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一十六章 传言

戮仙 第一百一十六章 传言

    第一百一十六章传言

    沈石走出钟家,一路走去,心中怒火难平,多少年来还是头一次被人如此当面折辱,看钟连成刚才那模样,视自己直如趋炎附势又或是心怀不轨的小人,那般嘴脸,真是令人想起便是胸闷。

    若是素不相识没有干系的人,除非是道行绝高远远胜过自己的大修士大真人,那自然只能自认倒霉,不过到了那等境界的人物,又怎么可能会说出这般言语。除此之外,沈石真可能会直接动手,少年男儿,意气风发,纵有隐忍,却也不能莫名受此屈辱。

    只是那钟连成是钟家家主,并非是毫无干系的人物,若单是他一人哪怕有钟家做后盾,沈石也不怎么畏惧害怕,但是如今他平日最是交好的几个朋友里,钟青露、钟青竹却都是钟家的人,并且钟连成还是钟青露的亲生父亲。

    当着钟青露的面,沈石实在是做不出冲上去就大打出手的举动,所以气愤难平之下,也只有一走了之。回到大街上,他心里兀自愤愤难平,同时也是有些莫名郁闷,几番回想,确实自己并无得罪钟连成的地方,却不知这老头为何一上来就如此歇斯底里一般的发火辱骂。

    被这么一件郁闷事打扰,沈石也是没了心情,正好其他在流云城里的事也都做好,他便直接出了城,径直去了沧海之滨,然后搭乘渡海仙舟,直接回金虹山去了。

    ※※※

    翌日,清晨。

    当沈石从沉眠中睁开双眼的时候,已经是在自己那座位于金虹山幽谷之中的洞府里了。平整的岩壁划出一个圆滑的弧顶,出现在他的床榻上方,沈石凝视了那穹顶一会,然后坐了起来。

    昨日回山之后,也不知是为什么,他心底竟然仍有几分意气难平,心烦气躁大违自己平日的性子,连沈石自己都觉得奇怪,但是在这般心情下,他却是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来,就连每日例行的修炼功课他都做的有些磕磕碰碰,到了后头,他干脆直接就闷头睡去了。

    这一晚过去,伸个懒腰,重新审视自己一番,果然心情便好了许多,那种莫名的烦躁之意已然退去。沈石转头看了一眼,只见小黑躺在床尾位置兀自还在呼呼大睡,那模样睡得香甜无比,也不知道是不是过往在荒郊野外的时候一直都睡得不甚安稳,只有回到这里,它才能真正放松下来,好好睡上一觉。

    沈石看了小黑一会,见它似乎仍没有醒来的迹象,便也不打算叫醒它,随手拉过一角被子搭在这只小猪的肚皮上,然后便走出了卧室。

    与往常一样,他在活动了一下身子后,开始了自己每日例行的早间功课,大厅里的书桌上,雪白的白纸扑在桌面,笔走龙蛇,画出了一个又一个的阴阳五行符文,形成了一个个的符箓符阵。

    石室中很是安静,没有任何的声响过来打扰他,沈石平静地画着,每一笔每一划都是如此的熟练,转眼十几张白纸下来,其间他竟是没有错过一次。

    当画完最后一个符文时,沈石放下纸笔,揉揉手腕站了起来,满意地看了一眼这十几张画满符文符阵的白纸,点了点头,又回头看了一眼卧室,那边远远传来小黑的鼾声。沈石笑了一下,便打开洞府石门,走了出去。

    天色已是明亮,看去天气不错,虽然这山谷幽深,阳光很少照进深谷,不过水声鸟鸣远远传来,倒也另有一番情境。沈石打开双臂深吸了一口空气,然后关门向外走去,一路出了山谷,向观海台方向走去。

