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四十七章 亲庶

戮仙 第四十七章 亲庶

    傍晚时分,喧嚣热闹了一天的流云城渐渐平静了下来,街上的行人已经少了许多,随着天边最后的晚霞也逐渐暗淡下来之后,这座城池看起来也将要进入沉睡。毕竟在这广阔的天地间,号称不夜之城的地方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万年名都天鸿城。

    当夜色逐渐降临,黑暗悄然淹没门前街道的时候,候家大宅的后门悄然打开,然后有人走了出来,三三两两神色平静地走到了流云城中的大街小巷中,很快就被黑暗遮去了他们的身影。

    虽然看去他们似乎是往不同的方向走去,但是如果此刻有一双能够看透黑暗的眼睛从高空中俯视,便会发现这些从候家走出来的人虽然或远或近向不同方向走去,但是到最后都会绕上一个圈子,渐渐地向流云城北城门的方向聚拢过去。

    约莫半个多时辰后,流云城北门外一个僻静无人的城墙脚下,已经站着十几个人,多数人安静地站在那儿并没有说话,为首的一男一女则是目光不时望向城门处,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个或几个人影过来,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所以他们脸上的表情都很平静。

    这一晚无月,却有满天繁星,仰望星空,似乎能看到一道星河横跨天穹,星光闪烁着温和又美丽的光芒,有一种令人沉醉的美丽。

    不过这一群人,显然并没有人会去注意头顶的星空,借着夜空洒落的星光,可以看到那站在最前头的一男一女正是候家如今的当家主人,侯永昌以及他的夫人孙琴。

    又等了一会,在城门的方向再度响起了一阵脚步声,两个人影一前一后走了过来,当先一人年轻英俊,气度不凡,正是如今候家的天之骄子候远良,而落后他半步之遥跟在他身旁的男子,看去身材强健,脸颊稍胖,依稀正是当年那个小胖子候胜的模样。

    只是如今这两个年轻人,都已经是登上金虹山的凌霄宗亲传弟子,道行境界都已经修炼到了凝元境,已经再非吴下阿蒙了。

    看到他们二人过来,人群里似乎明显松了口气,侯永昌点头微笑,孙琴目光落在自己这唯一的儿子身上,那一股慈爱疼惜之色,真是怎么都掩饰不住的。

    候远良看到他们这边的人群,连忙加快了脚步,走到父母身前,轻声叫了一句:“爹,娘。”

    跟在他身后的候胜也是赶忙过来见礼,孙琴只是微笑着拉着儿子的手,没怎么看他,倒是侯永昌对着候胜点点头笑了一下,随后对孙琴道:“人都到齐了,咱们走吧,别在这里耽搁太久。”

    孙琴点头答应了一声,却兀自舍不得放开候远良的手臂,拉着他走到一旁,口中低声叮嘱个不停:

    “小良,咱们这次去高陵山,虽说颇有把握,但那前代大墓里终究多有各种妖物怪兽,你一定要谨慎小心,如无必要,就莫要离开我和你爹身边太远……”

    候远良看去却是颇有几分不以为然,年轻的脸庞上带了几分傲然之色,笑道:“娘,我又不是三岁小儿了,老说这些做什么?”

    孙琴哼了一声,道:“你再大也是娘的儿子,干什么,说你几句不开心啊?”

    候远良缩了缩脖子,呵呵一笑,讪笑不语,孙琴平日在候家威望素著,不但是侯永昌,甚至就连她唯一的儿子候远良也畏惧她多过其他人,此刻见母亲似有微怒之意,登时便缩了。

    孙琴瞪了他一眼,道:“总之你小心就是了,你记得,将来咱们候家这片基业,迟早都是要交给你的,前途广大,你自己也要善自珍惜,不然要是出了个什么意外,小心这点基业都便宜了外人。”说完,她忽地冷笑一声,却是看了站在身旁的侯永昌一眼。

    侯永昌面上掠过一丝尴尬之色,苦笑摇头,叹了口气,转过身子对后头人群道:“闻大师,有劳了。”

    人群中有人闷声答应了一声,随即走出了一个个头稍矮的老头,看去干干瘦瘦的,但一双眼睛却是精光四射,而他这一现身出来,侯永昌与孙琴都是对他露出几分客气的笑容,显见是个身份非凡的人物,这才当得起候家当家家主主母的礼遇。

    只见这位闻大师走到旁边一处空地上,看看周围没人之后,手往腰间一抹,随即便多了一件黑乎乎看不清什么形状的物件,然后只听他口中隐隐有些奇异语音发出,似乎在诵念什么咒文,一股若隐若现的灵力以他为中心,向周围弥漫开来,竟是犹若实质一般。

    这份化灵为实的手段,正是神意境的明显特征,显然这位貌不惊人的闻大师,实际上却是一位神意境的大高手。鸿蒙修真界中,元丹境以上的大真人自然是站在巅峰之上的那一小群人,道法通天足可移山填海,但到了那等境界的人物,通常都极少出现在人世间,多数都是在仙山胜境中安心修炼,是以在绝大多数时候,神意境的大修士已然是通常能见到的顶尖人物。

    候家此番精锐尽出,队伍中甚至还带上了神意境的高手,可见家族多年的积蓄实力着实非凡,从另一方面看,也能看出候家对那高陵山大墓中所藏墓葬似乎有所了解,却是有必得之心。

    随着咒文念诵,那黑影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开始缓缓长大,并且速度越来越快,一时半会之后,在众人面前赫然出现了竟是一艘浮空仙舟,前后数丈长,足可容纳二十人左右搭乘,看去竟然是一件极罕见的飞行法宝。

    看着那浮空仙舟出现,侯永昌夫妇点了点头,对着周围人做了个手势,众人便都走动起来,纷纷向那仙舟走去。候远良带着候胜也随着人群走去,侯永昌落在后头,轻轻一拉孙琴,孙琴回头看了他一眼,道:“怎么了?”

