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五十六章 逆乱阴阳

戮仙 第五十六章 逆乱阴阳

    说是吃阴灵,其实细看之下也不能说是很准确,只是沈石一时太过惊讶,愕然出声。 章节更新最快只见前方那个被火球术削去半个脑袋的阴灵此刻眼眶中鬼火已灭,显然是没有了动静萎顿落在地上,而小黑却是不知何时跑了过去,在这个奇怪的鬼物周围似乎颇感兴趣地闻嗅了一番后,又用鼻子拱了拱那些如白雾状至今未散的奇怪身子,片刻之后,它似乎突然找到了什么感兴趣的东西,身子微微一顿后,目视阴灵,眼睛再一次起了变化。

    这一次,却不是右眼的青黄紫三色光轮出现,而是沉寂了很久从生成之后几乎就没有什么动静的左眼,那一片仿佛永恒不变的灰霾在它眼中浮现出来,冰冷而不带感情。

    阴灵的尸体猛然颤动了一下,在这遍布幽光诡异的洞穴里,几乎让人差点错觉这个鬼物又再度复活,令人有毛骨悚然的感觉。

    一缕纯白的气丝,犹如一根发丝般精细,悄无声息地从阴灵那白雾状的身体上飘了出来,带着几分扭曲和颤抖,如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抽取,颤颤巍巍地飘向了那一片深沉灰暗的灰雾,飘向了小黑的左眼。

    片刻之后,这一缕纯白的气丝便被那片灰雾所吞没,再也看不到任何痕迹。

    小黑猪的身子轻轻震动了一下,忽然回头看了沈石一眼,那一片灰暗沉默的眼神,没有任何的表情,有的只是奇怪的孤寂冷漠,让沈石的声音忽然低落了下来。

    这一眼,仿佛竟是一种从未见过的生物,从没看到的眼神,没有热情,没有温暖,但也并非杀意敌对,有的只是一片冷漠与陌生。

    那一片灰霾凝固片刻,随即消散,小猪的双眼又恢复了原状,然后像是突然被沈石那句话惊醒一般,再次抬头看了看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的沈石。

    沈石默然凝视着小黑,而小黑的神情似乎带了几分困惑,犹豫了一下后,慢慢走到了他的身边,用自己的头轻轻蹭了蹭沈石的小腿。

    那是一股熟悉的触觉,一如过往的日子里他们常在一起的样子。

    沈石沉默地想了一会,然后在它身前蹲下,小黑猪在这个时候,似乎很奇怪的也没有了平日那种活蹦乱跳的样子,而是很乖觉地靠在沈石的身边。

    沈石伸手轻轻摸了一下小黑猪的脑袋,随着他手掌掌心滑过那些光滑柔软的皮毛,小猪的耳朵也顺从地低伏耷拉下来。

    它小小的脑袋就在他手心底下,似乎显得格外的脆弱,仿佛有一种生死就在这手里掌握的感觉一般。沈石的手停顿了一下,微微一紧。

    小黑猪抬头看了他一眼。

    沈石凝视着它的目光,过了一会,低声道:“小黑?”

    小黑嘴里哼的一声,答应了他。

    沈石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然后露出了一丝笑容,道:“我们继续走吧?”

    小黑猪点点头,然后转身向前跑去,沈石跟在它的身后,深吸了一口气后,就这样也走进了前方那片幽暗难测的黑暗阴影中。

    过了一会,那片幽谧里忽然传来沈石平静的话语声,道:“小黑,以后你都会一直陪在我身边的吧?”

    “哼哼!”那是小黑的声音,此刻似乎已恢复了几分平日的快乐,声调快活而坚定。

    一缕轻笑,从那片幽暗深处传来,那两个身影终于是渐渐消失在前方,而在原来的洞穴地面上,那一个阴灵的身躯此刻却正在缓缓发生着诡异的变化,所有的白色雾状的躯体,像是失去了支撑它们存在的支柱,全部都在慢慢地崩解消散中,没过多久,便化作一片虚无细碎连肉眼都难见的微尘,在这处洞穴中彻底地消失了,只有那碧绿的幽光仍然还沉默冰冷地照耀着这里的地面。

    ※※※

    幽谷地面之上,午时过后,或许是前来此处探险的修士大多已经进入了那些山洞,所以谷中看去变得冷清了许多,很久也看不到一个人影,只有山谷中间的那些石像依然伫立于此,与过往千百万间的岁月一样,沉默地凝视着这片幽静的天地。

    忽然,那座最雄伟的山峰之下,也不知何处传来了一阵低沉而怪异的闷响,夹带着几分隆隆之声,仔细听去,倒像是地底打了几声惊雷,又或是什么传说中的可怕巨兽咆哮低吼了几声。

    甚至有那么片刻,这山谷的地面上都仿佛微微颤抖了几下。

    一股尘土突然如汹涌潮急的浪潮般,从那山壁之下左侧的第二个洞口处轰然冲了出来,哗的一声冲天而起,遮天蔽日一般盖住了好大一块地方。一个人影踉踉跄跄地在这片烟尘中带了几分狼狈模样冲了出来,随即看着像是被这些烟尘呛到,咳嗽不止,满面尘灰,但脚步却是奇快无比,一溜烟从那洞口里窜了出来。

