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四十章 冲突

戮仙 第四十章 冲突

    沈石脸上略带喜悦的笑意很快褪了下去,将那石萝抓在手里,然后慢慢站了起来,转头向这两个突然出现的人望去。而之前有些懒散的小黑猪这时似乎也有所警惕,收起了那副懒样,走到沈石的脚边,两只小眼睛瞪着这两个不速之客。

    这一男一女显然都是有道行在身的修士,男的鹰目高鼻,带了几分冷峻,看去一副盛气凌人的姿态,而在他身边的女子容貌颇美,身材浮凸,衣裳贴身而清凉,露出胸口几分白腻贲起,隐见雪白深沟,加上眉目间那一抹风流媚意,烟视媚行,春意荡漾,活脱脱一个惹火尤物。

    而刚才那一声惊喜呼喊,正是这女子叫出声的,此刻但见她偎依在那男子身旁,笑逐颜开,指着沈石手中的石萝,轻轻用手拉着那男子手臂,糯声软语地道:“侯哥,那可是二品灵草石萝啊,值不少灵晶的。”

    沈石眉头一皱,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冷冷地看着前方这两个男女,果然那鹰目男子听了那妩媚女子的话后,顿时脸色一变,对着沈石这里哼了一声,道:

    “臭小子,看什么看,识相的就把石萝扔过来,我就饶你一命!”

    下山过海的时候,按惯例沈石是换了一套衣服的,因为穿着凌霄宗弟子服走出去固然很多时候有面子,但是凌霄宗这么大的名气声势,暗地里对头仇家也是不知有多少,荒郊野外的突然莫名其妙被人暗算了,那也是没地方找人报仇去。所以他现在身上所着的是普通衣衫,并非是凌霄宗弟子服,旁人也看不出来他的凌霄宗弟子身份。看那男子凶神恶煞一般的举止神情,多半是将他看成一个道行低微采药为生的散修了。

    沈石自然不会被他吼了一句就吓得将石萝丢下,这些年来见多见惯了生死血光,这点威胁对他来说根本不痛不痒。他看了那男子一眼,随手一摆,石萝瞬间不见,却是被他当着这两个人的面直接收进了如意袋。

    随后,他平静地抬眼看着这两个意图抢夺的男女,目光在那男子身上略一停留之后又扫过站在一边的那个娇媚女子,只见那女子先是一怔,似乎有些意外,但随即却是向那个凶悍的男子身边又贴紧了些,笑意盈盈,眉目中更是眼波如水般温柔,似要流淌出来一般,不时看着那男子一眼,流露出几分仰慕与娇媚之色,如火上添柴,让那男子仿佛全身都要烧起来一般,气焰越发嚣张。

    而看到沈石居然毫不理会自己,径直将那石萝收入如意袋中之后,这男子顿时勃然大怒,再加上那个娇媚惹火的女子就在自己身旁用那种异样与娇媚仰望的眼光看着自己,一时间只觉得大丢脸面,怒道:“你想找死吗?”

    沈石皱了皱眉,冷冷地道:“阁下这是何意?这石萝分明是我先找到的,不给你便是要找死么?”

    那男子眼中凶光一闪,踏前一步,眼看着似乎就想要动手,但在他身边的那个娇媚女子却忽然拉了他一下,然后扬声道:“这位兄台,不要不知死活啊,你可知道他是谁?”

    沈石眉头一挑,道:“哦?请赐教。”

    娇媚女子转头看了那男子一眼,身子有意无意地又贴近了几分,更有甚者,甚至有意无意间用她的丰腴胸部轻轻碰触了那男子的手臂一下,顿时就只见那男子目光一直,看着恨不得就想做些什么的样子,而迎着那女子的娇媚目光,他更是下意识地挺起了胸膛,冷笑不语。

    只听那女子随即轻笑了一声,道:“告诉你吧,可别吓傻了哦。他就是凌霄宗门下候氏世家的大公子,候远望!”