    侯永昌看了她一眼,皱眉道:“大事当前,你好好的又在小良面前说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还给不给我这个当爹的留点脸面了?”

    孙琴冷笑一声,面上露出几分冷峻之色,道:“若不是我硬顶着,只怕你这次还想着要把那孽畜强行拉过来,对吧?”

    侯永昌滞了一声,忽地压低了声音,但隐隐可以听出话语声中那点恼怒,道:“小望他毕竟也是我的儿子!”

    孙琴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寒声道:“是你儿子,跟我却没干系,反正我只知道,候家这片家业以后都是小良的,别人再不要痴心妄想!”

    “你!”侯永昌一时气结,但孙琴看去却似乎没有半点畏惧紧张之色,只是淡淡地笑了笑,转身就欲走开,侯永昌还想再说什么,只是看着自己这位夫人的背影,怔了片刻,最后却是颓然下来,长叹一声,再也没说什么。

    那声叹息,孙琴自然是听到了耳中,只是她却并无丝毫动容之色,甚至脸上还挂着几分讥嘲之色,多年夫妻,她早就看透了身后那个男人,若不是靠着自己娘家,候家哪里会有今日的风光,侯永昌他想造反?嘿嘿,再给他几个胆子罢。

    她这里正想向仙舟走去,忽然在身旁不远处的野草丛里猛地响起了几声嗦嗦声音,孙琴与侯永昌都是一惊,转头望去,片刻之后,只见那野草丛里草叶分开,却是钻出了一只全身黑乎乎的小黑猪出来,趴在草丛边上看了他们一眼,鼻子又嗅了嗅周围,似乎有些察觉前头这些人不是好惹的,低低地叫唤了两声,迅速地就掉头跑了回去。

    孙琴眉头一皱,脚步往前踏出一步,但就在这时侯永昌从她身旁走过,看去神色萧索,淡淡地道:“大事要紧,那不过是一只寻常小猪,别多事了。”

    孙琴举目眺望,只见夜幕之色,那小黑猪似乎跑得极快,很快就已经消失在这片夜色之中,也不知转眼间窜到哪儿去了。她默然片刻,又仔细看了一眼周围,神识缓缓扫过,确认这周围附近确实无人后,终于还是转过身子,走上了那浮空仙舟。

    站在浮空仙舟最前方等待多时的闻大师看到孙琴最后一个也上了仙舟后,眼中精光一亮,手上做了个奇特法诀,一股灵力散发出去,片刻间这艘浮空仙舟下方数十处一起亮起光芒,晶莹剔透,正是修真界中所有修士都最熟悉的灵晶光辉,而且多数并非是单一的一颗灵晶,而是多颗甚至十颗以上的灵晶聚拢在一起,散发出磅礴的灵力,驱动这艘浮空仙舟向前飞驰而去。

    光是这份消耗灵晶,只怕就是数目不菲,也只有候家这等家境豪富的世家才能负担的起了。

    星光之下,这艘浮空仙舟很快冲上夜空,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几乎化作一颗流星般从天际划过,向着北方迅捷飞去。因为是在城外,所以候家一众人的动静很小,并没有惊动多少人,只是夜幕之下,仍然还有目光注意到了那一束流星般的光芒。

    一个小小的黑色身影在夜幕黑暗中奔跑,越过高高低低的几个丘陵,一直跑到距离刚才候家人登船处数百丈之外的一个黑暗树林边才停下脚步,正是小黑猪。

    只见它看着这片黑色树林,嘴里哼哼叫了两声,片刻之后,一个人影从树林里走了出来,正是沈石。他蹲下身子,摸了摸小黑猪的脑袋,小黑用头顶了顶他的手心,嘴里似乎呵呵傻笑了两声。

    沈石笑了笑,抬头看了看天空,只见那一道光芒已经远去,只留下了淡淡一丝残痕在夜幕天穹之上。他看了一会,低下头望着小黑猪,道:

    “小黑,有没有记住一点他们的气味?”

    小黑猪看着他,似乎发了一会呆,然后小猪头点了点。

    沈石默然,左看右看这只小猪,都不像是靠谱的模样,只是刚才候家那一批人中颇有高手,境界远胜自己,实在不能靠的太近,而想要跟踪他们而不被他们发现,也是难上加难,特别是当候家人最后竟然掏出了浮空仙舟,更是让这种可能性变得半点不剩。

    无奈之下,沈石只能硬着头皮让小猪过去随便闻闻,希望以它这种比狗鼻子还灵敏得多的嗅觉,能记住一点气味,跟踪是不太可能了,日后到高陵山中,说不定还能万一遇上呢?

    只是这可能如今想想,是在是太过渺茫了,而且候家人走的如此迅捷,等自己到了那高陵山中,搞不好人家都已经把最重要的墓葬都起出来了。

    沈石在夜色里看了看天空,也是摇了摇头,苦笑了一声。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