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二十九章 重逢

戮仙 第二十九章 重逢

    那声音十分清脆,听起来甚至有些悦耳,不过木柜后头的丹堂弟子都是纷纷皱起了眉头,而在下一刻,他们便看到一颗色泽灰褐的圆形灵丹骨碌碌地滚了出来,想必就是玉瓶摔碎后掉落出来的灵丹。

    然后,一个人影从那高大的药架背后,忽然走了出来,她的脚步似乎有些僵硬而沉重,以至于她甚至没注意到脚下的那颗灵丹,直接一脚踏了上去,将那颗倒霉的灵丹一下子踩到了脚下。旁边几个丹堂弟子眼角都是抽搐了一下,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他们已经认出这是一枚“灰莲丹”,是二品灵丹中的一种,价值不菲……

    众人之中,一位看去约莫三十左右的女子皱了皱眉,道:“钟师妹,怎么这么不小心?”

    众人目光纷纷望去,只见那一个从药架背后走出的却是一个年轻女子,身材修长,皮肤白皙,一张脸上秀眉明眸,瑶鼻樱唇,容貌竟是极美,只是此刻脸色看去不知为何微微有些苍白,眼中露出几分不可思议地愕然目光,怔怔地看向木柜之后,那个同样有些错愕的沈石。

    “沈石?”她轻轻地叫了一声,带着疑惑与莫名的激动。大殿之外似乎突然吹来了一阵清风,拂过她的脸颊,几缕发丝微微飘动,让她的容色越发秀丽。

    沈石也在看着她,第一眼是愕然与陌生,在记忆中并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个女子,但是第二眼他忽然觉得有些眼熟,仿佛那美丽女子的脸型轮廓,自己居然有些印象,于是他便接着看了第三眼。

    多年以前,曾在他记忆里的某个面容终于慢慢与眼前这美丽女子缓缓重合了起来,所不同的是当初婴儿肥的脸庞,如今仿佛已是化茧成蝶,漂亮得让他一时都无法认出。

    时光仿佛在那一刻,突然的停滞下来,过往的记忆从水底深处就这般悄然泛起,那些在青鱼岛上的光阴与回忆,一下子就活了过来一般,涌上了心头。

    然后沈石嘴角露出笑容,对着那个女孩,招了招手,微笑着说:

    “嗨,好久不见啊,钟青露。”

    一声平静的招呼,却隔了三年之久,在没有人看得到的袖管中,钟青露白皙的手掌猛地地握紧了一下。她凝视着那个安静地站在柜台后的男子,看着他微笑的脸庞,嘴唇轻轻张开又合上,仿佛有千言万语在心头掠过,但是到了最后,她终于也只是浅浅一笑,露出如春天原野上花儿微放时那般的温柔笑容,微笑着,轻轻道:

    “好久不见。”

    ※※※

    周围的凌霄宗弟子有一些骚动,不论是木柜外的那些弟子还是木柜里药架下的丹堂弟子,此刻再看向沈石的目光里都有了一些异样。

    自从三年前钟青露突破至凝元境登上金虹山后,很快就被丹堂吸纳过去,并展露出了在炼丹一道上非同一般的天分,据说甚至得到了丹堂第一长老云霓的欣赏,很有可能会将她正式收入门下,成为云霓长老的第三位亲传弟子。

    而这三年里随着道行增进与年龄长大,钟青露孩童时期的那种肥胖随着身量长开而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令人惊诧的容颜美貌,年轻貌美天分极高,未来前途无量的这个年轻女子,加上家世也不错,如今的钟青露在金虹山上年青一代的新人弟子中,已经隐隐算是最出众的几位弟子之一,更是不少男弟子心中倾慕的对象。

    而一旦若有可能与她结成道侣,说粗俗一些,那真是人财双收啊。所以这些日子以来,金虹山上对钟青露展开追求的人可不止一个两个,其中甚至还有山上多年的一些前辈师兄。

    这里面就有吉安福。

    吉安福就是此刻正站在沈石身前、隔了一个柜台的那个圆脸丹堂弟子,他今年二十九岁,上山已有十年,道行修到了凝元境中阶境界,算起来比钟青露时早了两轮的辈分,只不过凌霄宗里除了那些长老,都是以师兄妹相称就是了。

    吉安福在丹堂多年,当钟青露最开始来的时候,他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当时还是平凡无奇的小师妹,虽然那时已经隐隐有人传说钟青露炼丹天资不错,但是每一个能被收入丹堂的弟子,在炼丹上都会有点天分的,不然也来不到这里,所以他也没太注意。

    不过随着年岁增长,钟青露仿佛突然就变得貌美如花,并且如一朵娇艳牡丹一般,越开越是艳丽,越看越是娇媚,令无数人为之动心,而她的前途与天资,也逐渐展露了出来。

    吉安福很少为女人动心,但是他这一次动心了,钟青露平时的容貌神态,不知不觉他都记在了心里,他觉得这个女人一定要是自己的,更何况……他觉得自己在修炼上已经遇到了一些瓶颈,而钟青露背后的天分与未来的前途,如果能够和她在一起,必定会有大把的资源,那么自己突破到凝元境高阶甚至借助钟青露可能得到的灵丹资助,日后神意境的境界也未必不能窥探。

    这个女人是我的!

