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八十九章 风雷火

戮仙 第八十九章 风雷火

    第八十九章风雷火

    “二阶术法一个两百灵晶。”徐雁枝微笑着道。

    沈石呆了一下,一时愕然,旁边的孙友却是比他也好不了多少,看样子也是被这价码吓了一跳,道:“什么,这么贵?”

    徐雁枝摆摆手,道:“不贵不贵,这可不是普通的法门,咱们凌霄宗术堂收集的五行术法,那个顶个的都是精品法术,不然也不会被当年那么多术堂前辈祖师看中不是?一分钱一分货嘛。”

    孙友忍不住问道:“徐师姐,那一阶术法多少钱,三阶术法有价值几何,四阶呢?”

    徐雁枝微微一笑,似乎对这场面司空见惯,神态自若熟练无比地答道:“一阶术法便宜,八十灵晶一个,三阶术法每个一千灵晶,至于四阶以上的五行术法,那都是威力绝大、珍稀罕见的法门,便是术堂这边也收集不多,所以已经不能用灵晶购买,只能那玄符点数来兑换。”

    孙友哑然,半天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看向沈石,却是苦笑了一下,道:“你自己看罢,这价钱,我觉得实在是太……那个了。”他偷偷看了一眼徐雁枝,没敢直接说出黑心坑人之类的言词来。

    沈石也是觉得嘴里有些苦涩,本想着这次运气不错,得到了品相极好的极品尸苔换了不少灵晶,在术堂这里可以多买几个五行术法修炼法诀,谁知这术堂怎么看都像是个开黑店的,价码贵得惊人。

    他沉吟片刻,仍是有些不甘心,对徐雁枝道:“师姐,我记得当初在青鱼岛上的时候,价钱不是这样的啊。”

    徐雁枝摇摇头,道:“此一时彼一时也,再说了,青鱼岛上你们一个个刚入山门的弟子,又有不让携带灵晶上岛的规矩,能有多少灵晶在身上?而且术堂向来也不在青鱼岛上出手二阶以上的术法法诀。总之,这价码是主持术堂的蒲长老定下的,我也没办法,你要是不愿意,就只能去找到他说了。”

    沈石颓然,心想那位蒲长老可是高高在上的元丹境大长老,又是主持七大堂口之一术堂的人物,高高在上,哪里是自己这等小人物能凑到跟前说话的。

    沉默半晌之后,沈石心里闪过小黑往日的模样,又想了想那镇魂渊下无尽黑暗的情景,深吸了一口气后,咬了咬牙,道:“好罢,我买几个。”

    孙友在旁边都有点看不下去了,苦笑了一声,干脆站起身来,对沈石道:“我去外面走走,待会你好了就来找我。”

    沈石点了点头,孙友便转身走了出去,静室之中只剩下沈石与徐雁枝二人,徐雁枝神色从容平静,看着沈石微笑道:“修炼之途本就曲折多艰,你就当作是对你的磨砺罢。”

    说着,她目光向沈石手上的目录上看了一眼,道:“看了这么久,可有中意的么?”

    沈石犹豫了一下,随即对徐雁枝坦然道:“徐师姐,这术法目录上的法术实在太多,我都有些看花眼了,还请师姐指教一下。”

    徐雁枝点点头,道:“好,你且先说说可有什么要求想法?”

    沈石沉吟片刻,道:“可有对付鬼物的法术?”

    “有。”徐雁枝起身走到他的身旁坐下,拿过那目录,直接翻开了金系法术那一部分,白皙的手指一路轻划而下,最后落在其中一个术法条目之上。

    “‘天雷击’术法,二阶金系术法之一,引天穹雷电之力轰落,堂皇凶猛,威力极大。单以术法攻击而言,这门术法的威力在所有二阶五行术法中都可排入前五之列。”顿了一下之后,徐雁枝又看了一眼沈石,道,“且雷电术法对鬼物之类的妖物天生便有克制奇效,在对付鬼物时,威力至少还会再增一倍。若是你能将这门术法修炼完成,一旦施法,除非是道行高深难得一见的尸王鬼灵,普通鬼物在这天雷击下,差不多都是一击毙命,绝难相抗。”

    沈石缓缓点头,目光扫过这天雷击术法的目录文字,思索片刻后,道:“好,就选这个。”

    徐雁枝微微一笑,道:“还要其他的么?”

    沈石想了想,却是记起了当日在高陵山中那座镇龙古殿迷宫里被无数鬼物追赶的狼狈情形,天雷击威力虽大,却只能一次轰击一个敌人,若是遇上当日那般鬼物众多的局面,只怕也是无可奈何,便对徐雁枝粗略说了一番当日的情形,最后到:“师姐,若是遇到这般情形,可有一次攻击所有鬼物的雷电术法?”

