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纠缠

戮仙 第一百二十一章 纠缠

    第一百二十一章纠缠

    那姓江的黑瘦男人既去,这屋中的气氛便顿时缓和下来,周围人或远或近地站着,不时向这边看上一眼,模糊的窃窃私语声此起彼伏。

    沈石向周围看了一眼,却见除了神仙会的陈理带着几个手下跟着出了门外,其他人都没有过来的意思,而在他身旁,已经是一副凄惨模样的凌春泥兀自还趴在地上,身子微微颤抖着,似乎还没有从刚才那梦魇中回复过来。

    沈石默然片刻,然后转身在凌春泥身边蹲了下来,低声问道:“你没事吧?”

    凌春泥深吸了一口气,脸色苍白,勉力坐直了身子,原本一丝不苟的秀发有好些都无力地垂落下来,嘴角边那一抹血痕看去更加的刺眼与凄凉,与不久之前那个娇媚无限如春花般灿烂美丽的女子判若两人。她微微抬眼,看了一下沈石,轻声道:“我……还好。”

    那声音里似乎还有一丝颤抖,不知隐含了多少委屈与羞愧,特别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周围那些人或讥讽或轻蔑或嘲笑的眼神中。

    沈石点了点头,一时有些犹豫,刚才他心中激愤,没有多想便站了出来阻止那黑瘦男人的暴行,但是此刻看着凌春泥的模样,却是一下子也不知该怎么做才好。正迟疑的时候,他忽然听到一阵脚步声走到自己身旁,他抬头看去,却是顾灵云走了过来。

    此刻的顾灵云脸色平静,但已然没有了之前那些温和令人如沐春风的笑容,淡淡地看了一眼兀自坐在地上的凌春泥,她向沈石问道:

    “你认识这个她么?”

    沈石站起,微微皱眉犹豫了片刻,道:“我几个月前见过她一次,算是有一面之缘,不过也不是太熟。”

    顾灵云眉头微微一挑,明眸之中掠过一丝颇堪玩味的异芒,摇了摇头,似乎有些感叹,道:“原来你就是为了这点微薄交情就站出来的吗,看来我以前还真是没看透你啊。”

    沈石心里有些不太舒服,不过心想也难怪顾灵云说这些话,为了一个几乎没什么交情的风尘女子去贸然硬扛一个还不知道是什么门派的掌门修士,这种事还真不是一般人随随便便会去做的。不过回想了一下刚才那番心情,沈石却发现自己似乎也并没有太多的后悔之意,便也就微微摊手,然后对顾灵云道:“是我冒失了,如果有给顾姨添了麻烦,还请恕罪。”

    顾灵云淡淡一笑,微微摆手,道:“不过都是些不上台面的小事,算不上什么麻烦。只是这女子是江绍源带进来的女伴,如今他既然走了,若无人担保的话,这里毕竟还是个私密聚会的所在,她是不能留在此处的。”

    沈石点了点头,对此并无异议,本来此地就是神仙会自家邀请一些贵客前来相聚拍卖的场所,有些规矩也是正常。他想了一下,转身对已经吃力站起的凌春泥道:

    “你怎么想的?”

    凌春泥强笑了一下,还未说话,便感觉到周围有许多到淡淡藐视的目光扫了过来,她的心仿佛又是一阵抽动,一阵无力的羞辱感涌上心头。

    原来这么久了,自己还是没有习惯吗?

    原来在娇媚美丽的风光之下,隐藏的还是那一份卑微,永世不得翻身。

    她低下了头,低声道:“我还是走吧。”

    沈石点了点头,也没有反对之意,本来么,他与凌春泥就没有太深的交情,刚才救了她一次,也算是自己仁至义尽了,至于还要再多做什么,也没有这个必要。他回头看了顾灵云一眼,顾灵云点了点头,随即一招手,旁边立刻过来了一个神仙会下属男子,顾灵云低声对他吩咐了几句,那男子点头答应,随即走到凌春泥身旁,带着她从这屋中走了出去。

    在临出门的时候,凌春泥忽然又回头看了一眼,却见沈石并没有向她这边看来,而是在与顾灵云低声说着些什么。

    满屋子的人中,在刚才那一幕里,或谢有这个男子的目光是平静而不带厌憎鄙视的。

    她沉默着没有说话,只是那么深深看了一眼,然后就低头走了出去。

    ※※※

    对这一屋子的客人来说,刚才的冲突骚动虽然令人惊讶,但大家都是有身份有地位有涵养的人物,就算那江绍源是什么门派的掌门,但看起来这屋子里的人却也没几个有顾忌此人的神态,在这事平息之后不久,这屋里便又很快恢复了平静。

    众人聊天的聊天,看灵材的看灵材,气氛一片祥和,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而在屋中一角,顾灵云还在与沈石说话,道:“你与那女子真的没什么交情吗?”。

    沈石苦笑,点头道:“确实没有。”

    顾灵云上上下下打量他一番,微笑道:“那你莫非是看上了她的美色?”

