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六十九章 巨爪

戮仙 第六十九章 巨爪

    世间有许多事都是相应的两面,比如天与地,比如阴与阳,比如黑与白,又或是人心所以为的正与邪,好与坏。。。在这其中,当然也少不了存在于世间每一个角落、每一个人身边的光与暗。

    有光就有暗,白昼过后就是黑夜,然后黎明重光,如此反复,人世沧桑,每一日每一天,都是这样度过,如此自然,所有人都习以为常,有时甚至不经意中都会忘掉了它们。

    光的另一面,就是黑暗。

    黑暗其实是一种很奇特、也很有趣的东西,它是光明的另一头,当黑暗出现时,必然不会有光,所以对世间大多数生灵来说,黑暗就意味着一片漆黑,空有一双眼睛,却什么都看不见。

    正因为如此,黑暗有时就会欺骗人的眼睛,哪怕再聪明的人也往往都会相信自己亲眼所见,但是只要是黑暗蒙住了双眼,便会有各种错觉产生,比如说:

    一个无底深渊。

    孤峰下,骨山边,无尽白骨沦入黑暗,下方没有半点光明,黝黑如墨,深不可测,仿佛如通往九幽冥府的深渊。

    沈石跳下之后,心中已是存了必死之心,所为的只不过是不愿让自己和小猪落入被无数鬼物撕扯活吞的悲惨境地。当他跳出那个绝壁洞口之后,身子顿时如一块石头般沉重地落了下去,能够不借助外力任意飞行的大神通,那是只有元丹境的大修士大真人才能有的,他区区一个刚突破凝元境不久的小人物,此刻当然不可能会有什么奇迹浮在空中不掉下去。

    所以他很干脆地、重重地掉了下去,落入了那片深沉的黑暗中。

    在他落入黑暗之前的那个瞬间,身躯翻转的时候,他隐约看到在那座孤峰之上出现了几个人影,但是他落下的速度太快,距离又远,根本看不清那些人的模样,才转眼工夫,眼前便是一片黑暗。

    沈石心中惨然,只觉得自己身体落下的速度似乎越来越快,似乎在自己身下的确实就是一个无底深渊,一片黑暗孤寂与寒冷,仿佛从四面八方疯狂涌来的时候,突然他只觉得身子背部猛然一震,只听“轰”的一声大响,抱着小黑的沈石撞进了一堆坚硬却散落的东西中。

    “哗啦啦啦……”

    诡异的声音一下子在他耳边四面响起,沈石只觉得自己的身子一下子陷入了一个类似流沙般奇怪的地方,加上从天上掉下来的冲力颇大,一下子就大半个身子砸了进去,然而还不等他有所反应过来,便觉得周围那些凌乱却坚硬的“沙子”猛然颤动了一下,然后如雪崩一般,轰然崩塌。

    身旁无数的“沙子”同时向一个方向倾泻而下,瞬间在黑暗中汇聚成了一道巨大的洪流,沈石只觉得自己在这洪流之中渺小之极,身不由己地被这股巨力带动滑去,向着下方更深同时也是更黑暗处落下。

    他在黑暗中拼命地挥手想要保持平衡或是想要抓住些什么,但是身旁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是流动的,什么都无法让他抓住,他只有身不由己地随波逐流,而在这中间,他几次伸手抓去,手中抓到了几次都是类似短棍之类的东西,冰冷粗糙,也不知那是什么。

    坍塌还在继续,诡异的“流沙”依然还在倾泻,沈石被夹在其中流出了很远也很久,直到某一时刻,他突然惊觉身下的“沙子”似乎速度突然变慢了下来,然后果然很快静止了。

    沈石在周围安静下来好一会儿之后,确定了似乎并不会再发生什么异状后,这才小心翼翼地试图把自己从身下那些“沙子”中爬出来。

    周围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只有当沈石偶尔抬头的时候,才会看到在那极高远的高处穹顶,似乎有一个微弱的光点在微微闪烁着,若是按照记忆中的印象,那应该是那座孤峰峰顶。只是此刻看去,那本来耀眼夺目的光柱,已经只有点许微光。

    被周围这些看不清的“沙子”裹挟着流出了老远,沈石此刻也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但是从头顶那点微光来看,似乎自己此刻还在那座孤峰的脚下,只是这座孤峰果然高耸孤峭,很难想象这地底居然会有如此奇景,更不用说孤峰之下还有那白茫茫无穷无尽的一片骨海……

    突然,沈石身子微微一颤,在一刹那间他突然明白了自己身子周围的“沙子”究竟是什么?

