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九十九章 剧毒

戮仙 第九十九章 剧毒

    第九十九章剧毒

    妖兽几乎比所有的野兽都更强大更凶猛,同时也更加聪明,最重要的是妖兽拥有了可能发生异变的特殊血脉以及其中最强大的一部分妖兽会凝结妖丹。不过虽然如此,但大部分妖兽还是不能像人族修士那样只要倚靠灵晶就能补充身体的一切需要,它们需要进食,也需要喝水。

    山林里的这些猪妖们食谱很杂,找食的范围也极大,经常扩展到附近几个山头的都是屡见不鲜,所以在食物上想做手脚是不太可能的,至少是想同时对付这么多的野猪妖兽很难办到。

    但是水源这一块却是不同,几乎所有的猪妖都是在同一条河流边喝水,那是一条在深山老林里流淌了不知多少岁月的溪流小河,千百年来不知道有多少猪妖世世代代都是在这条静谧的河边喝着甘甜清澈的清水长大,流淌的水波平静的浪花,仿佛都已经深深印刻在它们的魂魄之中,成为了一种本能。

    甚至就连来到这里不久的小黑,在这段时日里也被其他的野猪带到了这条无名小河边,喝着这里的水。

    这一天,似乎与平常的日子并没有什么区别,野猪们有先有后地来到河边,开始喝水。在过去的日子里,有时候野猪们还会害怕在这个时候会有些凶猛妖兽故意隐藏在河边密林里意图捕猎,所以喝水时都会小心谨慎,但到了如今这野猪已然统御山林的时代,这份警惕与担心自然是再也无需挂在心上了。

    所以野猪们快活而安静安心地喝了水,并没有发现在这条深山小河的上游处,有三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出没,并往河水中倾倒着一些奇怪的粉末。

    所有的野猪妖兽都喝了水,包括小黑,然后回到了山头那边,继续着自己无忧无虑如天堂般慵懒舒服的日子。

    直到日上中天,将近午时的时候,猪群里终于发生异变。

    一只刚出生才几个月的小灰土猪,跟着母亲走到河边喝水回来后,就在山坡下活泼地玩耍着,看去无忧无虑。只是在午时时分,那暖暖的阳光如温暖的手轻轻抚摸它年轻的身体的时候,这只小灰土猪的嘴里忽然流出了一股黑血,很快的鼻孔、眼睛包括耳朵都有类似的黑血涌了出来。

    小灰土猪发生了惊慌而痛苦的一声尖叫,然后在它身旁发狂冲来的母亲的注视下,倒了下去,在地上不停地抽搐起来。

    母猪疯狂地叫喊起来,用头不停地去拱这只小猪,但是没过多久,这只小猪就停止了一切动作,连声息也没有了。

    母猪狂叫着,然而声音喊到一般却忽然哑了,因为从它的嘴里也流出了黑血,然后是鼻孔、眼睛和耳朵,一切都像是刚才那幕场景的重演,母猪颓然倒下,在地上痛苦地挣扎抽搐起来。

    山坡之下,惊怒咆哮吼叫声,瞬间响成一片,这一大片猪群之中,几乎所有的野猪妖兽都有着这般令人触目惊心的惨状,哪怕在不久之前它们曾经跟随着黑猪王扫遍这片山林纵横无敌意气风发,但此时此刻,在这神秘却诡异的剧毒之下,它们仿佛失去了所有的抵抗能力。

    它们对上任何强敌甚至是恐怖的鬼物都是悍不畏死凶猛无比,但却无法抵挡来自自己体内的痛苦与绝望。

    黑血无情地流淌着,腐蚀毒倒了一只又一只的野猪,凄惨的嚎叫声回荡在这片山林之中,仿佛是那绝望的哀鸣。

    而就是在这痛苦的吼声里,这片山林边缘处,忽然传来了几声哈哈大笑声,三个人影并排走来,正是那三个山熊堂的修士,走在最前面的乃是解飞光,此刻看着他们神情都是喜笑颜开,解飞光更是在目光扫过那些毒性发作痛苦垂死的野猪之后,回头对那小个子笑道:

    “大师兄,你这‘腐泥散’果然厉害,哪怕是放在那活水河中,也是让这些畜生经受不住。”

    那小个子嘿嘿一笑,面有自得之色,道:“这奇毒乃是本门秘传绝技,价值连城,若非这些妖兽数目实在太多,我还真不想用的。”

    旁边那阴狠脸色的男子也是难得的露出几分笑容,道:“这是当然,谁不知道咱们一门弟子中,只有大师兄才有这份天资悟性,得了师父青睐才修得了这门奇毒神通,想必日后这掌门大位,也必是大师兄才有资格稳坐的了。”

    那小个子哈哈一笑,虽不言语,但神情却是高兴的很,不过过了一会,他却又是想到了什么,脸上笑容微微收敛了一下,却是对其他二人道:“说到这个,你们别怪我多嘴,关于这诸般与毒药有关的事,绝对不可对外说起。咱们都是知道,那是二十年前师父得了一份大机缘偶然得到了那本上古《毒经》,但毕竟不算正道,特别是凌霄宗那些名门大派,万一知道了这事,只怕会来找麻烦也说不定。”

    解飞光与那阴狠男子都是正色道:“师兄放心,我们省的。”

    小个子呵呵一笑,手臂一挥,大刺刺地道:“走吧,我们过去看看。”

    解飞光迟疑了一下,道:“师兄,咱们不用再等等吗,毕竟那只猪王似乎还未看到?”

