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九十八章 孤独一生的猪

戮仙 第九十八章 孤独一生的猪

    第九十八章孤独一生的猪

    这一夜山林寂寂,清冷幽深,除了几声不知名的苍凉嗷叫在夜空下响起,就再也没有更多的声音了。黑暗笼罩了所有的山头,连树木仿佛都在沉睡,所有的动物妖兽包括飞鸟都已安眠,在这个安静而又漆黑的夜晚。

    沈石藏身在这座山峰树林间的一棵大树上,背靠树干,一根粗壮的树枝横生而出,数尺之外便是漆黑不见底的深谷峭壁,而透过枝叶缝隙,可以望见远山起伏的峰峦和连绵的山头,其中隔了一个山头之外的那座山峰,看去是附近最高的一座山,与周围看去似乎有些傲然独立的味道。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个晚上他怎么也没有睡意,虽然对于凝元境的修士来说,一两日不眠并无大碍,但这种情况对他来说还是不算多见,或许是因为心里总有些没来由的忧虑吧。

    山风徐徐,沈石就这样坐在崖边高树之上,天穹高远,夜色凄冷,仿佛有一种天地之间只剩下自己独自一人的感觉,很是有些寂寥。于是他慢慢想起了往事,有许多他很久不曾想起的往事。

    当年在阴州西芦城的少年时光,父亲还有从未见面的母亲,那时的天空总是灰暗的,因为天阴山脉总是阴云环绕。

    天一楼还在那里吗?

    天一楼里一切都像以前一样吗?

    还有自己曾经认识的那些人?

    想着想着,沈石忽然发现,原来自己儿时的那些时光里,却从来没有一个真正的朋友。

    除了父亲,自己曾经相信过别人吗?

    可是父亲他此刻又是身在何方,又亦或是……还依然活着吗?

    黑暗里,他微微低下了头忽然间很是想念父亲,多年以后他本以为自己早已忘记,可是直到今夜他才突然惊觉,原来自己依然还记得当年父亲抚摸自己脑袋时,那手掌里的温暖与关怀。

    原来,自己从未忘记过。

    然后,他很平静地想到了另一件事,在这些年艰辛修行与跌宕起伏的命运流离中,又或是内心深处曾有的巨大差距让自己下意识地疏忽,曾经这样慢慢地淡漠,但在这个寂寥清冷的夜晚里,他忽然却是如此清晰地看清了自己心底深处那最深的一缕印记。

    那是一份仇。

    母子死别、父子生离、背井离乡的仇恨。

    原来,这一份恨,自己同样也没有忘记。

    沈石沉默地坐在黑暗中,凝视着前方笼罩在黑影里的茫茫群山,天地如此苍茫壮阔,人似蝼蚁,却终究也有不肯舍弃的心结。

    ※※※

    天亮时分,薄薄的雾气还弥漫在山谷里飘荡的时候,野猪们便已纷纷从睡眠中醒来,哄哄乱叫着跑入林中去寻觅自己的早餐。

    而在最高的山头上,那颗巨大的岩石下方,如今已经变成小黑专属宝地的旁边山坡上已经多了一个不大的洞穴,看去粗糙的很,并没有任何的装饰,因为世间绝大多数野猪打洞都是这般模样。

    只是为了一个栖身之地好睡觉而已。

    小黑一开始还不太习惯,但那些野猪挖好洞穴过来拍马屁一般向它邀功,而它又勉为其难进去走了几步后,顿时便觉得果然比躺在冰冷的石头上过夜要舒服一些,于是立刻便躲了进来,此刻正是舒舒服服地酣睡着。

    不过山下方一大群野猪到处走动的动静实在不小,很快还是将小黑吵醒了,小黑看起来有些烦躁,嘴里咕哝着抱怨了两声,翻了个身,发了会呆,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脑门儿晃动了一下,忽然在它面前却是陡然出现了一个白色玉盘般的奇怪灵草。

