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七十九章 报应

戮仙 第七十九章 报应

    第七十九章报应

    那一片光芒之下深邃的黑暗中,忽然响起了一声尖锐的厉啸,啸声中仿佛带了无穷无尽的憎恨与狂怒,甚至就连那话语声都让人觉得是有一种咬牙切齿般的感觉:

    “戮仙古剑!”

    凄厉的啸声中,沈石身前的祭坛轰然而碎,化作无数碎小石块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去,而留在原地的则是一团光辉,摇曳之中,缓缓现出了真身,却是一段残剑的剑刃,仅一尺来长,剑刃之上血光闪烁,正是那一滴巨龙真血此刻都隐约浮现在残剑之上,似乎正在唤醒这残剑的力量。

    此时此刻,这一片残剑碎片仿佛是这巨大的镇魂渊中所有光辉的源泉,所有的光芒都来自于残剑之上。

    就像是天地混沌之始,阴阳初分时候,那世间最初的一道光。

    剑光浮掠而起,看似温和,却直上天穹,似有无坚不摧之意,一往无前,刺破了那原本祭坛上方无尽的黑暗。

    黑暗里,一声凄厉的惨叫随之而起,沈石耳鼓剧震,仿佛那声音直接刺透了他的头颅一般,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光辉闪烁,剑芒冲天,瞬息之间,半空中可以看到已经大半身子完成的巫鬼竟是被这一道古老的剑光直接在半空中定住了片刻,然后,这柄残剑霍然而起,向着半空中的鬼物直刺而去。

    雪白而诱人的身躯被硬生生钉在无形虚空之中,覆盖身上的软泥不断掉落下来,露出了大片大片的肌肤,但或许是因为原本的附体被这突如其来的剑光所打断,在这具诱人的女子身躯上,赫然有一些小块的肌肤皮肉上出现了异变,并没有血肉丰满,有的是干瘪皮肉,有的地方干脆就还是森然的白骨。

    不过相比起那一些少量的身子异变部位,随着软泥尽数脱落下来,巫鬼终于还是化成了一个丰腴美丽的女子,尤其是包裹着它头颅的软泥散去之后,更是露出了一张有着倾国倾城般完美无瑕般绝美容貌的脸,只是这一刻,这个绝色女子的脸上却是冷若冰霜,眼中更有说不出的憎恶恨意。

    “难怪我找遍镇魂渊也找不到这只残剑,原来老孽龙你竟是将它藏在了我真身祭坛之下!”巫鬼的眼中此刻不再有阴森鬼火,但那一双明眸之中,却仿佛燃烧着比鬼火更可怕的火焰,而孤峰之上,一股庞大的压力随着它的形体显露更是越发强大,显示着这个巫鬼的力量正在不断急速的攀升。

    “好,好,好……你算计了我一辈子,临死了还不肯放过我!”

    巫鬼厉声尖啸着,状如疯狂,身躯不停地在半空中扭动,从它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无形却庞大的力量仿佛笼罩了整座孤峰绝顶,直欲压塌天地一般。

    但是,在这狂风暴雨如海如潮的力量之中,那一缕剑光却仿佛丝毫不受影响,巍然不动,仍是径直向着巫鬼刺来。

    半空中,巫鬼的脸色忽然苍白了下去,眼看着那只残剑就要刺到自己的身躯,而它所有的力量在这古老的剑光面前,仿佛都如雪崩一般纷纷散落,根本无法阻挡。

    “啊!”

    一声凄厉锐啸,从巫鬼的口中再度发出,啸声之中满是不甘、愤怒与疯狂,然后,此刻已经无力地躺倒在地上的沈石仰天看去,只望见半空之中的那个美丽女子,那个绝美诱人到惊心动魄般的女子身躯,猛然向那黑暗之中,伸手一招。

    一片黑暗,如潮水般涌来。

    下一刻,那团黑暗降临到巫鬼白皙丰腴的身上,沈石定睛看去,很快发现那其实并不是真正的黑暗,而是一块奇异深黑的长条形状水晶,正是之前巫鬼用来打开了这一出禁锢它真身祭坛上光柱禁制的那块黑色奇异水晶。

