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七十八章 古老的剑光

戮仙 第七十八章 古老的剑光

    第七十八章古老的剑光

    这一个瞬间,沈石觉得似乎是自己有生以来最漫长的一个瞬间,似乎光阴在自己的身旁都已完全停滞,全部化作无形的重量,如雄山巨峰一般完完全全地压到了自己的身上,以致于他几乎完全无法呼吸。

    为什么,这里竟然会有十个骷髅的图纹?

    难道老龙刚才的那番话里竟有欺瞒之处?但是沈石心中随即立刻否定了这个可能,无论从哪个方面说,老龙都决没有瞒骗自己的理由,它跟巫鬼乃是不死不休的生死大敌,而自己在太古阴龙与巫鬼这般上古逆天生物的眼中,直与蝼蚁无异,它们也根本不可能会为了杀掉自己而采用这等手段。

    如果要杀死自己,随便一个手段就碾死了,何必麻烦?

    但是,这眼前却分明清清楚楚的是十个骷髅图纹,而老龙之前的那番话里,却是很直截了当地说明了这里只有一个骷髅图纹。

    仓促之间,沈石根本来不及去这十颗骷髅图纹中找到老龙所说的那个左眼眶里隐秘的龙纹图案,而巫鬼似乎也并没有给他更多犹豫的时间,很快的就已经开口对他说道:

    “把龙血呈上来。”

    沈石怀抱着巨龙真血,心跳如狂,这片刻间若是真的把龙血交出去,只怕真的就一切都完了。但是、但是……这般窘境之下,却会又有什么法子?

    他脸上并不敢露出丝毫端倪,只是微微垂首似乎很是害怕的样子,然后慢慢的把手臂抬起,而与此同时,他脑海中却是如电光火石般的急速转动着,老龙之前的那几句话,在他心里一字字如疾风闪电般地掠过。

    巫鬼、骷髅、眼眶、龙纹、龙血、凶厉、多疑、狡猾、太难、冥煞、真身……

    那一个个语句一个个字眼如沸腾般浮起又沉下,他脑海中在这一刻如欲爆裂开一般,沈石甚至觉得自己此刻又站在了万丈悬崖的边缘,一脚悬空,眼看就要摔落下万丈深渊。到底,有什么办法……

    龙血,缓缓地巫鬼面前抬起,而此时巫鬼的全身已然全数被巨蛋所吞噬,仅剩下一个森然的骷髅头还露在外面,看着诡异无比,而它似乎也正凝视着这一滴巨龙真血,眼眶中的鬼火正缓缓燃烧着,而那一团“软泥”中,也赫然分出了一条诡异如手臂般的触手,向这滴龙血抓来。

    眼看着,这一切似乎都要结束了。

    龙血、凶厉、多疑、狡猾……

    突然,沈石身子微微一震,在那千万分之一个瞬间里,一个语句猛然在他脑海中点亮,如惊雷般炸响:

    多疑!

    ※※※

    沈石托举着那一大滴巨龙真血的双臂,忽然用力一抬,速度陡然增快了一倍,将这龙血托举到自己头顶最高处,看去就像是诚心诚意献给这巫鬼之王,而与此同时,他脸上似乎和之前一样,还有几分紧张之色,但是若有若无的,在他的唇边,似乎挂上了一丝微微的笑意。

    巫鬼的那一条触手眼看着就要碰到这一滴巨龙真血,但是就在此刻,它却忽然看到了沈石脸上的那一丝隐约的笑意,骷髅眼眶之中的鬼火猛然一闪,那只触手却是陡然一顿,在距离龙血咫尺之外的地方,莫名地停了下来。

    在这个世界上,或许再也没有任何生物,会比被巫鬼更了解太古阴龙的神通手段,而他们二者在这镇魂渊下纠缠苦斗了百十万年,其间无数算计、多少阴诡奇谋,也早就已经深深刻在了他们漫长的争斗史上。

    这一滴巨龙真血,这世上最后的阴龙真血,就这样放在自己的面前么……

    巫鬼眼中的鬼火缓缓燃烧着,它死死地盯着被沈石托举在手上的这滴龙血,片刻之后,那一只触手却是缓缓地缩了回去,再度融入到那颗巨蛋之中。

    然后,巫鬼那冰冷无情的鬼火目光,像是第一次正式地、仔细打量了一番沈石,落在了他的脸上。

    一股寒意似一盆冰水从头浇下,瞬间让沈石从头冷到了脚,那股目光里,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气与感情,有的只是冷漠与杀戮凶厉。

