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波折

戮仙 第一百一十四章 波折

    第一百一十四章波折

    沈石吃了一惊,回头一看,只见身后站着一个女子,笑容中带着一丝嗔意正是没好气地看着他,却是钟青露。[

    沈石一时之间也是错愕,随即笑了起来,道:“这么巧,你居然也在这里?”

    钟青露此时也没有穿凌霄宗的弟子服,而是一身普通女子衣裙,只是她容色本就美貌,再普通的罗衣纱裙在她身上,都仿佛有几分青春亮丽透了出来,让周围的光亮都像是落在她一人身上一样,格外的美丽。

    此刻,她却是白了沈石一眼,道:“刚才叫你两声了,你是怎么回事,都不答应一声啊?”

    沈石笑道:“误会了,误会了,我刚才这不是想事情么,一时没注意到。”

    钟青露哼了一声,目光却随即落在跟在沈石脚边的小黑身上,顿时眼睛一亮,道:“啊,这不是小黑么,你居然真的找到它了?”

    说到最后一句时,她抬头看向沈石,眼中已是带了几分不可思议的惊奇神色,沈石笑了笑,其实哪怕是他自己,心里回想起这一趟高陵山之行,有时也会觉得能找到小黑实在是太过幸运,不过不管怎样,终归还是找到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小黑往日在金虹山上也是见过钟青露的,毕竟与沈石交好并日常来往的人目前也就是那几个,不过看着钟青露笑意盈盈地在自己面前蹲下,似乎很是欢喜欣慰地想要摸摸这只小黑猪的头时,小黑嘴里低哼一声,一个扭头转身,把屁股对着钟青露去了,看去一副桀骜不驯欠打的骄狂模样。

    钟青露怔了一下,随即笑骂道:“臭小黑,枉费我前些日子还为你担心了一阵,真是白操心了。”

    沈石笑着道:“你别理它,这只猪脾气就是怪,呃,对了,”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对钟青露道,“我这次出去运气不错,找到了你上次说的那六种……”

    话说到一半,沈石却闭嘴不言,看了一眼周围,这神仙会分店里可以算是流云城中最热闹的所在之一,人来人往人山人海,实在不是一个适合密谈交易的地方,钟青露也是会意,对着沈石点了点头,低声道:“咱们出去说。”

    说着,两人带着小黑,便离开了神仙会,一路上钟青露示意沈石跟着她顺着长街走去,沈石直到她是流云城长大的,自然对这城里熟悉无比,也就老实跟在她的后头,同时顺口问道:“青露,你今天怎么会到这神仙会店铺来?”

    钟青露闻言脸上神情有些细微的犹豫变化,片刻之后笑了一下,道:“我也是修道之人嘛,何况还兼修着炼丹之术,所需灵材种类更多,天下间灵材最齐全的神仙会,当然是要经常过来看看的了。”

    沈石却是将她那些许脸色变幻看在眼中,心底微微一动,感觉钟青露似乎隐约有些心思,不过既然钟青露自己不愿明说,他也无谓去特意追问些什么。

    两人一路走去,穿街过巷,走了一阵子果然周围渐渐安静下来,沈石看了看周围,发现这里并非是一条城中大路,但路面还算平坦宽敞,只是周围相对平静了许多,过往行人也少。前方路旁多有宅邸房屋,许多处还连成一片,看起来规模不小。

    沈石一开始还没在意,但是偶然间向远处瞄了一眼,忽然却觉得某些景物屋宅居然有些眼熟,仔细一看,却发现远处某处大宅居然很像是之前自己曾经暗中窥探过的候家大宅,只不过角度看起来不太一样,自己此刻似乎是身处在大宅后方的一条安静小路上。

    想不到钟青露却是带着自己来到了这边,沈石略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不过看起来钟青露却没有想太多,道:“这里人不多,有什么话就好说了,你刚才是不是想说,找到了那六种丹方中的主材吗?”话语说到最后,她声音隐隐有些急切,看得出心底确实对此很是期待。

    沈石点了点头,道:“嗯,这次运气不错。”说着,伸手从如意袋中摸出了那一朵“虚元菇”,递了过去。

    钟青露接了过来,仔细查看了一下,顿时笑颜绽放,那欢喜似无法掩饰一样浮在脸上,重重点头,道:“是,就是这虚元菇,它是‘元神丹’丹方的主材,有了它我就可以继续尝试炼制三品灵丹了!”

