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心思

戮仙 第一百一十五章 心思

    第一百一十五章心思

    堂前的气氛似乎是在瞬间凝固了一样,一时之间没有一个人说话,沈石与钟青露这边都是错愕非常,站在台阶上的钟连成是几乎不加掩饰的厌恶,而唯一还算平静的吉安福则是站在钟连成的身后,面无表情淡淡地看着前方的沈石。

    沈石目视钟连成,看着那张青白交织憔悴可憎的脸庞,心中涌起一阵厌恶同时也觉得自己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甚至下意识地捏紧了拳头。

    但是过了片刻后,沈石眼角余光看到了站在身旁的钟青露,深吸了一口气后,他终究还是将心头涌起的那股火气勉强压了下去,只是脸上神情已然沉了下来。往日他性子沉稳慎密,但毕竟也只是二十岁的年轻人,哪可能当真完全没有棱角?更何况虽然少年时候背井离乡多有苦难,但无论是在阴州西芦城里还是日后进入凌霄宗修炼,从来也没有人曾经如此当面折辱斥骂过他。

    那感觉,就像是被人当面重重扇了一记耳光。

    “请问钟前辈,在下沈石可是哪里惹怒了阁下,竟然如此口出恶言?”沈石站在原地,看着前方的钟连成,语气冷淡地道。

    钟连成双眉一扬,看着似乎更是恼火,但此刻站在沈石身旁的钟青露却是从惊愕之中反应了过来,一步踏上,却是走到沈石身前,看着钟连成皱眉怒道:

    “爹,你在那边胡说什么,沈石他是我同门师兄弟,平日素来……一向与我交情不错,也帮我许多,你好好的出口伤人,这是干什么?”

    钟连成看了女儿一眼,只见钟青露此刻一张清丽脸庞上微微涨红,贝齿紧咬,对自己怒目而视,显然是气得不轻。但钟连成看到钟青露这幅模样,却反而更是勃然大怒,怒道:“混账,你这是跟爹说话的口气吗?还不给我去后院呆着。还有你,沈石是吧,钟家以前与你没有瓜葛,以后也不会有,日后在金虹山上同门修炼,还请阁下多多自重。敝门寒酸,容不下阁下大驾,就不远送了!”

    说到最后,直是疾言厉色,沈石听得面沉如水,双眼微微眯起,双手微晃间几乎是隐约青筋可见。这等被当面讽刺辱骂的遭遇,实在是一种难以忍受的屈辱,更何况钟连成话里话外,意有所指,其中不堪之处,实令人怒气满溢。

    话都说到了这种地步,自然已无任何继续呆下去的必要,堂堂男子问心无愧,如何能在这里平白受辱,沈石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钟青露气极,一跺脚意图赶上去拉他,背后却传来钟连成怒吼声:“你给我站住!”

    钟青露霍然回身,却是面无惧色,直视父亲,怒道:“沈石他到底做了什么惹到了你,今日不过是他第一次上门拜访,你就在这里发疯?”

    钟连成大怒,指着钟青露道:“反了,反了,你敢说我发疯?”

    钟青露看着却也是气得脸颊通红,抗声道:“你不发疯会说这种话吗?”

    说着却是头也不回,直接就往门口方向跑去,追着沈石去了。

    钟连成只气得全身发抖,手指颤巍巍地指着钟青露的背影,一叠声道:“忤逆、忤逆啊,这不孝女,亏得老夫耗费多少心血在她身上,结果却、却、却……”

    旁边的吉安福看着钟连成脸色不对,连忙过来一把扶住了他,将他搀扶着到屋中坐下,一边轻抚他的后背,一边低声安慰到:“钟前辈,息怒,息怒,莫要气坏了身子……”

    钟连成气了一阵,深深呼吸了一下,道:“那臭小子果然不是好人,你刚才看到了没,那厮望着我是什么神情,当真是心胸狭窄的小人!”

    吉安福默然,心里却是暗自想着:不管是谁,一上来就被你劈头盖脸骂了那么一顿,也不可能有人会有好脸色罢。不过心里这般想着,他嘴里当然不能这么说,还是顺着钟连成的话头帮着骂了沈石几句,又道:

    “沈石那厮平日在金虹山上就素来行为不端,坏事做了不少,并且此人心术不正,偏偏在一些美貌女弟子面前装出一副乖巧忠厚的模样,实在可恶。”

    钟连成越发恼火,又骂了一阵,但忽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回头看了吉安福一眼,皱眉问道:“对了,你刚才跟我说的都是真的吧,这小子确实没什么家世背/景?”