    正是那些无数堆叠如山如还的白骨。

    一股彻骨般的冰寒之气涌上沈石的心头,让他全身的肌肤都似乎有种微微战栗般的刺痛,黑暗遮蔽了他的目光,看不到这片骨海,但是所带来的恐惧,却仿佛越发凶猛。

    也就是在这个让人惊心动魄的时刻,沈石突然一震,却是想到了另一件重要的甚至不下于这令人恶心恐怖的骨海的事,他的双手,空空如也,他的身边,一无所有。

    黑暗里,仿佛有片刻的死一般的沉寂,然后忽然一声呼叫,大声地刺破了这里黑暗中的死寂,只听到一个声音不顾一切地喊道:

    “小黑,小黑,你在哪里?”

    ※※※

    或许是心中担忧,这份焦急反而冲淡了最初的畏惧,沈石虽然身上仍有几分寒意,但是仍旧拼命地扒开身边那些围拢的白骨,低沉而怪异、令人头皮发麻的骨骼撞击声,在他身旁响了起来,哗啦啦一阵,起伏不停。

    这座骨海不知是什么来历,竟然会堆叠了如此众多的骨骸碎片,不过大多数骨骸都是破碎零散的,所以如果抛开了胆怯畏惧的话,其实松散的骨骼反而比真正的流沙更好爬出来,毕竟骨骸要比流沙更大也更加坚硬。

    沈石很快就从白骨堆中爬了出来,站在骨海之上,虽然他此刻心中担忧小黑有些焦急,但仍是忍不住心中庆幸,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如果下方不是这些松散的骨骸,就算是一处平地的话,只怕自己也是要摔得粉身碎骨,而此刻虽然身子上有好几处破损外伤隐隐作痛,但大体上却似乎并没有特别重的伤势。

    只是眼下最要紧的,当然还是小黑不见了。

    沈石在骨堆上茫然向四周看去,但是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的骨海里,甚至连个阴影都无法看到。刚才从半空中落下的时候,他一直紧抱着小黑,小黑也丝毫没有挣扎的动作,依偎在他怀里一动不动,但是在被坍塌的骨海裹挟流动时,却是不知什么时候小黑居然从他身边消失了。

    现在沈石最担心的就是小黑在刚才的骨海坍塌中被掩埋在骨骸堆下方了,这无尽的黑暗与无穷的骨海里,万一真是这种最危险的情况,沈石不要说去救它,只怕连找到小黑都是艰难无比,毫无办法。

    只是此时此刻,眼前漆黑一片,沈石只能一声又一声呼喊着小黑的名字,虽然明知道在这黑暗骨海中这般高声呼喊殊为不智,谁也不知道这片黑暗里似乎隐藏了什么恐怖的危险之物,但是沈石此时此刻,却是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小黑。”

    “小黑。”

    “小黑……”

    一声声的呼喊,在黑暗中远远地传了出去,打破了这里的寂静,但是沈石等了很久,却一直没有回应。

    除了黑暗,就是死一般的沉寂。

    周围,似乎越来越冷了,黑暗从四面八方围拢着,沈石甚至有那么一点错觉,仿佛就在自己的身旁黑暗中,就存在着什么诡异的东西悄悄盯着自己,那黑暗甚至隐约有一种重量与压力,让他有些艰于呼吸。

    这样下去,甚至不用什么怪物出现,只怕他自己也会在这片孤寂黑暗中发疯。

    沈石微微喘息着,咬了咬牙,强迫自己在这种孤独冷寂中冷静下来,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后,他决定不能就这样在原地枯等下去。

    于是他如盲人一般,先是手臂在身前黑暗中挥舞几下,确定是空无一物时,再迈出了脚步,就这样在这片漆黑的黑暗中,缓缓摸索着向前走去,与此同时,每隔一段距离,他便会呼唤一次小黑。

    无尽的骨骸组成的骨骸显然不可能是平坦整齐的地面,更何况是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沈石摸索着前行,但走的非常非常困难,时不时就会脚下打滑,身子歪倒,偶尔甚至会一脚踩空,直接摔倒在骨堆上。

    不过这样走着走着,倒是让他渐渐开始有些习惯周围的环境了,包括对脚下这片白骨之海,也没有最初那么的厌恶恐惧,中间为了更好的走路,他甚至还随手拿了一根不知是什么东西的骨头,当做拐杖一般,在骨堆上有些艰难地蹒跚前行。

