正是。”

    杜铁剑沉默了片刻,又道:“南宫磊是你什么人?”

    这个名字一说出来,玄剑门耿成等三人脸上都是露出敬畏之色,连沈石也是动容,因为这个南宫磊并不是普通人,他的名头极大,大到连沈石都曾经听说过。南宫磊就是当代南宫世家的家主,同时也是天剑宫的宫主,道行极高,据说也是元丹境的巅峰,乃是天剑宫最强的几位人物之一,这样的人物,在这些普通修士的眼中,自然是如雷贯耳。

    南宫莹道:“那是家伯父。”

    杜铁剑皱了皱眉,道:“那南宫雷?”

    南宫莹道:“正是家父。”

    南宫雷便是南宫磊的嫡亲弟弟,同样也是一位元丹境大真人,虽然声望道行比不上那位如日中天的哥哥,但在鸿蒙修真界里,同样也是跺跺脚就可以引发山摇地动的人物。有这样的伯父父亲,也难怪南宫莹身份地位与众不同。

    杜铁剑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

    沈石与玄剑门三人都不知道他说的原来如此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只是看他神色,似乎比之前的那种狂傲收敛了些,看到这幅情形,南宫莹的神色好看了些,耿成等人也松了口气,沈石则是心里有些发沉,但是心中虽有几分苦涩,他却生不出责怪这位杜师兄的心情。

    毕竟,那是站在鸿蒙修真界顶峰的一个门派,一个家族,一股庞大无匹的势力,而自己算什么,只不过是一个无足轻重的炼气境弟子而已。两相比较,如何取舍,简直不言而喻。

    南宫莹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微笑,虽然在她心里也有几分挫败感,如果可以的话,她从来不愿以家世压人,但是眼前那个叫做沈石的年轻人身上显然有着什么奇怪秘密,而杜铁剑身份也是非同小可,自己万不得已之下只能搬出了伯父与父亲的名头。

    不过她毕竟也是名门子弟,礼教周全,哪怕眼前杜铁剑似有缓和之意,她也没有得寸进尺的逼迫之意,反而是正色道:“请杜师兄看在天剑宫与凌霄宗万年交情的份上,容我们仔细询问一下此人,毕竟……”

    “我要带他走。”

    忽然,杜铁剑打断了她的话。

    南宫莹愕然抬头,道:“什么?”

    杜铁剑耸了耸肩,仿佛是一个习惯动作一般,再一次伸手摸了摸光头,道:“我出门前,老头子只交待了我一句话:无论如何,将沈石带回来。”他呵呵一笑,道,“既然老头子说得这么明白了,我当然要做到。而且……”

    他笑着看了看南宫莹,道:“你刚才说,你爹是南宫雷?”

    南宫莹只觉得他眼神有些不对,下意识地退了一步,但随即想起南宫世家的骄傲与声名,立刻站稳了身子,道:“正是,你想怎样?”

    杜铁剑仰天大笑,然后忽然脸色一沉,冷冷道:

    “你爹算老几?”

    “什么?”一时之间,所有人都被这句话震住了,就连沈石也是愕然无言,心里想着过往在凌霄宗里,自己听到的那些关于这位大师兄的传说实在是太客气了吧……

    然后还不等他反应过来,便看见杜铁剑大步向前走去,眼看南宫莹仍是惊怒交集站在那里不动,杜铁剑二话不说,手腕一翻,顿时只见黑色巨剑如擎天巨柱,轰然而起,向着南宫莹当头砸下。

    风声凄厉,瞬间震动全场,看去竟是毫不容情!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