    吉安福点了点头,道:“前辈放心,我早前已经去探听过消息,这厮确实只是一介平民出身,也不知走了什么运道混进凌霄宗门,然而本性恶劣,实非良人,偏偏似乎又对钟小姐意图不轨,所以我之前看不过去,这才如实相告。”

    钟连成松了口气,看起来对沈石究竟有没有后/台有没有靠山这件事很是在意,不过在从吉安福口中确认沈石确实一无所有之后,顿时又恢复了原来的厌恶之色,冷笑一声,道:“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自量力。”

    “什么癞蛤蟆,什么是天鹅肉?”一声带着怒意的话语,从门口处猛然传了过来,两人一惊回头看去,却是钟青露一脸怒气地走了过去,看也不看吉安福,只是望着父亲,气道,

    “爹,你究竟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为何对我带回来的客人这般无礼啊!”

    钟连成冷哼一声,道:“我做事还轮不到你来多嘴,反正你给我听好了,那小子不是好人,你千万别上他的当,万一传出什么不雅流言出来,到时候我们钟家的脸往哪里放?”

    钟青露呆了一下,随即脸颊瞬间通红,甚至都有些口吃起来,道:“什、什么?”

    钟连成不耐烦地道:“反正事情就这样,那小子休想高攀上你,咱们跟他不是一种人。”

    钟青露羞怒交集,一时间竟是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就在这时,旁边的吉安福带了几分尴尬,轻轻咳嗽了一声,算是提醒着都是在气头上的一对父女自己的存在。

    钟青露咬了咬牙,看了吉安福一眼,冷冷道:“吉师兄,你怎么会来我家里了?”

    吉安福对钟青露的冷淡视若无睹,脸色平静,微笑着道:“钟师妹,是闵师姐让我过来给你传个话,云霓长老不日就将出关,并已传出法旨,将于一月之后于丹堂弟子中举行炼丹盛会,审视诸人于丹道上的进境造诣。这其中的意思,想必钟师妹你是明白的吧?”

    钟青露身子一震,脸上的怒意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股凝重,沉吟片刻后,她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沉声道:“这是她老人家要确认最后的收徒人选了吗?”

    吉安福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如今在丹堂之中,钟师妹你天资进境都是出类拔萃的,不过想必你自己也是知晓,咱们凌霄宗里最不缺的就是人才,为了这云长老那万众瞩目的门徒宝位,其他几位师兄弟可也是摩拳擦掌的。”

    钟青露默然片刻,道:“吉师兄,我记得往年的丹会都是在三月之后的来年二月,为何今年却突然提前了?”

    吉安福笑了笑,道:“钟师妹,你忘了明年就是十年一度的四正名门大会么?”

    钟青露一怔,随即醒悟过来,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明年八月就是四正大会,按例咱们宗门里要比试挑选出一批菁英弟子,随掌教真人同去元始门。这么说来,云霓长老她是想在这之前先挑好自己的关门弟子了。”

    吉安福笑道:“便是如此了,我于丹道上天资也就如此了,不过钟师妹你天资异禀,若能被云霓长老收入门下,前途必定不可限量,所以闵师姐让我转告你,家里闲事都先放下,尽快返山,趁着这一段日子着力加紧磨练,好在丹会上独占鳌头。”

    钟青露缓缓点头,而站在一旁的钟连成则是一路听了下来,脸上露出大喜过望的神色,早把对沈石的怒意厌恶丢到九霄云外去了,一叠声道:“好好好,那青露你快快回去,如果你还需要什么的话,就赶快说,一切都要为了你先拜入云霓长老门下为先!”

    钟青露哼了一声,没有说话,吉安福则是看了他们父女一眼,识趣地告辞,在他走出门口的时候,脸上还是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心道:任你小子平日猖狂,还不是被我漫不经心般地一番话就坑了?不过这钟家家主看来也是不堪,难怪如今钟家败落如此了。

    心里这般想着,吉安福微微摇头,既有几分自得又有几分失望,心情没来由的有些复杂,自顾自地去了。

    而在客厅之中,钟青露看了父亲一眼,欲言又止,末了带着几分茫然,叹了口气,也是转身走了出来。刚才她一路追到门口,却发现沈石已经去的远了,追之不及,站在门口的她望着已经到了远处的沈石背影,一时间有片刻的恍惚,若有所失,心里又是失望,又是紧张,又有几分茫然失措。

    回想起前头那一刻的心情,钟青露也不知自己究竟怎么了,心里有些五味杂陈,一会想着回山之后还是要去找沈石当面道歉,一会又有些担心沈石莫名受辱,会不会愤怒生气,又或是干脆一怒之下跟自己这边一刀两断,连那私下的交易也从此断了。

    只是她这里心中胡思乱想着一团乱麻也似,却是一直都没意识到沈石如果断绝交易,对自己的炼丹进境会有什么损害,又或者是在她心里,根本就没往这上头想吧。

    她只是独自一人走到花园里,站在一丛花间,默默伫立,怔怔出神,一时却似痴了一般,呆立良久。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