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一十七章 风起

戮仙 第一百一十七章 风起

    第一百一十七章风起

    观海台上,鸿钧柱下。

    在远近路过的凌霄宗弟子不时会往这里瞄来带着异样的目光里,沈石孙友和钟青竹三人都是沉默无语,过了好一会之后,或许是对这有些压抑的气氛觉得难受,孙友第一个开口,干笑了一声,道:“石头,我们都是信你的,而且我看你平日与钟青露关系也还不错,怎么可能会像传言中说的那样什么死缠烂打了?不过这谣言一件件说得跟真的一样,你知道是谁在背后编排你么?”

    听到孙友说沈石与钟青露关系还不错时,钟青露的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但神情并没有什么变化,而最后当孙友问沈石这谣言从何而起的时候,她也是露出倾听神色。

    沈石沉吟片刻,淡淡地道:“昨日在场之人只有四个,除我之外,青露没道理会说这种话,那么这谣言的源头起来的,怕是只有钟家和那位灵药殿的吉安福吉师兄了。”

    “吉安福?”

    孙友与钟青竹同时开口说了一句,不同的是孙友是带了几分疑惑,看来并不认识此人,而钟青竹的神情则是有几分惊讶的样子,目视沈石,道:“他怎么会去了钟家?”

    沈石缓缓摇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当时在场的就是这几个人。”顿了一下,他忽然眉头一皱,若有所思地道,“说起来,往日我见过几次这位吉师兄,似乎他对我的态度都不甚友善啊。”

    钟青竹一怔,道:“这是为何?”

    沈石想了想,刚想说些什么,但看了钟青竹一眼却是欲言又止,随后摇摇头淡笑一下,道:“谁知道呢,或许是我什么地方得罪了他也不一定,发正事情就这样罢,谣言终归还是谣言,止于智者,只要我不去理会,过一段日子也就平息了。”

    孙友与钟青竹也是相顾默然,眼下无凭无据的确实也没什么更好的法子,只能这样处置,算是吃了一个哑巴亏吧。孙友叹了口气,愤愤地道:

    “那钟青露也真是的,出来随便解释两句不就什么都清楚明白了,干嘛不说话?”

    沈石本来正是转身,闻言身子微微顿了一下,嘴角却是掠过一丝苦笑,倒是钟青竹一直凝视着他,在这时迟疑片刻,却是走到沈石身旁,道:“或许是青露姐这两天遇到什么要紧事,分不开身,并无其他意思也说不定。”沈石笑了笑,对着钟青竹微微一笑,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却是多看了她几眼。

    钟青竹被他凝视着忽然觉得有些莫名的紧张,脸颊没来由地红了一下,随后低声道:“你这样看我做什么?”

    沈石微笑道:“我回山这些日子,看你比当初在青鱼岛上我们刚见面时自信矜持了许多,心里本想着你变化很大。可是现在看来,你心底还是跟以前我认识的那个女孩子一样,很是为其他人着想啊,特别是很照顾青露她的。”

    钟青竹贝齿微咬红唇,随后嫣然一笑,清丽动人,却是没有再说什么。

    ※※※

    接下来的日子,沈石便一直在金虹山上住着,除了每日固定的修炼与符箓功课外,他也会每日抽出一两个时辰去书堂那边翻阅一下古籍书卷,除此之外,他还一直记挂着小黑身上那些诡异而消失无踪的灵草,很是想了一些法子,琢磨着坑蒙拐骗地向从小黑那里骗一点出来。

    一想到或许小黑身上藏着有十几座山岭无数的灵草,其中甚至还可能有最高品级高达五品的珍罕灵药,从小到大就在商铺里长大的沈石真是心痒的不行,抱着小黑很是下了一阵工夫。

    只是不知是不是得了龙族血脉馈赠的缘故,小黑看起来居然比从前聪明了不少,以前一两颗灵晶就能轻易搞定的事,如今这头猪居然一点都没有再上当的迹象了。任凭沈石如果软磨硬泡,小黑居然还是威武不屈,每日里要么呼呼大睡,要么在山谷林间撒欢玩耍,日子过得不要太舒坦快活。

    不过幸好沈石最近难得的手头宽裕了,有了那枚夔纹妖丹的进项,可以说如今这段日子是沈石开始修炼以来身怀灵晶最多的时候,是以他倒也不算太过郁闷,最多就是笑骂几句小黑,也就算了。

    至于书堂看书那边,这一段日子看了下来,沈石也算是粗略了解了书堂那里的情况,只是情况却不是太好。倒不是书堂那里有所阻挡,而是书海之中的书卷古籍,甚至比他原先所预料的还要更多了十倍以上。

    沈石这一生之中,从未见过如此巨量的书卷被同时对方在一个地方,一眼看去茫茫无边,当真便如沧海一般无边无际。而书堂在收集了如此众多书卷的同时,还担负着收存保护凌霄宗许多道法神通秘笈的任务,而这些东西显然又要比那些万年之前谁都不看的破书来得要紧多了。所以书堂之下绝大多数人手,都是用在了看护本门重要书卷秘笈之上,至于其他的书卷,特别是天妖王庭时代的古籍,多数都是直接堆放在书架上,摆放整齐就再也无人过问了。

    至于说什么分门别类仔细分辨的,那是想都不用想了,别的不说,光是天妖王庭时代的古籍书卷在书海这里便至少有三十万册以上,就算是修道中人博闻强记胜过凡人,但要沉下心来仔细观看这些书卷在认真分类,也是一件极耗时间心血与精力的繁琐累事,并且大家都是修道之人,谁有那份闲情逸致虚耗无数精力时间来做这无用之功?

