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六十五章 祭坛

戮仙 第六十五章 祭坛

    小黑凝视着前方三条岔路,明显地露出几分犹豫不决的样子,似乎虽然他闻到了一些记忆中候家人的气息,但不知是气息太过微弱,还是前方有什么东西扰乱,让它无法清晰地分辨出候家人到底走的是哪一条路。本文由 。。 首发

    而沈石则是在吃惊之后,心下倒是多了几分欣喜,虽然还不知道候家人是如何进到这镇龙古殿的,但是既然他们也到了这里,按照之前凌春泥的说法,候家那边的人手上有某份这里的藏宝秘图,看来此地虽然危机四伏诡异莫测,但应该就是那座神秘大墓的宝藏所在之地。

    只是又等了一会,沈石却发现小黑仍然还是迟疑不定的样子,忍不住问道:“分不清他们走了哪条路吗?”

    小黑看起来有些沮丧,摇了摇头。

    沈石想了想,道:“算了,反正也是碰运气,咱们先挑一路试试看。”

    说着,他目光扫过前方左中右三条通道岔路,迟疑了片刻,抬脚就往中间那条路上走了进去。小黑在他身后低声咕哝了两句,不知道是不是在抱怨什么,不过很快也是跟了过来。

    这条中间的通道看起来与之前过来时的青灰色巨石所砌成的通道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同样都是宽阔平坦,不过在他们走了约莫十多丈远之后,沈石便看到通道前方有一座台阶出现,向上延伸。

    拾阶而上,一步一步向上走去,沈石小心地注意着周围,但是这偌大的镇龙古殿中,似乎从来没有半点的生气,到处都是死气沉沉的模样,一点声音都没有,只有他与小黑的脚步声回荡在身侧周围。

    石阶颇长,到顶时差不多离地也有三四十丈之高,当沈石跨过最后一层台阶时,在他眼前豁然开朗,一座方形高台形如祭坛,四个高大的青铜大鼎矗立于祭坛四角,鼎身上篆刻着古朴的飞禽异兽图案,里面隐约可见火光,正是之前在通道中所见过的那些有些透明略带昏黄的奇异火光,在这里也不知燃烧了多少岁月,更不知晓为何如此久远的时光之后,竟然仍旧不会熄灭。

    高台正中,有一座高大的祭台,通体赤红,与周围的青灰色差异极大,在这一片青灰巨石的簇拥下显得非常显眼,甚至让人觉得有几分格格不入的感觉。

    沈石走了过去,在这座红色祭台边仔细看了看,发现这座祭台的材质自己居然也认不出来,看去非石非玉,通体赤红中倒有几分像是琥珀,其间更隐隐有不少奇异的脉络纹理,像是生灵血肉中的血管一般,看起来很是怪异。

    不过除此之外,这祭台倒也没什么更多的异样了,而在祭台之上原先似乎供奉着一些东西,此刻却是东倒西歪狼藉一片,有好些地方似乎明显刚刚被人翻动过不久的。

    沈石眉头一皱,目光扫过这祭台之上,心想难道那些候家人走的就是这条路么?只是一眼看去这祭台上散乱的杂物多数都是些无用之物,在岁月时光侵蚀下早已腐朽不堪,不过过了一会,在这些杂物中有一件东西,却是引起了沈石几分关注。

    那是一个长条形状的石盒,盒盖已被打开,随意地丢在一旁祭台台面上,里面看着似乎原本是储放着某个东西,但此刻已然空空如也,只剩下一个空盒而已。

    沈石探身将那石盒抓起,入手时感觉颇为沉重,又看了看周围,发现这石盒的位置似乎是在这祭台的正中间。而周围那些狼藉散落的祭品杂物,好像都是围绕着这个石盒摆放着的。

    他默然片刻,目光随即落到了手中这石盒之上,只是翻来看去,这空空如也的石盒并没有任何可以引起他注意的地方,或许关键之处,就在这石盒中原本放着的东西罢。

    只是这里面的东西,是不是已经被候家人拿去了?

    沈石想了想,最后还是轻轻放下了石盒,只是此刻眼角余光忽然看到在那石盒边上,同样也是石质的盒盖底部似乎有些字迹的模样,怔了一下后,便伸手将那盒盖拿起,翻了一面看去。

    果然上面有数行字:

    乾坤造化,仙缘归我;

    位列仙班,长生不死;

    道法仙器,遗赠有缘;

    福泽千秋,功德万代。

    ※※※

    四行八句,三十二字,字字清晰,句句惊心。

    每一字每一句,正是自古以来所有修炼大道的修士们所梦寐以求的至高目标,数十年数百年的艰苦修行,所为的不正是这长生、飞仙?所梦想的不就是那仙法、仙器?

