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三十一章 凝元

戮仙 第三十一章 凝元

    沈石的身体忽然抽搐起来,仿佛感受到了强烈的痛楚,而在他脑海之中,黑暗正在退后但显然并不情愿,正在张牙舞爪地拼命反抗,与那强烈的光明对峙着,仿佛下一刻就要反扑回来。

    四肢头颅,无数气脉,此刻正在一起颤动,所有的灵力汇聚成河,如激动的鱼群开始疯狂冲去,而目标赫然正是他腹部那一处空荡而虚渺的所在。

    沈石的心头猛然一跳,在那一刻,他神念之中竟是看到了几分模糊的影子,那是在他腹部里仿佛有一片无边无际的空虚之海,又似有一座巍峨宫殿傲然屹立。

    道法之上,此即为玉府丹田,为修士之本,仙道之根基。

    一切神通道法,皆由此生,皆有此盛。

    然而就在所有灵力疯狂冲来就要冲入那玉府虚影之中时,却有一层无形的阻力挡在了所有灵力之前,它牢牢地锁住了丹田之位,阻隔了所有的经络气脉。

    此即为境障,亦称境界障,是人族修炼道法后于肉身必定会遭遇的一道禁锢枷锁,没有人知晓为何会出现这种奇异的阻碍,但是自有人族以来,境障就一直伴随左右,无人可以例外。

    破障便是越境,破障之后便是海阔天空前程无限,而破不了的,只能是一生庸人,就此与仙路绝缘。

    被挡住去路的灵力浪潮一浪高过一浪,烦躁无比地不停冲击着这无形的境障,这给沈石的肉身带来了强烈的痛楚,让他觉得腹部的疼痛仿佛就像是在开膛破肚,仿佛下一刻他的身躯就要裂开一般。

    他的心神有些惊诧,眼下这情形分明是他修炼火候已到,肉身灵力开始自行冲击凝元境的境障,以期开辟玉府丹田,若能成功,今晚过后他便是踏入了凝元境,而若是失败,按照他以往所知,也是会有不小的后遗症,至少也要休息三月左右才能再次冲击凝元境,毕竟这般动员周身灵力对肉身的负担并不轻。

    只是那境障不知为何,似乎格外的坚固与强韧,沈石数度强忍痛苦,凝聚周身灵力强冲过去,竟然都被境障几度挡下。

    沈石隐隐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但是他过往从未经历过这种破境之事,只是看过几本书卷上有语焉不详地提过几句,似乎在那些典籍书卷中,修士们想要破境时最难的是感应到丹田玉府,境障当然也是一个强大的阻碍,但是按过往那些文字里所说的,感应玉府所消耗的灵力差不多会是修士本身灵力的一半,而剩下的一半则会花在冲击境障中。

    但是沈石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刚才那突然感应到的气海玉府,分明是几乎没有消耗任何灵力,就那么突兀而鲜明地出现在了自己的神念之中,有那么一刻,他甚至以为自己已经修炼突破至凝元境了。

    可是当他以全身的灵力力量去冲击境障,以期完成这最后一步最终凝成玉府丹田,使全身灵力百川归海达到凝元境的时候,却发现似乎所有的困难都突然集中到了境障这里。

    它坚固坚韧的超乎了想象,哪怕是以沈石全身的灵力全力冲击,境障也只是摇摇欲坠,却始终没有溃散。

    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啊?

    沈石的心头掠过一丝阴霾,但是下一刻,他就将这个无聊的念头抛在脑后,他的双眼仍然紧闭着,他的身躯仍然在轻轻颤抖着,剧烈的痛楚正从腹部肆虐向周身各处,甚至连他伸出的手都在不停地难以自控地战抖。

    他咬着牙,忍着痛,一声不吭。

    手指在石桌上一点一点前行,很快的摸到了那些散落的灵晶和另一颗丹药。

    ※※※

    夜色已深。

    寂静的山谷中漆黑一片,仿佛就连星光都不愿落入这里,黑暗淹没了山谷里的每一个角落,只有远处的水声依然永不停歇地传来,在空旷的黑夜中轻轻飘荡。

    古树老藤之下,山道上,有一个人影不知从何而来,就这样安静地站在那里,黑暗簇拥在他的身旁,掩去了一切痕迹,让人根本无法看清楚他的容貌轮廓,只有淡淡的一个虚影在阴影中若隐若现。

    这是一个安宁的夜晚,仿佛天地万物包括这山脉森林,都与那黑暗的人影融为一体,悄然呼吸,隐隐约约有一种奇异的力量在山谷中回旋飘扬,神秘却悠远,如万物都顺从地聆听那人影,又似有淡淡的心跳声,在山谷间回荡着。

    一起一伏,一起一伏……

    只是就在这时,那人影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身子微微一震,而这片原本融为一体恍若天成没有丝毫杂音缺点的山谷黑暗中,突然在那黑暗深处,亮起了一道微光。

    一道淡淡的光芒,异常弱小,却如此的清晰,也同样刺眼。

    它一下子打破了黑暗的平静与完美,打破了这片山谷原本融为一体般的和谐,就像是在一副完美的名画上悍然涂抹了一笔,顿时让所有的完美瞬间消失。

    那一缕光,如黑暗中的烛火,闪烁而摇曳着。

    黑暗中的人影忽然腾空而起,所有的黑暗似乎也随他而来,越过漫长的距离瞬间而至,向那一束光芒扑去,那气势如山,甚至还带着几分愤怒。

    光芒之处转眼即至,是在山谷深处,沈石的洞府门前。

    到了这里,那人影身形一凝,停了下来。他的身影周围仿佛仍然被浓重的黑暗所遮盖,所以还是看不清他的容颜,只是到了这里,他却意外地看到沈石的洞之外,那道微光明灭不定间,居然还有几种极淡的颜色缓缓流转变幻,并且这光芒似乎全无根基,就是在洞府之外的些许地方缓缓闪烁着。

    那黑暗中的人影注目片刻,似乎突然有些迟疑,看去仿佛有些惊讶,片刻之后,一个低沉的声音从黑暗中轻声传来,道:

    “这是……破境折光?难道有神意境……不对,光芒太弱,这是在冲击凝元境界。可是隔了一间洞府石室,炼气破境怎会有如此大的反应,竟能引发天地灵力共鸣?”

