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三十章 心意

戮仙 第三十章 心意

    “第一个见到的什么?”钟青露问。

    沈石犹豫了一下,挠挠头道:“……老朋友吧。”

    钟青露瞪了他一眼,忽然啐了一下,道:“我很老吗?”

    沈石立刻摇头,哈哈笑道:“哪里哪里,你跟老字没关系,说实话,你现在可比以前漂亮多了……呃?”

    话一说出口,沈石就隐隐有些后悔,感觉自己的言词似乎有些轻佻,不过再看钟青露的神情,却似乎没有什么生气的样子,反而是嘴角微翘,笑意盈盈。不知怎么,被她这么瞪上一眼,沈石却忽然觉得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好像又看到了当年在青鱼岛上,那个心高气傲常常喜欢发火的小女孩。

    相比起他这里有些感今怀昔,旁边离得稍远但是暗中关注这里的不少凌霄宗弟子,特别是丹堂下属的弟子却都是有些发怔,钟青露这几年来顺风顺水,无论是修行还是炼丹上都是显露出不凡的天资,再加上本人容貌又是日益娇美漂亮,是以在新近一批凌霄宗年轻弟子中的人气极高,倾慕者着实不少,但平日却是少见有对旁人假以辞色者。

    只是这沈石却是何人,为何看起来却能与钟青露说笑自若,而且看钟青露的神情,明显对他似乎与众不同。

    沈石很快又再次感觉到周围看过来的那些奇异带着惊讶的目光,微微皱了皱眉,而钟青露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沉,只是这种无形之事任谁也无法多说什么,沈石沉吟了片刻,对钟青露笑了一下,道:“我过来就是取这破障丹的,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钟青露眉头一挑,欲言又止,想了想后,点头道:“好罢,反正既然你回来了,以后多的是机会见面说话。对了,你现在是住到山上了吗,在哪间洞府,回头我把这消息告诉青竹、孙友还有小梅他们几个,他们一定也会是十分高兴的。”

    沈石点点头,将自己的住处说了,然后笑着指了一下兀自还在钟青露手中的那块云符,钟青露怔了一下,随即笑道:“我也是糊涂了。”

    说着将这块云符递还给沈石,沈石接过,然后转身离开了灵药殿。

    钟青露目送他走出灵药殿,看着那身影渐渐远去,不知不觉沉默了下来,只是忽然间她抬头向周围看了一眼,却发现有不少人目光有意无意地在看着自己,钟青露顿时面色一沉,哼了一声,也不再去理会这些无聊的人,自行走回到灵药殿后头。

    不过与外头那些凌霄宗弟子相比,在柜台后头药架附近的几个丹堂弟子,特别是几个女弟子,毕竟是平日经常相见的师姐妹,交情还算可以,这时都是笑着围拢过来,拉着钟青露走到一旁,几张嘴笑嘻嘻地问个不停,要钟青露老实交代这突然出现的小伙子是个什么人,为何她会另眼相看?

    钟青露被她们几个围在中间,脸颊微红,啐道:“什么另眼相看,没有的事,不过是当年一起在青鱼岛上同时入门的一个普通朋友罢了。”

    “哦?”几声回应都是意味深长,那些女孩与钟青露年岁差不太多,都是前后一两期拜入山门的,平日交情也都算可以,这时便有个女孩在一旁轻笑道:“如果是普通朋友,那你脸红什么?平常可没见你这样?”

    钟青露忽然恼火起来,嗔道:“谁脸红了,谁脸红了,我这都是被你们几个长舌妇给气得!不理你们了,我去后头整理丹药。”

    几声娇笑,嘻嘻哈哈,从背后传了过来,而在一众笑意盈盈的丹堂女弟子身后,木柜旁边,那个圆脸的吉安福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钟青露一路走到高大的药架后,看着像是查看灵丹药瓶整理药架,只是不知为何,心思却始终有些安定不下,沉默了片刻后,她先是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仿佛有瞬间的恍惚,然后慢慢地伸手到腰间,那里悬挂着一只淡紫色,做工精细看去十分漂亮的如意袋。

    白皙的手指在如意袋上拂动了一下,片刻后在她掌心里出现了一只白色玉瓶,与周围药架上的那些瓶子不同,这只玉瓶明显更加粗糙一些,在凌霄宗里一般都是在青鱼岛上那些入门弟子才会使用,而瓶子周围看去十分光滑,似乎时常被人摩挲着。

    钟青露静静地看着这只白色小玉瓶,怔怔出神,仿佛陷入到某个久远之前的回忆,手指轻轻在瓶肚上摸过,那熟悉的感觉一如往日,就像三年之前的那个夜晚,她悄悄站在青鱼岛上的码头。