    与第一次看到这东西时候相比,玉盘上有四分之一左右的位置明显薄了一半,看着像是被小黑经常拿舌头舔个不停的后果。此刻看着白色玉盘跑了出来,小黑顿时眼前又是一亮,两只蹄子一抱紧紧搂在怀里,甚至都不起身,就这般笑呵呵地躺在地上开始慢慢舔舐起来。

    每舔一下,它便吧唧一声,发出一声无比满足的感叹声。

    时间不知不觉慢慢过去,山下的野猪渐渐回来,对于那只神通广大的黑猪王经常与众不同甚至连吃的东西都与普通的猪不一样,这里的野猪妖兽们在最近这些日子里早已经是见怪不怪了,所以也没有野猪会叼着什么肉块虫子又或是烂草根嫩树叶什么的去送到黑猪王面前,因为以前这么干过的野猪都被黑猪王一脚踹下了山头骨碌碌直接滚进了那片林子里。

    野猪并不是特别蠢,事实上它们会清楚地记得一些教训,做错了一些事就绝对不会再去重复,这一点上其实有的时候比某些人还聪明些。

    不过这一天早上,事情似乎有些不太一样。

    山上的黑猪王仍然蜷缩在它的洞穴里赖床贪睡没出来,但山下的众多野猪们却开始有些隐隐的骚动不安,许多只强健壮硕的野猪有些烦躁地站在山下,哄哄低吼着,彼此敌视,甚至还有些挑衅的举动。

    不过这些动作很快就安静了下来,因为从猪群中走出了一只猪。

    那是一只健美、从容、优雅、美丽的母野猪,它看去很是骄傲,冷冷地扫过身边这一群粗鲁骄横的同伴,一甩猪头不屑一顾,然后自顾自向黑猪王的那个洞穴里走去。

    身后,一群公猪猛然间怒火中烧,咆哮起来,看去羡慕嫉妒外加恨不得冲去拦住,但是恼火归恼火,却没有一只公野猪敢做出半点出格的事,它们一大群血气方刚的野猪们最多只是慢慢地向上移动,在黑猪王的洞穴外头远远观望着,妒火中烧地看着那只母野猪慢慢走了进去。

    小黑正舔那玉盘灵药舔的高兴,忽然间看到一只年轻的母猪走了进来,顿时也是一怔,一时不明白它的来意,有些发呆地看着这只母猪。

    母野猪在山洞外头骄傲不屑,但进入这个山洞后明显开始有些紧张起来,她偷偷瞄了一眼小黑,嘴里低低哼叫了一声,然后微微低头,做出一副顺从的模样。

    小黑趴在地上,双蹄仍是紧紧抱着那玉盘灵药,呆呆地看着这只母野猪。

    母野猪等了一会,发现周围没有半点动静,怔了片刻,随即鼓起勇气,却是又向小黑靠近了一点。

    小黑一时间都忘了去舔玉盘灵药,目光随着母野猪的身子移动着,眼中满是疑惑之色。

    母野猪又等了一会,却发现这情况似乎与自己所想的完全不一样,不由得有些窘迫与着急,它看了小黑一会,然后哄哄地又哼叫了两声,再接着……它慢慢地靠到了小黑的身旁,贴在了它的腿边。

    洞外,一群公野猪顿时一阵骚动,嗷嗷低吼恼火不已,喧闹不休。

    小黑歪了歪头,看了一下凑到自己身边的母野猪,本能地对突然有一只猪和自己如此亲密的接触感到有些不太舒服,不过它此刻心中更多的还是疑惑不解,似乎仍然没搞懂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是静静地看着这只母野猪,除此之外,它偷偷地将怀里的那块玉盘似的灵药又搂紧了一些,并用一只猪蹄遮挡了一下,清楚明白地表示这东西是我一个人的,可不能分给你……