    所以沈石在去了书海两三次之后,便基本上对通过这条路子想要找到有关黄明在万年之前一些真相的可能性绝望了,如今不过是死马当做活马医,每日里过来随便看看,也算是日后对顾灵云有个交待。

    本来这种日子也算平静,看着颇有几分与世无争静心修行的模样,只是沈石如此在金虹山上待了半个多月,却发现自己的处境居然又有几分难受起来。

    原因无他,便是早先他们以为会很快平息的那个谣言,居然在这些日子里非但没有沉寂,反而是日益高涨甚嚣尘上,越传越烈,甚至还出现了更多更匪夷所思的版本。

    别的不说,光是沈石听到的传闻里,居然都有人传说当日在流云城中,金虹山某沈姓弟子奸恶狡猾,垂涎钟家小姐美貌,竟然是意图逼奸,然而逼奸不遂钟女归家,此淫徒竟然直追彼家,如此才有了后头种种呵斥驱赶的事情。

    传言传到了这种地步,已经有些匪夷所思了,哪怕就是亲口告诉沈石的孙友,也是当做一个笑话一般与沈石笑着说的,只是身为当事人的沈石,却是郁闷之余,一点都笑不出来了。并且在这中间还有另一件事,就是钟青露经过这么长时间,居然还是一直不曾露面,有人说她是在炼丹,有人说她是在闭关,更有人煽风点火说是钟家大小姐心灵受创不敢见人,如此种种,却是从另一方面也增长了谣言的气势。

    到了最后,就连孙友都有些担心起来,偷偷对沈石说道:“要不你还是下山去待一段时日再回来吧,只要你不在,这谣言无人可指,或许就会自行平息下来。”

    沈石思索之后,也是同意了孙友的说法,只是心里这份郁闷那真是不用提了,在孙友面前很是抱怨了一阵,尤其对那位吉安福吉师兄大为恼怒。

    孙友却是奇怪,道:“前些日子你不是还同时怀疑钟家与吉安福两人么,怎么现在就只剩他一个了?”

    沈石淡淡道:“如果你是钟连成,亲生女儿被逼奸这种丢脸的事,会真的去到处宣扬闹得满城风雨人人皆知吗?”

    孙友恍然,点头称是。

    ※※※

    心里为那位吉安福记上了一笔黑账,沈石便收拾行装,带上小黑,径直下山去了。

    离开了金虹山,果然便觉得耳根清净了不少,算算日子,似乎也快到了当日与顾灵云约定的一月之期,那个神仙会私下组织的拍卖会沈石还是有几分兴趣的,便带着小黑直接去了流云城。

    而与此同时,在流云城神仙会高高在上的四楼书房里,顾灵云坐在那张舒适宽大的大椅上,手里拿着一份卷宗纸张,正在凝神观看。屋内除了她之外,就是巫大师坐在一旁,手上一盏清茶,正是轻轻品味着。

    顾灵云眉目凝看卷宗文字,细细看过一遍之后,显示闭目沉思片刻,看向巫大师,道:

    “这个月总堂那边拨下的高品灵材还算不错,与以往大致相当,但是妖丹数量却是少了一些啊。”

    巫大师放下手中茶杯,道:“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如今鸿蒙主界高阶结丹的妖兽越来越少,只有在那些荒远凶险的蛮荒绝地才有存活,又或是在更偏远人迹罕至的偏僻异界里才会多些,如此自然产量稀少。”

    顾灵云点了点头,又瞄了一眼手中卷宗,目光在那一条条一行行的文字数字里掠过,忽然间她像是发现了什么,目光忽地一顿,却是看到了其中某一个条目上,随即声音中带了几分惊讶,道:

    “咦,这个月总堂拨下的幻虹花居然有十朵,比之前多了一倍啊。”她秀气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仔细回想了一下,却是转头对巫大师道:“我记得这幻虹花是四品灵草,功效用处都是很好,但一直以来都是数量稀少,似乎在产地上也有限制,所以向来不多,为何这个月总堂那里却突然多了这么多?”

    巫大师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是不知。

    顾灵云沉吟片刻,忽然抬头问道:“巫先生,这幻虹花是哪里出产的,你可知道么?”

    巫大师这次倒是爽快地点了点头,道:“知道啊,是血月界。”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