    山腹深处,仿佛就是从那左侧第二座洞口的方向,那片最幽深的黑暗深处,传来了几声愤怒的吼叫,带着几分不甘,随后逐渐平静了下来。

    这个人影快步走出了那片烟尘,来到附近的石像群落下,仔细一看,却发现此人居然正是那个周姓相士,只是与之前进洞的时候仙风道骨风流潇洒的模样相比,此刻的他却像是变了个人,头发凌乱、烟尘满面,甚至就连身上的道袍都破了两道明显的口子,看去很是狼狈的样子,倒是一直被他握在手上的那柄青杆却依然温润碧绿,丝毫不沾尘土烟灰。

    相士站在一只狻猊石像边,手扶着狻猊肚皮长出了一口气,似乎到了这个时候才是松了一口气的模样,只是看他脸色,兀自还有几分惊魂未定,同时但见他眉头皱起,面上带了几分疑惑之色,自言自语道:“不对啊,难道我认错了这里的禁制阵势,不是‘幽冥镇魂锁’?而且这底下到底关着什么东西,居然会生出如此厉害的鬼物……”

    他闭眼沉思了一会,但脸上困惑之色依然未减,摇了摇头,再度睁眼,却是又一次向着远处巍峨起伏的高耸山峰眺望,又看了看那山壁之下的三十六个洞穴,沉吟多时,皱眉自语道:“不应该啊,这分明还是幽冥镇魂锁的格局,到底什么地方出错了?”

    他皱眉苦思良久,看去却仍似一无所得,脸色顿时看着有些愁苦起来,一时也顾不得平日里颇为在乎的仪表外貌,十分没风姿仪态地一屁股随地坐下,靠着身后的狻猊石像,瞪大了双眼,苦苦思索。

    “到底是哪儿看错了,怎么会有这般诡异的禁制呢?”相士默然苦思,目光有些茫然地扫过周围,只见幽谷寂寂,此刻一片安静,除了在他身旁附近的那百余个石像,就只剩下那些冰冷黑暗的山洞了。

    突然,相士身子猛地一震,相士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霍然回头,却是看向自己背后这一只狻猊石像。

    不知经历了多少风雨岁月的古老石雕,看去到处都残留了岁月的痕迹,有些地方已然有了残破之处,但是相士此刻的双眼里却是瞳孔微微收缩,片刻之后,从他嘴里慢慢地吐出了两个低沉的字眼:

    “石像!”

    他注视这狻猊石像片刻,忽然连退几步,放眼望去,只见这一片石像群落错落有致地形成了几层圆圈,相士哼了一声,然后就做出了一件很诡异的事情。

    他开始数数。

    “一、二、三……”

    从眼前这只狻猊石像开始,他细致、小心、沉稳并一丝不苟地开始点数着这些幽谷石像的数目,目光炯炯,精芒闪动,似乎任何一个石像,他都不愿错过。

    “廿六、廿七、廿八……”

    随着点数的继续,他的身影开始进入石像群落里,一个一个的石像数过去,没有任何的遗漏。

    “九三、九四……”大半的圈子缓缓转过,他的身影再度出现在另一边,渐渐靠近,脸色渐渐变得凝重,甚至带了几分肃穆,但是那数数的声音,依然沉稳而没有停下。

    “一百零六、一百零七……”他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忽然停顿了一下,然后目光沉默地抬起,看向了自己眼前,那是最后一个石像了,再过去一个的,就是他刚刚开始的狻猊,而在他眼前的,则是一只貔貅石像。

    “一百零八。”

    他默默地走到了貔貅石像之下,凝视着这只上古神兽良久,然后缓缓吐出了这个字眼,过了一会,他的脸上终于是露出了一丝苦笑,然后转身,目光扫过这一片石像群,眼中露出一抹惊叹之色,仿佛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景象一般。

    “好手段、好手段啊……想不到这世上竟有如此鬼神莫测的神通,以石为眼镇压地脉,进而重组大阵,颠倒乾坤,逆乱阴阳,非但将幽冥镇魂锁的仅有生路都尽数封禁,更将阴煞杀气增加数倍,当真是见神杀神,遇佛弑佛。这……当年这山下大墓之中,究竟是封禁了什么东西,竟要如此的手段?”

    相士在原地负手来回踱步,走了一会,忽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转头向山壁那边看了一眼,只见那一排山洞中,他的目光最后落在了那右侧第九座洞穴之上。

    他眼中沉思之色掠过,轻声自语道:“既然镇魂之阵已乱,此地再无生路,那应该是……”他沉吟片刻,又看了看周围地势,目光最后落在这一百零八个石像里,似乎在找寻什么,只是脸上眉头越皱越紧,看得出来这般思索对他来说也是颇为吃力,像是不小的负担。

    他的目光从一个个石像上掠过,又一个个离开,身子慢慢走近了石像群落的深处,口中念念有词,道袍之下的手指不停地屈伸计算着,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他眼睛猛地一亮,一下子盯住了前方某座石像,

    “就是这个,不是生路,是地、呃,不对,是破……咦,也不对,是……死路?”

    他的脸上掠过一丝惊讶之色,不过随即又是一片默然,逆乱阴阳颠倒乾坤之后,这地下阵势之凶厉,这世上几乎已经没有人会比他更明白的了,对绝大多数人来说,生路死路,其实都只有一种结果。

    只是过了片刻,他忽然又怔了一下,似乎直到这时才看清了这座石像,一时有些茫然,在他眼前的这座石像,居然正是不久之前,沈石与小黑猪曾经停驻凝视过的那座阴龙雕像。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