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二十三章 自省

戮仙 第二十三章 自省

    入夜。

    长城之巅直入云天,虽是百丈,但站在城头向下望去,便只觉得长城内外屋宅楼阁皆如蝼蚁,月华洒落,星辉皎皎,如在仙境。有大风从远方海面吹过,几令人疑在九霄云中,飘然如仙,又或恐身如浮尘,随风飘出这阔大城墙,粉身碎骨。

    一轮明月升起,皎洁光明,于长城之上看去,仿佛竟比平日所望大逾十倍,如巨大之光轮,伸手可及。

    月照人影,人在月中。

    而恍然之间,回头偶望,又只见长城之下,天鸿城中,虽是入夜时分黑暗降落,入眼处却是万家灯火,煊赫光亮,一望而无际,光华挥洒无穷无尽,绚烂无比,繁华不输白昼,这宏伟巨都,仿佛竟从不入眠。

    一声略带慵懒与满足的轻叹,在沈石耳边响起,杜铁剑的声音淡淡传来,道:

    “这上头的是‘长城揽月’,下面是‘不夜之城’,同样也是天鸿十景之列。”

    沈石点了点头,嘴里情不自禁地赞叹出声。此时他与杜铁剑却是来到了长城之上,在这百丈高墙之巅,领略了一番天鸿奇景,可谓是大开眼界。

    傍晚时分,杜铁剑去那个偏僻小巷里买了一葫芦竹叶青酒后,看着天色两人是要在这天鸿城过上一晚,明日才能继续前往传送法阵一路再传回海州流云城了,于是杜铁剑便带着沈石上了这百丈高城。

    不过有一个出乎沈石意料之外的是,这长城高墙之上,在这夜深时分,居然还能看到不少人影,当然因为长城巨大无比,那些许人影自然而然便分散开来,彼此距离很远,看着远处那些人往往也是跟杜铁剑一般,随意地或坐或站,背靠城墙石壁栏杆,有的眺望当空明月,有的凝视城中灯火,还有的干脆就蜷缩于角落沉沉入睡。

    或许,那些人也有各自不同的际遇与心情罢。

    杜铁剑席地而坐,背靠石壁,看着天穹之上那一轮巨大明月,葫芦一抛又接住,呵呵一笑,往嘴里又是一大口,然后微闭双眼,半晌摇头,叹息道:“好酒啊……”

    随后他看了沈石一眼,笑道:“你要不要来一口?”

    沈石犹豫了一下,没来由的忽然想到了过往时候与老白猴喝酒的情景,心情微微一黯,但随即点了点头,道:“好。”

    绿影一闪,那碧绿色的酒葫芦丢了过来,沈石一把抓住,凑到嘴边喝了一口,片刻口一股清甜酒香仿佛从舌尖掠过,施施然直入喉管,暖洋洋中,却又有一丝清凉冷意,令人心头一跳,其中滋味,酣美而难言表。

    沈石走到杜铁剑身边,将酒葫芦还给了他,笑道:“这酒当真是好滋味。”

    杜铁剑哈哈一笑,似乎看到沈石也喜欢喝酒,连他自己的心情也更高兴了一些,用力一拍沈石肩膀,笑道:“不错吧,我看上的美酒,那都是没有差的。可惜就是这等好酒,天底下也只有天鸿城这里才有,等明天咱们回山之后,就有一段日子喝不上喽。”

    说罢轻轻摇头,看着颇有几分遗憾之意。

    在他们两人身旁,杜铁剑那柄黑色巨剑随意地倚靠在石壁栏杆边,而小黑猪不知何时悄悄走到这把巨剑旁,上下打量着,偶然还试探着伸出一只小猪蹄在剑身上这里碰碰,那里摸摸,似乎对这把黑色巨剑发生一点兴趣。

    杜铁剑又喝了一口酒,眼神中似有酣意,若有所思,忽然开口道:“沈师弟,你今年贵庚?”

    沈石道:“十九。”

    杜铁剑点点头,似在心算片刻,道:“唔,差不多,三年前你……失踪的时候,是在青鱼岛上最后一年吧,那时候的境界是?”

