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章 杀戮

戮仙 第一百章 杀戮

    看到这只冲出来的黑猪,山熊堂三人都是眼前一亮,光是外形上小黑就与其他的野猪妖兽差别很大,而那小个子更是盯着小黑看了几眼,随即满意地点了点头,道:

    “在腐泥散这般剧毒之下,这黑猪居然能硬扛到现在仍未倒下,必定是血脉异变的妖兽,看来咱们运气不错。”

    在他身旁的解飞光大喜,心想总算没白来这么辛苦的一趟,随即大步向前踏出就要向小黑抓去,然而小黑虽然身子摇摇欲坠,口鼻流淌黑血,但看着解飞光过来,却是猛然咆哮了一声,作势欲扑。

    解飞光吃了一惊,刚才在洞口他吃了这黑猪一撞,那力道可是大得惊人,若非是大师兄本事了得眼明手快,在半空中把他拉住并卸去了力道,光是那一下自己就要吃不小的苦头。所以看着那黑猪猛然做出攻击姿态,解飞光下意识地脚步一顿,却是向后退了一步。

    然而小黑吼叫之声才叫了一半,便忽然哑了下去,一股更浓烈的黑血从它口中喷了出来,落到了地面上甚至发出了细细的滋滋声,连土壤都腐蚀了一小片地方。小黑的一双前腿软了一下,身子一晃,却是险些跪倒在地。

    解飞光看到那黑猪颓然毒发的样子,这才松了一口气,却听到身后传来那两个师兄的嘲笑声,小个子的声音尤其的大,嗤笑道:“解师弟,你这胆子够小的啊。这畜生已然中了我们的腐泥散,任他有天大本领也是施展不了的,你放心就是。”

    解飞光脸上一红,略感尴尬,干笑一声后,不敢对这两位师兄无礼,心里却是愤愤然的,大步走了过来,嘴里骂了一句,便一脚向小黑踢了过去。

    小黑勉力一躲,然而此刻在剧毒之下,它的身子似乎都有些失控的迹象,这一脚竟然只躲了一半,仍然还是被踢到了腹部,顿时便是踉踉跄跄滚到了一边,而当它吃力地再爬起来的时候,目光望见了在这三个修士的身后,山坡之下,那一大群野猪妖兽东倒西歪黑血成河,场面凄惨无比而痛苦地死状。

    小黑的身子震动了一下,片刻之后,它忽然发出了一声尖厉的吼叫声。

    它的身子在不停地颤抖着,它的眼睛仿佛也被红色浸染,那一只只到底挣扎然后在痛苦中死去的野猪,却是再也没有一只能够回应它的呼喊。

    天高地阔,天大地大,却原来到了最后,只剩下无尽的孤独。

    而在它前方,那三个山熊堂的修士却是得意之极,对小黑的惨叫声充耳不闻,一起走了过来,看着准备动手捕捉这难得一见的猪王。

    一抹血红颜色,瞬间占据了小黑的双眼,仿佛是它体内最深的兽性都被激发,它猛然回头,哪怕口鼻中再度喷出黑血,身躯仍然还在战栗,却依然对着那三个人咆哮起来,如发狂一般就要冲去。

    可是才冲出两步,两道细细的黑血忽然从小黑的双眼中流了下来。

    这个世界,突然间一片漆黑,再也没有了任何光亮。

    ※※※

    山熊堂的三个修士起初也是一惊,但是随即看到小黑眼中流出黑血之后立刻身子失去了平衡,歪歪扭扭地竟然斜着冲了出去,撞到了旁边一片空地上,然后凄惨地吼叫着,在原地打转着,黑血流过了它的脸孔,这只猪看起来分外的凄厉与无助。

    三个人哈哈大笑,小个子袖手旁观,解飞光与那阴狠的修士则是走到小黑身边逗弄着它,尤其是解飞光之前被这只黑猪撞飞了一次,心里有些记恨,下手更是阴毒,折了根粗长树枝这里拍打一下,那里重戳一下,嘴里更是咒骂个不停,道:

    “你厉害是吧,再来啊,来啊,看老子不搞死你……”

    小黑在一开始还拼命挣扎,狂怒地试图还击,然而原本伤势就极重的它,此刻更是被剧毒侵染双目,无法看清周围环境,对解飞光的攻击根本无计可施,一切的反抗都显得如此的徒劳无功。

    渐渐的,小黑似乎慢慢放弃了抵抗,又是终于用尽了所有的气力,它看去像是筋疲力尽地趴到了地上,任凭这几个人类修士如何打它戳它,伤痕累累也没有了多少反应。

    这时,那小个子走了过来,淡淡道:“好了,差不多了,别真的把它弄死,咱们还要带这畜生回去献给熊长老炼丹呢。”

    解飞光这才收手,随手将手上的木棍一丢,笑道:“便宜这只猪了。”

    那阴狠修士也走了过来,闻言却是笑道:“那可不一定,真要是被熊长老拿去炼制黑血妖丹,以那秘法禁制的厉害,只怕这只黑猪会更加痛苦十倍罢?”

