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六十二章 残像

戮仙 第六十二章 残像

    走到岸上之后,没几步就是那一处似山门一般的牌坊,以及那个竖立在道路正中的石墩。。看这位置,以往这石墩石像若是还在的时候,想要通过这一处牌坊走上那条林中道路,都必须从这石墩两边绕过,只是不知这上头原来是什么东西就是了。

    沈石目光在那石墩上扫过一眼,随即落在前方的林间道路上,此刻不知身在何处,而周围皆是神秘诡异的噬血树林,眼前这条路似乎是唯一的选择了。

    他正要往前走去,只是随着身子踏前两步,看看跨过那石墩旁边时,忽然眼角余光看到在那石墩背后的地面上,随意地丢弃着一块残石,裂口陈旧,却明显有人工凿刻的痕迹,看去就像是某个石雕的一部分。

    沈石心中一动,脚步随即停下,沉吟片刻后,走过去捡起了这块残石。拿到近处仔细一看,发现这残石约莫有一个人头大小,石质颇为奇特,隐有花纹仿佛天生,几处断裂的地方石刺突兀,似乎依稀还残留着当年突然碎裂的痕迹。

    沈石在手上翻来覆去看了一会,比划了一下,随后目光落在身旁那石墩上,不出意料的,他发现那石墩的石质似乎与这块残石很是相似。

    他想了想,干脆走近一步,将这块残石在石墩上摆弄起来,这里放放,那里摆摆,不久之后忽然觉得手中残石一沉,却是在这块石墩后方约二尺处悄然镶入,缺口对接都是恰好,仿佛原先它就应该是在这个位置。

    沈石后退一步,看了一眼这个石墩,多了一块残石摆在上面,似乎并没有改变这块石墩那残破的样子,不过好像还是比之前看着舒服了不少,只是周围依旧空空荡荡的,仿佛是岁月留下的空白。

    沈石下意识地向周围地面看了一眼,但除了这块残石之外,地面上再也没有类似的石头了,或许那些残余的雕像部分,都早已不见了吧。

    沈石耸耸肩,也没在意,反正不过是随手罢了,便准备继续向前走去,只是就在这时,小黑突然在旁边哼哼叫了两声。

    沈石转头看去,只见小黑不知何时跑到了路旁,那里先是有一片野草丛,宽约数尺,再过去就是噬血魔树那灰色的树干了。沈石一阵紧张,连忙叫道:“小黑,过来点,别靠那树太近。”

    小黑却没有过来的意思,而是对着野草丛里哼哼了几声,似乎意有所指。

    沈石怔了一下,也走了过来,站在小黑的位置上向野草丛里看去,顿时呆了一下,只见青嫩碧绿的草丛中,横七竖八地躺卧着七八块碎裂的石头,奇形怪状大小不一,但是看那材质,却似乎都和石墩那里的石头一模一样。

    沈石看了一眼在他脚边的小黑,小黑也抬头看了看他。

    人没说话,猪没叫。

    气氛似乎突然僵持了一下,感觉有些奇怪。

    过了一会,沈石点了点头,道:“试试看。”

    小黑看起来顿时有些高兴,哼哼叫了两声,就想往草丛里钻,谁知身子刚动,就被沈石一把抓了回来丢在一旁,瞪了它一眼,道:“站着别动。”

    小黑嘴里“哄哄”着咕哝了两声,似乎还翻了个白眼。

    沈石抬起头看了看草丛后面的噬血魔树,估算了一下距离,然后小心翼翼地俯下身子,一面看着草丛里的那些残石,伸出手去抓最近的一块石头,一面眼角余光留意着前面的魔树,身子绷紧,一旦那边的魔树有任何变化,便准备拔腿就跑。

    不过那边的噬血魔树并没有任何的异动,沈石顺利地拿到了身前那块残石,这一次的石头他比划了一下,比刚才那块残石似乎还大了一些,走回到石墩那里再试着安放了一回,不一会果然也正好有一处严丝合缝恰好镶入的地方。

    沈石精神为之一振,再次转身回去,用同样的法子分数次,小心翼翼地将那野草丛中所有的残石都这般一一捡了回来,从头到尾,哪怕他最近的时候距离那些噬血魔树仅有三四尺远,但那些魔树似乎仍然还是一点异状都无。这样的情况倒是与往昔他从那些杂物书籍上看到的记载有些不太一样,因为根据那些书卷的文字,似乎噬血魔树对靠近它一定距离的活物,往往都会主动发起攻击的,当然这所谓的一定距离书卷里并没有明确的记载,所以沈石心想或许噬血魔树是只攻击距离它们极近的血肉活物罢。

    将这些残损的石块全部搬回石墩这里后,小黑也跟了过来,绕着这些残石这里碰碰,那里闻闻,偶然还用猪蹄在上面某一块残石上敲打几下,似乎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而沈石则是左看右看,拿着那些残石在石墩上的缺口里一一对比,逐一尝试着将它们重新放回在那石墩上。

    随着他的动作,一块块的残石渐渐在石墩上归位,残石彼此咬合,彼此交错,渐渐合在一处,一个残旧而破损的雕像,渐渐就这般一点一点地成形,只是那些随处可见的裂痕与剥落的空洞,像是述说着这不知名的石像曾经经历了多少岁月变迁,渡过了人间多少沧桑,然后在不知多少年后,在这个静谧而阴沉的天空下,就这般悄然无声地幽幽重聚。

