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五十章 仙人指路

戮仙 第五十章 仙人指路

    沈石面无表情地转过头来,继续向前走去,同时脚步微微加快,与身后那五个山熊堂的修士拉开了些距离。而在他身后那几个修士在看他几眼之后,似乎并没有更多的举动想法。

    山道前方,那一对年轻男女还在嬉笑,走的很是不快,沈石很快就追上了这一群人,同时听到在这一对年轻男女旁边,一个看去四十出头的随从正皱着眉头,低声催促着他们继续前行。

    只是那男子和少女显然都是十分开心,浑不在意旁边随从的劝告,而且看着那少女欢喜的模样,那男子似乎兴奋之下,还有想再拿出那飞行灵器重飞一次的样子。

    沈石心下摇头,想必这两个人都是平日在家里被娇惯的少爷小姐,不知外面的风险,不过他也无意多管闲事,只是平静地从他们身旁走过。

    谁知就在他路过这一堆人旁边的时候,那少女目光一转,忽然看到了跟在沈石脚边的那只小黑猪,顿时眼睛睁大,带了几分惊喜,指着小黑对身边那个年轻男子叫道:“表哥,你快看,这只小猪好可爱啊。”

    沈石脚步一顿,一时间心里有些愕然,而同一时刻,周围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随即只听那年轻男子笑道:“文心表妹,这只是一只小猪而已啊,而且还黑乎乎的,不好看罢。”

    那叫文心的少女娇笑一声,却是看着小黑,明眸闪闪发亮,像是看到了什么心爱之物一般,还往小黑这里走上几步,然后在它面前蹲了下来,道:“不是啊,你看,这只小猪全身黑黑亮亮的,可漂亮了啊。”

    小黑很漂亮吗?

    沈石带了几分怀疑之意,打量了一下小黑猪,小黑看起来似乎也有些愕然的样子,不过很快就在那少女面前甩甩猪头,自顾自走到沈石另一侧去了,看来对这少女半点兴趣也没有。

    只是它这里一副冷淡模样,那少女看着居然似乎越发喜爱了,整张年轻娇美的脸上都露出几分心爱疼惜的意思,扭头对那年轻男子叫了一声:

    “表哥!”

    少女的声音如黄莺轻啼,娇媚无限,那年轻男子明显吃不住,哈哈一笑,身姿潇洒地走了过来,对沈石笑道:

    “这位兄台,我家表妹看上了这只小猪,不知阁下可否割爱?”说完他微微一笑,顿了一下后,又带了几分傲色,道,“价值不是问题,要多少灵晶,阁下尽管开口。”

    一阵脚步声从后头传来,沈石回头看了一眼,只见是山熊堂那五个修士在这个时候已经也走了过来,看着也将这年轻男子的话听在耳中,五个人脸上的神色都是露出几分异样之色来。

    沈石在心里头叹了口气,收回目光对这年轻男子道:“抱歉,我这只猪不卖的。”

    小黑猪在他脚边哼哼了两声,听起来似乎带了几分恼火。

    “哎……”那少女看起来有些失望,再看着那小黑猪,从头到尾没有一丝杂色,毛皮油光发亮,身上更是干净整洁,实在可爱,一时间眼波如水,仿佛都舍不得将目光从小黑身上移开了。

    小黑猪却是看起来不太高兴,瞪了这少女一眼,嘴里哼哼叫了两声,咧嘴露出了一丝白牙。

    沈石跟这家伙相处久了,当然懂得这只懒猪的性子,知道这小家伙颇有灵性,此刻已然有些恼怒了,不由得也是有些啼笑皆非,摇摇头,踢了一脚小黑猪的肚皮,瞪了它一眼,低声道:“老实点。”

    小黑猪“呜呜”低声叫了一下,尾巴甩甩,看了他一眼,然后自顾自走开了。

    谁知那少女看着沈石踢着小黑,顿时老大不愿意了,带了几分气愤,站起身子对沈石道:“你干嘛踢它?”

    “啊?”沈石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片刻之后忽然从背后听到几声哂笑声,却是那几个山熊堂的修士冷眼旁观,此刻似乎觉得有些好笑起来。

    面对着这么一个不太懂得世故的少女,沈石也是觉得无语,当下也懒得跟她解释,便随意地点点头,就继续向前走去。

    “等一下!”一声娇喝,却是那少女一下子挡在了前路,沈石脚步一顿,还没开口,便只见那少女转向那年轻的表哥,眼眶微微泛红,似撒娇似嗔怒,道:“表哥,这人真不是好人,现在对着这小猪就拳打脚踢的,平日还不知怎么对待它了。我、我要这只小猪!”

