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二十五章 井底之蛙

戮仙 第二十五章 井底之蛙

    毫无疑问,沈石过往三年在妖界中的经历,是极其不可思议而又诡异的一段岁月,甚至有时候沈石自己回想起来,都会觉得有一种大梦一场的恍惚错觉。不用多想,沈石也知道自己曾经去过妖界的这种事必定是一个可以震动鸿蒙诸界的消息,因为在他过往读过的那么多人族典籍书卷中,从来没有任何一丁点关于这方面的痕迹。

    自从当年天妖银狐自毁阴冥塔封死飞虹界后,那个神秘的妖界从此就与鸿蒙诸界分隔了上万年,再也没有任何消息可以传递出来过。

    一想到这个秘密就在自己身上,当沈石想要开口说出来的时候,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他仍然还是没来由地感觉到一股沉重的压力。

    云霄殿内一片宁静,在问出那句话后,怀远真人与火烨祖师都没有再多说什么,沉静安稳地坐在那里,目光落在沈石的脸上,将他的神情看在眼中。他们两个人都没有任何发怒生气的样子,虽然沈石的这一点迟滞在其他人眼中或许已经够得上大不敬,但是他们的眼光境界仿佛都早已超过了这些浮文虚礼,没有丝毫的异样。

    沈石并没有犹豫太久,几乎只是在片刻之际他就已经将心思收敛,恢复了平静,曾经在他脑海中荡起涟漪的那些过往画面,忽然像是失去了生气从而变成了灰白色的纸片,与他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他平静了下来,从容而又漠然地和自己过去的三年一刀两断。

    低沉但清晰的声音,在云霄殿中开始回响,沈石跪伏于地,脸色平静地开始讲述,一点一滴,没有丝毫隐瞒的意思,只是在不经意间,或许是因为自己曾经暗自修行过阴阳咒的缘故,沈石下意识地隐去了天冥咒这一块,连带着将小黑猪吞食了那两颗怪异珠子的事也略去不说。

    除此之外,事无大小,妖界见闻,他都一一据实说出。

    当那个妖界的字眼第一次从眼前这个少年口中吐露出来的时候,怀远真人与火烨祖师都是同时变色,哪怕以他们这样的境界修行,在陡然听到沈石竟然去过已经隔绝万年的妖界后,也是震骇不已。

    但是他们毕竟不是凡人,无论眼光、道行、阅历乃至心性都是绝顶人物,很快便镇定了下来,在彼此对望了一眼之后,就都恢复了平静,然后耐心地听着沈石说了下去,说着那整整三年的经历,说着那妖界的一点一滴。

    沈石不知道自己到底说了多久,只是觉得好像突然有许多的画面东西一下子都纷纷扰扰涌上心头,让他这才知道原来这三年里他看到了那么多的东西,然后又在此刻一一讲述。

    那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触,每说一件事,每说一个人,隐隐都会有一种那些东西与自己就此剥离斩断开的怪异感觉,曾经压在心头的沉重也由此渐渐消散。可是没来由的,沈石却忽然想到了多年前自己还在阴州西芦城中时,还是少年的自己跑去找那个屠夫,尝试着去屠宰牲畜刺刀见血的时候,仿佛就是这样的心情。

    他心底有些困惑为何会有这般怪异的感触,但是这点微小的困扰在身前那两位如高山仰止般大真人所给他的压力面前,根本不值一提,他很快便淡忘了。

    ※※※

    过了很久,沈石的声音不知何时在云霄殿中停歇了下来,他讲完了该说的话,然后觉得自己有一些口干舌燥。

    前方蒲团上,怀远真人与火烨祖师都没有开口说话,两个人都安静地坐在那里,火烨祖师更是合上了双眼,仿佛都在沉思着。

    他们二位没有开口,沈石便不敢起身妄动,只是跪得久了,哪怕他身躯比常人强横些,还是隐隐觉得膝盖腰身有些开始酸疼起来。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在他眼前,一个朴素圆形的蒲团无声无息地从地面滑了过来,不带丝毫烟尘,分毫不差地在他身前一尺处停下,然后他便听到怀远真人那浑厚低沉但温和的声音,平静地道:

    “坐下说话罢。”

    沈石迟疑了一下,向这两位低声道谢,然后平静坐起,跪坐在蒲团上。

    一道目光扫过,虽然沈石低眉顺眼没有抬头,但是那扫过身躯的感觉竟是如此清晰,在此之前,他从未能想到过竟有人的目光会是如此有如实质,虽然并不能肯定是前面两位大真人中的哪一位,但是沈石下意识地觉得是怀远真人,在最初见面的那一眼,怀远真人奇异的犹如包含有繁星万点的双眸实在给了他极其深刻的印象。