    只是这片黑暗仿佛如渊如海,无穷无尽,看不透眼前黑暗,也就看不到道路尽头,他呼喊了很多次,但是没有一次得到回音。

    沈石渐渐的有些绝望了,只是心中仍旧不愿放弃,同时走着走着,他也渐渐感觉到脚下的骨堆似乎还在不断的下降,越走越低,而周围除了一片寂静,似乎真的并没有什么其他东西。

    在那绝壁之上无数的洞口里,明明有那么多令人头皮发麻的鬼物,但是在这黑暗中的骨海下,阴气森森犹如冥域地府,却不知为何走了这么远,沈石却连一个鬼物都没遇着。

    “小黑……”

    他的声音因为叫喊了太多次,不知不觉间已经有些疲累与沙哑,甚至连喊话声都有些无力,或许连他自己都开始渐渐失去了希望。然而就在这一声过后,他木然地迈腿准备继续前行时,突然,他身子猛地一僵,顿在原地。

    那一刻,他似乎一动都不敢动,连呼吸都下意识地屏住。

    黑暗里,死寂中,那仿佛幽远空阔的遥远前方,一片安静,似乎什么也没有。但是就在沈石屏息静气片刻之后,那黑暗深处的某个地方,忽然响起了一声低沉细微的哼叫声。

    “哄哄,哄哄……”

    沈石呆立片刻,忽然间一阵从未有过的狂喜涌上心头,那是一种异样的温暖,仿佛顿时驱散了周围的寒冷与孤寂,让他一下子大笑出来。然后大步向前跑去,向着那声音发出的地方跑去:

    “我在这,小黑,小黑,我在这里!”

    骨堆在他脚下发出咯咯的怪响,听起来有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但是沈石此刻却丝毫没有感觉了,向着那声音发出的地方跑去,很快的就听到那声音渐渐变大也越来越是清晰,而正挣扎着跑动间,他忽然只觉得脚下感觉一变,却是再没有了那种举步维艰,迈步处,竟然似乎是一片平地,似乎不知不觉间已经跑下了那骨堆。

    虽然周围还是一片黑暗,但是沈石却是精神大振,快步向前摸索着走去,小黑的声音就在前方不远处,越来越近。

    然后,在走过了一段距离后,沈石的眼前忽地一亮。

    一点微光映入了他的眼帘。

    是的,在这片无尽的黑暗里,出现了一点微光,幽幽而略带青绿色的奇异光芒。

    一点,又是一点,接着又是一点,点点幽光,如黑暗夜空里神秘的星辰,就这样在沈石的眼前一点一点的点亮。

    光点散落在虚无黑暗中,如磷火一般忽明忽暗,从地面升起,照亮了附近些许地方,隐隐约约看到一个影子蹲坐在地上,回头看来,正是小黑。

    沈石一时间也来不及去想这些奇异的光点究竟是什么,看到小黑的喜悦已经充满了心怀,而小黑看到他时,同样是兴奋地跳起。

    沈石三步并成两步冲了过去,小猪也是向他冲来,一下子蹦跳到半空,沈石一把将它搂抱在怀里,狠狠地摸了一下它的小猪脑袋,然后呵呵笑了出来。

    笑声不大,却很温暖。

    “笨猪,你还真会跑啊。”他抱着小黑,长出了一口气后,轻轻骂了一句。

    小黑脖子歪了歪,哼哼的叫了一声,然后转头向后方看去,沈石笑道:“你又发现什么了,反正这里都是骨头,还能有……什么东西……”

    他的声音忽然低沉低落了下去,像是被什么硬生生压了回去,黑暗里,微光中,沈石的嘴慢慢地张大。

    那点点幽光磷火下,细小微弱的光线里,如远方星辰的些许微光,幽幽汇聚,在他们的前方黑暗里,渐渐照亮了一个东西。

    那似乎是一个爪子。

    三趾分叉,遍布鳞甲,看去似乎与传说中龙爪十分相似,除了……大得惊人。

    那是一个巨大的爪子,看去犹如一座小山,光是爪子前方剑突的趾尖,就甚至比沈石还要高出数倍,而整个爪身看去竟然至少有数十丈之高大。在那爪子背后,同样又是一片无穷无尽的黑暗,遮盖了所有的一切。

    一只爪子已然如此庞大,那么又会是什么样的生物,才拥有这样的爪子,而它的本体,又会巨大到怎样可怕可怖的地步?

    望着那只小山一般的巨爪,望着巨爪背后无尽的黑暗,沈石只觉得一股寒意涌上了心头。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