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六十一章 噬血魔树

戮仙 第六十一章 噬血魔树

    当那股红色的波涛从天而降,势如奔雷一般势不可挡地将沈石卷入之后,沈石便觉得自己眼前的世界瞬间陷入了一片血红色,然后身子仿佛便再也不能被自己控制,身不由己地被激烈的水流挟带着轰然冲入地底,随后,便是一片无尽的黑暗。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他被水流带着连续撞击了多次石壁,惊慌中突然听到身边不远处的水流中似乎有小黑的嘶叫声,沈石下意识地向着那边大叫,同时不顾一切地伸出手臂,在水流中击打几下之后,他居然是奇迹般地抓住了小黑的一只脚,一把拖了过来。

    小黑显然也对这突如其来的异状有些茫然无措,显得有些惊吓,但是被沈石抓到抱到怀里后,小黑顿时安静了下来,似乎靠在沈石的身边,它的畏惧之意便消散了许多。

    这股激流轰然向前,水流极速,并且越来越快,沈石随波逐流渐渐的也有些支撑不住,意识开始模糊起来,只是手中兀自紧紧抱着小黑的身子,或许在这个危险而又黑暗的世界里,他和小黑都是彼此安心的仅有对象。

    当他终于在黑暗里支持不住,只觉得天旋地转中最后的意识也将消散的时候,他隐约瞄见在奔流的水浪前方,某个黑暗深处,亮起了一丝微光,一缕柔和、浅淡的光芒。

    再然后,他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

    滴答滴答的声音,仿佛是在远方传来,却又似落在耳边,忽远忽近,清脆而有节奏。

    沈石的身子微微抽动了一下,渐渐恢复了意识,但是在他睁开眼睛之前,只觉得从全身上下猛然传来了一阵酸痛感,好像是有几十个人同时拿着棒子狠狠地打了他一顿。

    他忍不住微微咧嘴,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即睁开了眼睛,入眼处,他登时便是一怔。

    因为他看到了天空。

    那是一片灰云集聚阴沉的天空,虽然光线有些暗淡,但是却是如假包换的天空。

    沈石有些茫然地看着这片天,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因为他分明记得自己被水流冲走前是在高岭山脉的地底深处,而水流冲涌的方向也明明是往更加黑暗更加深邃的地底而去,怎么可能自己会看到了天空呢?

    想了一会也想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沈石也是摇了摇头,苦笑一声,正好在此时他听到了身边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阵水花声,转头看去,便看到了小黑,也同时看清了自己此刻所置身的地方。

    这似乎是一个类似沼泽的所在,约莫一亩大小的水塘,水草茂盛,水质清澈,水面清浅甚至可以看到水下的泥土与石块,还有些叫不出名字指头般大小的小鱼在惬意地游来游去。而沈石不知为何,此刻就倒在这沼泽一般的水塘里。

    他坐了起来,顿时带起了一阵水花声,发现自己全身已经完全湿透,而在自己不远处,小黑似乎是比沈石更早醒来,在水里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一路溅起无数水花,一下子凑到了沈石身旁,磨磨蹭蹭,很是亲热的样子。

    沈石笑着对它点点头,不管怎样,哪怕不知道此刻身在何处,但是只要有小黑陪在自己身边,这感觉总会让人觉得舒服一些。他随即试探着站起,发现身上除了一些冲撞的皮肉外伤之外,倒似乎并没有受到更多的伤害,心下略安。

    就这样湿漉漉地站在水塘中央,沈石放眼向四周看去,只见在这个水塘周围,是一片灰黑色树林,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水塘周围的所有树木都是同一种古怪的灰黑色怪木,不但树干树枝都是这种颜色,甚至连它们生长出来的叶子都是灰黑色的。

    这种奇异的灰色树木密密麻麻地长满了水塘周围,只有在靠北边的方向,似乎是水塘的出口,一条四五尺宽的水道从那里缓缓流淌而出,水道两旁同样也是长满了这种灰黑色的林木。

    沈石盯着水塘周围这些灰色树木看了一会,脸色有些阴晴不定,片刻之后,他忽然俯下身子,双手伸到水面之下,在他身边的小黑一时搞不清主人想做什么,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沈石平静地看着水下,双手微微合拢,过了一会,有一只水塘里的小鱼游了过来,沈石双手猛地一合抬出水面,水花四溅从他掌缝间滑落,那只小鱼在他掌心中开始蹦跶起来。

    沈石小心地抓住这只小鱼,凝视片刻后,忽然抬手向水塘边上丢了过去,小鱼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很快落在了一颗灰色树木的树干上。

    乍得自由的小鱼拼命挣扎着,看着似乎有些惊慌,扭动着身子想跳回那个水塘,但是不知为何,本该掉落下来的小鱼身子却忽然一僵,竟然没有从树干上掉落,那情景看起来颇为诡异,就好像是……这只小鱼被什么东西黏住了一样。

