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四十一章 来历

戮仙 第四十一章 来历

    沈石后退了一步,只觉得眼前似乎都是那片有些耀眼却柔软的白色光芒,亮的有些刺眼,这一生中,他还从未真正见过一个女人这般清凉诱人的模样,忍不住有些喉咙发干。不过他毕竟还算冷静,过了片刻之后,略微移开视线,冷冷地道:

    “你先起来。”

    那女子却仿佛受了极大的惊吓,一声声哭泣不休,只坐在他身前哽咽哭着道:“前辈,你别杀我,饶我一命吧。”

    沈石皱了皱眉,道:“你叫我什么?”

    那女子偷偷抬眼看了他一下,啜泣声并未停下,在那边只哭道:“前辈,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你是凝元境的前辈,所以……”

    沈石忽然打断了她,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凝元境的道行了?”

    那女子怔了一下,小心地道:“如果……如果你不是凝元境的道行,施法的速度怎么会那么快?”

    沈石沉默了下去,没有再说什么,这中间那女子提心吊胆地坐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生怕稍有不慎就会触怒这个看起来年纪轻轻,但杀起人来却是狠辣果决的年轻人。过了好一会之后,才听到沈石淡淡地道:“这个候远望是什么来历,跟候家又是什么关系,你给我说一下罢。”

    那女子之前哭得如梨花带雨,娇媚中楚楚可怜,又是另有一种风姿柔媚,只是看来沈石似乎并没有像普通男人那般欲火焚身的模样,心里也有些没底,这时听到沈石这般问话,在他目光逼视之下,这女子犹豫了一下后,还是一五一十地开口说了出来。

    原来这候远望,还真就是候家人,出身上也并非旁系,他的亲生父亲正是如今候家的家主侯永昌,并且论年岁辈分,他还是侯永昌的第一个儿子,这一声大公子的称呼,便是由此而来。

    不过凌霄宗上下包括流云城内外,众多世家圈子里,所有人都知道的一件事就是,候家嫡系大公子这个名号,是落在候远良身上的,而这候远望反而不为人知。这其中的缘由其实很简单,候远望乃是侯永昌昔年一时贪欢与外室女子所生的私生子。

    其实世家高门这种事也不少见,权势豪富者三妻四妾也在所多有,普通世家遇到这种情况,往往就算是妾室所出当做庶出长子养着,毕竟也是亲生骨肉。只是事情到了候家这里,却又是与众不同,因为侯永昌其后大婚乃是世族联姻,所娶的正妻乃是孙家的嫡女,换句话说,就是如今凌霄宗风头极盛的孙明阳孙长老的女儿。

    孙家如今那是什么声势,这数十年间早已是压过了所有附庸世家,哪怕是候家在孙家面前,也是要避让三分。而侯永昌所娶的这位孙家大小姐性子桀骜,是眼中断不肯容一粒沙子的性子,再加上娘家又是强势,据说她本人更是深得明阳真人的疼爱,向来娇宠,所以嫁到侯家之后没过多久,便将侯永昌收拾的服服帖帖,丝毫不敢有二话。

    而孙家大小姐在婚后不久,很快又怀上了身孕,一路顺顺当当的诞下麟儿,便是如今的候远良了,这一来,她在候家的地位更是稳如泰山,在候家颐指气使,谁都不敢逆了她,谁都知道如今候家当家作主的乃是主母大人。

    也就是在这般情形下,候远望被早早赶出了候家大宅,有家不能回,境遇可谓凄凉。不过总算侯永昌心怀恻隐,虽然畏妻如虎,但私下里还是偷偷派人照顾着自己这另一个儿子,并且由于多少心里愧疚,所以一直以来对候远望也是惯着,除了严令他不得做任何冒犯孙家小姐的事情外,其他的也就懒得去多管了。

    候远望自小这般长大,无人管束,性子渐渐顽劣,待成年之后更是变成了流云城中一个小恶霸,常常打着候家的名号出去为非作歹,欺男霸女的事也没少干。不过他还是有点心眼,欺压的都是普通凡人或是没根脚道行低微的散修,所以这些年来虽然名声臭了大街,但仗着候家的威名,居然也没人能奈何得了他。

    至于这个女修,据她自己所说名叫凌春泥,乃是近日路过流云城中的一介平凡散修,前些日子被候远望这个恶棍看上,百般逼迫,手段恶劣,不得已只好虚与委蛇……

    前头候家的事沈石听得也是微微摇头,对这些附庸世家高门大族里的龌蹉事也是懒得理会,但听到后头凌春泥说到自己的时候,却是明显的言不由衷,一下便听出了破绽。沈石绷紧了脸追问几句,中间还吓了她一下,让凌春泥又险些哭了出来,最后才不得不承认,她其实是流云城本地人氏,自小就在流云城中长大,因为一个巧合机缘得了些不起眼的传承功法,修炼到现在也就是勉勉强强到了炼气境中阶。