    她紧紧地抓住了这颗虚元菇,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勉强平复了一下心情后,深深看了沈石一眼,道:“多谢你了。”

    沈石微微一笑,道:“谢什么,咱们当初不是都说好的么,现在我帮你,以后你也是要还我的。”

    钟青露再次重重点头,道:“当然,一定的。”

    随后,她像是联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几分关切之意,看向沈石,低声道:“对了,你这次过去,没有再遇到什么凶险罢?”

    沈石迟疑了一下,脑海中把前些日子在高陵山中的经历过了一遍,不过很多事情,当然也没必要去细说了,所以他最后还是淡淡一笑,摇头道:“还好吧,没什么事。”

    钟青露明眸里眼波柔和,似水波盈盈,一时没有说话,沈石笑道:“回山之后好好炼丹吧,别害怕浪费灵材,回头我再出去时还能帮你继续去找的。”

    钟青露似喜似嗔地看了他一眼,将虚元菇收起,道:“吹牛吧,你以为三品灵草是路边的野菜,随便都能的吗?”

    沈石哈哈一笑,心想别说三品了,这次过去高陵山我甚至差一点都能看到五品灵草,不对,是已经拿到五品灵草了,可恨的是……他转过眼,没好气地瞪了一眼跟在身旁懒洋洋地趴在地上打哈欠的小黑猪。

    虚元菇既然已经交给钟青露,这私密之事就算是谈完了,两人随意地向前走去,眼看着不知不觉渐渐绕到候家大宅前头那条大街上时,沈石下意识地看了过去。

    屋宅依旧,里面却是物是人非。

    一时之间,他心里隐隐也有几分怪异的感觉,毕竟当日在镇魂渊下的时候,他是亲眼看到候家那些人死在巫鬼的手上,最后仅剩一个候胜意外逃出那地下深渊,却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如今也不知到底算是个什么东西,又是跑到哪儿去了。

    钟青露看到沈石注视着候家大宅,眼神也是飘了过去,片刻之后,从她口中发出了一声轻叹。

    沈石回头看了她一眼,道:“怎么了?”

    钟青露笑了笑,只是笑意之中隐见苦涩,轻声道:“候家完了。”

    “完了?”沈石一时之间有些意外,候家精英包括家主夫妇和候远良大多都死在镇魂渊下,这个他是知道的,所以心里也想到了候家必定要衰弱下去,但是听钟青露的意思事情却似乎更是糟糕,不由得问了一句。

    钟青露淡淡地道:“这些事是你去高陵山后发生的,所以你还不晓得……”说着,她便将这段日子以来流云城中诸附庸世家落井下石,将菁英丧尽奄奄一息的候家赶尽杀绝然后趁乱瓜分的事与沈石说了一遍。

    沈石听了之后,也是错愕,想不到原本看去那般繁华的一个世家,居然说没就没了,但是更令人想不到的是,流云城其他世家干起这种事来如此的干净利落,或者说是肆无忌惮。

    他沉吟了片刻,道:“候家历史不浅,应该在宗门里也有助力靠山,又或是结交交好的长老弟子,怎么会……难道没有什么人开口发声阻止吗?”

    钟青露冷笑了一声,却是道:“你别忘了,这次带头的孙家背后是谁?如今宗门之内,除了掌教怀远真人之外,还有谁能压过那位大长老?就算有人看不过眼,又或是与候家往日有些香火之情,但是在孙家威势之下,也是敢怒不敢言了。”

    沈石默然,心想这些世家平日看起来风光无比,想不到私下里居然也是勾心斗角,不过过了片刻,他忽然发现钟青露脸色有些不对,像是有些出神,连忙问道:“青露,你怎么了?”

