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六十八章 孤峰

戮仙 第六十八章 孤峰

    沈石大口喘息着,奋力地在这看起来高不可攀并似乎永无止境的石阶上向上奔逃,而身后那些暂时被火墙阻挡了一下的鬼物,此刻又是在一片狂暴的嘶吼声中轰然一片,经过多次的反复,沈石不用回头也知道,那是刚才施放的火障术已经开始渐渐衰弱,不消片刻,这无数鬼物就要再度追来。

    可是自己体内的灵力,似乎已经不能再支撑多放几次火障术了。

    或许,自己会就这样死在这神秘的镇龙古殿迷宫之中?

    不知为何,沈石此刻的心里倒是没有了太多的畏惧,当然些许紧张还是有的,只是或许是如此奔逃持续了很久,让他的头脑也有些麻木起来,甚至在逃命间隙他的脑海中,偶尔还会掠过些许当初他在妖界生活的片段,在那个时候挣扎求生的日子里,他也曾许多次面临生死一线的关头,只不过到了最后,他终于还是活了下来。

    那个时候在他身旁来来往往的,都是如今人族蔑视仇恨的妖族,虽然沈石本心中同样对大多数妖族并没有什么好感,但是老白猴与石猪显然是不一样的,到了后来,还多了一只小黑猪。

    只是时至今日,老白猴与石猪都已埋骨在归元界灰蜥林中,只有小黑猪还跟在自己的身旁,或许今日……他抬了抬头,忽然发现前方石阶上头的小黑居然停住了脚步,看起来像是在等待自己的样子,不过不知为何,它的头一直没转回来,就是那样怔怔地看着前方。

    沈石忽然有点不好意思,心想自己刚才还骂了一句小黑没义气,果然有点过分了,这只猪虽然贪吃懒惰坏毛病一大堆,但看起来本性还是好的嘛。

    想到这里,沈石心里顿时温暖了一下,似乎力气也恢复了一点,脚下用力,大口喘气着冲上石阶,同时口中大声喊着:

    “蠢猪,快跑啊,呆在那里等死吗!”

    小黑猪一动不动,仿佛根本没听到沈石的叫喊。

    沈石嘴里骂了一句,三步并成两步冲了上来,跑到了小黑的身旁,正要怒吼着叫醒这只笨猪快跑的时候,忽然身子一震,脸上露出了几分不可思议而略带绝望的神色,怔怔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眼前,赫然已经没有了去路。

    石阶已经到了尽头,前方仅有五尺左右的一个小平地,再往前却是一片绝壁,脚下是一片黑色深沉深不可测的深渊。站在这绝壁洞口上向外看去,可以看到眼前竟是一处巨大无比的地底巨穴,绝壁高耸陡峭,如在一座庞然大山中硬生生挖出了一座深不见底的巨洞,下方一片深黑,仿佛通向传说中的幽冥地府。

    但是这里并不是一片完全的黑暗,在这出巨大地穴的正中,突兀地挺立着一座孤僻陡峭的山峰,一道明亮、耀眼如金子般灿烂的白色光柱,从地穴上方不知何处的穹顶上落下,照在那山峰之巅,可以看到峰顶如被刀削,平整无比,上有一座血红祭坛,那一道辉煌光柱,就垂落在这一个祭坛之上。

    光芒深处,似有一件东西在光辉中浮沉,只是光芒太过耀眼,沈石一时间也无法看清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而在这奇异的山峰之下,从那片黑暗深处显现出来紧紧包围着这座山峰的,就是无穷无尽的白骨,望之如白色森然的汪洋,簇拥着又或是包围着这一座傲然屹立于白骨之海上的孤峰。

    白骨茫茫,如海如山,在贴近孤峰的地方最高,距离峰顶不过十余丈,随后便逐渐下降,到了距离周围高耸绝壁一半的地方,便已沉入深不见底的黑暗中。

    一片死寂,仿佛从亘古以来就笼罩着这个神秘的所在。

    然后,被一阵凄厉尖锐的嚎叫声所打破。

    身后的鬼物,已然再度迫近,张牙舞爪,狰狞可怖。

    前无去路,后有鬼物,上天无门,下乃深渊。

    这条路,终于是跑到了尽头。

    ※※※

    沈石霍然转身,脸色苍白已极,看着从后方石阶上冲来的无数鬼物,看着那些可怕狰狞的面孔与歇斯底里的嚎叫,无数的鬼火在疯狂燃烧,无数的血盆大口张开,无数的鬼爪挥舞,似乎下一刻就要冲到面前,将自己淹没,将自己撕裂,喝尽鲜血,吃光血肉。

    他怒吼一声,双手猛然一挥,火光乍现,一道燃烧的火墙再度轰然落下,然而随之而来的是他的身躯猛烈震动了一下,几乎差点摔倒在地。

    山洞通道里的鬼物再次哗然吼叫,狂怒之声不绝于耳,不知多少次被这可恶的火墙所阻挡,这些鬼物早已被激怒的无以复加,纷纷对着火墙之后身陷绝境的沈石发出了疯狂的怒吼声。

    然而这最后的火墙又能阻挡这些鬼物多少时间?