    光是每次在洞府夜深人静时想到这个的时候,吉安福都觉得自己浑身隐隐有些发热,心中充满了渴望。不过他终究没有被这股渴望的欲火冲昏头脑,像钟青露这样已经被看好的年轻弟子,凌霄宗向来是十分重视的,决不会有用强的可能。不过他借着自己同样是丹堂弟子,平日与钟青露就有接触,然后有意无意地照顾了她几次,便无声无息中渐渐拉近了些与她的关系,平时看到也会闲聊几句。

    虽然关系进展缓慢,但是吉安福觉得只有时日一长,自己的愿望必定会达成。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就这这么一个看起来与平时没什么两样的日子里,突然一个莫名其妙境界甚至还是炼气境的臭小子,就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而钟青露仿佛对他还另眼相看。

    其实沈石与钟青露见面之后并没有更多的举动言辞,只是彼此对视了一会,笑了笑打个招呼而已,至少在多数人眼中是这样的,但是吉安福却敏锐地察觉到,钟青露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对,她看着这个叫做沈石的年轻男子的目光,虽然隐匿的极深,但是真的与看向其他人的目光是不同的。

    至少,她从未这样看过自己。

    而当他们两人彼此对望的时候,吉安福站在柜台边,站在他们两个人的中间,却油然而生出一种令人无比愤怒的感觉,自己仿佛是不存在的,这两个人的眼中在那一刻,根本就没有自己这个师兄,甚至根本就当自己不存在一般。

    他慢慢地转过身子,盯着沈石,脸上的肌肉微微有些扭曲起来。

    ※※※

    沈石很快察觉到了旁边有人投来的异样的目光,那股强烈而几乎不加掩饰的敌意甚至让他吃了一惊,转头看去,只见刚才柜台边那个圆脸的师兄面沉如水,冷冷地看着自己,然后沉声说道:

    “我说过了,我们这里没有这个规矩,所有的灵丹都要用灵晶购买。”

    沈石怔了一下,心想难道是杜师兄忘记交待这里了?但是他临走的时候说得清清楚楚,不像是骗人的模样啊。

    正犹豫处,眼前人影一闪,却是钟青露快步走了过来,看她的脸色,从一开始因为惊讶而略显苍白的模样,这时已经恢复过来,那如花般娇艳美丽的容色容光焕发,甚至让周围人都看得呆了,而她嘴角含笑,此时仿佛心中正是欢喜的模样,道:

    “你要做什么?”

    沈石犹豫了一下,将事情对她说了,钟青露转过身子,对吉安福道:“吉师兄,云符请给我罢,我去查一下。”

    吉安福握着手中沈石的云符,差一点想直接砸碎在地上,不过好在他终归还有几分理智,知道这样做除了让别人看笑话轻视自己之外,根本毫无意义,当下只是哼了一声,便将云符递给了钟青露。

    钟青露接过云符,隔着柜台对沈石低声道:“你过来一下。”

    说着,示意沈石跟着她走到大殿木柜的边缘人少处,沈石依言跟了过去,但总觉得背后似乎有芒刺在身的感觉,便转身看了一眼,只见身后吉安福的眼中如欲喷火一般,狠狠地瞪着自己,片刻之后,有另一个弟子过来取药,他才不情不愿地转过身子。

    沈石面无表情地回过身子,微微皱眉,若有所思,目光在侧前方正走着的钟青露身上看了一眼,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钟青露带沈石站到一旁,然后轻声道:“你在这里等一下,我进后殿去找主持本殿事务的闵师姐帮你问一下。”

    沈石点点头,看了她一眼,轻声道:“多谢。”

    钟青露摇摇头,看着他似乎欲言又止,犹豫了片刻,还是快步向后殿的方向走去。

    这几番动作,任谁也看出沈石与钟青露的关系有些与众不同,不少议论私语声已经在大殿里响起,都是互相打听沈石来历的。

    沈石并没有想到自己才回来不久,便莫名其妙地成了这种焦点所在,这滋味并不是太好过,特别是在自己道行仍未突破的情况下。他只有眼观鼻鼻观心,沉默安静地站在角落,静静地等待着。

    幸好钟青露去的时间并不算太久,只过了一会她的身影便再度回到灵药殿中,同时手中多了一个白玉小瓶。

    一路快步走来,看去她的心情似乎有那么几分急切,不过在从药架后面现身之后,她的脚步忽然又慢了些,像是发现了什么一般,突然有些矜持起来,只是眼光看向沈石的时候,眼底深处仍有掩饰不住的欢喜高兴。

    “给你。”她走到沈石面前,将玉瓶递了过去,然后微笑着道,“杜师兄确实有交待过了,这是破障丹。”

    沈石接过,心里松了一口气,点点头笑道:“多谢你了。”

    钟青露摇头道:“小事而已。”说着,她默然片刻,再看向沈石的目光中已经多了几分探究,只是眼下这灵药殿里人口多杂,显然并非深谈的所在,所以她想了想后,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对了,其他人知道了吗?”

    沈石笑了笑,道:“今天刚刚回来,你是我第一个见到的……”

    他的声音忽然小了下去,似乎一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而钟青露的脸颊间,仿佛也在不经意中,微微红了少许。

    清风吹过,她明眸如星,容色娇媚,却正如多年之后终于绽放的美丽花朵,盛开在沈石的眼前。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