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九十章 心意

戮仙 第九十章 心意

    第九十章心意

    “好了,闲话就说到这里罢!”

    在片刻的沉默之后,徐雁枝忽然展颜一笑,打破了这略显尴尬的气氛,对着沈石微笑道:“既然你选定了这三个二阶法术,那么六百灵晶,请付钱吧。”

    “哦哦……”沈石连忙点头,站起身去腰间的如意袋中拿取灵晶,同时心底也是一阵无奈,心想好像自从自己踏上修炼之途以后,身上就没有存住灵晶过,哪怕是偶然一次赚的不少,却又马上都会有什么事让自己迅速地将灵晶大部分都立刻花掉。

    这身无余财的窘迫日子,实在是郁闷啊。

    或许是看到沈石拿出那六百颗灵晶时有些沮丧不舍的样子,徐雁枝轻笑一声,道:“怎么,舍不得了?”

    沈石哈哈一笑,把灵晶往她面前一推,摇头笑道:“没有,不是有句老话么,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相比这三个术法,我觉得这六百灵晶还是花的值。”

    徐雁枝微微点头,随即沉吟了一下,道:“这术法的价格是本堂蒲长老早就定死了的,谁也不能增减分毫,所以灵晶是一定要收你这么多的。不过既然青竹师妹她拜托了我,我也总不能不给她面子。”

    沈石一怔,抬头向徐雁枝看了一眼,却只见身边这美貌女子微微一笑,却是从怀里拿出一个木匣,推了过来,道:“价钱是不能变的,不过在术法之外再附赠些小东西,想必我们那位蒲长老也不会多说什么。”

    沈石接过这木匣,只觉得入手感觉并不沉重,随即打开盒盖,只见在木匣之中放着一叠青纸,另有五个小瓶并排站在一边。

    耳边传来徐雁枝的话语声,道:“我听说你除了五行术法之外,对符箓一道也有钻研,这一匣三十张青符纸与五瓶朱砂,就算是我给你的一些补偿罢,也免得你当真以为我们术堂这里就是彻头彻尾的黑店。”

    沈石身子微微一震,面色肃然,站起身向徐雁枝行了一礼,正色道:“多谢师姐。”

    徐雁枝笑而不语。

    符箓一道诸般材料中,最重要的灵材当然就是符纸,因为要承受灌灵所加持的术法灵力,符纸本身就是用珍贵的各种灵草所制成,并且随着五行术法等阶的提升,所用的符纸同样也有不同。

    之前沈石所制的符箓皆是一阶术法,所以使用的都是最便宜也是最低级的黄符纸,但今日所购买的三门术法皆是二阶法术,日后在修成之后他如果还想再制成符箓的话,则黄符纸已无法承受二阶法术的灵力,必须使用更高级的青符纸。

    只是青符纸为了能够承受更强的灵力灌注,所用的灵草灵材也就远胜普通的黄符纸,价钱嘛自然也是水涨船高,沈石心里是明白这一点的,早前甚至也曾经为此有过几分烦恼,只是此刻这一匣青符纸递过来,却是帮了他的大忙,而这一份礼的分量,也是着实不轻。

    ※※※

    孙友在五行殿外等了许久,正有些无聊之际,看到沈石从大殿中快步走了出来,连忙迎了上去,道:“都买好了?”

    沈石点了点头,道:“是,一共买了三个二阶术法。”

    孙友脸上肌肉微微抽动了一下,道:“六百灵晶?没去跟她讨价还价便宜点吗?”

    沈石耸了耸肩,道:“没法子啊,这规矩是术堂那位元丹祖师蒲长老定下的,谁也改不了。还有你这是什么表情啊,你们孙家家大业大,你这个孙家的嫡亲少爷,难道还能把区区六百灵晶看在眼里?”

    孙友“呸”了一声,道:“你敢再说一句‘区区’我就跟你急了啊,六百灵晶放在我眼前,我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好吗?”说着,他冷哼了一下,道,“我家里每月确实有给我一份例钱灵晶,但决没有你想得那么多。”

    沈石哈哈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好了好了,我就随便说说,不过如果你真的缺灵晶的话,要不下次跟我一起出去游历游历?”

    孙友眼珠子转了转,看去居然似有几分动心的意思,不过最后还是犹豫了一下,迟疑道:“让我再想想罢,我本想是将‘穿云箭’至少修炼到第二层‘幻影’后,再考虑下山游历磨练的。”

    沈石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说,毕竟出外游历探险虽然会有收获,但往往也有许多意想不到的风险,比如自己此番在高陵山中就差点死在那里。孙友毕竟是世家子弟,背后有家族供养,虽然眼下所得的灵晶可能比不上他那位堂兄孙恒,但至少肯定是足够他修炼所用的了,也确实没有太大必要在道法神通大成之前就下山冒险。

    用命去拼、去赚取灵晶的这条路子,是散修和毫无背/景家世的普通弟子才会去走的艰难道路。

    两人并肩走去,不住交谈着,看得出孙友心里似乎也对刚才沈石的提议有着不小的兴趣,虽然这有些与他世家子弟的身份不太符合,不过他还是让沈石记得下次外出下山时至少要告诉他一声,到那时他再做决定要不要下山。