    此刻,无数深邃的黑光从那黑色水晶上激射而去,显然这件异宝的神通法力已然在一瞬间被巫鬼催到了极致,黑光大盛,直接挡在了戮仙古剑残片剑光的路上。

    剑光猛然一顿,在半空中的巫鬼身子似乎也随之立刻松动了一下,沈石大惊,巫鬼大喜。

    然而还不等他们两人有更多的反应,便看到剑芒再度亮起,黑光如阳光下的冰雪般纷纷消融而散。

    这不知来历的戮仙古剑,仅仅只是一个残剑碎片,竟已是有这般惊天动地的绝世威力。

    仿佛这人世间,再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挡在这剑光之前,可以稍阻这剑光去势。

    沈石松了一口气,巫鬼却是眼中掠过一丝绝望之色。

    眼看着那剑光再度冲上,下一刻就要刺中巫鬼**的身躯血肉。

    半空中,巫鬼猛然发出了一声悲愤疯狂的嘶叫,如绝望的妖兽一般对着黑暗嘶吼,如垂死的人对着命运不甘咆哮,片刻之间,它白皙的手掌霍然握紧了那块黑色水晶。

    “咝咝咝咝……”

    如刺耳的灼烧声,瞬间从那黑色的水晶上迸发出来,点点白烟冒起,巫鬼全身的血肉忽然之间干瘪了下去,那是无比诡异的一个场景,沈石毛骨悚然地看着巫鬼除了一张脸庞没有太大变化之外,从脖颈以下所有躯体的血肉,都在眨眼间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失去了光泽,就像是所有的生气血气被一扫而空,只剩下了一层干瘪可怕的皮肉覆盖在骨架之上。

    而那股庞然无匹的血肉灵力,于这片刻之间,从巫鬼的身躯上尽数移到了那块黑色水晶里。黑色的光芒瞬间怒放,照射出万丈光芒,似乎吸尽了所有黑暗,再次的迎着那只残剑,硬生生地撞了上去。

    残剑,黑晶。

    剑光,黑影。

    半空之中,霍然相撞。

    “轰!”

    一声巨响,光芒剧颤,整座挺拔的孤峰竟是晃动起来,坚不可摧的戮仙古剑残剑剑光,再度显示了那不可思议的强大,那一段看似并不锋利的剑刃,在万丈光影中,直接刺进了黑色水晶的体内。

    在最初的片刻,黑色水晶的外围一圈晶体瞬间崩裂,化为兹粉,整块黑晶顿时直接小了一半。

    而残剑仍未停歇,剑刃仍然向前挺进,刺耳却可怕的声音,从黑色水晶中震荡开来,只怕轰然之音掠过,眨眼之间,这黑晶表面又是一层晶体碎裂掉落,如此者,竟是与瞬息间接连三次。

    到了最后,这黑晶从偌大一块仅仅只剩下了不到半个拳头般大小的微小一点,但是到了这时候,那黑色水晶的晶体已然深邃之极,肉眼甚至已经无法看清其中的颜色,所能望见的,只有无尽的黑暗,点点微光,如星辰般点缀其中,恰似那夜幕天穹之上的繁星点点。

    不知为何,沈石看到这一幕时,忽然脑海中想到了自己刚刚开始修炼时从灵晶里寻觅灵力的那个情景。

    如是者连续数次,黑晶明显元气大伤,晶体脱落的仅剩下最核心但也是最强大的一部分,不过如此强悍的宝物神通,直有逆天之力,终究还是起了几分作用,在轰然巨响声中,残剑的剑刃在黑光里,终于是缓缓停住了剑势。

    半空中,已经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巫鬼,身子猛地一颤,禁制之力松弛开去,它一声厉啸,冲天而起,瞬间没入黑暗之中,竟是再不敢在这戮仙残剑的剑光之下多呆片刻。

    ※※※

    残剑森然,刺穿了那块黑晶,在万丈光影摇曳闪烁间,停留在半空巍然不动,而黑晶在勉强挡住了这惊天动地的一剑之后,显然也是耗尽了所有力量,在巫鬼急急逃走之后,它再也无法多挣扎一下,只能无力地垂挂在残剑剑刃之上。