    沈石苦笑了一下,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平静地道:“和现在一样。”

    杜铁剑似有几分意外,转头看了他一眼,默然片刻之后,摆摆手道:“那些事以后再说吧,不过你现在境界确实低了,回山之后可得好好勤奋修炼才是。”说到这里,他像是想起了什么,顿了一下,然后淡淡地道,“这几年年轻一辈的弟子中,听说是连着出了几个厉害人物,很得门中长老看重,算算年纪,好像都是和你同年拜入山门的那一批新人呢。”

    沈石心头突然一紧,抬眼看向杜铁剑,却发现这位大师兄仰头喝酒,却是并没有继续在这上头多说的意思。尽管心中有所预料,但连杜铁剑都这么说了,想必这三年来,那些曾一起在青鱼岛上的少年天才们,都是勇猛精进了罢。

    他心中没来由的有些烦乱,隐隐的还有些沉重,又过了一会,忽然只听杜铁剑在他身旁开口叫了他一声,沈石从自己的胡思乱想中惊醒,答应道:“啊,什么事,师兄?”

    杜铁剑凝视他片刻,不知是不是沈石的错觉,又或是天上明月耀眼光华的倒影,有那么瞬间,杜铁剑的双眼竟亮的仿佛能刺透他的心底,不过转眼间那光芒便散去,似乎从未出现过一般,随后只听杜铁剑平静地道:

    “沈师弟,你怕不怕死?”

    沈石一怔,对这个有些没头没脑的问话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愕然看向杜铁剑,杜铁剑看起来似乎也没有一定要他回答的意思,笑了笑,喝了口酒,自顾自地说了下去,道:

    “生死之间,自有大恐怖,有灵之物皆畏之,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只是我们修道之人,除却天赋根骨灵材修炼之外,心性亦是不可或缺。怯弱者纵有天资绝世,灵晶万斛,也是走不了太远的。”

    沈石凝视着他,沉默了很久,然后轻声道:“师兄可是说我?”

    杜铁剑仰首望天,淡淡道:“这八日你我同行,多有闲聊,我虽不能断定师弟你天资如何,但只看你年纪轻轻却是博览群书,见识非凡,特别是在各种灵材辨识诸般见闻上,连我也自愧不如。这等天赋,实在罕见,若能修持心志,日后前途当更加远大才是。”

    沈石慢慢低下了头,没有再说什么,杜铁剑看了他一眼,淡淡一笑,闭上了双眼,没过多久,却是有一阵细细鼾声响起,却是沉沉入睡了。

    旁边的小黑猪转头看了这边一眼,似乎对这个睡着了还打呼的家伙有些不满,瞪了杜铁剑一眼,不过看来它似乎越来越喜欢这般黑色的大剑了,片刻都不愿离开,还是依偎在巨剑身旁。

    沈石安坐沉思,很久都没有入睡,最后更是缓缓站起,慢慢走到了那高大的城墙边上,凭栏远眺,只见远方夜幕之中,月光皎洁洒落人间,连那片茫茫海面,都仿佛变成了银白之海。

    我怕死么……我……怯弱么……

    沈石安静地回想着,杜师兄毫无疑问,是得到南宫莹回报天剑宫然后再通知凌霄宗的消息后,这才一路赶来的,在此之前自己和这位道行高深性子疏狂的大师兄并没有任何的交集来往,所以他对自己的印象,必定就是这几日的,准备来说,或许应该就是在断月城中他见到自己的那一幕。

    自己当时被玄剑门三人以及南宫莹围住的模样,真的有些软弱么……

    他的手掌轻轻摸过坚硬而粗粝的石砖,眼神平静而清澈明亮,安静地回想着,自省着。

    从十二岁那年开始,离家出走,与父亲生别多年,独自一人在青鱼岛上修炼,他自认为一直都是坚定自强,哪怕是那段意外到了妖界,但是三年之间,他小心翼翼地坚忍生存,面对妖界那等残酷的内斗厮杀,生死关头几番挣扎,无论是老白猴、石猪甚至其他的妖族,都没有说过他有贪生怕死的评语。

    可是大师兄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又或者,自己是什么时候忽然改变的呢……

    他的眼神慢慢有些暗淡下来,像是想到了什么,手掌不由自主地轻轻抓紧,也许……是老白猴和石猪吗?