    解飞光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变,身子似乎也抖了一下,似乎有什么事是连他都觉得有些心寒的。不过很快的他便再度笑了起来,道:“管它呢,反正那些手段是用在这些畜生身上。”

    三人同时笑了起来,解飞光走上一步,正要去捉拿小黑,但就在这时,忽然只见小黑猛然站起,一声大叫,头颅抬起却是对着他们三人的身后,就像是在他们背后突然出现了什么东西又或是来了什么黑猪的救兵一样。

    山熊堂三个修士都是一惊,同时转头看去,然而目光所见,却只见这片山林上空空荡荡,没有半点异状,而等他们再度回头的时候,却看到小黑竟是趁着这个机会,猛然转身狂奔而去,竟是在这生死关头使了一个诈,哪怕希望再渺茫也要去争取那最后活命的机会。

    可是……它的双眼看不到东西。

    在山熊堂三个修士嘲讽讥笑的目光里,这只夺路狂奔的绝望黑猪,踉踉跄跄地拼命向远处冲去,然而重伤在身并双眼已盲的小黑只是本能地想要远离这三个丧心病狂的人类,却根本无法分辨周围的地形,这一路跌跌撞撞的狂奔,最后却是轰的一声,硬生生地撞在那块巨大而坚硬的大石头上。

    小黑发出一声凄厉而惨烈的叫声,整个身子在地上蜷缩着抽搐起来,黑血仍然在不断地流淌着,每一滴黑血仿佛都带走了它一份生气,让它越来越陷入绝望的深渊。

    “跑啊,跑啊,你继续跑啊……”

    充满了讥讽的笑声从那边传了过来,山熊堂的三个修士冷笑着走到它的面前,居高临下如看蝼蚁一般看着这只凄惨的黑猪。解飞光嗤笑一声,一脚踹了过去,正中小黑的腹部,顿时将小黑踢出了三、四尺远,在地上留下一片黑血交织的血痕。

    小黑的头微微抬了一下,似乎还想挣扎,但是随后像是终于筋疲力尽,又仿佛是认命一般,缓缓地垂落到泥土地上。

    解飞光冷冷一笑,从怀里掏出一根坚韧绳索,走过去准备将它绑上,旁边小个子双手抱胸站在一旁看着,而那个阴狠的修士则是无所事事地站在最后。

    眼看那绳索就要触到小黑的时候,突然小黑的头颅猛地又是一动,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却是犹如身子里不知哪来的气力,突然又抬头大叫了一声。

    那声音凄厉之极,仿佛是在向人疯狂求救,而它头颅抬起对着的方向,居然又是向着山熊堂三个修士的身后。

    这一次,山熊堂三个修士自然不会再上它的当,解飞光甚至还哈哈大笑,不屑地道:“看不出来,这畜生居然还有这点狡诈,但也就如此而已罢……”

    最后一个“了”字还没说出口,突然间他觉得自己的声音似乎一下子听不到了,而眼角余光里,他似乎也同时看到了身边那两位师兄也是同样脸色大变。

    “轰隆!”

    青天之上,群山之巅,虽是这白昼晴朗,但朗朗乾坤之下,竟是陡然响起了一声震耳欲聋的惊雷!

    雷动九霄,震动山野,一个身影跃然而起。炽烈的电芒如无数疯狂扭动的银色小蛇,在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影周围狂野地颤动着,而在那人头顶之上的半空之中,惊雷炸响,如晴天霹雳,一道令人目瞪口呆直有一人合抱之粗的巨大雷电光柱,凭空而出,随即似被他操纵吸引一般,夺尽天地威势,震慑无穷妖邪,轰然而下。

    二阶五行术法??天雷击!

