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三十五章 赠丹

戮仙 第三十五章 赠丹

    “嗯?”

    第一个有所反应的却是孙友,他愕然地看向钟青竹,然后又回头望着沈石,皱眉道:“怎么回事,她怎么一见面会叫你石头?”

    沈石面上的笑容一滞,一时间却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或者说他自己其实也不是很明白……当初在青鱼岛上的时候,他与钟青竹算是曾经一起共过患难,在一个人迹罕至的天坑下彼此帮持着渡过了十天,在那以后,两个人的交情便好了不少,不过或许是因为钟青竹害羞的缘故,所以当时她还特地跟沈石约定过,人前叫他沈师兄,偶然私下遇见时才会叫上两声石头这个听起来比较亲近的外号。

    只是三年过去,连沈石自己都觉得与当初的她似乎有些距离的时候,钟青竹却在一见面的时候直接叫出了石头这两个字,让沈石自己也有些惊讶。只是看着钟青竹那份由衷欢喜的笑容,他忽然间也似乎不愿再想太多,便对孙友笑着耸耸肩,道:“我也不知道啊,或许是跟你学的吧?”

    说完,他便笑着走下石阶,向钟青竹那边走去,而在他身后,孙友撇了撇嘴,哼了一声,自言自语地道:“她会跟我学才怪了。”

    走到钟青竹身前,三年未见,她身量已然全数长开,海风里,树荫下,点点碎阳落在她的身旁,如细细光屑挥洒,耀眼般美丽,而当年的羞涩胆怯如今已不复再见,她微笑着看着沈石,笑颜如花坦然而自信,便如那春天里盛开的花儿一般,正是她一生中最美好最美丽的季节时光。

    这样的时候,一生最好的时光,你曾遇见过谁?

    有没有过片刻的恍惚,有没有心潮澎湃的激动,有没有真正想要付出的真心,全部都交给一个人?

    她笑着站在那里,看着那个男子慢慢走到身前,三年不见曾经以为永远不能再见的他,又一次出现在这里。她心里似有千言万语,又想起那青鱼岛上曾有过的记忆,只是阳光下树荫中,不知怎么却终于还是说不出口,最后只是笑着说了一句:

    “哎呀,你长高了好多呢。”

    沈石笑了起来,摸了摸头。

    ※※※

    前方殿宇重楼,近处山道清静,沈石与钟青竹并肩走着,在古木老藤间穿行,闲聊着这三年里的变化与人事。至于孙友,则是在刚才“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一件急事没做,跟沈石打了个招呼,说是回头再来找他之后,便先行走掉了。

    闲谈之间,沈石明显地感觉到钟青竹的确是比三年前自己意外离开青鱼岛的时候,感觉个性要开朗了许多,言谈举止自信大方,加上那美丽容貌,与自己昨日刚回来见到钟青露时一样,都有一种令人惊艳的感觉。

    “真是女大十八变啊……”沈石情不自禁地低声自语了一句。

    谁知钟青竹耳尖,向他靠近一步,道:“你说什么呢,石头?”

    这一声“石头”叫的轻快而亲切,沈石扰扰头,道:“没说什么啊。”

    “切!”钟青竹看他一眼,嘴角微微翘起,道,“那就是说我的坏话了,哼,是不是孙友那家伙跟你说了我什么?”

    沈石连忙摇头,道:“没有没有,我是说……呃,其实我刚才是感叹了一句,三年不见,你现在真是比以前大不一样了。”

    钟青竹眉头一条,眼眸明亮,看着沈石道:“哦,哪里不一样了?”

    沈石犹豫了一下,看着钟青竹那似笑非笑清丽的脸庞,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道,“你现在比以前在青鱼岛上的时候更漂亮了啊。”

    钟青竹看着他,好一会儿没说话,沈石忽然觉得有些茫然,道:“怎么了,你干嘛老是看我?”

    钟青竹眼睛微微眯了一下,片刻之后一丝温柔的笑意慢慢浮现,在树荫中一步踏出向前走去,正好绕过一道空隙,阳光落在她的身上竟是格外的亮眼与温暖,然后她回头看沈石仍站在原地,便挥了挥手,在阳光中笑着说:“走啦,看来几年不见,你也学会说好听的话来哄女孩子了。”

    沈石怔了一下,摇摇头走了过来,笑着道:“没有啊,我说的是实话嘛,哦,就像我昨天刚回来去灵药殿的时候,看到钟青露,她也变得很漂亮了呀。”

    钟青竹脸上的笑容仿佛有一瞬间的停滞,但那速度快到沈石都没发现,然后她笑着问他:“是啊,我那位姐姐如今可是个人见人爱的大美人哦,你觉得……我跟她谁更漂亮呢?”

    仿佛是漫不经心的随口问出,她微笑着看向沈石。沈石摊摊手向前走去,道:“你跟她差不多一样漂亮啊。”

    走了两步,沈石忽然发现有些不对劲,转头看了一眼,只见钟青竹站在身后正看着自己,一时有些疑惑,道:“怎么了?”

    钟青竹微微一笑,走了过来,轻声道:“没什么,我们走吧。对了,刚才你说在书堂那里挑了一本金石铠道法?”

