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四十四章 故地

戮仙 第四十四章 故地

    斗转星移,玉兔西沉,当第一缕日光从天边落下,驱散这一夜的寒冷与黑暗后,这座城池看起来又恢复了生机,从睡梦中渐渐醒来。

    商家铺面逐一打开了门,街上渐渐热闹起来,当到了辰时时分,流云城中已经又是一片热闹繁华的景象,特别是城中商铺最集中的南宝坊,更是人潮拥挤修士云集。说起来,沈石虽然到了海州多年,但对流云城这座大城却实在是陌生的很,唯一有些印象的就是南宝坊这一两条街,过往多数时候,他都在青鱼岛上不能出外,而之后又意外去了妖界,直到今天,他才算是有机会能够真正随意地看看这座城池。

    流云城自来有鸿蒙大陆南方第一城的称号,号称南方十六州繁华第一,城中东南西北各有一处规模很大的坊市,商家无数,汇聚无数珍罕灵材,吸引了众多修士来此。而四大坊市中又以南宝坊最为热闹,包括神仙会的流云分店都开在这里。

    沈石最初倒也想过去其他三个坊市转上一圈,但是走着走着,记忆里那点印象又浮上脑海,还是下意识地先走到了南宝坊这边。

    七年过去,南宝坊这里繁华依旧,高楼林立商铺遍地,众多灵材琳琅满目,令人目不暇接。而来来往往的修士人群与熟悉的叫卖声,让沈石心底涌现出一股带了几分亲切的熟悉感,仿佛又置身于儿时的天一楼中。

    他的心情不知不觉好了许多,顺着长街一路走去,偶然间又会想起当初自己刚到这里的时候,还有那个屠夫跟着,却不知如今他去哪儿了?当然在他心里,更想念还是自己的父亲沈泰,七年来半点消息都没有,像是完全从这个世上消失了一般,也不知道神仙会究竟将他安排藏匿到了何处?

    而造成父子骨肉分离的原因,当然就是他们招惹了一个元丹境的大真人,阴州玄阴门里那位李老怪,更不用说,自己的母亲当初难产而死的缘由,也有很大缘故与李家有关。想到这里,沈石的脸色略显阴霾,只是那个元丹境的境界实在太强太高,自己想要报仇,看起来仍是遥遥无期。

    他在心底叹了口气,轻轻摇了摇头,暂时放下了这些烦恼,继续向前走去。

    神仙会那肃穆高大鹤立鸡群般的高楼,很快又出现在前方,与七年前相比,看来并没有任何的变化,而在门面前来往进出的修士同样也和当初一样的众多,沈石挤过去看了一圈,顺便将自己如意袋中那些一品灵草卖了,只留下了石萝和前头另外两棵二品灵草,最后得了十颗灵晶,算是昨天一日的收获罢。

    虽说这得到的灵晶实在不多,真要比较起来,甚至比他当年在青鱼岛上的时候,去妖岛狩猎时的收获都比昨天这一日忙活要更多些,但……总比平日没什么门路的散修要好一点罢。沈石心里不无自嘲地这般想着,苦笑了一下,又在神仙会店堂里转了转,看了看那些令人垂涎不已的珍罕灵材灵丹妙药,最后郁郁不得志地闷头走出了神仙会分店。

    这一路上,小黑猪都跟在他的身旁脚边,不知是不是第一次来到这么多人的地方,它看起来好像有些紧张,一直贴着沈石,也没有再像平日那般动不动就自己随便跑掉,可能是怕在这人多的地方与主人走失了吧。

    出了神仙会,沈石带着小黑猪又是一路向前走去,同时眉头微皱着在心中盘算思索,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才能快速地赚取到更多的灵晶。采集药草这条路看来不是很有希望了,小黑这懒样,真是一点都不靠谱;符箓那条路隐患限制太多,能不走还是不走;难道真要去猎杀妖兽么?

    这般边走边想,走过一段路,沈石猛然间觉得前头喧闹声一下子大了许多,抬眼一看,却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又走到了长街尽头的那一处南天门,也就是惯例有众多散修摆摊的地方。

    当初自己的那份清心咒,也正是在这里从那个叫做老候的人手里淘来的,也不知如今七年过去,那家伙是不是还在这里摆摊,不过想想或许不太可能了,毕竟老候的运气不错,有一个拜入凌霄宗门下并且最后突破到了凝元境的儿子。

    所谓父凭子贵,老候听说当年不过是候家一个远的离谱的旁支,但是有了这么一个儿子,甚至可能连候家那个秘密探宝的行动都会带上候胜,可见候家对当年那个小胖子也是颇为看重,向来老候如今的日子应该过得不错了罢。