    巨大而狂野的雷柱,似不可一世的巨刃直欲开天辟地,当头劈下,如苍穹之威般不可阻挡,径直劈在了站在最后那个面目阴狠的修士头上。

    只一刻,仅仅只是一息片刻的刹那之间,那阴狠修士似乎还根本没反应过来般地站在原地,就已然被如洪水巨柱般轰然击下的雷光所吞没。

    片刻之后,电芒缓缓褪去,人影再度出现,那阴狠修士看去似乎安然无恙地站着,然而一阵山风吹过,他身上所有的衣物突然间尽数化为灰烬碎屑,然后皮肉散去变得乌黑狰狞,整个人就像一块木头般没有了生气,重重倒了下去。

    一片黑烟从他身上泛起,整个身躯已经变成了一截焦炭,天雷术法威势之强大,乃至于斯,直令人闻所未闻。

    一个人影,在电闪雷鸣煊赫光芒中走了出来,正是沈石。

    他目光扫过那个死人,脸上没有半点表情,随后向前看去,在掠过那仍处于震惊之中的山熊堂二人后,他看到了小黑。

    那只倒在地上,口鼻眼尽数流着黑色污血,抽搐着、挣扎着、嘶哑着声音却依然拼命呼喊着的小黑猪。

    那模样似一记重锤砸在他的心头!

    那声音似一记刀子刺入他的心脏!

    沈石的眼睛在瞬间一片血红。

    一声如疯狂妖兽般的狂怒呼啸声,陡然从他的口中迸发出来,在这片山头林间,在这片已经化作修罗屠场的死亡之地,这怒吼声仿佛让周围的温度又瞬间降低了至冰点。

    人影一闪,沈石没有片刻的迟疑与喝问,瞪着愤怒的眼神他直接冲向了山熊堂的那两个修士。阴狠修士被一击毙命之后,最靠近他的是那个小个子,同时也是这三个山熊堂修士中道行最强的一个。

    他几乎是立刻做出了反应,怒喝一声,右臂一挥,一道刀光掠起,看着乃是一件锋利的刀具灵器,向着沈石当头斩下,同时身子也迅速后退,向解飞光那边靠去。

    然而沈石径直冲了过来,面对想要逼退他的这一柄利刃竟是视而不见,反而加速向小个子撞了过去。

    小个子大吃一惊,但随即眼中掠过一丝狰狞之色,大吼一声加力砍下。

    眼看那刀光就要砍中沈石,但在那电光火石的瞬间,沈石周身忽然金光一闪,一片金芒泛起,光辉之中龙纹游动,竟是仿佛在瞬间穿上了一层龙纹金甲!

    刀芒劈下,直中龙纹,但随即一层如水波般的金色光辉抖动荡漾开去,竟是将那强大的力道硬生生卸开,化于无形,而就这一点工夫,沈石赫然已经冲到了那小个子的身前。

    小个子惊骇失色,一时间甚至根本无法理解为何这个修士明明只有凝元境的道行却能抵挡自己这强横的一刀,这份防御力之强大简直已经堪比神意境的强大修士。然而事实就摆在眼前,还不等他做出下一个反应,沈石已然贴身而进,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而另一只手则是在他狂怒的眼神中,直接贴上了小个子的胸口肚腹之间。

    小个子本能地感觉不妙,怒吼一声刀柄回转想要砍向沈石,然而忽然一道火光在他眼角余光中亮起,一束火苗带着一股焦臭烤焦的气味,在他的胸前传来。

    五行术法??火球术!

    咚!

    一声闷响,小个子身躯大震,脸色瞬间苍白了下去,整个表情也是扭曲一片。

    就在这么近的距离等若是肉贴着肉,沈石直接轰了一记火球术在他身上,而当小个子整个人如虾一个抽搐着蜷缩起来的时候,沈石的手掌赫然纹丝不动,那眨眼微小的瞬间,在他那冰冷又残忍的手掌上,再度亮起了火光。

    咚!咚!咚!咚……

    诡异而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在小个子的肉身上如密集却有节奏的鼓点,不停地轰鸣起来,每响一下,小个子的身子就猛然大震一次,像是就要被震飞出去,但却被沈石的另一只手牢牢抓紧。

    他向后拼命挣扎着要退缩躲避,沈石却是瞪着血红双眼不住跟进,两人同时不停向前冲着,只有沈石那不停闪烁着疯狂火光的手掌,仍是稳稳地贴在小个子修士的肚腹间,发出狂野的咚咚咚咚声。

    解飞光在一旁看得呆了,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与强敌甚至让他在一瞬间忘了该如何自处,只是傻傻地看着,当他终于反应过来,大叫一声想要冲上前去的时候,忽然间最后一声震天也似的巨响,就像是弓弦霍然断裂一般传了过来。