    忽然间,她在这无人看到的角落,药架之下的阴影中,轻轻地微笑起来。

    那笑容仿佛发自深心,如心花娇美,刹那盛开,有令人炫目的美丽。

    ※※※

    沈石收好破障丹后,一路下山,走回到了那个僻静的山谷中。这时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看样子已是黄昏,山谷里光线又比外头更暗少许,古树参天,老藤低垂,隐约有几分阴森之意。只有远处那传来的哗哗水声,才为这座寂静的山谷增添了几分生气。

    沈石沿着山道直行而去,金虹山乃是凌霄宗山门重地,灵山仙境,当然不可能会有什么妖魔精怪,就算有也早就被这山上无数道行高深的修士镇压得干干净净,所以沈石丝毫没有这种畏惧之心,不过看着这夜幕降临之前山谷的阴凉景色,他心中也是有几分突生的寂寥。

    当路过与自己洞府相隔五十多丈,但还勉强算是自己在这座山谷中唯一邻居的那座洞府时,沈石转眼看去,只见石门依然紧闭,清冷依旧,似乎洞府的主人一天都没有出来的样子。

    沈石的目光在石门上停留了片刻,脚步却是丝毫没停,就这样轻轻走了过去,将这座洞府留在了身后越来越暗的阴影中。

    沉重的石门打开又关上,洞府里一片清冷黑暗,沈石站着似乎思索了一下,然后拿出云符试着输入灵力,果然随着云符上淡淡微光闪过,这座洞府内几处房间里都是亮起了明亮的光辉,而光芒的来源都是石室顶端几颗如星光闪烁般的珠子。

    这里的布局果然与青鱼岛上的差不多,只是洞府的规模与规格要大气多了。

    沈石笑了笑,走进了卧室,一眼便看到床上的那只小黑猪居然还在呼呼大睡,不禁有些愕然,似乎有很长一段时间,一直跟着自己东奔西跑,小黑猪好像不再像小时候那般特别嗜睡的样子,想不到今天居然这么会睡。

    莫非是连它也知道,如今的日子已然安定下来,以后可以大睡特睡了吗?

    看来本性果然难改!

    沈石笑着摇摇头,在床榻边坐下,伸手摸了摸小黑猪的脑袋,小黑猪兀自没醒,但是睡梦中嘴里吧唧吧唧动了几下,不知是不是正梦见在吃什么好东西。

    沈石收回手,沉吟片刻后,起身走到卧室的另一侧,在那放了两个蒲团的石榻上盘膝坐下。石榻正中有一处隆起的小桌,将两个蒲团分隔成两个打坐之位,看去平坦而光滑,沈石从怀中取出那颗破障丹,还有几颗光芒闪烁不停的灵晶,放在了手边的石桌上。

    灵晶的光芒与头顶的星辉珠交相辉映,折射出五颜六色晶莹剔透的美丽光泽,甚至在沈石身后的石壁上照出了一道七彩的霓虹,显得如此绚丽多姿。沈石拿起一枚灵晶,举到眼前,细细地看着,然后悄然握紧。

    在一座所有人都至少是凝元境的金虹山上,那种无形压力比他所预想的还要更大了许多,而这种压力所造成的后果,就是让沈石对修炼的渴望越发的强烈。

    他闭上了双眼,然后握紧了掌中的灵晶。

    ※※※

    那是黑暗中的一点微光,如此的熟悉又仿佛异样的遥远,但是这种感觉沈石早已在过往的修炼中经历了无数次,哪怕中间曾经有过三年的空白,但是在回归人界之后的这些日子里,他日日勤修不缀,肉身也在迅速地适应着。

    只是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灵力已经与三年前自己离开青鱼岛的时候有所不同了,虽然灵力总量上因为三年空白而没有任何的增加,但是因为修炼了阴阳咒的缘故,他周身经脉里的灵力已经不再是当初炼气境那种完全松散的样子,特别是在修炼过天冥咒后,经过那种奇异的提纯与精炼,沈石甚至隐隐觉得自己对周身灵力的掌控已经到了得心应手的地步,那感觉……就像传说中凝元境开辟气海玉府之后的样子。

    这个晚上,是他回到金虹山的第一天。

    在这个僻静山谷的寂静石室中,他安静地修炼着。

    然后忽然间,他于一片黑暗深沉如海底深渊的世界里,在看到了那一丝熟悉的微光后,同时却也仿佛听到了一股潮汐浪花声。

    那是他的周身气脉,忽然有了回应,每一根每一缕,蕴藏着灵力的经脉都开始微微颤抖起来,遍布周身的那些慵懒的灵力,像是忽然被惊醒,尽数动弹而起,开始从四面八方正如潮水一般,汇聚而来。

    而那黑暗之中的一缕微光,瞬间明亮,如亘古黑暗的苍穹里陡然爆炸的星球,放射出无法直视的璀璨光辉。神秘的浪潮声随之高涨,渐渐汹涌而澎湃,一波一波,无穷无尽,从他身体的所有角落里轰然而鸣。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