    便在此刻,忽然在洞府之外的那道微光颤抖了几下,像是后力不继,很快湮灭消散了。

    那人影若有所思,在黑暗中看了一眼沈石的洞府,沉默了一会之后,他忽然转身掠起,在一片黑暗中远远飞去,转眼间就消失在这片山谷黑暗深处。

    ※※※

    清晨,新的一天的晨光从天而降,驱散了黑暗,照亮了清冷潮湿的山谷。

    薄薄的雾气在山谷的森林里飘荡起伏,如缠绵的丝絮,草木叶片之上随处可见晶莹滚圆的露珠,倒映着美丽的光辉。充沛的水气滋养着树林草木,微风吹过,一股清新的气息随处可闻。

    几声清脆的鸟鸣声,在森林深处响起,叽叽喳喳叫个不停,虽然比不上金虹山巅那些灵鸟仙鹤的威严气势,却也自有勃勃生机,为这片幽静的山谷增添了几分活力。

    与逐渐活跃起来充满生机的山谷相比,掩映在树影深处的那几座修士洞府却都是平静,没有任何的动静声息,只是远远看去,这些洞府仿佛也已经成为了这座山谷的一部分,直到忽然一阵急促如擂鼓般的声音,突然在山谷深处的某座洞府外响起。

    “咚咚咚、咚咚咚……”

    那声音急切而带着焦急,一下子就打破了这片山谷的寂静,也同时惊醒了洞府之中的人。

    酣睡了一整晚的小黑猪一下子跳了起来,憨头憨脑左看右看,做出一副防备戒心状,嘴里哼哼叫着,同时用后腿的小猪蹄子往后踢了一下,正中沈石的脑门。

    沈石刚想爬起来,“啪”的一下又被这只笨猪给踢了回去,捂着额头不由得有些恼火,拍了小猪屁股一下,小黑猪跳到一旁,尾巴摇了摇,对着他哼哼叫着。

    擂鼓般的敲门声还在外头想着,沈石忽然觉得有点耳熟,然后没来由的笑了笑,摸了一下小黑猪的头,便下床向门口走去。

    小黑猪跳下床榻,跟在主人的身后,张嘴打着哈欠还伸了个懒腰,下一刻,它的独自咕咕响了起来,顿时脸上有些愁眉苦脸的样子。

    沈石的手上拿着那块云符,此刻悄然亮起,微光闪过之后,两扇沉重的石门在隆隆声中,向两侧退去。

    一缕晨光落下,照在他的身上,带着草木清香的风迎面吹来,他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然后便看到了门外的人。

    那是一个站在晨光中的男子,英俊、挺拔,脸上有惊喜交集之色,还有掩饰不住的笑意。那眉眼轮廓,虽然隔了三年,却还是那样的熟悉。

    “石头!”他大声地叫了一句。

    沈石笑了起来,那笑意发自内心,那欢喜亲切温暖,就那样站在晨光里,看着这个朋友,看着三年后他依然没有改变的那个样子,笑着道:

    “孙友!”

    孙友看着他,从头看到脚,再从脚看到头,然后哈哈大笑,一步跃到沈石的身前,张开双臂,一把将沈石紧紧抱住,同时用力的拍打着他的后背。

    “好家伙,你终于回来了,可算是回来了!”

    沈石有片刻的犹豫,似乎对孙友如此亲近的动作有些不太适应,但是过了片刻,一丝笑容也是浮上他的嘴角,他同样抱住了这个朋友。

    “好久不见了。”

    孙友明显有些激动,过了好一会才松开双手,又仔细打量了一番沈石,笑道:“要不是钟青露对我说,我还不晓得你竟然回来了,本来我昨晚就要过来,但是钟青露硬是不肯。不过想想也是,你这次回来必定舟车劳顿,休息一晚也好。”

    沈石笑着道:“其实也没那么夸张了,我一切都好。”

    孙友哈哈一笑,道:“反正不管怎样,你回来就好,说真的,这三年你到底去了哪里?听钟青露说昨天她也没来得及问你,就只说你看起来还可以,就是境界还是炼气?一定是这三年吃苦了罢,该死,当初你的天赋可是我们几个人中有数的,不过不要紧……”

    仿佛是要把心里的话全部一下子都说出来,孙友就这样拉着沈石,一叠声不停口地说着说着,沈石微笑着在一旁说着,可以由衷地感受到孙友的欢喜,心底也有一丝温暖浮起。

    不过当孙友正想继续说些什么,并手掌一拍胸膛好像要做什么承诺一般的时候:

    “你别着急,也莫多想,不就是一个炼气境么?咱们现在跟以前可不一样了,我来帮你,肯定……呃?”他的声音忽然一滞,似乎看到了什么怪事,愕然看着沈石,似乎有些难以置信,呆了片刻,道,

    “你这是……”

    沈石笑了笑,道:“我凝元境了。”说着顿了一下,又追加了一句,道,“昨晚达成的。”

    (二十九章《重逢》里有一处细节修改一下,码字的时候没注意,沈钟二人重逢见面时,应该说“哎”而不是听起来有些古怪的“嗨”,抱歉。)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