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五十一章 青杆

戮仙 第五十一章 青杆

    原本紧张的气氛被这个突然出现的相士一插话,倒是不知不觉缓和了几分,趁着众人注意力都被那个相士吸引过去的时候,许家公子身旁的那个随从将他拉住,再次低声劝说了几句,许家公子看起来有些不太情愿,眉头皱起,仍有几分怒意,但那股咄咄逼人的气势还是弱了几分。

    沈石自然也什么意愿跟这些人动手,没什么好处不说,可想而见的麻烦倒是一大堆,当下也不多言,带着小黑猪走到一旁,中间那少女还回头看了他一眼,似乎还有几分嗔怒。

    那刚刚出现的相士风采确实不凡,虽还不知道他道行深浅,但是这幅谈笑自若、道骨仙风的风姿却让所有人都不敢小觑。山熊堂的那几个修士似乎也不知道这相士的来历,此刻脸上都是有些惊疑不定的意思,皱着眉头都看着他。

    那相士一路走到跟前,转了一圈,却发现众人虽然都是看他,但想要出言出面看相的却是一个皆无,看起来似乎有些失望,但是片刻之后他忽然听到前头传来一个声音,道:

    “先生可否帮我看看?”

    这相士一抬头,只见前方一个年轻人站在路旁,脚边还跟着一只皮毛油亮的小黑猪,看去有些不太协调,但相士却似乎丝毫也不在意,反而顿时高兴起来,哈哈一笑,大步走了过去,对沈石道:

    “公子眼光不错,我担保你不会后悔,请问公子想看什么?”

    沈石微微一笑,道:“我们边走边说罢。”

    说着,他转过身子,向前走去,相士看了他背影一眼,眼角余光有意无意间扫过周围站着的那些人,眼中掠过一丝颇有玩味的笑意,却也没说什么,笑了一声便跟了过去。

    沈石这里不动声色地往前离开,后头那许家公子皱了皱眉,终究还是没开口说些什么,而那几个山熊堂的修士也停下了脚步,虽然其中有几个人的目光也看了看沈石,但是显然他们并不在乎那个素昧平生的年轻人,并没有露出任何阻挡的意思,反而是不断有人偷偷瞄向许家公子和那少女,脸色有些变幻不定。

    ※※※

    因为是刚刚进入高陵山,所以这一段的山路还算平坦,放在凡人身上来说上山或许还会劳累,但对已然修炼到凝元境的沈石来说,这样平缓的山路不说是如履平地也差不多了。

    走了一会,山道蜿蜒,几个拐角弯道后,山石与树林遮挡下就将后头的人影都遮挡过去,周围安静了下来,山路之上只剩下了沈石与跟在他身后的那个中年相士。

    沈石回头看了那相士一眼,只见他一路就这么跟了过来,居然也没有急切之意,神态悠闲看着四周山林景色,倒像是到此闲游的游客。

    似乎感觉到了沈石略带探寻的目光,那相士也向他看来,随即微微一笑,道:“公子,可想好了想问我什么了么?”

    沈石本意里当然不是真的想找这种江湖相士看相的,修道之人企图逆天修炼,越到深处便越是要讲究一个心性刚强坚韧,不为外物所动,所以历来都少有人会去相信相术预兆这类虚无缥缈的东西。

    只是刚才既然借助了这相士脱身,沈石倒也不好立刻就翻脸说自己不想看相,沉吟了片刻之后,道:“请问先生,于相术上对哪项最有造诣?

    那相士袖袍一甩,笑容温和,抚须言道:“在下相术乃是祖传宝术,无所不精无所不通,公子但有疑惑,尽管来问就是。”

    沈石窒了一下,心底对这大言不惭的相士原本就稀薄的信任越发少了几分,心想这相士居然敢说这等大话,活脱脱一个江湖骗子,当下哂笑一声,道:“先生如此夸口,我实在很难相信啊。”

    那相士微微一笑,双眼略闭些许,似是仔细看了沈石面庞一眼,随后沉吟片刻,又是掐指计算几下,然后施施然道:

    “我看公子面相中正,气运不差,只是命星位偏,有孤煞之气侵扰,敢问公子年幼之时,双亲是否安好?”

    沈石身躯一震,瞬间踏上一步,眼中精光亮起,盯着这相士。

    那相士却是微笑从容,似乎半点也无在意的模样。

    过了片刻,沈石的神色渐渐平静下来,但看向这相士的目光却已有了几分与之前不同,沉默了片刻道:“先生慧眼,在下确实自幼失母,又与我父分离多年。”

    那相士微微颔首,看似似乎对一切都了然于胸早有预料,沈石看了他一眼,忽地心中一动,道:“先生既有如此奇术大才,可否替我算上一卦,看看我父亲如今身在何方?”