    沈石在听到那“凌霄宗”三字之后,顿时脸色一变,怔了一下,但将那女子这句话听完之后,他脸上却是露出几分愕然之色,那边的娇媚女子以为他果然是被凌霄宗这硕大名头给吓到了,一时也带了几分得意之色,轻轻笑出声来。

    附庸世家当然不可能就等若是凌霄宗,世家子弟没拜入宗门,自然也不可能会代表了凌霄宗的势力声望。不过任谁也知道附庸世家向来与宗门联系密切,很多时候用粗俗些话来说就是打狗也要看主人,是以普通的散修一般而言也是不敢去招惹附庸世家的,否则一旦冲突了,人家随时随地叫上几个宗门弟子过来撑腰助拳,你怎么办?而候家在附庸世家中又是顶尖的,向来在四大世家之列,家中多有子弟在凌霄宗里的,这等声势,至少在流云城附近地域已然足以横着走了。

    只是就在那女子得意之色显露,那男子也是露出几分傲然,准备下一刻对面那不起眼的散修就要双手奉上石萝然后夹着尾巴跑掉的时候,却只见那个年轻人非但没有如此,反而是在想了片刻之后,目光看向这个男子,带了一丝疑惑,道:

    “候家那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如今的大公子不是候远良么,你是他的什么人,为何敢自称候家大公子?”

    这话刚一问出,对面那一男一女的脸色顿时就变了,候远望是瞬间脸上涨红,眼中凶光大盛,看去恨不得立刻就要杀人泄愤一般的模样,而那娇媚女子也是吓了一跳的样子,似乎很是意外,看向沈石的目光里也似乎多了几分看死人一般的神情。

    “你找死!”

    片刻之后,候远望一声怒吼,却是一下子冲了过来,气势汹汹,而那娇媚女子则是依然站在原地,并没有出手的意思。

    沈石看着候远望冲来,心底也是有些困惑,似乎刚才自己那句话好像无意中触到了这家伙的什么死穴逆鳞,这才如此恼怒?但是他分明记得清楚,当年他十二岁时拜入凌霄宗的那一批新人弟子中,候远良分明也在其中,虽然两人并不曾真正交往,但是大概的情形他还是心里有数的。

    候家这一代嫡系的长子,确实就是候远良,这是众所公认的,甚至他还记得当初在拜仙岩上跟他有过冲突的那个小胖子候胜,但除此之外,他却是没听说过候家还有哪个叫做候远望的人。

    难道是旁支子弟?但是旁支子弟不可能如此大刺刺地自称候家大公子啊,那是只有嫡系子弟才能有的称呼。

    他脑海中闪电般掠过这些念头,一时也想不明白这个候远望到底是什么来路,只是看着候远望转眼间已然冲到跟前,沈石迟疑了一下,还是脚下使力,向旁边跳开。候家毕竟是附庸世家中的翘楚,沈石刚刚回到宗门,眼下一心只想着安心修炼,委实不想节外生枝去招惹这么一个麻烦。

    他进阶道到凝元境后,肉身的力量敏捷都是大幅提升,动作快疾远胜过往,轻轻松松便躲开了候远望挥来的势大力沉的一拳,同时也一个回合间也察觉到候远望道行并不算是甚高,应该只有炼气境高阶的模样。

    境界比自己还低,那自然更没什么好怕的了,沈石心里也是松了口气,正想说两句话表明身份,然后就此离开,反正石萝已经到手,跟这家伙纠缠只是浪费时间而已。但就在他闪过身子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忽然间眼角余光看到候远望的脸上陡然掠过一丝狰狞之色,同时心底也是在一瞬间闪过一丝强烈的悸动。

    那是过往他在妖界里,在那些生死厮杀的关头才会有的危机预感。

    几乎没有更多的想法,沈石低吼一声,整个人一下子迅疾猛退,就像是险些被蛇咬了一般,而与此同时,在候远望的手中猛然爆裂开一道耀眼白光,“嗖嗖嗖”尖锐破空声瞬间响起,十几根细小钢针一般的东西向着沈石迅猛冲来。

    若是身在近处,哪怕以沈石如今凝元境的敏捷,只怕也躲不过这些突兀出现速度极快的钢针,但他刚才抢先一步退去,终于是险之又险地堪堪躲过了这一蓬钢针,片刻之后,只听砰砰砰之声不绝于耳,这些钢针瞬间刺入了刚才他所站位置的地上,留下了十几个细小空洞,中间甚至还有极快坚硬的石头,也是如切豆腐一般直接被刺穿了过去。

    看着地面石块上那些小洞,沈石只觉得一股凉意涌上脊背,这钢针如此迅猛锋锐,真要被射中了,就算他是凝元境的肉身,也得被一下子洞穿出十几个血洞出来,那下场真是不问可知。

    随后他再度抬头看向这个候远望时,脸色已是阴沉如水,同时心中也是警惕不已,暗自警醒,这天下之大,什么事都有可能,自己当初不就是以炼气境的道行击杀了凝元境的钱义么,为何如今情况倒过来,自己却也是大意松弛了?