    沈石下意识地松了口气,老实说,刚才与钟青竹说着说着话题莫名其妙地转到她与钟青露谁更漂亮的上头,让他觉得很是纠结,多少还有几分无聊,如今他刚刚回山,心里最想的满满还是尽快能够开始修炼并提升自己的道行,并没有太多心思注意其他地方。

    不过,或许……也是那问题太过难解,所以自己有些下意识地回避么?

    沈石心底掠过这么一个念头,但是在听到钟青竹提到道法神通的时候,他顿时便是精神一振,一下子将那些莫名其妙的心思都忘在脑后,点点头跟她说了起来。

    一路走去,山道寂寂,两个身影并肩走向观海台的方向,当那个宽阔平坦的广场出现在眼前的时候,钟青竹向四周看了一眼,似乎在观望寻找着什么,但是片刻后似乎没看到人,又回过头来,与沈石一起向前,直到走到观海台中间的一根鸿钧柱下。

    高大耸立的鸿钧柱巍然雄伟,站在巨柱脚下抬头仰望,便如同看到一位巨人一般,让心底油然而生出几分渺小的感觉。此刻天清气爽海风习习,观海台上有不少凌霄宗弟子来往走动,或眺望沧海,或悠闲漫步,一个个看去神态都是轻松惬意。

    钟青竹背靠着那根巨大的鸿钧柱,望着沈石,眉头轻轻皱着,道:“你选了金石铠,虽然也不算差,但是没有一门攻击道法,以后你想出去做些狩猎妖兽或需要斗法厮杀的任务,只怕很麻烦呀。”

    虽然话语婉转,但是沈石还是听得出钟青竹话里的意思以及那份淡淡的关怀,事实上就在不久之前,孙友也曾经说过类似的话,不过沈石心里自然有自己的想法,此刻便笑着说道:“没关系的,而且现在选都选了,想反悔也来不及了啊。”

    钟青竹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微微低首,片刻后叹息了一声,道:“是啊,也没法后悔的。而且当初你在青鱼岛的时候,好像就特别的……特别的有自己的主见,可是比我强多了。”

    沈石心中一动,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只听到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带了几分惊喜的叫声:

    “啊,钟师妹,原来你在这里,我找你半天了。”

    ※※※

    沈石与钟青露一起转头看去,只见从观海台灵药殿方向那边,快步走过来一个男子,走到近处沈石忽然觉得有些眼熟,想了一下,却是记起这个脸型偏圆手上拿着一只玉匣的男子正是自己昨天在灵药殿中取丹时见过的那个吉安福。

    吉安福快步走到近处,笑容满面望着钟青竹,只是片刻后他忽然看到站在钟青竹身边脸露诧异之色看向自己的沈石,不由得也是怔了一下,但是片刻之后又调转目光看着钟青竹,眼中都是热切之色。

    “钟师妹,这是你要的二品‘固灵丹’,你也知道,这种灵丹炼制不易,价格不菲,加上功效偏重是破境固基,算不得不可或缺的灵丹,所以平素购买服食的弟子也是少见,灵药殿里药架上未有存货,是我去丹库里仔细寻找之后才找到的。”

    说着,他望着这个美丽清秀的女子,心头没来由的一阵火热。钟家这两个年轻美丽的女子,这几年来算是金虹山年轻一代弟子中的风云人物了,美丽惊艳那是不用说了,前程天资同样也是惊人,相比之下,眼下这位钟青竹更是已经被阵堂的乐景山长老直接收入门下,前景简直不可限量。能够突然得到她的青睐,仿佛让吉安福身上的骨头都轻了几分。

    钟青竹接过吉安福递过来的玉匣,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多谢吉师兄,麻烦你了啊。”

    吉安福哈哈大笑,道:“没什么,小事而已。对了,钟师妹,你要这固灵丹可是最近又有突破,啧啧,我早就看出来你天资不同凡响,前途无量,前途无量啊。”

    钟青竹微微一笑,却没有多说什么,伸手到身侧腰间一抹,略微停顿片刻后,沈石注意到那里似乎并没有悬挂着如意袋,但片刻后钟青竹手上便多了一只袋子,随着她拿动间发出清晰清脆的声音,还有那袋子看去颇有几分沉甸甸的样子,里面所装之物分量应该不轻。钟青竹将这个袋子交给了吉安福,微笑着道:“吉师兄,这是灵晶,请点数一下。”

    吉安福接过,一摆手豪爽地道:“钟师妹说笑了,我信不过别人,还能信不过你么?总之以后有任何丹药上的需要,尽管来灵药殿找我就是了。”

    钟青竹笑着点点头,道:“好啊,多谢吉师兄了。”

    吉安福见她笑意盈盈,清丽如花,一时间只觉得自己心花怒放,甚至浑然有些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了。

    只是下一刻,他忽然笑容一僵,看见钟青竹转过身面对沈石,却是轻轻将这只玉匣塞到了沈石的手里。

    在那一刻,沈石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似乎在摇头说着些什么要拒绝的样子,而钟青竹则是微微摇头,脸色温柔却坚决地抓着他的手让他收下。

    但是这些言语吉安福却仿佛一个字都听不到,他的目光只是盯着那只玉匣,那只被钟青竹轻轻柔柔塞到沈石手中的玉匣,看着那只白皙温婉的手,带着几分温柔关怀的手,轻轻握住那个男子的手。

    他在心里发出了一声无声的怒吼,握住装着灵晶袋子的手在一瞬间,狠狠抓紧。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