    两个人的身影越走越远,渐渐远去,而在安静冷清的五行殿大门处,这时忽然从大殿里走出了两个人影,并排站在大殿门口处,远远眺望着那两个年轻男子的背影,直到他们消失在远处。

    这两人都是女子,左边一人是刚刚卖了三个二阶术法给沈石的徐雁枝,右边那人清秀美丽,却是钟青竹。

    徐雁枝目送沈石与孙友离开,收回目光,却看见身边的钟青竹似乎有些出神,仍是看着远处,便轻轻拍了一下她的手臂,笑道:“喂,那人都已经走了。”

    钟青竹身子一震惊醒,脸颊微红了一下但随即又恢复了平静,也不言语,只是对着徐雁枝微微笑了一下,笑容温婉清丽,甚至似乎为这座冷清的大殿都增添了几分颜色。

    徐雁枝微微叹了口气,道:“事情我是帮你都做好了,可是那一匣青符纸与朱砂分明是你所买之物,直接送给那人便是了,何苦又要故意隐瞒,反而让我来做这个好人?”

    钟青竹笑了一下,道:“我怕若是直接给他,他反而又不会要了。”

    徐雁枝哼了一声,摇头道:“你这个人啊,什么都好,就是心思太重了。”顿了一下,她又说道,“想那么多做什么,既然你喜欢人家,直接过去把东西送给那人就是了,直接了当,明明白白,至少也要让他清楚你的心意。”

    钟青竹清丽的脸上头一次现出几分尴尬窘意,嗔道:“徐师姐,你瞎说什么,谁又喜欢谁了?那沈石是少年时在青鱼岛上,对我有过救命之恩的,我这般做只是想报恩,尽点心意帮帮他而已。”

    徐雁枝抬起手,像是无奈又像是微笑,道:“好好好,你说是就是了。”

    只是看她神情,那却是明摆着写着“不信”二字在脸上,钟青竹也是拿这个相熟的师姐没法子,瞪了她一眼,却又觉得自己脸上微热,不敢多呆在这里怕自己又没来由的失态,当下随口哼了一声,道:“那我先走了啊。”

    说着便要走下石阶离开这里,只是才走了两层台阶,忽然听到背后徐雁枝叫了她一声,钟青竹回头道:“师姐,怎么了?”

    徐雁枝站在大殿门前,脸色平静带着几分淡淡笑意,道:“青竹,姐姐是过来人,你听我一句话,不管你到底有没有喜欢别人,但若是当真有这样的心意,最好还是让他知道,否则日后若有什么机缘错漏,岂不是又要后悔吗?”

    钟青竹沉默片刻,随后展颜一笑,如春花盛开般明媚娇美,点头道:

    “我知道了,谢谢姐姐。”

    ※※※

    高岭山脉,深山老林。

    安静的山岭连绵起伏,无边而青翠的森林覆盖其上,一眼望去,除了山间谷地里偶然飘起的几片白雾水气,所有的山林都显得那般宁静与安详。早些日子在这座山脉深处曾经发生过的那场规模极大震动剧烈的大震,此刻似乎已经完全成了过去,至少对这片森林来说,似乎再也没有任何的影响了。

    直到忽然一声高亢呼啸,从这片山林深处发出,听那声音,乃是这一片群山森林里的一座山头峰顶。

    随着这一声长啸回荡在这片山谷林间,久久徘徊不去,原本静谧的森林里的平静,也顿时被打破,茂密的林木树荫之下,忽然有一个个身材壮硕的黑影掠动闪过,发出低沉的喘息与吼叫声,从四面八方响起,向着同一个方向狂奔而去。

    沉重的脚步踩踏过无数的荆棘野草,山石滚落,林木震颤,黑影一个个连绵不绝,渐渐汇聚成河,那声势越来越大,脚步声越来越响,吼叫声轰然如雷,竟是让整座山林都开始颤抖起来。

    一条深色的河流,奔流不息,直冲向前。

    而那奔驰而去的方向,正是那呼啸之声响起的地方,在那座山林之巅。

    树荫下,阳光里,支离破碎的光线疯狂摇动着,落在那些奔驰的妖兽身上,鸟儿在树上小心地探出脑袋,向下望去,很快便看到了令它们惊诧的一幕。

    所有这些正呼啸狂奔的妖兽,竟然全部都是野猪,看去数量庞大的惊人,至少不下千只以上,而在所有猪群最前头的,是一只身躯格外壮硕庞大的灰土猪。

    它带着野猪妖兽群们飞快地奔驰着,向着那座山头跑去,很快的,那一座山峰之上,山顶大石之巅,在所有野猪的眼中,出现了一个黑影。

    那是一只黑色的小猪,嘴里叼着一根灵草,有一下没一下地咀嚼着。它站在山顶俯视群山,然后缓缓回头,望向这群野猪。

    所有的猪群都停住脚步,抬头仰望。

    片刻之后,灰土猪第一个恭敬地低下猪头,身后,低吼咆哮声此起彼伏,山林震动,然后所有的野猪们,对着那只高高在上的黑猪,都低下了头颅。

    山顶之上,大石之巅,小黑猪嘴里吧唧了一下,然后缓缓抬头,看着那高远的青天。

    这一天,是小黑来到这片山林的第十日。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