    沈石手捧龙血,一句话也不敢多说,同时头颅表示顺服一般地低垂下,但同时却是在眼角余光中再度看向身前不远处,祭坛上的那些骷髅图纹,拼了命似地着急观察着,想在这千钧一发艰难得来的些许时间里,找到那失踪的隐秘龙纹。

    十个骷髅,十个左眼的眼眶……而看过去,似乎每个眼眶都差不多,那一个略有锯齿像是一只小龙的隐秘图纹,究竟又是藏在哪里?

    “你……”一个低沉的声音,忽然从前方传了过来,却是与之前巫鬼那个听起来与年轻女子一般温柔悦耳的声音截然不同,沈石抬眼一看,却发现原来是那些软泥此刻已经蔓延上去,将最后仅剩的骷髅头颅也缓缓淹没了,所以巫鬼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不太一样,但是那语气声调,仍然还是那般沉稳冷漠,而周围的杀气压力,也没有半分减弱了,甚至比起之前还更强了一些。

    这是真身即将出世了么?

    虽然沈石并不知道骷髅与老龙口中巫鬼真身出世的具体含义,但是看着眼前这一幕,他心里也是猜到多半就是如此,而巫鬼此刻虽然被“软泥”淹没,但声音仍是从软泥之下传了出来,道:“你,是如何得到这巨龙真血的?”

    话音未落,沈石忽然听到一声“噗”的闷响,只见那一片蠕动的软泥中间部位,突然有一处猛然炸开,然后从下面缓缓伸出了一只手。

    一只白皙、修长、美丽、轻巧乃至于完美的手。

    沈石迥然一惊,心中猛地一沉,不敢再多看那手掌一眼,垂首着一边偷偷窥看着那些骷髅图纹暗中寻觅,一边做出顺服神色,低声道:

    “回禀巫王,我……我不想死,在底下洞穴里,看到最后那老妖龙忽然大叫了一声,然后就此垂头不动,看着是死了。我就大着胆子过去,推开了他,却发现……”

    话刚说到这里,忽然又是一声低沉爆裂响声,那软泥下方的位置再度炸裂,缓缓伸出了一只肌肤如玉完全无暇的小腿。

    沈石滞了一下,下意识地停顿下来,随后却是再度听到上方传来巫鬼的声音:

    “你发现了什么?”

    沈石深吸了一口气,咬了咬牙,正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忽然他目光猛地一凝,却是落在了那十个骷髅图纹中的左起第五个图案上,那一处的左边眼眶里,似乎……有些不太整齐?

    “嗯?”

    巫鬼的声音再度传来,沈石猛然间只觉得心头剧痛,身子摇晃了几下几乎身不由己地就要摔倒在地,一时间心中骇然,知道这是巫鬼的力量,连忙垂首道:

    “巫王饶命,巫王饶命……”

    巫鬼冷冷道:“说。”

    沈石点头道:“是,是,我……”刚想说话,又是两声连续的爆裂,却是另一只手和另一边的玉足也显露了出来。

    沈石心中一震,但口中并没有再次停滞下来,而是开口说了下去,道:“我推开老妖龙的身躯,却发现在他背靠的龙躯上,居然还有一小块完整如新的血肉,上面甚至还有一片龙鳞。我、我试着划开那片血肉,从里面就流出了这滴龙血。”

    “噗……”

    一团软泥炸开,露出了一片雪白的肌肤,那是一片浑圆雪白诱人已极的大腿,仿佛汇聚了人间所有诱人的光辉,让人看上一眼,甚至就忍不住会去幻想那更多的肌肤与更多的身躯。

    一个隐隐约约美丽却诡异的身影,在那团蠕动的软泥中,渐渐成形,显露出几分模糊的样子来。

    然而巫鬼的声音却似乎与这份诱人美丽完全没有关系,依然是那般的冰冷无情,但是听得出来,到了这时,似乎它对龙血仍然还有几分疑心,或者说,度过了不知多少岁月与太古阴龙苦苦纠缠争斗的时光,它对阴龙的戒心早已刻入骨髓般的深刻。

    “最后的龙血?它藏在自己的背后?”巫鬼似乎在那片软泥中自言自语,“难怪,难怪我找不到这老孽龙的要害,明明该死了不能再死了,却偏偏还能撑到现在,原来……”

    忽地,它声音猛然一滞,似乎想到了什么,竟然语气中多了几分急切,看着竟是微微俯身,对沈石沉声道:“你……有没有在那团血肉中,看到一柄断剑残片?”