    沈石怔了一下,立刻摇头,道:“绝无此事。”

    顾灵云颔首,不过看她的神情却似乎并不像是完全相信的模样,淡淡地道:“不是就好,年轻人血气方刚,最是容易被外界蛊惑,你如今身入名门,年岁不大已到凝元境界,日后只要不出意外,修炼之途必是坦荡宽阔。来日方长,要什么会得不到?所以最好还是要洁身自爱。”

    沈石默然,顾灵云昔日与他父亲沈泰平辈论交,此刻摆出一副长辈教诲的姿态,他也是无话可说,只得老老实实地又点了点头,道:“是,我知道了。”

    顾灵云微微一笑,道:“好罢,这些话听不听在你,去看那些东西吧,过一会拍卖会就要开始了。”

    沈石答应一声,心下松了一口气,正要转身的时候,二人却忽然同时听到从那屋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喧闹声。

    那声音不算太大,但传来听着却很清晰,似乎是一个女子与人起了什么争执,而这屋子里的人几乎个个都有道行在身,耳聪目明的差不多一下子都听了个清楚。

    那女子声音正是出去没多久的凌春泥。

    沈石怔了一下,脚步一顿,而顾灵云脸上却是掠过一丝薄怒,此事虽然不大,但对她的颜面却是颇有几分脸上无光,所以很快神情冷了下来,甚至都没喊别人,直接自己就走出了屋子。

    沈石眉头皱起,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也跟了出去。

    出了门便是庭院,几棵老树矗立,芳草茵茵,前方大门附近围着数人,多数都是神仙会的人,凌春泥便站在距离大门不远处,而刚才先行出去将那位江绍源送出去的陈理,则是站在凌春泥身旁,面色肃穆阴沉,口中说着些什么,手上还试图去抓凌春泥的手臂,像是想要请她出去。而凌春泥却不知为什么,都走到这大门口了,忽然却是犹豫起来,面上带着几分畏惧之色,在那么对陈理分辨又或是哀求着什么,挣扎着死活不肯走出这扇大门。

    沈石一时愕然,没搞明白凌春泥那边发生了什么,顾灵云却是冷了脸,走过去向众人看了一眼,顿时大门处的一众神仙会属下包括陈理在内都是噤若寒蝉。

    “怎么回事?”顾灵云冷冷地问道。

    陈理偷偷抬眼看了这位美貌娇艳的大掌柜一眼,脸上却是掠过一丝苦笑,低声道:“江掌门守在门外,一直不肯走。”

    顾灵云与站在一旁的沈石听了都是一怔,随即都是明白过来,顾灵云冷哼了一声,远远地向大门外看了一眼,果然只见神仙会这间大宅外头的街道上,黑瘦矮小面容丑陋此刻还是满脸暴戾之气的江绍源站在外面,怒气冲冲地盯着这里,而在他身边附近还站着三四个男人,看来都是他门中的弟子下属,此刻也是气势汹汹的模样。

    难怪凌春泥不敢出去,这一旦走出大门,明摆着就是立刻被人掳走然后生不如死的遭遇。

    陈理小心地看了顾灵云一眼,压低了声音,用只有顾灵云才能听到的声音轻声道:“大掌柜,要不要我出去将这些人赶走?”

    顾灵云哼了一声,道:“赶什么赶,人家怎么说也是我们的客人,而且又没做错什么。不过,这光天化日之下堵在我神仙会的大门外,是看不起我顾灵云一个女流之辈吗?”。

    陈理脖子一缩,一个字都不敢多说了,顾灵云目光闪动,却是一时沉默了下去,没有立刻再多说什么,眼底掠过一丝思索之色,似乎想到了什么,过了一会,只见她缓缓转过身来,先是看了一眼凌春泥,随后目光却是落在了沈石脸上。

    沈石从头到尾将这一幕看在眼底,自然也明白了门外的事,心底正是一阵烦乱,此刻看到顾灵云淡淡的目光看向自己,他也是一阵无奈苦笑,但起先既然已经帮了凌春泥一次,似乎也没办法就这样置之不理,难道还真的逼这个弱女子走出大门,再度落入那些凶恶男人的手里么?

    他叹了一口气,道:“顾姨,能不能再麻烦你一次?”

    顾灵云平静地看着他,没有答应也没有推拒的意思,只是淡淡地带了几分疑问一般“哦”了一声。

    沈石犹豫片刻,苦笑道:“只当我欠你一个人情,并且日后在金虹山上时,答应你的那件事,我每日必定多费心思多花一个时辰去寻找就是了。”

    顾灵云嘴角微抿,一丝淡淡的笑意掠过,道:“好罢。”

    说着,她随手一招,陈理连忙走了过来,道:“大掌柜,有何吩咐?”

    顾灵云转过身去,同时口中道:“带他们去侧门,小心点周围耳目,莫要惊动外头那些人了,乌烟瘴气的,也不知道在搞什么,下次记得不许再请这些废物过来了。”

    陈理点头不迭,连声道:“是,是,属下知道了。”

    顾灵云点点头,飘然而去,陈理则是转身走到沈石与凌春泥的面前,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们一眼,道:“二位请跟我来吧。”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