    或许,那会是一种自己听都没听过的绝世道法罢。

    然后,他听到了怀远真人再一次的开口:

    “三年前,青鱼六岛中的妖岛突有异变,金芒冲天,声势巨大,也就是在那一日,你于妖岛上失踪,宗门曾派人于周围海域包括附近海岛上几度仔细寻觅,但都没有你的消息。想不到,居然会是这般缘故。”

    怀远真人淡淡地说着,脸上神情并没有太多变化,但眼神里似乎也还是有几分感叹,道,“当年那异变金光与众不同,乃是金胎石所独有,在此之前,本门上下从不知晓在妖岛之上居然还有那个微小法阵存在,是以事后着力追索,但是金胎石法阵已然尽数损毁,又因在过往从未有人发现过有这等与众不同的小型法阵,所以前些日子听说有人传回你的消息,我与火烨师叔商议之后,便令铁剑秘密前往将你带回,这其中缘由,便是如此。”

    沈石跪坐在蒲团上,过了一会,见那怀远真人似乎并没有继续说话的意思,迟疑了一下后,低声道:“您的意思,是不想此事外泄么?”

    那一双似有星辰起伏的眼眸中仿佛有一丝星光忽然闪烁了一下,片刻后又恢复了平静,怀远真人看了他一眼,声音平和地道:“哦?你为何会这般想?”

    沈石默然片刻,低声道:“弟子愚钝,以为……金胎石乃上古奇物,所用之途只有上古传送法阵,万年之下从未听说有额外法阵出世,若本宗山门里居然多此一物,等若多出一界,如家门后院。”

    一个或许是全新的异界,里面或许蕴含有无数的天材地宝修炼灵材,价值之大,根本难以想象。

    怀远真人微微颔首,淡淡一笑道:“不错,当初令铁剑暗中找你回来,所为便是如此,我当初确实是怀疑你可能传送至某个从未被人发现的异界去了,只是全然没想到,你去的居然是妖界……”

    就在这时,从一开始就坐着没有开口的火烨祖师突然睁眼看来,道:“关于妖界,你所说的可全数属实么?”

    与怀远真人平和浑厚的声音不同,火烨祖师的声音在一字字间似有余音回荡,如风雷激荡,震动心魄,只听得沈石心头一阵烦恶,差点都难以坐稳。幸好这时一道醇和之力从旁涌来,如春风细雨在他身上掠过,顿时将他悸动的心魂安定下来,正是怀远真人挥了挥手。

    沈石心中震骇于这两位大修士令人惊怖的道法神通,一边不敢有丝毫怠慢,恭谨俯身答道:“句句属实,弟子不敢有丝毫虚言。”

    火烨祖师转头看向怀远真人,只见怀远真人缓缓点了点头,似乎是在肯定什么,火烨祖师便没有继续再去怀疑,但他苍老的脸上有一丝凝重,却是沉声道:

    “那只猴妖所说妖族孱弱之事,不可信。”

    沈石愕然,怀远真人似乎也有一丝疑惑,道:“师叔,你的意思是?”

    火烨祖师端坐于蒲团之上,道:“按他的说法,三年中此子一直都在黑狱山脉之中,从未去过妖界其他地方,而平日与他交谈说话的几个妖族,也都是一辈子在那广大的黑狱山中,可是如此?”

    最后一句,他是看着沈石问的,沈石犹豫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事实确实如此。

    而坐在一旁的怀远真人似乎已经想到了什么,皱眉道:“师叔,你的意思是黑狱山外的妖界其他地方,也许妖族的实力并非如此弱小?”

    火烨祖师沉默了片刻,道:“妖界情况究竟,我也不敢断言,但以我看来,以万年之前妖族之强,断不可能沦落至这般窘境。还有,那猴妖以我看来,还是阅历不足,所知的多半都是从那些书卷典籍上凭空看来,并非亲眼见识。”说到这里,火烨祖师双眼微微闭上,随后淡淡地道,

    “那猴妖说他们天妖王庭末世时,那几大天妖的境界相当于我们人族修士的元丹境?”

    沈石点头道:“是。”当日老白猴对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只是火烨祖师却是摇头,神色间带了几分不屑之意,淡然道:“井底之蛙罢了。”说罢,他这一次却是完全合上了双眼,不再多说。

    沈石愕然,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不过幸好怀远真人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架子,笑了笑之后,对他说道:“那猴妖太小看他们妖族的先祖了,当年天鸿城最后人妖两族最后决战的时候,那几位天妖……”他目光微微有些飘忽,仿佛回想起了过往曾经的故事,然后淡淡地道,

    “那几位天妖,是我们人族用无数修士的人命,硬生生堆死的。”

    (昨晚同学聚会,更新迟了,抱歉……话说时间真的会改变很多人啊,有些感叹。)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