    物是人非,或许说的就是这般情况了,沈石在心底里笑了笑,迈步走进了这个杂乱却又热闹非常的南天门。

    ※※※

    流云城占地极广,热闹繁华,向来是海州重心所在。凌霄宗实力冠绝海州,山门虽在沧海千里深处,但在修真界中人的目光看来,流云城便等若是在凌霄宗的家门口。

    而凌霄宗门下众多的附庸世家,也多以流云城为主要居住地,特别是几个实力强大的名门世家,历代都住在流云城中,甚至都可以称得上是这里的地头蛇了。

    如今凌霄宗宗门之下,众多附庸世家里当然是以孙家最为鼎盛,其次是向来豪富的许家,而候家本来似有衰颓之势,但是前些年家主侯永昌与孙家大小姐联姻,顿时家门声势为之一振,再无人敢随意轻视,至于这其中借了多少孙家的势头,那就不好说了。

    这一日,候家在流云城东城里的大宅里,聚集了不少人,其中以家主侯永昌和当家主母孙琴为首,都是装备妥当,一副准备出远门的模样。而自他们二人以下,大宅里还有二十多人,其中几乎全是凝元境以上的修士,其中更有几位是神意境的高人。

    这一只队伍拉出去,就算是在流云城中,也是要令人侧目退避。

    而人群之中,除了几位闭目养神的神意境大修士外,倒是两个最年轻的青年最是引人注目,当先那个英俊潇洒,剑眉朗目,正是候家的天之骄子候远良;而站在他身旁那个略胖的青年,是这几年候家的一位后起之秀,名叫候胜。

    此番远行,候家年青一代中在此的就这么两位,可见他们的前程必定已是板上钉钉了。

    在众人羡慕的眼光中,候远良风轻云淡,似是早就习惯了这种众星拱月般的场合,而候胜看起来还有些不太适应,下意识地站在候远良的身后,偶尔候远良说些什么话的时候,候胜便连忙答话,看起来倒像是跟在候远良身旁的一个侍从一般。

    远处,候家家主与夫人孙琴在最后吩咐好下人诸事后,便转过身来准备叫唤众人出发,看了一眼远在人群中的儿子候远良后,孙琴的眼中满满都是慈爱疼惜与骄傲,侯永昌的目光却相对复杂一些,虽然也有疼爱之意,但不知是不是想到了其他什么,没来由的忽然轻轻叹了口气。

    ※※※

    与前头神仙会分店和众多商铺云集的南宝坊热闹长街相比,南天门这里明显是杂乱无章,许多散修都是直接拿出一块布往地上一铺,就算是占了一块地盘摆了一个摊位,然后放上些乱七八糟杂七杂八的灵材,就在那儿耐心地等着客人关顾了。

    不过说到灵材品质,这里的东西和南宝坊那边还真是没法比,许多灵材一眼看去不但品相差劣,甚至多有缺损的,不过想想也是,如果真是上佳灵材,自然是有的是法子售卖出去,哪里还会拿到这里来?要知道,南天门这边的灵材价格,通常都比南宝坊商铺里的灵材要低三成左右。

    不过东西多了,自然就会有一些好货出没,反正许多年来,南天门这里淘换出珍罕灵材一日暴富的故事可是流传不休的,吸引了无数窘困的散修来此坐着那白日发财的美梦。

    沈石在灵材上的眼光,那是打小就磨砺出来的,南天门这里普通的灵材甚至有一些是被无良摊主散修故意翻新做旧或是加以混淆的假货劣货,一般都瞒不过他的眼睛。但是受骗虽然不会,想要从这里淘到传说中的沧海遗珠天材地宝,那真是需要天大的运气,比如七年前来到这里的他自己。

    如此闲逛了半个时辰,沈石假货劣货各种低阶灵材看了一大堆,真正入眼的却没几件,好不容易有个看去品相不错的二品灵矿“铁魂晶”,但是那摊主却是当命根一般做了镇摊之宝,不管谁来都是一口咬定两百颗灵晶不肯松口,沈石也是只能摇头离开。

    又走了一会,还是没有什么收获,沈石也是准备离开,说不上有什么失望之情,毕竟好运气可一不可再,天底下的好事哪能都被一个人全部占去。南天门这种地方,差货劣货才是主流,找不到好东西才算是正常的罢。

    他转过身子,折向南天门西面,正想着是不是从那边离开这里,顺便拐到流云城西城那里的坊市再看看的时候,忽然眼角余光扫过旁边一角,初时并未在意,脚步也仍然上前,但是这样走出四五步后,他忽然身子一顿,眉头皱起,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徐徐转过身来,看向了身后某个摊位。

    那似乎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散修摊位,看过去没有任何出奇的地方,同样是一块蓝布铺在地上,放着瓶瓶罐罐一堆杂乱东西,摊主看过去也不算特别起眼,就是脸上一块横肉看着有些凶,此刻真闲坐在地,打开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沈石忽然笑了起来,然后径直走了过去,在那摊位前蹲下,那摊主顿时来了精神,露出几分笑脸,道:

    “客官,看上了什么尽管说,我这里有的可都是好东西。”

    沈石微微一笑,目光在摊位上扫过一眼,然后却是看向这个摊主,微笑着道:

    “好久不见啊,老候!”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