    小鱼并没有死或是受到什么伤害,它只是靠着树干的那一面身子无法挣脱,所以这只小鱼仍然还在拼命挣扎着,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那颗灰色的树木竟然发出咯咯的怪声,几根树枝从上方缓缓垂落下来,树梢枝头的灰色叶片一片片往那一处树干上贴了过去,就这样在沈石的注视下,将那只小鱼的身影盖住。

    片刻之后,那个不久前还在蹦跶的小鱼就这般消失不见了,而此时再看着周围,这一片灰黑色的树林茂密而深邃黑暗的林间,陡然间便显得如此阴森起来。

    沈石的脸色同样慢慢难看起来,从那棵怪树身上收回目光,带了几分艰涩之意,轻声道:

    “噬血树。”

    ※※※

    噬血之树生于异界,并非鸿蒙主界所有,其性灰沉坚硬,通体玄黑,不惧旱涝,却嗜食血肉,以血肉精华滋养己身以为成长,是极罕见的可以捕杀活物妖兽、甚至人类修士的魔树。

    往昔沈石读书时曾在某篇杂物记中看到过这种魔树记载,其中提及噬血树诡异非常,若有活物沾染到此树附近,噬血树便会分泌一种奇异粘液牢牢粘住猎物,进而吞噬,一些低阶妖兽遇上这种魔树据说是必死无疑,至于人族修士倒是没多少记载,但是那文中推测,若是凝元境的修士遇上这种诡异的魔树时,只怕也是难以应付。

    不过这种令人畏惧的噬血树在记载中,分明只生长在某些极其偏远的异界,而且还多数在某些人迹罕至的蛮荒丛林中,难得一见不说,就算是偶尔发现也是仅有一棵独自生长,似沈石此刻所见的这一片成林蔓延的噬血树林,却是他闻所未闻的。

    看到了刚才那只小鱼的下场,再想想以前看过的那些关于噬血树的文字记载,沈石顿时觉得自己周身一阵凉意袭来,这一个小小水塘却被如此众多的诡异的噬血树所包围,实在令人有些头皮发麻。

    天空依然阴沉,阴云之下的这片灰黑森林静谧无声,似乎连光线都无法穿透进去,有的只是无尽的深沉黑暗。沈石甚至隐隐觉得,那片林子里的黑暗中,似乎正有什么诡异的东西正悄然而冰冷地看着自己。

    深吸了一口气后,沈石有些艰难地从这片噬血树林中收回目光,轻声叫了小黑一声,然后举目四望,便向这个水塘出口同时也是唯一的出路走去。

    至于说靠近岸边那些魔树,他是丝毫不愿意过去的,哪怕一分一毫。

    水花在他脚下回响荡漾,荡起一圈圈的涟漪出现在这个原本的水塘间,沈石小心翼翼地看着周围情况,忽然间想到了一个问题,这么多的噬血树,看去一棵棵都如此高大茂密,那么它们平常是怎么生存并生长下来的呢?

    不知道是不是这片噬血树林的缘故,他突然觉得周围似乎有一些异样,仔细看了看周围后,沈石发现,在自己周围除了水塘里有一些游动的小鱼外,就再也没有生灵的气息了。

    没有鸟叫,没有兽吼,甚至连最寻常最普通的那些虫鸣声都没有,到处都是一片死寂,仿佛所有的生气都在这里消失了,或者说是被这片灰黑的树林完全吸干了。

    沈石的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走路越发的小心了,只走在水道的中央,半点不愿靠近水岸边,只是这出口的水道顶多只有四五尺宽,而两岸上的噬血树茂密生长,有些的树枝甚至已经非常靠近了水边。

    走着走着,前方还看不到尽头,但放眼所及之处,这条水道流淌的平静而缓慢,两岸便的噬血树,却仿佛永无止境一般,一直延伸着。

    水花声声,连小黑此刻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显得格外的老实,一直安静地跟在沈石脚边。

    就在沈石心中有些茫然,不知到底该怎样离开这片诡异又凶险之极的噬血树林时,在他的前方,那条水道忽然一拐,却是陡然间现出了一片开阔空地。

    沈石顿时精神一震,快走几步,发现在自己眼前又出现了一个和之前类似大小的水塘,所不同的是这一次水塘正前方虽然同样是那些诡异的噬血树林,但是在林间却多了一条大路,笔直地向前延伸着,也不知通往何处。

    而在这条林间道路的最前方,就在水塘的前方丈许空地上,竖立着一面牌坊,上面似乎原来有些字迹的样子,但此刻已然模糊不清了。牌坊之下,道路正中,还有一个石墩,上面石块尖刺突兀,参差不齐,看去好像是原先摆在这里的一座雕像之类的东西,但年深月久之后,却只剩下残余破损的石座。

    虽然不知道这条道路通往何处,但是看到这情景沈石还是下意识地松了口气,一直走在这些随时可能被吞噬的魔树林中,对人的压力实在是有些大。

    他带着小黑走过水塘,上了地面,又转身看了一眼身后,只见水波渐渐平静,这一路走来,似乎半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沈石迟疑了片刻,却是俯身对小黑轻声问了一句,道:“这里能闻到那些候家人的气味吗?”

    小黑有些茫然地摇了摇头。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