    “哈哈哈哈……”

    后头传来一阵更大声的笑声,显然是那几个山熊堂的修士已经是忍俊不住大笑起来,沈石此刻已经是彻底无言以对了,心想别说自己从没有什么拳打脚踢虐待小黑的举动,就算真是去干了,以这只猪那吓死人的厚皮,怕也是半点用处都没有吧。

    而被那少女叫了几句后,那年轻男子的脸色看着也变得有些难看了,原先的笑容渐渐隐去,看向沈石的脸色也是不善,道:“阁下,不过就是一只猪罢了,何必多事,我给你两百灵晶一口价,买了。”

    沈石淡淡一笑,却是看也不看他,目视前方,却是对那挡路的少女平静地道:“请让路。”

    此言一出,这两个年轻男女都是脸色一变,那男子脸色阴沉下来,猛地向前踏出一步,似乎要有所举动,倒是旁边随从里那个稳重的中年人拉住了他,低声劝说了几句。

    那年轻男子像是对这个随从颇为敬重,倒是皱起眉头有些犹豫起来,但是那少女却像是骄纵惯了的,看着表哥那边犹豫,忽然冷哼了一声,却是转过头来对沈石道:“我就是不让,你敢怎样?”

    沈石默然,看了她一眼,那少女傲然直视于他,毫不退缩。

    气氛一时间有些僵冷,那边几个随从向这里靠近了些,而后头几个山熊堂的修士则是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不过他们的目光在沈石身上并没有多做停留,反而多是打量着少女和她表哥这一行人,眼中时有精光掠过。

    沈石沉默片刻之后,眼角余光又看了看身子侧后方那几个像是看好戏一般也停下脚步的山熊堂修士,心里冷笑一声,但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淡淡地道:“好,那也随你。大不了我换条路走就是了。”

    说罢,他转过身子,居然是向后走去,居然是一副准备下山的模样。

    这举动大出众人意料之外,在那几个山熊堂修士的眼中,有几个已经有不加掩饰的轻蔑之意,而那少女也似乎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带了几分茫然,回头看向年轻男子,叫了一声,道:“表哥?”

    那年轻男子哼了一声,沉吟片刻,忽然朗声道:“阁下,我们乃是流云城许家子弟,想必你在这海州境内也听说过,不过就是一只小猪而已,何必弄到这种地步?这样罢,我再给你加五十灵晶,你看如何?做人有时也要有些限度的罢。”说到最后,他脸上冷峻之色更重,语气里已是不加掩饰的警告之意。

    流云城许家?

    沈石怔了一下,旁边那几个山熊堂修士明显也是吃了一惊,看起来互相对望一眼,似乎多了几分犹疑出来。

    许家这个世家,沈石当然是知道的,孙许候钟四大附庸世家,凌霄宗弟子基本每个人都知晓,不过以往的日子里,他与其他三家或多或少都有些认识的人和纠葛,但惟独这许家却好像一直没怎么接触,唯一知道的是好友孙友的母家似乎就是许氏世家。

    身为凌霄宗门下最出名的附庸世家之一,许家在海州这里也算是名声不小,势力也是不弱,所以这年轻男子报出家门之后,便看到旁边那几个不明来历的修士似乎顿时一惊,而这个带猪的年轻人也像是被镇住了一样,心底顿时生出几分得意来。

    只是片刻之后,却是只见沈石摇了摇头,带着那只小黑猪依然是向前走去,看起来并没有对这许家特别顾忌,一听之下就吓得卖猪的模样。许家的年轻男子勃然变色,看起来终究还是年轻气盛,加上旁边心仪许久的表妹就那样看着,心底更是有种说不出的冲动想要显露一番,怒喝一声,却是大步向沈石走了过去。

    “阁下,这是敬酒不吃要吃罚酒么?”

    沈石脸色一沉,眉头微微挑起,而跟在他脚边的小黑猪同样也是低声叫了一声,往前踏出了一步。

    眼看一场莫名其妙的冲突就要发生,忽然在山道后头传来一个声音,带了几分笑意,声音爽朗而明亮,道:“仙人指路,铁口直断,看阴阳定生死,看姻缘见三生,绝无虚言,各位可有想看相的么?”

    这话声清朗,一时间竟压过了所有声息,仿佛只有这话声回响在山道上,却是将刚才一触即发的局势盖了过去,不知不觉让众人松了一口气。

    一时间众人纷纷回头看去,只见山道之上走来一个中年男子,羽鹤道袍,大袖飘飘,目朗神清,三络长须,看去约莫是四十多岁,但神色间极是潇洒,想必年轻的时候必定是个极出色的美男子。但就算如今年岁稍长,这一路走来也是风流潇洒,远远望去,竟有仙风道骨,如似天人下凡;顾盼之间,但见他笑语从容,手持青杆,悬挂一面白幡布帜,上面写着四个龙飞凤舞、意态疏狂的大字:

    仙人指路。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