    短短几句,仿佛就已经把这个瑰丽壮丽的梦想摆放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沈石的脸色也变了,只是在最初的惊讶过后,他虽然也有几分难以置信的惊喜,但是很快的,不知为何他忽然再次凝眉沉思,面上掠过一丝疑惑之色,然后他又转眼看了看自己周围,看着这座高台,看着这座祭坛,还有祭坛上那些杂乱腐朽的祭品。

    过了一会,他慢慢地将这个盒盖放回到祭台上,脸上神色似乎已经平静了下来,微微闭目沉思了片刻,忽然冷笑了一声,低声自言自语道:

    “什么样的仙缘,什么样的福泽,居然一路过来会有这么多的凶险禁制,这仙人莫不是性好杀人的性子?”

    “啪嗒”一声,石盒的盒盖落在祭台上,震起了几许灰尘。

    沈石没有再多看一眼,眼神中也重新恢复了平静清明,甚至更多了几分警惕小心,或许是从小到大,他那位一生不得志的父亲都在不停地告诫他,不会有那些逆天的机缘巧合,就算有,鸿蒙诸界亿万人中,凭什么就会是你得到?

    这份所谓的仙缘,看去虽是极美极好,但细思之后却是可疑,只是这盒中原有之物已然不见,多半是被先到此处的候家人拿走,只不知那些候家人是否能够看出来了。

    沈石深吸了一口气,绕过这座祭台,此刻在他眼中,这座镇龙古殿里越发神秘莫测,一片死寂中虽然直到此刻仍未遇到凶险,但给他心里的压力,却是越来越大。

    只不过该走的路,还是要继续走下去的,因为到了此处,已经再没有了回头路。

    沈石招呼了小黑一声,继续向前走去,高台尽头,同样是一层层的石阶,只不过这一次是向下的,而前方那些隐约昏黄的火光里,这座大墓,或者说是这座镇龙古殿,仿佛也越发模糊不清了。

    ※※※

    青灰色的巨石在那昏黄的火光中,似乎永远无休无止地漫延着,走到哪里沈石所看到的都是这种冰冷孤寂的颜色,下了那座高台之后,又是一段通道,走着走着,沈石忽然发现前方周围已经不再是一条笔直单一的通道,几条岔路,分别向不同方向延伸而去,而当他试着在一条岔道上试着走了一段之后,却又发现了前方是更多的岔道。

    路,越走越多,就像是这座镇龙古殿在不断地变化膨胀着,只有青灰的颜色与昏黄的火光仿佛永无止境,而当沈石惊觉不对想要回头的时候,却发现来路之上,也同样是纷乱相似的通道。

    他咬了咬牙,心跳略有几分加快,但是还没等他想出什么对策的时候,忽然却听到这茫茫道路前方不知名处,突然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叫喊。

    那声音里充满了惊恐、畏惧与绝望,似乎那声音的主人在前方看到了什么世间最可怕的东西,令人毛骨悚然。

    沈石霍然转头,望向前方,然而他所看到的,只有无数冰冷的青灰巨石所构成的通道,通往不同的方向,不知所踪。

    小黑一直都跟在他的身旁,此刻也情不自禁地向沈石略微靠近了一些,用自己的头蹭了蹭沈石的腿,似乎这样让它感觉有些安心。

    沈石沉默地思索着,同时看着前方这座阴森可怖的迷宫,也许在前头某处,就会有什么诡异可怕的东西在等着自己。他的手缓缓放到了腰间,在如意袋上轻轻摩挲了两下,过了一会,他面无表情地再度向前迈出了脚步。

    既然无路可退,便只有奋力前行!

    脚步声哒哒地轻响着,通道在脚步中不停地后退,虽然仍是一模一样如迷宫一般的通道,虽然还有众多令人难以分辨的岔道入口,但是沈石心里却隐隐有些感觉,自己似乎离某些东西越来越近了。

    因为,不需要小黑有何提醒,就连他也隐隐闻到了空气中那一丝淡淡的血腥气。

    又走了十多丈远,一个新的岔道口再度出现在沈石眼前,然而沈石在看到这个路口的时候却是脸色猛然一变。

    不仅是走到这里,那股血腥气陡然浓烈了许多,而且就是在他的眼前,沈石看到了在前方一处岔道口上,靠着青灰色巨石墙壁的地上,低头坐着的一个人。

    那似乎是个身形瘦小的老人,就这样低头坐在一片血泊中,在他全身上下,身边地上,甚至是背靠着的青灰巨石墙壁上,都溅满了殷红的鲜血,看去让人惊心动魄,红的刺眼。

    而就在这令人触目惊心的一幕中,那老人低着头,胸口微微起伏了一下,仿佛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喘息声。

    沈石身子一震,这是他进入镇龙古殿之后,所看见的第一个活人,只是这眼前的一幕是在太过惊悚,让他不得不小心对待,所以也不敢立刻过去,只是站在原地,小心地叫了一声:

    “喂,你是……”

    话音未落,他的声音忽然哑了下去,或许是被他的声音所惊醒,那垂头的老人缓缓抬起头来,露出了面容,赫然竟是当初在流云城外候家人出发时,那位能够掌控浮空仙舟的闻大师。只是此时此刻,在沈石惊愕的目光里,却是倒映出这位闻大师一脸血迹的干瘦脸庞上,一双眼眶里,竟是燃烧着两团苍白色的鬼火。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