    散修的路不好走,凌春泥也不例外,双亲早逝形单影只的她根本没有能力能赚取到供自己修炼的灵晶,甚至有的时候连养活自己都有些艰难。后来她长大以后,发现自己虽然什么都没有,但还有一张漂亮的脸和一副能让许多男人垂涎的身材,为了这份**,很多男人愿意给她灵晶。

    而她渐渐的,也就习惯了这种生活,至于和候远望之间,倒还真是候远望偶然遇见她后顿时垂涎这份美色,而凌春泥也看中了候远望的大方,这男人天资一般,但总能从那个老爹手里拿到不少灵晶整日享受,一来二去就勾搭上了。

    沈石前后听了这么两个人的故事,但是两个都令人烦心厌恶,皱着眉头道:“那你们为何来着大风崖,那候远望还这般嚣张,看人一个不顺眼就下死手?”

    凌春泥摇了摇头,苦笑道:“是他硬是要带我来的,平日我道行太低,又根本不会什么防身之技,所以向来不出流云城。他看在城里我一直吊着他胃口,不肯……那个,所以就带我到这荒山野岭的地方,怕是想……”

    话未说尽,凌春泥低头不语,沈石却是听明白了她的意思,想来凌春泥觉得这候远望也是个人傻钱多的家伙,平日在流云城中就一直吊着他的胃口,只想从他那里多拿灵晶,结果候远望似乎也不是吃素的,不知使了什么法子,硬是将凌春泥带出城到了这大风崖来,想必也是心怀不轨。

    只是沈石转念一想,这女子似乎也猜到了候远望的心思,但最后还是跟了过来,只怕那心思也是半推半就的结果,就想着绊着候远望以后多拿灵晶才对。

    这一男一女,看起来都不算是好人。

    沈石这里沉吟思索,那边凌春泥却是忐忑不安,她道行低微,自来都是靠着美色混迹于强大修士间,最是会察言观色,此刻看着沈石表情,似乎有些不太好的意思,心中顿时一沉,一双柔媚眼眸中顿时又涌起了一阵水雾,期期艾艾地在沈石身前哭了起来。

    沈石此刻烦恼的却是候远望,刚才是这厮主动挑衅要抢自己的石萝,随即更是悍然暗算下了死手,显然是个嚣张跋扈惯了的主,沈石并没有后悔杀了此人,说来也是废话,不杀他自己岂不是就要被他杀了?但是这候远望毕竟姓候,还有个候家家主的老爹,只怕传扬出来,自己麻烦不小的。

    凌春泥嘤嘤哭泣声中,看到沈石皱眉不停望向候远望的尸体,面上露出犹豫不决之色,她心思却是灵动,片刻间居然就想到了什么,一下子站了起来,道:“前辈,你……你若是放了我,我对天发誓,绝不会对第二人说起今日之事!”

    沈石冷冷地看了她一眼,眼中却并无几分相信的意思,凌春泥咬了咬牙,道:“我知道前辈你还不放心,但这事春泥明说了罢,就算我回去报信给候家,他们固然会来找你的麻烦,但是一来我还不知道你的来历,找也找不到,二来……”她惨然一笑,道,“候家那种世家,这种事太过丢脸,得了消息之后,不管能不能报了仇,只怕都会先害了我的性命,然后绑上石头丢到海里去了。”

    沈石的脸色到这时才微微动容,看着这个女子,却是有些刮目相看的意思,想不到她道行平平,眼光居然还不错,看来虽然散修境遇惨淡,但每个人却都有自己挣扎求生的渴望与想法。

    “请前辈饶我一命……”她又拜了下去,娇柔可怜,衣裳拂动,又是露出了大片春光白腻,峰峦峡谷令人遐思。沈石犹豫了片刻,终于觉得自己似乎还是有些做不了这个杀人灭口的手段,至于说是良心不忍,还是真的被这女子妖媚脸庞惹火身材所触动,却是不好说了,但是沈石自己觉得还是前者罢。

    他不愿再多呆这里,转过身子,对小黑招呼了一声,便大步离开,走之前最后叮嘱了凌春泥一句,道:“记住你自己的话,管好自己的嘴巴。”

    看着沈石的背影渐渐走远,凌春泥一直紧绷的身子这才缓缓松弛了下来,如释重负般地长出了一口气。她站在原地,怔怔半晌,目光有些茫然地看过四周,忽然落到那个扑倒在一旁地上的候远望尸身上。

    凌春泥盯着这具尸体看了半晌,忽然间一下子冲了过去,没有半点顾忌平日最在乎的那点娇美柔弱的气质,一脚踹上候远望的脑袋,同时口中恨恨地道:

    “混账东西,还想到这地方占老娘的便宜,死了活该!”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