    钟青露身子微微一震,回过神来,刚想对他说些什么,却是欲言又止,最后带了几分苦涩摇摇头,低声道:“没什么。”刚才那片刻恍惚出神里,她却是由候家想到了自己钟家身上。

    如今这满城风雨人言碎语,却都是在暗中窥视着她这一家了,只是这些东西,她默默地看了一眼沈石,忽然间却是不愿对这个男子提起分毫。

    她微微甩了甩头,像是要把这些烦心事抛出脑海,随后微笑着道:“对了,既然都走到这里,此处离我家也不远,要不去我家里坐坐吧。”

    “啊,去你家吗?”沈石有些意外。

    钟青露点点头,微笑道:“你帮我这么多次,再怎么说咱俩也算是……朋友了罢,请你过去坐坐,又算的什么?”

    沈石哈哈一笑,也不推辞,点头道:“好啊。”

    钟青露嫣然一笑,看去很是开心,手掌轻轻一挥,道:“来,跟我走。”

    ※※※

    钟家的宅子说是距离候家不远,但中间还是隔了一段路,待他们两人走到的时候,沈石便看到这钟家屋宅之后,第一感觉是这里虽然也是高墙大屋,但不知为何,却是给人一种阴沉迟暮的感觉,不知是不是门墙外表有许多地方老旧斑驳的痕迹却一直没人修缮,反倒是还不如候家那边的光鲜。

    不过钟青露对这个自己自小长大的地方当然没有半分不适,走在前头笑着带沈石走进大门,门房处当然也有几个守家的护卫家丁,不过看到钟青露后,一个个都是露出笑容,点头打着招呼,显然在这个家里,钟青露的地位很高。

    钟青露没有太多理会那些人,就带着沈石走进钟家大宅,脚下的青砖路平坦宽阔,不过同样也是有不少地方破旧磨损,沈石心里暗自沉吟,心想往日从孙友等人那边听说四大世家里,钟家最是衰弱的,看来果然如此。也就是幸好如今钟家还出了钟青露钟青竹两个后起之秀,算是多了几分希望罢。

    钟青露看着心情不错,一路指指点点,与沈石说着这里宅院的点点滴滴,甚至有些地方她都会提起以前小时候的旧事,比如她儿时曾在那边玩耍,又或是大着胆子爬过那堵破墙什么的,实在有趣。

    沈石听了也是好玩,同时心里对钟青露又隐隐多了几分没来由的亲切,似乎这美丽女子最美好的一面,正缓缓展现在他眼前。

    走着走着,两人路过前头一处大屋之外,钟青露随口道:“那里是这里的客厅大屋,平日外客过来,我爹和其他长辈们就在这里会客的……”

    话音未落,忽听脚步声响起,从那客厅里走出了两个人,前头一人看去约莫五十多岁老者,身上衣服华贵,但面上气色却是不好,有些干瘦,面白眼青,却是带了几分酒色过度的模样;而跟在他后头一步远的另一个男子,却是沈石所认识的,正是当初在灵药殿里见过的吉安福。

    两边对上,沈石与钟青露都是停下脚步,随即沈石便听到钟青露略带意外地向那个老者开口喊了一声:

    “爹,你怎么会和吉师兄在这里?”

    吉安福微微一笑,脸色平静,但目光却带了几分异样,似轻蔑又似幸灾乐祸一般,瞄了沈石一眼,随后对钟青露道:“钟师妹,我是奉闵师姐之命,特意下山有事过来找你的。”

    而站在吉安福身前,能够被钟青露开口叫爹的男人,自然便是如今的钟家家主钟连成了,只是他此刻的脸色却是有些难看,神色冷峻,随意地看了钟青露一眼,非但没有回应女儿,下一刻就是瞄向了沈石,眼神里露出几分不加掩饰的几分厌恶之色来。

    “你是谁?”

    沈石愣了一下,也是感觉到钟连成那明显的敌意,只是他自觉并没有做过什么,以往甚至都没见过这位钟家家主,根本没得罪他啊,一时间只是觉得糊涂,拱手行礼道:“在下沈石,拜见钟前……”

    话音未落,却只听钟连成忽然怒喝一声,打断了他,冷冷道:“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也敢进我们钟家大门,给我滚!”

    沈石的身子陡然一滞,僵在原地,而在他身旁的钟青露同样愕然抬头,眼中满是不解地看向自己的父亲。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