    走在山道石阶上时,沈石心里想起昨日在流云城中神仙会里,顾灵云请托自己帮忙的那件奇怪的事,心下一阵踌躇,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帮她这个忙。说实话,这个请求看去并没有太大的问题,不过是去书海那边看看古籍书卷,找找一个古人的消息记载罢了,甚至那些古时妖族的书卷,术堂那里都是公开的,除了为了保护书卷不得外借外,只要人过去就能随意观看。

    但问题在于这个“古人”的身份,实在有些诡异,或许如今人族之中绝大多数人对黄明这个名字都一无所知,但对沈石来说,这个当初在妖界里便给了他许多震撼的名字确实绝非等闲。

    顾灵云专门提出要找黄明这个人,显然对此人也不是一无所知,但她究竟知道多少,沈石却也不知,在这犹豫思索间,他慢慢走上了观海台,也差不多是在同时,他在心里先做了个决定,不管怎样,还是去书海那边看看,一来听说那里古卷众多,种类繁杂,书量更是如沧海一般,到底能不能找到记载黄明的书卷也是两说;二来嘛,如果想要知晓顾灵云要找黄明的背后含义是什么,还是要先帮她一把,反正她早先也说过,这事并不算多么急切,自己每日里抽出一个时辰过去看看书就是了,权当是放松。

    至少从今天开始的一个月内,沈石是不打算再出门下山了,这几个月他几乎都是在外面游历冒险,其中经历真是一言难尽,确实也要好好休息一下,同时将自己的境界道行、神通术法都好好稳固修炼一番。而等一月之后,便是顾灵云早先对自己提过的在流云城中,神仙会会举办的私密拍卖会,到时再过去看看同时再见一次顾灵云也不迟。

    心意既定,沈石便觉得身上轻松了不少,在观海台上随意走去,海风吹来,只觉得心胸为之一阔,心情也好了许多。只是走着走着,他忽然感觉到周围似乎有些目光正在看向自己。

    沈石回头向周围望了一眼,初时还没什么异样,但在他接下去小心留意之后,却发现在这观海台上众多的凌霄宗弟子里,来来往往的人流中,居然有不少人不时地看向自己这边,甚至还有人望着自己指指点点,在一旁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似乎在说些什么,而看他们的神情,多是惊讶、怀疑甚至还有不少带着几分鄙视模样的。

    沈石的脚步渐渐慢了下来,第一个反应是差点伸手去脸上摸了一把,暗想难道是自己早起之后面上不净有什么脏东西么,又或是那头死猪蹭了什么东西在自己脸上。只是很快的,他就反应过来似乎情形不太对劲,而那些窥看自己的凌霄宗弟子里,有许多他平日甚至都不认识。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吗?

    沈石心下一阵郁闷,正好抬头向前看去时,却看到前方一根鸿钧柱下,一男一女站在那边说话,却是孙友与钟青竹两人。

    沈石怔了一下,心想这两人平日不是素来互相看不顺眼的么,怎么今天会站在一起了,便大步走了过去,而孙友和钟青竹很快也看到了他,脸上都是露出了几分古怪的复杂表情。

    沈石走到他们身旁,瞄了他们两人一眼,道:“你们在干嘛呢?”

    钟青竹明眸凝视着沈石,眼神复杂,却没有立刻说话,倒是孙友咳嗽了一声,道:“大哥,好久不见啊。”

    沈石一听,便听出这小子话里有点未尽之意,瞪了他一眼,压低了声音道:“前头我过来就觉得周围的人不太对劲,怎么那样看我,你知道什么吗?”

    孙友干笑一声,眼神古怪地看了他一眼,道:“你自己不知道?”

    沈石没好气地道:“我要是知道了还问你?快说。”

    孙友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道:“好吧,是这样的。从昨天开始,山上这里忽然有一个关于你的流言传扬开来,而且散得颇快,到今天我看好多人都知道了啊。”

    沈石一怔,道:“流言,还是关于我的,是什么啊?”