    孤峰绝顶,忽然间冷清下来,除了光影还在闪动,就只有沈石无力地倒在那剑刃下方的地上。刚才巫鬼那一声怒极厉啸,夹杂着上古鬼物可怕的力量,远非他这么一个小小的凝元境修士所能抵挡,只是瞬间就被击溃,不过也幸好当时巫鬼全副心神都放在那只可怕的戮仙残剑之上,否则的话,只需多加一丝力气,便能轻而易举地将沈石灭杀了。

    只是沈石此刻仍是觉得全身无力,体内气海中的灵力一片混乱,想撑起身子都十分艰难,不过当他看到巫鬼逃走时,沈石还是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只是他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转头向四周看去,随即又是一怔,只见这孤峰绝顶之上此刻空空荡荡,竟然只有他一个人躺在这里,而不久之前分明还有一个人,就是也站在一边的候胜,却是不知何时居然消失了。

    都走了吗?或许是鬼物都害怕这也不知道究竟是多大来头的戮仙古剑残片吧?

    沈石心里这般想着,长出了一口气,自从上到孤峰绝顶,他整个人都是无时无刻不紧绷着的,直到这时似乎才有些松弛的样子,只是还不等他真正放松下来,忽然眼角余光却看到头顶半空之中,或许是失去了目标的缘故,那一只残剑在空中停留了一会后,忽然剑光开始收敛起来。

    万丈光影,如长鲸吸水一般倒卷而回,尽数回归到那残剑剑刃之上,而原本与之对抗的黑晶光芒,此刻也早已消散,更是不复存在。

    光芒转眼散尽,只剩下了孤零零一只残剑,看去有些孤寂,有些凄凉地在空中停顿了片刻,一小块黑晶兀自还插在剑尖,随后……

    这只残剑就像是一块半空中普通的石头般,失去了所有支撑的力量,掉头直落下来。

    剑刃向下,跌落下来,下方之处,却正是沈石的身子。

    沈石大惊失色,瞬间惊骇,拼命向挪动身子躲避这莫名刺下的一剑,但是身子软绵绵的却根本不听他的使唤,竟是半点不能移动,愕然绝望中,他竟是眼睁睁地看着这戮仙古剑的残剑,直接掉下,刺进了自己的腹部。

    “噗!”

    一声低沉的闷响,剑刃直入血肉,没有丝毫的阻挡。

    一股冰凉寒意,在那一刻,从剑刃之上散发出来,弥漫到了沈石的全身。

    而在沈石甚至还来不及反应甚至是想法自救的时候,忽然又是一股熟悉的暖意,从剑刃之上传了过来,正是不久之前他曾抱过的巨龙真血的气息,此刻龙血本是依附在戮仙残剑剑刃之上作为催发残剑的引子,但剑刃既已发动,它似乎就失去了作用,此刻随着剑刃刺入沈石的腹腔,不知是不是受到温热血脉的吸引,这一滴龙血竟是从残剑剑刃上剥落下来,随着伤口渗入了沈石的体内。

    腹部之下,经脉汇聚,正是修道之人最紧要之气海丹田,所有修道之人周身灵力,都是通过百脉汇集于此,而这一滴龙血,也仿佛下意识地顺着那些经络气脉,缓缓流进了气海丹田之中。

    沈石正是惊愕无措的时候,下一刻,突然间一股如刀割撕裂般的剧痛,猛然从他气海丹田里传了出来,这痛楚是如此的剧烈,甚至在瞬间就像是重重在他腹部踢了一脚一样,让沈石整个身躯一下子剧烈抽搐着蜷缩起来,脸上所有的血色都在这一刻消失的干干净净。

    那一滴巨龙真血,赫然是在他的气海丹田中,与他原有的那些灵力竟是格格不入,几番对峙纠缠之后,一下子开始轰然对撞激斗起来,而他的气海丹田,似乎根本无法应付这种太古阴龙的精血,哪怕那只是仅有一滴的巨龙真血,但血中所包含的巨龙真力,却远非他所能匹敌。

    气海翻腾如沸,龙血肆虐,狂野撕咬,仿佛下一刻就要将他的气海尽数撕碎,冲破腹腔,让他在无尽惨烈的痛楚中痛苦地死去。

    而那只残剑,此刻却是收起了所有的光华,看去只是平凡无比的一柄断剑,冰冷无情而又冷漠地,插在沈石的腹部之上。

    孤峰绝顶,这一刻里,只剩下了沈石痛苦万分的呻吟哀嚎声。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