    小个子冷笑一声,道:“腐泥散下,任他如何凶猛强悍,也得倒下。如果是被直接毒死,则自然血脉成色不足,不足以献给熊长老炼制黑血妖丹,那死也白死了;若是能勉强扛住毒性,自然也是半死不活,正好咱们带上回去门里。”

    解飞光与那阴狠男子对望一眼,都是笑了起来,道:“师兄明见,那咱们走吧。”

    三人神态轻松,一路走了过来,这时在那片山坡之下,只见一片惨烈景象,众多野猪大片大片地倒下,黑血流淌成河,放眼看去,只这短短一阵工夫,至少已有四五十只原本还是身躯强健壮硕的野猪妖兽们已然断气,而更多的野猪则是在地上挣扎着,抽搐着,被身上体内那仿佛是腐骨蚀心般的痛楚折磨得将要发狂,不停地哀鸣吼叫着。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腥臭气息,令人闻之欲吐,山熊堂的三个修士走到近处,光是闻着这气味都是身子一滞,眉头皱了起来,随即那小个子从怀里拿出了三颗黄色丹药,一人一颗分了让他们吃下,过了片刻,他们的脸色才好了些。

    解飞光长出了一口气,叹道:“这腐泥散不知是昔日何人所造的剧毒,毒性竟是如此剧烈,真是闻所未闻。”

    小个子哼了一声,道:“是谁所著的毒经我也不清楚,不过听说这腐泥散不过是其中皮毛而已,真正在毒经中上乘的毒物,据说甚至可以毒杀神意境的高人修士,甚至有一些神奇剧毒,连元丹境的大真人都有可能……”

    话说到这里,小个子闭嘴不言,而解飞光等两人都是睁大了眼睛,对他们来说,不要说元丹境大真人了,就是神意境的修士也是高高在上的人物,毕竟如山熊堂这样的小门小派,放在平日,门中最强的修士高手顶天了也就是个凝元境的水准,随随便便来一个神意境修士,也能轻易就将他们灭门了。

    而此刻小个子竟然敢说本门中似有某些法门,竟然可以威胁到元丹境大真人,这真是匪夷所思之事,实在已经超过了他们的想象极限。

    那小个子的神情看去似乎有些懊恼,好像有点后悔自己多嘴,不过他的性子里似乎有些自傲与虚荣,看到两个师弟那崇拜敬服惊愕的目光,他顿时又是有些飘飘然起来,嘿嘿一笑,做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淡淡地道:“正因如此,所以近来门中师长们屡次三番命令我等出外须要谨慎低调,你们以为是为什么?总之将来咱们山熊堂的好日子还长着呢,莫说超过那些普通门派了,就算是……凌霄宗,那又怎样?”

    一席话下来,三人相视而笑,神情都是得意期盼,仿佛好日子就要到来而他们即将成为人上之人。随后他们环顾左右,对那些倒了一片的野猪妖兽们浑不在意,很快的,解飞光便向那山上大石边的那一处洞穴指了一下,道:“猪王应该是在那里。”

    ※※※

    一路上山来到那洞穴之外,看那洞口高只有半人,里面光线有些阴暗,但隐约可以看到一个黑影趴在洞里地上一动不动。

    解飞光不禁有点担心起来,心想这只猪王可不要也和山下那些普通野猪一般不禁毒,若是就这么随便毒死了,自己只怕有点难以对大师兄交待了,毕竟那腐泥散剧毒无比,价值不菲的。

    心里想到这里,他便加快了脚步走到洞边,刚想弯腰低头去洞中仔细看上一眼,忽然只听背后突然传来小个子的一声断喝:

    “解师弟,小心!”

    喊声未落,解飞光便觉得那洞里猛然有一股大力向着自己直直冲了过来,猝不及防之下,解飞光只能勉力伸手挡在胸前,只听砰的一声人影飞起,解飞光竟是直接被撞飞了出去,与此同时,一个黑影吼叫一声,从那洞里冲了出来,但看去却隐约有些摇摇晃晃,如喝醉了一般。

    小个子纵身而起,伸手在半空中一把抓住飞过的解飞光,别看他个子比解飞光小了不少,但这一搭手却是轻而易举地就将解飞光拉了下来,落回地面,随后三人转头看去,只见那洞中冲出来一只黑色妖猪,全身皮毛油光发亮,嘴边一对獠牙更是雪白,但此刻从它口中鼻中,同样是在不断地渗出漆黑如墨的血水,而它的身子,似乎也在经受着无比剧烈的痛楚,就连站在原地都仿佛十分艰难,身子摇摇晃晃,像是下一刻就要即将摔倒在地,落得于山坡之下那些死状凄惨的野猪妖兽一般的下场。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