    难道在看到了他们两个的死去之后,自己突然间软弱了下来,连自己都没发现么?

    沈石安静地站着,站在这百丈之高的长城之上,迎着内海海上吹来的凛冽劲风,一直这样沉默着。

    月华如水,照人无眠,人影独立,似在月中。

    ※※※

    翌日。

    晨光落下,黑暗退去,新的一天开始了。

    杜铁剑打了个哈欠,悠悠醒来,伸着懒腰站起,随即看到前头石壁栏杆那一侧,沈石站在那里眺望远方,一动不动。

    几滴晨露,打湿了他的衣襟。

    杜铁剑眼中若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却没有说什么,而是回头一看,却发现那只小黑猪不知何时,居然抱着自己那柄黑色巨剑在旁边呼呼大睡,嘴角张开还流出了一丝晶莹口水,滴落在黑剑剑鞘之上。

    杜铁剑顿时一呆,饶是以他的心性阅历,看到这一幕也是有种无语的感觉,正在这时,忽然只听后头脚步声响起,沈石走了过来。

    杜铁剑转头对他笑了一下,道:“你这只小猪倒是有趣,平日里我这把大剑也算有些杀气,寻常妖兽都是不敢靠近的,偏偏它好像一点都不在意一般。”

    沈石笑着点点头,走过去踢了一脚小黑猪,将它叫醒,然后带着兀自睡眼朦胧的小猪向前走去,这一日便要回转山门了。

    只是在走到那高耸陡峭从地面一眼伸到墙顶不知千百层的石阶边时,沈石忽然道:“杜师兄,你说这里的石阶,和咱们凌霄宗拜仙岩的像不像?”

    杜铁剑看了一眼,失笑道:“你别说,还真有点像,不过这里的规模气势可是比咱们大多了。”

    沈石微微一笑,知道杜铁剑说的确实是实话,长城石阶陡峭高耸,普通人几乎根本无法攀爬,能上到长城顶上的,有道行在身的修士。

    他向下走了一层,然后道:“当年走拜仙岩的时候,其实在石阶上,我也曾紧张害怕过。”

    杜铁剑看了他一眼,眼中忽然有了几分淡淡笑意,但口气还是平淡,应了一声,道:“哦?”

    沈石平静地道:“现在想想,其实那时候我也有些怕死吧,不过……现在我可以一个人,慢慢地走下去了。”说着,他一步一步地向下走着,风从他身旁吹过,衣襟飘舞,仿佛带着几分威胁,但他的身子一直都很沉稳。

    杜铁剑随意地走在他的身旁,扛着巨剑,过了一会,微笑道:“正是如此。”

    沈石脚步微顿,忽然转向杜铁剑,弯腰一躬,正色凝神道:“我才智浅陋,或不如旁人,但向道之心,断无懈怠之意。师兄天纵之才,慧眼明目,昨夜点醒于我,小弟铭记于心。日后修道,恳请师兄继续指点教我,解我愚钝。”

    杜铁剑深深看他一眼,忽然哈哈一笑,摇头嗤笑,但神色间并不见烦恼,反而是随手一抓,扶住沈石,笑道:

    “悟性不错,脾气也好,居然还肯低头,这一点可比我强多了。哈哈,走罢走罢,日后事日后再说!”

    话音未落,人影飞起,却是他带着沈石直接向下方坠落而去,飘然如风,快如闪电。

    只是片刻之后,石阶之上,忽然响起一阵恼怒之极的哀鸣,半空之中,杜铁剑愕然回头,老脸突然一红,带了几分尴尬,道:

    “啊,糟糕,只顾着潇洒,忘了那只小猪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