    林子里依然很是安静,任何活物的声响都不曾传来,如死一般的静谧;而树林上空那阴霾的天空,不知何时,阴云也渐渐浓厚起来,让这份天色越发的阴沉。

    风云滚动,无声却有一股肃杀之意,无形无色中,似从这天地苍穹,四面八方,缓缓凝聚而来。

    ※※※

    所有的残石逐一归位,最后只剩下了最大的那一块,看去差不多和小黑的个头差不多大,上头棱角突出,看着模样再看看那已经复原大半的石像,只差最后头颅部分的大半不见了。

    应该就是这块了吧。

    沈石将这最后的残石抱了起来,不知为何感觉有些吃力,似乎这块石头比其他那些残石都要重上几分,不过他毕竟是凝元境的道行,这点重量还难不倒他,只是一时心里还是有些奇怪就是了,所以这一刻也并没有注意到周围包括头顶天空里阴云渐渐聚拢的异状。

    当他将这块最后的残石在那个石墩上最后尝试了几下,找准了角度后放了下去,只听石缝之间似乎隐隐发出一声轻轻的咯噔碰撞声,这眼前的石像终于完全重新组合了起来。

    虽然一眼看去,这石像依旧破损,到处都是可见的破洞与剥落凄凉的痕迹,但是大体来说,这个石像依然是再一次的,将曾经拥有的形状展现在沈石的眼前。

    乘云而踏雾,蛇身有龙角,獠牙巨目睥睨人间,似桀骜,似冷漠,其中意味难以琢磨。沈石后退了两步,仔细打量了一番这随处可见残破痕迹的石像,片刻之后猛地一怔,却发现有些眼熟。

    在他旁边的小黑也走了过来,看起来也带了几分好奇,两只前脚抬起搭在石墩上,把小猪脑袋靠近了这个重新堆砌出来的石像左看右看。

    沈石的目光扫过小黑的身上,心里掠过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异感觉,过了一会道:

    “原来,这石像也是一只阴龙。”

    是的,从这石像外表形状上看,虽然很多地方都有破损,甚至连石像头颅部分的龙角都断了一截找不到了,但从整体来看,这个石像复原之后,与他们之前在那个高陵山中幽谷里看到的阴龙石像,分明就是几乎完全一模一样。

    小黑啪的一声跳了回来,走到沈石的身边,回头又看了看这曾经碎裂残破如今又勉强复原的阴龙石像,也是沉默了下来。

    沈石默默凝视了这阴龙石像片刻,微微摇头,轻轻吐出一口气,低声道:“好了,咱们走吧。”

    说完,他便抬脚向前走去,从这残破的阴龙石像便绕过,走上了那条笔直却似乎又带了几分阴森的林间道路。

    小黑在他的身后也跟了过去,只是在路过那石像旁边的时候,它似乎忍不住又抬头看了一眼,只是或许是光线的原因,小黑忽然发现在渐渐阴沉下来的天空之下,这个残破的阴龙石像的头颅上,在两只奇异的龙目位置,突然似有一道微光闪动了一下。

    小黑顿时吓了一跳,脚步下意识地一顿,只是当它再仔细看去的时候,却发现这个石像似乎仍然和刚才一样,还是那副残破冰冷的样子,没有半点生气。

    前头,沈石远远地叫了一声,小黑一个激灵,连忙哼哼地叫着答应,然后想了想后,终于还是没再继续留意这石像,一路小跑着快步向沈石那边追去。

    天空阴沉,阴暗的云层越积越厚,不知何时,这片诡异的噬血树林中已然开始刮起了些许微风。那些可怕的噬血树都在微风中微微摇摆枝叶,轻轻摆动着,似无声的战栗。

    而在那片最深沉的静谧中,当沈石与小黑猪的身影在那条林间道路上渐渐走远的时候,忽然从噬血树林里那片最深处的黑暗处,慢慢飘出了一片浓雾。

    灰白而冰冷的浓雾,悄然弥漫开来,将那条道路轻轻遮蔽,而雾气所过之处看似无恙,但是除了那些噬血树外,一些曾经碧绿的野草却是在无声无息中,迅速地枯萎败落,仿佛所有的生气都在瞬间被掠夺一空。

    雾气弥散着,越来越浓,越来越远,渐渐的连那个石像都有些模糊不清,而从迷雾深处,忽然传来了一阵奇异的声音,借着点滴微光,赫然可以看到在那石像上有了惊人的变化。

    一块块的残石,仿佛都在微微颤动,曾经碎裂的那些石缝,彼此靠紧,发出咯咯的轻响,然后就这样如水乳交融一般,竟然就这样重新融合在一起。

    石缝一点一点的消失了,曾经遍布石像全身的裂痕仿佛被一股无形却强大的力量在一点一点抹去,迷雾之中,一个全新的石像似乎正在缓缓重生,而一道诡异的光芒,也在这个时候,从那石像上缓缓亮起又熄灭,看那方向,正是阴龙石像的龙目之处。

    风,仿佛越来越大了。

    雾,似乎也越来越浓。

    无尽而沉默的噬血树林里,寂静无声,只有无数的魔树在黑暗的角落中,在风中雾里,微微地颤抖战栗着。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