    徐雁枝收起笑容,仔细思索了一会,却是缓缓摇头,道:“本门收录的诸多术法中,在二阶术法里并没有你说的这般术法,倒是在三阶的雷电术法里有一个,不过那不是你现在能修炼的。”

    沈石有些失望,但心里知道这事不可强求,只能笑了一下。不过徐雁枝又是沉吟片刻后,却是将手中的目录向后翻动,一直翻到火系术法那一章,然后用手指点在其中一个术法条目上,对沈石道:“术法之道博大精深,我想了一下,或许这个术法可以帮上你。”

    沈石目光落下,看向书卷,映入眼帘的便是那术法名称“狂焰术”。

    “狂焰术,二阶火系术法之一,施法后如召唤无数火焰从天落下,犹如火雨灼烧大地,法术威力范围直接笼罩丈许方圆之地,在这其中所有的敌人都会受到火焰炙烤伤害。虽说在单个敌人时威力不如天雷击,但面对数量众多的对手时却有奇效,并且毕竟也是二阶术法,狂焰术的威力也不算太低,至少比一阶术法的火球术要强。”

    沈石忽然心中一动,道:“师姐,你是说这狂焰术施法后所召唤的火球每一个都不比一阶的火球术差?”

    徐雁枝笑道:“废话,不然它怎么能算在二阶术法之列?不过呢,这些二阶术法也有些不足之处,比如消耗灵力上便比一阶术法高出数倍,施法时间也是更长,当然了,修炼起来的繁杂艰难更是数倍于一阶术法。对了,若是将来你遇上了凝元境或是境界更高的修士,不得已要用五行术法御敌的话,记得多用天雷击,狂焰术的威力虽然比火球术强,但也强不到那儿去。”

    说到这里,她苦笑了一下,道:“要不怎么说如今五行术法衰微了呢,就这点威力,与道法神通是在相差很远啊,一个二阶的术法施展出来,人家凝元境修士站在你火雨中,肉身稍微修炼得强横些的,差不多就能毫发无伤……”

    沈石默然没有接口,但目光看着狂焰术,眼睛却是渐渐明亮了起来,过了片刻,他点了点头,道:“多谢师姐提醒,那这个狂焰术我也要了。”

    徐雁枝笑了一下,道:“好,还要其他的么?”

    沈石想了一下,随即望向徐雁枝,神色诚恳地道:“师姐,你修炼多年,阅历深见识广,对五行术法的修炼了解也远在我之上,如果还有什么好用合用的术法,请师姐教我。”

    徐雁枝看了他一眼,沉吟了一下,忽然道:“看你的样子,像是在灵晶上有些紧张,日后是要经常下山去磨砺冒险的罢?”

    沈石苦笑一声,点头道:“师姐明见,我没什么家世族人支撑,只能如此。”

    徐雁枝颔首道:“没什么,宗门里似你这样的弟子也是为数众多,日后成才的同样不少,你不必为此灰心丧气,真要说起来,经常下山磨砺虽然有风险,但也是有很多好处的。像你这般情况的话……”她仔细想了想,却是又翻开目录,手指翻动间,来到了木系术法这一章。

    “金木水火土五行术法中,精深微妙,包含万有,多有奇思妙想冷僻术法,有些术法看似平凡冷门,但实际用处之大,普通人很难想到的。你看这一门法诀。”

    沈石顺着她的指尖看去,低声念了出来,道:

    “‘御风术’?”

    “雷属金,风从木。风类术法在五行术法中不算大类,但若能仔细体会,看似普通却有大用。这御风术列在二阶术法,消耗颇大却并无丝毫攻击之力,只能召来清风托举身躯飞驰一段距离,并且持续时间也很短,所以向来被人视为无用术法,还不如一阶术法中的‘风捷术’更受欢迎。不过如果你日后需要经常出外探险游历的话,我会推荐你修炼这门御风术。”

    沈石盯着这御风术三字,眉头微微皱起,初一看这御风术确实并无大用,它不像飞行法器那般能令修士真正飞行起来,又无攻击能力,消耗又大。虽说飞行法器稀少且昂贵无比,并非普通修士有能力拥有,但这御风术仅仅只能短时间内飞行一段距离,除此之外再无功效,与真正的飞行神通根本是天壤之别,为何徐雁枝会如此这般郑重地推荐给自己?

    他沉思良久,徐雁枝也不提醒,只是淡淡地看着他,眼中似有几分审视之意。如此静室之中安静了许久之后,忽然沈石身子一震,却是想到了当日在镇魂渊下的那座孤峰与绝壁上的无数洞窟绝路。

    自己被无数鬼物逼到了绝路之上的时候,无路可退,最后只能抱着必死之心与小黑一起奋力跳下镇魂渊,而若是在那个时候,有这么一个术法的话……

    一念通,百念皆通畅,沈石很快又想到许多种这门御风术能起大用的情景,比如悬崖峭壁,比如大河山岭,虽然局限很多,但在某些情势下,有这么一个术法在身,有与没有,或许却是真正有天壤之别的差距。

    若是整日呆在山门洞府中修炼,这门术法自然无用,但经常出去探险磨砺,也正如徐雁枝所言的,御风术真正是看似普通,却有大用!

    而通过这番思索,他又隐隐觉得自己对五行术法的思路似乎顿时豁然开阔了许多,甚至隐隐有些激动想要去探求修行更多的术法,这份心意收获,却又是额外惊喜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对徐雁枝施了一礼,诚心诚意地道:“多谢师姐教诲,我明白了。”

    徐雁枝含笑点了点头,道:“你能自己想通,比我直接告诉你要好多了,果然是个聪慧的人,不枉青竹那么看重你。”

    沈石一怔,低声道:“青竹她……”

    徐雁枝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淡淡道:“青竹是个好姑娘,只是性子内敛了些。在此之前,我可从未见她对哪个男子这么好过,你可要好好珍惜才是。”

    沈石默然,片刻之后缓缓点头,道:“我知道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