    沈石之前趁着那巫鬼自语的片刻工夫,目光又是盯着那第四个骷髅左眼中仔细看了一下,只见那眼眶边缘处果然有几处凹凸不平,配上走势,越看越觉得那应该就是老龙所说的隐秘龙纹。

    只是,这机会只有一次,难道这个就一定是真的么?

    沈石额头忽然有冷汗滴落。

    而巫鬼的问话,也就是在这时响起,沈石一惊抬头,道:“没有啊,除了这滴龙血,什么都没有。”

    “噗……”又是一声怪异的响声,软泥炸开处,却是在那模糊的女子身形上,于胸口处崩裂,现出了一片高耸丰腴、滑腻雪白的峰峦,双峰之间,更有一道狭窄却深邃的沟谷,仿佛能吸聚世间所有的贪婪目光。

    沈石也是愣了一下,只是这片诱人喷火的肉身虽然勾魂夺魄,但是他却是在不久之前看见过那个骷髅的样子,脑海中只要一想到那骷髅模样,顿时什么浴火**,都是尽数熄灭。

    至少在现在,他的心思却是全在那隐秘龙纹之上。

    巫鬼身上的爆裂声不时响起,软泥不断地四处飞溅着,露出的雪白肌肤越来越多,并且速度也越来越快,显然这奇异的真身附体就要接近完成,而它似乎在此刻也终于下了决心,那一滴龙血对它的诱惑,也不是普通的大。

    “拿过来。”

    不知何时,巫鬼的语气声调又变回了那温柔悦耳的女声,同时一只柔弱无骨的玉手,就这样向沈石伸了过来。

    沈石头皮一炸,明白终于是到了最后的关头,再也没有时间给自己犹豫迟疑了。

    拼死一搏,就在此刻。

    他低下头,身子前倾,看去似乎正是要敬献龙血的模样,但是忽然不知为何他像是脚下一绊,猛地向前倒下,巫鬼似乎也是一怔,玉手在半空中微微一顿,说时迟那时快,这电光火石的一刻,沈石的手臂微微一抬,这一滴巨龙真血,就这般轻轻地碰了碰那第四颗骷髅的左眼地方。

    一切,似乎在那一个瞬间凝固了片刻。

    沈石只觉得自己也冻僵在原地,不能在动弹分毫。

    那一只玉手,仍然停在半空,那一具已经露出一半的美丽诱人**的**,依然在祭坛上站立着。

    绿光依旧满天。

    亡魂弥漫鬼海。

    镇魂渊下,百十万年的光阴,仿佛都在此刻停滞了下来。

    那一抹冥冥中黑暗最深处的悲歌,于无人处,悄然而起,仿佛在追忆着某个古老的魂灵。

    天色,忽暗。

    绿芒,消散。

    孤峰绝顶,镇魂渊下,突然整个世界一片死寂与黑暗,如洪荒太古,天地未开之时,如混沌一片,莽荒世界。

    黑暗席卷而来,苍莽如永恒,与曾经在这里的鬼魂黑暗截然不同,这是天地原初的黑暗。

    纯净无暇的,黑暗。

    然后,有一道光芒缓缓亮起,那是一只金色的龙纹,在孤峰之上,在那祭坛之上,点亮了起来。

    片刻之后,那龙纹瞬间炸裂,细碎如粉,散落于无尽黑暗之中,一道光从这祭坛之下霍然而起,眨眼间刺破天穹,如开天辟地,如劈开鸿蒙。

    黑暗瞬间呼啸,如古老苍莽的歌曲传荡四方,高远深处,似有顶天立地之巨神傲然而立,睥睨人间。

    那一道光。

    那一道——

    古老的剑光。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