    心头如电光火石般掠过这个念头,沈石的身子却是在瞬间就立刻做出了反击,生死关头,谁还管你姓猴姓马还是猪!

    一抹黑光,瞬间亮起。

    候远望在钢针射出的瞬间,脸上已经掠过一丝得意之色,这“细鳞针筒”乃是以炼器闻名的“天工堂”所制,阴毒难防,威力强大,因为采用机括为主,炼气境修士便能操控,但所发钢针却足以对凝元境初阶左右的修士造成致命伤害。此物乃是昔年他父亲所赐,价值万金,是他防身保命的大杀器,过往时候仗着这东西,甚至阴死过两个凝元境的散修,至于炼气境的修士更是见一个死一个,可谓无往而不利的利器。

    然而就在他准备要收割这个不知好歹触怒自己的混账小子,抢了那石萝灵草,甚至他心底还有几分冲动,待杀了这小子之后就要找个地方将那惹火的女修就地正法好好痛快地舒爽一番时,却骇然看到沈石不知如何突然警醒,一个提前翻腾退去,竟然是险之又险地躲过了这细鳞针。

    候远望顿时脸上大变,心中掠过一丝不祥的预感,下意识地想要大声叫出什么,搬出候家来给自己撑腰的时候,猛然间却觉得眼前忽然一黑,一道诡异的黑光已经当头落下。

    巫术??血毒术。

    下一刻,候远望忽然就觉得自己的脸上有些麻木,还有些怪异的痒,下意识地伸手一摸,再放到眼前一看时,却只见手掌之上赫然沾着了几点血污,那血迹居然是黑色的。

    “啊!”

    忽然,一声惊叫从旁边传了过来,却是那娇媚的女修带了几分惊恐,看着候远望的脸,身子隐隐有些发抖。

    候远望心中大惊,本能地觉得不妙,转身就想逃跑,至于那女修如今自然是顾不上了,但是身形才动了一下,突然眼前一片黑暗,那血污从他双眼中涌出,竟是什么都看不到了,而身子陡然间忽地又是一沉,如千钧重担猛然压在身上,脚步一时间迈不出去。

    术法??沉土术。

    候远望并非无知之人,虽然天资一般但也修炼过,对五行术法也略知一二,此刻心中惊骇,又是满满地难以置信,这人的施法速度怎么会这么快?

    然而在那女修的尖叫声中,这个疑惑很快就成为了他最后的一个疑惑,险些大意丧命的沈石惊怒之下,此刻更不留手,五行术法全力施放,一个个术法光环瞬间亮起冲出,数息之间便是三个攻击术法放了出去,两个火球术与一个水箭术严严实实地打在了候远望的身上,没有半点水分。

    几声闷响,候远望的整个身子竟被打飞了出去,胸口两团偌大焦黑,中间还有一个明显是水箭术穿出的血洞,火光水影间,竟是瞬间就被沈石杀死,没有半点还手之力。

    过了片刻之后,一声闷响传来,候远望的尸身从半空中无力地掉落在地,带起了几番尘土。沈石看了看那远处的那张脸上,微微皱了皱眉,虽然只有一个血毒术,但此刻候远望的脸上黑色污血不停渗出,这个术法的威力,竟仿佛比他刚回到归元界的时候又强了几分。

    沈石沉默了片刻,然后缓缓转身,面对着那个脸色惨白满脸惊恐的娇媚女修。

    那女子身子发抖,眼中满是惧意,看着沈石片刻后慢慢走了过来,她仿佛竟是克制不住那份害怕,一下子坐到了地上。

    衣裳凌乱,身躯微颤,就连胸口的那抹雪白粉腻也露出了更多的柔软,峡谷峰峦,仿佛令人望之一眼便会着火一般,天生便是诱惑男人的魔鬼之处。下一刻,她嘤嘤哭了出来,忽地一下子扑到沈石脚边,身躯乱颤春光流淌,楚楚可怜地对沈石哭着哀求道:

    “别杀我,别杀我,你要我怎样都可以……”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