    那相士呵呵一笑,淡淡道:“这有何难?”

    沈石大喜,多年以来与父亲沈泰断绝消息,一直是他心中念念在兹的一个疙瘩,毕竟那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一个亲人,只是这些年来沈泰销声匿迹,实在是无法找到。今日居然听着相士说是有这法子,虽然在他心里仍对相术有几分怀疑,但情切之下,实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硬要说的话,就算是死马当成活马医了罢,有一份希望总是比绝望要好。

    当下沈石连忙施了一礼,神色郑重而诚恳,道:“请先生帮我算这一卦。”

    那相士哈哈一笑,摆手道:“小事,小事,不过……”他笑呵呵地看了沈石一眼,道,“公子这可算是想请我算卦了吗?”

    沈石一怔,片刻之后回过神来,面上掠过一丝尴尬,沉默片刻,道:“却不知先生卦金几何?”

    相士抚须微笑道:“五颗灵晶足矣。”

    沈石一皱眉,道:“这么贵……”

    那相士也不生气,只微笑道:“货卖识家罢了。”

    沈石深深看了他一眼,只见这位道骨仙风的相士衣衫精致风采过人,单论这气度仪表,实是人中龙凤卓然不群,除了没有元丹境大真人那股强大无匹的威势之外,竟是可与当日自己刚回金虹山时第一次拜见的凌霄宗掌教怀远真人相媲美,是自己平生见过的两位风姿气度最出众的人物。

    这般的人物,或许果然是游戏人间的奇人异士?

    沈石脑海中掠过这个念头,只是随即又觉得似乎不那么靠谱,但是再想想刚才这相士随口就说出自己双亲的情况,又忍不住心中生出几分侥幸希望之心来。

    当父亲沈泰多年前的音容笑貌在自己眼前掠过的时候,沈石终于还是思亲心切,咬了咬牙,从如意袋中取出五颗灵晶,递给相士,道:“请先生帮我算上一卦。”

    那相士哈哈一笑,伸手接过灵晶,只是笑道:“小事,小事。”

    ※※※

    在沈石带着几分期盼的目光里,这仪表不凡的相士随手将手中那只青杆往身边地上一插,随后便当着沈石的面,双手平放胸前,十指开始逐一屈伸,如弹琴,似拨弦,口中念念有词,也不知是在算计什么?

    沈石看了一会,眉头微微皱起,心中隐隐有些不安,而在他身旁脚边,小黑猪原本在他们二人说话时有些百无聊赖地坐在地上,这个时候却不知为何站了起来,似乎忽然感觉到了什么,确切地来说,是在那相士将手中那根青润翠绿的青杆插入泥土中之后,小黑猪忽然像是被惊动了一般,转头看了过来。

    小黑根本没理会正在仔细掐算又或是装神弄鬼的那个相士,一双细小的猪眼中,不知为何只是顶住了那只青润翠绿的青杆,然后,小黑猪就慢慢地一步一步向那只青杆走了过去。

    它走得并不快,脚步中甚至还带着几分犹豫,在它的眼神中似乎也带了几分疑惑又或是惊讶,口中不时发出低低的闷哼声,似在咕哝着什么,同时鼻子不停地闻嗅着,好像发现了什么非常奇怪的东西。

    那青杆安静地插在土中,一动不动,无论是相士还是沈石,此刻都没有注意到这只有些奇怪的小黑猪。

    没过多久,小黑猪就凑到了那青杆的旁边,青杆有数尺长,上半部分系着仙人指路的布条,下一半则是光滑温润的本体,并没有任何饰物,乍一看似乎像是某种路边野生的青翠修竹,但是仔细一看,似乎又不太像,因为青杆之上,并没有竹子通常所有的竹节。

    小黑猪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眨也不眨地盯着这根青杆,然后鼻子在这青杆周围嗅了几下,眼神中很快掠过一丝古怪的神情,那模样……似乎是有些迷醉的样子。

    从与泥土接壤的青杆底部开始,小黑猪闻了闻这里,然后开始缓缓向上,似乎这青杆上正在散发出一种无法形容的气息,让它完全无法自控地沉醉其中。它一点一点地闻着,两只眼睛越来越亮,甚至有那么如电光火石般迅捷的刹那间,它的双眼中发生了奇异的变化。

    左眼灰暗而深沉,如永不消散的灰雾;右眼却如光轮,闪烁青黄紫三色异芒。

    随后,这只小猪的身子顿住,微微张开了嘴,带着几分小心翼翼又似充满了希望那般,轻轻伸出它的舌头,就这样往青杆上舔了一口。

    ※※※

    青杆纹丝不动,连上边写着仙人指路的布条都没什么动静,但是正在屈指掐算的那相士却忽然一皱眉,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目光微斜,向青杆这里瞄了一眼。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