    小个子的身躯在一个巨大的火球轰击下,整个飞了出去,而在半空的时候,已然可以看到在他的肚腹位置上一片狼藉,那甚至已经无法用血肉模糊来形容了,因为所有的血肉包括内脏都已经被强大的火球术威力炙烤成一片焦黑。

    在半空里,小个子就已经完全停止了呼吸,失去了所有的生机。

    ※※※

    山风冷冷吹过,寒意似沁入骨髓。

    天地山林一片肃杀,地上尸骸无数,黑血横流,而还站着的人,只剩下了两个。

    解飞光的身子有些微微的颤抖,他直到现在都有些不敢相信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那两个拥有强横实力的师兄竟是在转眼间横死当场,而他甚至都没能看明白杀死他们的是什么神通道术?

    是的,那一定是什么神通秘法,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有些与五行术法相似,但是无论是术法威力还是施法速度,刚才那一幕都已经远远超过了解飞光的想象。

    而沈石,则是面色冰寒如水地看向了这第三个人。

    他甚至没有停顿下来说任何话语的意思,垂在身侧的手掌里缓缓移到身后,青色的旋风盘旋而起。

    解飞光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骇然抬头,然而只听着半空之中“唔”的一声尖啸,狂风大作,那沈石的身子陡然如离弦之箭,竟是直接向他这里飞冲过来。

    速度之快,直比刚才他与小个子交手时更快了数倍,几乎是在一眨眼间,就冲到了解飞光眼前。

    小个子惨死的模样如招魂之音般在解飞光脑海中响起,他那里敢让这个杀神一般的人冲进自己身旁,连忙后退躲避,同时也是一道剑光泛起,祭出灵剑劈了下去。

    这三个山熊堂的修士都有凝元境的修为,道行着实不差,但是在这一天里,他们似乎遇上了天生的克星。

    金色的龙纹金甲再度亮起,沈石仿佛有恃无恐般依旧是蛮横无比地冲上,解飞光大惊失色,正想防备那犹如术法施法时的沈石右手,但低头转眼间,却只见金色光辉如流水般席卷而下,在沈石双臂之上也同样结成金铠金甲,一路滚到手掌,最后更赫然结出左右各三根锋锐无比泛着冰冷金光的骨刺。

    如地狱恶鬼的尖牙,似恶魔狂笑的狰狞,解飞光本能地发出一声哀叫惨嚎,然而却无法做出更多的抵挡,便看到沈石的双手霍然向内一挤。在锋锐无匹的骨刺面前,血肉犹如豆腐般脆弱,骨骼像是化成了纸片,所有的抵挡瞬间化为乌有,闪烁着金属光泽的厉刺完全戳进了解飞光的身躯。

    直入没柄!

    解飞光的身子一颤,瞬间僵在原地,一动不动,眼中尽是绝望之色。

    沈石冷哼了一声,后退一步,双手猛地一挥,一片血水刹那间如喷泉一般挥洒而出,漫天溅起,血肉横飞里白骨森森隐约可见,而沈石已经转过身子,大步走去。

    在他身后,解飞光的身子摇晃了两下,口中发出几声嘶哑的叫声后,便颓然扑倒在地,再也没有了动静。

    金色的光辉渐渐散去,龙纹金甲也随即消散,沈石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但是看着他的脸色似乎很是苍白,似乎刚才那一场恶战对他来说同样也是极大的负担。

    不过在此刻,他眼中只有前方不远处,那只倒在地上的小黑猪。

    他快步走到小黑的身旁,跪了下来,小黑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头颅微微抬起,只是它的口鼻乃至双眼眼眶之中,都有黑血流淌着,它甚至虚弱的连叫声都发不出了,只是微微摇晃着头。

    像是在那片漆黑的世界里,拼命寻找着那唯一熟悉的感觉,那世上最后的一点温暖。

    沈石的双手忽然颤抖起来,他咬紧了牙,抱住了小猪的身子,当他的手掌接触到小猪的身子时,原本抽搐虚弱挣扎的小黑突然顿了一下,然后迅速地平静了下来。

    它的头慢慢抬起,那双流着血的眼睛空洞而苍白地望向沈石的方向,然后,它的喉咙深处,缓缓地、轻轻地,哼了一声。

    沈石的眼眶猛然一热,甚至连身子都抖了一下,然后他紧紧地将这只小黑猪搂在怀里,贴在胸口,抱紧了它。

    小猪靠在他的胸口,仿佛终于感受到了那熟悉的温暖,于是低垂着头,不再挣扎。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