    母野猪看都没看那玉盘灵药一眼,她的眼中热情如火,只是盯着这一片山林中最强大最神奇也是最富魅力的黑猪王,在这妖兽的世界里,拥有最强大势力的头领永远都是最有吸引力的。

    所以母野猪不顾一切,也想和小黑在一起。

    所以它在发现小黑依然没动静之后,决定做出了更进一步的举动,它趴到了小黑的身前,身子因为紧张微微有些发抖,用腿轻轻碰触了几下小黑,甚至连尾巴都微微地竖起。

    山洞的气氛,开始有些诡异起来,山洞外的猪群,此刻已然骚动的如火如荼。

    小黑终于有了一些反应。

    它抬起了头,像看怪物似的带着不解的眼神看了看这只发情的母野猪,又低头看了看那玉盘灵药,过了片刻,它像是在二者中轻而易举地做出了抉择,一脚踹了出去,踢在了母野猪的屁股上,直接将它踹出了山洞骨碌碌滚了好远,然后顿时像是一阵轻松下来,它笑呵呵地又抱着那块玉盘灵药,吧唧吧唧连续舔了好几下,这才懒洋洋地满足躺下,张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山洞之外,刚刚还是一片喧闹的猪群们突然间像是都石化了一般,一只只都怔在原地,张大了嘴巴,半晌都没动弹。

    他们看向那座山洞的眼神,神色复杂程度简直已经超越了野猪这种妖兽的极限思维,充满了各种诡异而难以言喻的情绪。

    黑猪王之所以能为王,果然是与众不同的啊!

    这或许是此刻众多野猪妖兽心**同的想法罢。

    ※※※

    山林远处,几个身影隐匿在某处隐蔽的树影角落里,偷偷窥探着山上那一大群野猪妖兽,并且因为这一处的视线极好,所以他们将那群野猪种种的异样骚动都一一看在了眼中。

    “这些猪妖看着好像确实有些古怪啊……”

    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男子,面色阴狠,此刻从山上那些野猪妖兽身上转回视线,看向身边的解飞光,道,“解师弟,你要找的是不是就在它们中间?”

    解飞光此刻也是凝神观察着远处的猪群,但是沉吟片刻之后,却是缓缓摇头,道:“这些猪妖看着就是这片山林里最强的一群了,但都是普通低阶妖兽,我要找的那头血脉变异的猪妖,应该不在里面。”

    这时候蹲在他们二人身旁的第三个人是个瘦小如猴的小个子,看去脸上似有一份不满之色,道:“什么血脉异变,咱们这一路过来找了这么久,到底你那消息可靠么?”

    解飞光看起来对这个小个子却是非常客气,连忙赔笑道:“大师兄,你莫着急,之前不是说有一只猪王在么,十有八九就是那只了。等抓到了那只猪王,带回去呈献给熊长老,万一真是血脉可用炼出‘黑血妖丹’的话,咱们的好处那还会少得了吗?”

    听到那黑血妖丹四个字,无论是阴狠男子还是这个被解飞光叫做大师兄的小个子,面色都是微微一变,露出几分贪婪渴求之色,随即都是重重点头。不过随后小个子便皱眉问道:“可是先不说那猪王何在,单是这一大群野猪妖兽,就靠咱们三个人,应付起来也是麻烦的很,怎么办?”

    解飞光却是得意的一笑,道:“师兄放心,此事小弟刚才已经想到法子了。”

    另外两人都是一惊,喜道:“什么?”

    解飞光嘿嘿一笑,目光望向远处山坡上正是闹成一团的猪群,冷笑了一声,道:“这些蠢猪确实不好对付,就算吃食也是分开寻觅,但是,他们总是要喝水的罢?”

    小个子与那阴狠男子都是一怔,随即同时醒悟过来,哈哈一笑,击掌齐声道:“妙计!”

    三人相视大笑,俨然已是胜券在握。

    而在他们身后山林的另一角,沈石拨开一片荆棘,面色沉稳小心仔细地看着周围环境,同时向着那座山头缓缓靠近走来。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