    孙友默然片刻,道:“说是你在流云城中干了坏事,看上了钟家大小姐,然后厚颜无耻地纠缠不休,死缠烂打动手动脚甚至追到了人家家里去,把钟青露都逼得哭了,也惹怒了钟家,最后被钟连成当众呵斥赶出了钟家……”

    沈石愕然,随即只觉得似有一股热血冲上头顶,连脸颊都有些隐隐发热,怒道:“胡说八道!哪有此事……”

    说着,他便对二人将昨日那事的大概经过粗略说了一遍,最后咬牙道:“这传言又是哪里出来的,简直是无中生有。”

    孙友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一直站在旁边默不作声的钟青竹却是凝视着沈石,踏上一步,开口道:

    “我信你!”

    这三字简短却有力,如斩钉截铁般没有半分犹豫,甚至连沈石自己都怔了一下,随即心头一暖,看着钟青露那清秀美丽的脸庞,眼中露出几分感激之意,点了点头,道:“多谢你,青竹。”

    孙友看了钟青竹一眼,眉头微微皱起,似乎心底有什么异样想法。

    这时,沈石像是想起了什么,回头对孙友道:“这事真是莫名其妙,不过当时青露她本人也在场,最是知晓这其中经过了,你们只要问她就会明白的。到时候只要她出面解释一下,这传言自然不攻自破。”

    他这里说着说着,脸上的怒意倒是消散了不少,但是孙友与钟青竹两人的神情却没有什么放松的模样,而是对视了一眼,眼底都是复杂神色。

    沈石发现了他俩的异状,愕然道:“怎么了?你们两个怎么是这幅神情?”

    孙友欲言又止,钟青竹沉吟片刻,道:“青露姐昨日就已经回到山上,不少人在丹堂那里都看到她了,但是从那时到现在,她……好像一直都没有再露面或是开口说些什么?”

    沈石身子微微一震,随后很快沉默了下去,再也没有多说什么,或许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罢?

    ※※※

    丹堂灵药殿中,吉安福站在大殿门口附近的阴影里,平静地看着外头阳光明媚的观海台上人来人往,看着那七根巨大的鸿钧柱屹立如山,看着那一堆堆人站在台上。

    人生如戏啊……

    他忽然间心底莫名地有这么一种感叹,然后脸上露出了几分淡淡的笑意。这时,在他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吉安福回头看去,见是一个女子走了过来,连忙拱手施礼,笑道:

    “闵师姐。”

    那女子点了点头,道:“云霓长老出关在即,丹会就在眼前,一众有望丹道的弟子近日都需刻苦磨练炼丹之术,灵药殿这里人手不免有些紧张,你多担待些。”

    吉安福笑道:“这有什么,不过是大家忙些罢了,不值一提。相比之下,当然是丹会最是紧要,对了,听说钟师妹昨日回山之后,就直接去了炼丹房?”

    闵师姐点了点头,带了几分期待之色,道:“不错,钟师妹于丹道上天资极高,很有希望被云长老收入门下,以我的意思,在丹会之前这一月间,她最好就抓紧所有时间用来磨练炼丹之术,如此方可在一月之后的丹会上一鸣惊人,或能得到云霓长老的垂青。”

    吉安福抚手含笑,点头称是,道:“如此才是正道,师姐只管忙去,这灵药殿里一切有我。哦,对了,虽说都是同门,但毕竟此事关系前途甚大,保不定也有其他人有什么心思,所以最好还是请师姐劝钟师妹一句,这一月里就不要再分心外事,只着紧炼丹,甚至都不用对外人吐露行踪,如此最好了。”

    说着,他似乎目光中隐含深意,看向闵师姐。

    闵师姐沉吟片刻,似乎也明白了吉安福话语中所指何事,沉吟片刻之后,道:“确实应该如此,好吧,我回去自有主张,这里就拜托你了。”

    说着便转身离开,吉安福微笑目送她走去,随后目光有意无意地向外头观海台上某处瞄了一眼,却是轻轻哼了一声,露出几分不屑之色,然后向灵药殿里面走了过去。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