    沈石只觉得疲惫至极,手扶石壁,慢慢走到了绝壁之旁的洞口边,看着下方深不可测的黑暗,眼中茫然而绝望。身边,小黑悄悄靠了过来,看着沈石,低声哼了一声,似在询问什么。

    沈石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道:“没路走了啊,小黑。”

    小黑的头微微低了下去,看着也沉默了一会,然后轻轻用头蹭了蹭沈石的腿,就安静地在他脚边趴了下来。

    蓦地,在身后还在燃烧的火墙后,鬼物群中一阵骚动,沈石有些艰难地转头看了一眼,隔着那片火光,却是看到有个干瘦的尸鬼居然从鬼物群中挤到了前头,左右看了看,猛地向沈石这里张开大口,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吼叫。

    居然就是最早遇上的那个已经变成鬼物的闻大师。

    此刻看去,似乎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追逐,闻大师所化成的这个鬼物已经渐渐熟悉了自己的身躯,加上他生前的道行颇高,肉身力量也是强横,周围普通的这些鬼物看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居然被他逐一挤开,再次来到了鬼物群的最前方。

    而很明显的是,闻大师所化成的这个尸鬼,对沈石的仇恨似乎特别的大,看着咬牙切齿愤慨万分,吼叫不休甚至捶胸顿足,倒是让沈石都有些诧异起来,不过随即又觉得无聊,反正都要死了,谁还去管这么一个没有灵智的尸鬼?

    看着沈石带了几分轻视地转过头去,这个干瘦的尸鬼看起来暴跳如雷,怒吼一声,突然手往旁边一抓,居然直接将一个高大的骷髅拎了起来,吼叫声中,竟是一下子抛过了火墙向沈石这里砸了过来。

    虽然在越过火墙的时候,火焰狂舞中瞬间将这个骷髅变成了一个火球,那骷髅也发出尖利的嚎叫声,但是其势仍是凶猛异常地向沈石这里飞来,沈石也是吓了一大跳,连忙抱着小黑向旁边一让,险而又险地避了过去,而这个倒霉的骷髅则是在尖叫声中,身不由己地直接飞出了这个洞口,落入了下方无尽的黑暗深渊。

    过了一会,一个低沉的声音从下方回荡开来,如一颗石子落入大海,又像是无尽黑夜里的一声幽幽虫鸣。

    那深邃而仿佛永恒不变的黑暗深渊,似乎也有些许的骚动,突然,一阵异样的呼号声,却是从不远处的绝壁之外传来,像是什么东西被惊动了一样。

    然后,犹如黑暗中的恐怖涟漪,一层层一圈圈地荡漾开去,恐怖的吼声从近到远,一丝丝一阵阵如水滴渐渐化为河水奔流又变成洪水波涛,轰然而起。

    饶是深处绝境,沈石也是吓了一跳,抱着小黑探头向绝壁之外看了一眼,这一眼,却是再一次将他震住了。

    之前他目光与注意力都是被巨大地穴中央那座孤峰所吸引,加上身后鬼物追的紧迫,并没有注意到身边的绝壁,直到此刻,他才看到这一处地下巨穴的万丈绝壁上,在若隐若现无穷无尽的黑暗阴影里,竟然开凿出了无数个与自己此刻置身之处类似的洞口,从上到下,遍布绝壁,一眼看去,至少也有上千个绝壁山洞。

    而此刻,鬼嚎声声,如巨浪滚滚而来,遍布绝壁之上每一处的洞口里,都有鬼火缓缓亮起,在黑暗中,在阴影里,发出疯狂的吼叫声。

    天地万物,无尽黑暗,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已沦为一片鬼物的海洋。

    ※※※

    如黄泉地府,如幽冥鬼蜮,沈石这一生之中,从未能想象过这世间竟有如此可怕的地方,更从未能想象出,如何会有这不可思议多如汪洋般的鬼物,这一刻,他全身的血液仿佛都已冰寒彻骨,连呼吸都下意识地停滞了。

    身后,火墙的呼啸声渐渐小了下来,火光渐弱,鬼物们得意的吼叫声越来越大,一个个躁动不安,看着咫尺之外的那个血肉活物。

    小黑依偎在沈石的怀里,身子似乎有些微微的颤抖。

    沈石抱紧了它,彼此之间血肉的温暖,或许就是此刻他们最后的一丝暖意。

    直到,火墙熄灭。

    火光陡暗!

    通道里,无数的鬼物轰然而嚎

    绝壁之外,无数的鬼物仰天长啸。

    黑暗里,深渊中,孤峰下,骨山上,无数的魂灵仿佛都在起舞,那是冥魂的吼叫,那是死灵的呼号,那是对生灵的仇恨,那是对天地的桀骜。

    黑暗扑面而来。

    死亡轰然而至。

    无数的鬼爪在黑暗中落下,拼命向前撕扯挣扎,白骨在阴暗里闪烁着磷光,尖齿疯狂地想要噬咬,无数的眼眶里,只有残忍而冰寒的鬼火闪耀燃烧。

    然后,在这片黑暗中,在这片绝壁下,在无数鬼物的狂吼声中,一个人影跃出了洞口。

    他紧紧抱着怀里的小猪,微光之下,他们彼此紧贴倚靠在一起,身后是瞬间伸出的无数白骨手臂,甚至还有不少鬼物嚎叫着停不住脚步或是被身后的鬼物所推挤,踉跄着尖叫着被推下了绝壁悬崖,掉进了那片黑暗无底的深渊。

    沈石的身子在空中转过,如果要被无数鬼物撕咬啃食,他宁愿这般跳出绝壁,只是在他身子落下的那一刻,有那么一个瞬间,他的眼角余光似乎忽然望见,在那座孤峰之上的祭坛边,似乎突然多了几个人影。

    但是随后,他就觉得眼前猛地一黑,他与小猪已然落尽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沉沦而下,再无光明。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